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午夜凶铃[平装]
  • 共4个商家     13.70元~22.40
  • 作者:铃木光司(作者),贺迎(译者),许木兰(译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452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惊悚小说的金字塔,一部只供胆大人读的经典,经典电影《午夜凶铃》原著小说,著名作家蔡骏作序推荐,七天!期限只有七天!你能否打破死亡魔咒?
    日本纪伊国屋、三省堂等各大书店第一畅销书,韩国教保、书店联合会第一畅销书,台湾金石堂、诚品书店第一畅销书。
    氛围——如此成功的氛围描写,是我的阅读过程中罕见的,不仅仅是个别场景的氛围,而是将主人公放在绝望的跑道上,在整部小说贯穿始终,一气呵成意犹未尽。——蔡骏

    媒体推荐

    氛围——如此成功的氛围描写,是我的阅读过程中罕见的,不仅仅是个别场景的氛围,而是将主人公放在绝望的跑道上,在整部小说贯穿始终,一气呵成意犹未尽。
    ——蔡骏
    阅读本书,是一次揪心的、却又令人无限沉醉的体验。
    ——出版家周刊(美)
    不流血,却将惊悚一点一点渗透到人心底。
    ——产经新闻(日)
    从离奇的开端,到令人不寒而栗的真相,“亚洲斯蒂芬?金”式的小说令人难以释卷。
    ——图书馆期刊(美)
    铃木光司使世界开始了解日本的惊悚小说,《午夜凶铃》则让世界开始了解古井的恐怖。
    ——朝日新闻(日)
    在幻想的内核之外,冷静地层层裹以恐怖的超自然现象,有着超乎寻常的魔力。
    ——时代周刊(美)
    铃木光司掀起的惊悚风潮难以超越。
    ——读卖新闻(日)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铃木光司 译者:贺迎 许木兰

    铃木光司,日本著名作家,惊悚小说大师。作品以其惊巧奇绝的构思与匪夷所思的想象力名扬天下。扬弃夸张、血腥地具体描写恐怖事件手法,仅仅通过氛围的营造,以及挖掘人心底本来就潜藏的惊悚,便给人以极度恐怖的感觉,从而赢得“惊悚小说第一人”、“氛围大师”等称号。 代表作《午夜凶铃》被誉为“极度惊悚与极限想象完美结合”的典范,甫一出版便迅速获得如潮好评,短短几年间,日文版销量突破830万册,并在整个亚洲引发“凶铃热潮”,令千千万万读者无限沉醉。 1997年,根据图书改编的同名电影在日本公映,创下当年日本最高票房纪录,风靡亚洲。2002年,铃声“惊”动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好莱坞梦工厂版的同名电影一周之内登上北美电影票房冠军。

    目录

    午夜凶铃
    第一章 初秋

    第二章 高原

    第三章 突风

    第四章 波纹

    复活之路
    第一章 解剖

    第二章 失踪

    第三章 解读 

    第四章 进化

    第五章 预兆

    第六章 复活

    文摘

    午夜凶铃
    第一章 初秋
    1
    9月5日 22:49 横滨
    紧邻三溪园的住宅区,北部并排矗立着数栋十四层公寓。尽管是新楼,但几乎都已住满。每栋楼里住着近百户人家,可大部分住户都互不相识。只有当夜幕降临,各家的窗户透出灯光时,人们才意识到这儿有人居住。
    南边是一座工厂,厂里探照灯的灯光照在油乎乎的海面上,倒映着工厂落寞的身影,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工厂的外墙上缠绕着无数管线,令人联想到人体内错综复杂的血管。覆在其表面的灯饰则宛如闪烁的萤火虫,这种奇妙的景观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美。
    远处,在与工厂只有数百米之隔的地方,一处规划过的住宅地上孤零零地立着一栋新建的二层小洋楼。小洋楼紧邻一条南北走向的单行线,旁边是只有一个停车位的停车场。同一式样的楼房遍布新兴住宅区,或许是因为交通不便,这一座的周围却见不到其他楼房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到处立着的出售土地的牌子。和那些刚完工就住满的公寓相比,它多少显得有些落寞。
    此刻,荧光灯的灯光透过小洋楼二楼洞开的窗户,斑驳地洒落在阴暗的路面上。大石智子是私立女子高中三年级学生,此刻她正坐在二楼房间的书桌前。她身着白色T恤和短裤,两条腿对着落地电扇叉开,身子扭向一边,目光落在翻开的习题集上。T恤下摆随风吧嗒吧嗒地翻飞着,风直接灌入了她的肌肤,可她还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好热、好执……”由于暑假期间玩过头了,该做的习题堆积如山,智子只好归咎干天气太热。其实今年夏天并不是很热,晴天也不是很多,与往年相比,海水浴场的游客也少了很多。不料暑假一结束,居然持续了五天的酷暑。这种滑稽的天气弄得智子焦躁不安,不禁咒骂起老天爷来:他妈的这么热,让人家怎么看书嘛!
    智子用手拢了拢头发,把收音机的音量开大了一些。这时,她看见身旁的纱窗上停着一只小飞蛾,它抵挡不过电扇的风势,一下子不知飞到哪儿去了。小飞蛾消失在黑暗中后,纱窗微微颤动了好一会儿。
    从刚才到现在,智子的学习没有丝毫进展。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是就算今晚学个通宵,她也没法把功课复习完。
    智子看了一眼钟,已近十一点。要不看一下电视里的职业棒球新闻吧,没准能在坐席上看到爸妈呢。可她又惦记着明天的考试。智子一直非常向往大学,但凡冠上“大学”两个字,上哪所学校她都无所谓。可是今年暑假她留下了很多遗憾。由于天气的缘故,她没能玩个尽兴,潮乎乎的湿气又令人很不舒服,让她根本提不起劲学习——唉!虽然这是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可我还是希望能过得轻松点。过了这个暑假就要跟“高中女生”的身份道别了。
    由于心情烦躁,智子转而迁怒到父母身上。真是的!自己的女儿在挥汗如雨地读书,这两个人竟然若无其事地跑去看夜间球赛!也不考虑一下我这个女儿的心情!
    由于工作关系,智子的父母偶然得到了巨人队比赛的门票,于是两人一块儿去了东京巨蛋看球赛。球赛结束后没什么地方可去的话,他们这会儿应该正准备回家。可是现在,这套全新的四居室里却只有智子一个人。
    尽管这几天没下雨,智子却感到一股奠名其妙的湿气。除了身上渗出的汗水,房间里还弥漫着细小的水滴。“啪”的一声,她无意识地拍了一下大腿,可是挪开手,却没有看到被拍扁的蚊子。或许是心理作用,她感到膝盖上一阵针刺般的瘙痒。这时屋里传来一阵嗡嗡的振翅声。智子用双手在头顶上挥了挥。是苍蝇。为了避开电扇的风,苍蝇在门前改变了飞行高度,突然从她的视野中消失了。从哪儿飞进来的啊?明明关着门。她检查了一下纱窗与墙壁之间的接缝,根本没有找到足以让苍蝇进出的缝隙。突然,她感到一阵尿意和口渴。一股莫名的压力侵袭而来,尽管还不至于让她窒息,却有力地撞击着她的心脏。不停地叽里咕噜发牢骚的智子换了个人似的陷入沉默。
    下楼时,她莫名地感到心脏怦怦直跳。一辆车从楼前的路上飞驰而过,前灯刷地一下扫过楼梯下的墙壁。车辆渐行渐远,引擎声越来越小,四周的黑暗仿佛变得比刚才更浓重。智子故意发出重重的脚步声下楼,并随手打开走廊上的灯。
    小解完,智子坐在马桶上发了一会儿呆。她无法使心脏的悸动平息下来。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站起来,将内裤和短裤一起提上来。
    “老爸老妈,快点给我回来啊!”她突然用小女孩般的口气喃喃道。“不对!我这是在央求谁啊?”她不是在央求父母早点回来,而像是在央求别的人。“求求你!请不要伤害我啊。”她不禁使用了敬语。
    用厨房的自来水洗过手后,智子直接用湿漉漉的手把冰柜里的冰块放进玻璃杯,然后满满地倒上可乐,一口气喝光,把玻璃杯放在吧台上。杯中的冰块骨碌碌地转了几圈,随即停住。智子不禁打了个寒战。可她仍觉得口渴,于是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升半的瓶装可乐倒入杯中。这时,她的手开始哆嗦。身后仿佛有一股腐肉的腥臭味渗入空气中,把她包围起来……那绝不可能是固体,更不可能是人。
    “求求你!别这样!”智子大声哀求。水池上方,十五瓦的荧光灯突然闪了几下,熄灭了。新买的灯泡这么不经用。这时智子后悔刚才没把屋里的灯都打开。现在她连走到开关那儿开灯的力气都没了,甚至都不敢往后看。她知道身后有什么。那是一间十六平方米的和室,壁龛上摆着爷爷的牌位。房里的窗帘没有拉上,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对面绿草茵茵的住宅区,以及远处公寓里一小格一小格的微弱灯光。仅此而已。
    第二杯可乐喝到一半时,智子已经动弹不得。就算是心理作用,这种诡异的气氛也未免太过浓重。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伸过来,眼看就要触摸到她的脖颈,令她窒息——如果是“那个”怎么办?
    智子不敢再想下去。一想起那件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她努力去忘却的事情,她就无法承受那极度膨胀的恐惧感。秀一说,既然上面是那样讲的,一切就已无法挽回,每个人随后都将一一死去。只是一回到都市,那部让她印象深刻的录像就失去了可信性,是谁在恶作剧吧?智子试图想一些快乐的事,其他的快乐的事。可如果真是“那个”……如果那是真的……对了,在那个时候,不是会有电话打来吗?
    啊!老爸老妈到底在干什么啊!
    “你们快点回来吧!”尽管智子叫出声来,那个诡异的影子却丝毫没有就此罢手的迹象,依然一动不动地在她身后窥探,等待着机会。
    十七岁的智子还不太清楚“恐惧”的本质,但此时她深深感到,心里的那份恐惧正在逐渐扩散。
    真给我遇上了也没办法。不,肯定不会有事。即使我回头看,那儿也不会有什么东西。肯定什么都没有。智子内心萌生出一股回头看的欲望,想尽早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可是,真的没有东西吗?她感到背部凉飕飕的。一股恶寒自肩头蹿起,顺着脊背一直往下游走,整件T恤都被涔涔冷汗浸湿了。再往深里想,她的肉体就会发生剧烈的变化。有谁说过,肉体比精神更真实。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即使回头看,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吧?不快把剩下的可乐喝完,回房去复习,明天考试就要完蛋了。
    这时,咔嚓一声,玻璃杯中的冰块裂开了。智子不由得应声回头……
    9月5日 22:54 品川车站前的十字路口 东京
    信号灯变成了黄色,木村并未冲过去,而是将出租车停在了左侧。运气好的话,能拉到去六本木路口的乘客。这儿的乘客多数是去赤坂和六本木方向的,经常有乘客趁着出租车等信号的时候钻进车来。
    这时,一辆摩托车经过木村的左侧,在靠近人行横道的地方停下来。骑摩托车的是一位穿牛仔裤的小伙子。木村非常讨厌那些四处乱窜、挡人视线的摩托车,特别是那些等信号灯时若无其事地停在他车前或车门旁的。今天生意不好,他的心情也不好,于是他冷冷地盯着那位年轻人。年轻人头戴全罩式的安全帽,看不到他的表情,左脚搁在人行道的边缘上,张开腿,吊儿郎当地摇晃着身体。
    这时,一位年轻的长腿女子从人行道上走过。年轻人扭过头,目光追随着女子的身影,却没有一直看下去。头部大约转到九十度时,他的视线落在了左侧的橱窗上。年轻女子走出了他的视线,不见了踪影。但年轻人依然没有转头,定定地在看什么。行人专用的信号灯开始闪烁,不一会儿变成了红灯。走在人行横道中间的行人加快步伐,擦着出租车走了过去。没有人招手向他靠近。木村让引擎空转着,静待信号灯变成绿灯。
    就在这时,骑摩托车的年轻人突然举起双手,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接着向木村的出租车这边倒了过来,咚的一声撞在了他的车门上。
    这个笨蛋!一定是没有站稳、身体失去平衡才摔倒的。木村想。他摆上警灯走下车来,心想,如果车门有任何损坏,一定要对方赔偿相应的修理费。此刻绿灯亮了,后方的车辆纷纷超过木村的车,驶过十字路口。而那个年轻人仰卧在马路上,双脚不停地乱蹬,双手挣扎着想摘下安全帽。木村先去察看自己的“挣钱工具”,果然,车门上有一道斜斜的划痕。
    “呸!”木村低声咒骂着走近年轻人。安全帽的扣环紧紧地扣在年轻人的下巴上,他却拼命想摘掉安全帽,就像要把自己的脑袋也一起摘下来。
    有这么透不过气吗?木村意识到年轻人的样子有些异常,一屁股坐到他身旁,好不容易才问道:“你没事吧?”安全帽的面罩是灰色的,木村看不清年轻人的表情。年轻人握着木村的手,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甚至想抱住他,可是已说不出话来,也不再试图去摘面罩。
    “你等一下,我马上帮你叫救护车。”木村很快作出了决定。
    木村一边跑向公用电话,一边心想:真是不可思议,一下没站稳竟然会摔成那样!难道是落地时撞到了头?不可能啊,那家伙不是戴着安全帽吗?而且手和脚看起来也没摔伤啊,只要不找我的麻烦就行……如果他说是撞到我的车才受伤,可就麻烦了。如果对方受伤了,可以用我的汽车保险理赔吗?这么一来,就得有事故证明,而且还要接受警察的盘问。
    木村打完电话回到原处,发现年轻人把手放在喉咙处,已经动弹不得。周围有几个行人停下脚步,担心地观望着。木村推开人群,告诉大家他已经叫了救护车。
    “喂、喂!坚持一会儿,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木村动手解安全帽的扣环。他轻而易举地就解下了安全帽,这根本不可能勒得人喘不过气来。更让他惊讶的是,年轻人的脸扭曲得变了形。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对方的表情,那就是“惊愕”。他双眼瞪得大大的,红色的舌头缠卷在喉头深处,口水从嘴角流出,已经等不及救护车了。木村脱下年轻人的安全帽,伸手触摸他的脉搏时,已感受不到脉搏的跳动。木村心里一惊,周围的情景一下子变得虚幻起来。
    倒在地上的摩托车,车轮仍在缓缓地转动,黑色的汽油从引擎里流出,滴落进下水道。万里无云的夜空下没有一丝风,最上面的信号灯再次变成红色。木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手抓住路边的栏杆,睁大眼睛又看了一眼躺在路上的年轻人。他头枕安全帽,头部与身体几乎成直角,这种姿势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自然。
    是我放的吧?把他的头那样放在安全帽上,把安全帽当成枕头?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木村已回忆不起几秒钟之前发生的事。年轻人瞪大眼睛望着他。木村感到寒气刷地从肩头掠过。即使是在这么闷热的夜晚,他仍哆嗦个不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