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末日逼近(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71.30元~84.60
  • 作者:斯蒂芬?金(作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80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末日逼近》是斯蒂芬?金的史诗巨作,恐怖小说之王最得意作品,堪比《魔戒》!同名电影由好莱坞影星、导演本?阿弗莱克执导,预计2013年上映。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斯蒂芬?金(StephenKing)译者:向洪全 仲一

    斯蒂芬?金(StephenKing),有史以来作品最多、读者最众、声名最大的作家之一。编过剧本,写过专栏,执过导筒,做过制片人,还客串过演员。
    作品总销量超过三亿五千万册,超过一百五十部影视作品改编自他的作品,由此创下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被《纽约时报》誉为“现代惊悚小说大师”,更是读者心目中的“恐怖小说之王”。六次荣获布莱姆?斯托克奖,六次荣获国际恐怖文学协会奖,1996年获欧?亨利奖。2003年因“继承了美国文学注意情节和气氛的伟大传统,体现出人类灵魂深处种种美丽的和悲惨的道德真相”而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的终身成就奖。2007年荣获爱伦?坡大师奖——终身成就奖。他以恐怖小说著称,活脱脱概括了此一类型小说的整个发展沿革,他的作品还包括了科幻小说、奇幻小说等其他小说类型。但他的作品又远远超出了类型小说的范畴,他并非一个廉价的恐怖批发商,他的作品深入内心、逼问人性、展现灵魂,他成就的是真正的心理惊悚——一位不折不扣的文学大师。

    文摘

    钢桶向前倾斜,桶里水流出来,似乎在半空中逗留了片刻,在黄色的灯照下,犹如天地间一整块未经琢磨的最大的钻石。透过水的映射和折射,他看见那黑衣人的容貌。那是一张穴居巨人般极其丑陋的脸,那穴居巨人似乎刚刚从地狱最黑暗的深渊爬上来,在这地球上横冲直闯。接着,水落到他身上,如此寒冷刺骨,他肿大的咽喉有一瞬间重又舒张,咽喉壁上迸出豆大的血珠。突然一口气灌入体内,他全身猛地一个痉挛,被子被一脚踢到床下。如此一来,因为痛苦而痉挛和挣扎时,他弓腰、翻身也来得自如一些。
    他一声尖叫。又一声尖叫。然后,躺着只是颤抖。因为高烧,他全身上下,从趾尖到头顶,全身被汗水浸透。他脑袋里一震一震地剧痛,双眼凸出,喉咙收缩成一条狭缝,呼吸再次变得极其困难。他浑身开始颤抖。
    “我就知道那会使你感到寒冷!”那人高兴地大叫。布拉登顿知道他叫理查德?弗莱。那人哐当一声放下桶。“啊看看,啊看看,就知道有得玩儿,老大!说声谢谢吧,老兄,感谢我吧。你谢我吗?说不了话?啊?不过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这么想的。”
    “天啊!”
    他有如邵逸夫功夫片里的李小龙,腾空一跃而起,双膝分开,似乎悬空在阿克?布拉登顿躯体正上方停顿了片刻,跟刚才的水一样,身子在布拉登顿浸湿的睡衣胸部投射下一团暗影。布拉登顿无力地一声尖叫。然后,理查德?弗莱降落下了,两膝分别落在布拉登顿肋架两侧,蓝色牛仔裤的裆部像叉子一样架在布拉登顿身上,距离他胸部只有几英寸距离。他火一样的脸逼近布拉登顿的脸,犹如哥特式小说中地窖里的一个火把。
    “必须得叫醒你呢,伙计,”弗莱说。“我不想我俩还没机会好好聊聊,你就这样急匆匆溜了。”
    “……让……让……让开……”
    “我又没压着你,伙计,得了吧。我只是架在你上边。就如这个看不见的浩大的世界。”
    布拉登顿恐惧万分,只能是一边喘息,颤抖着,转动被困的眼球以避开那张得意洋洋的炙热的脸。
    “我们聊聊吧,说说船、海豹、船帆蜡以及蜜蜂是否有螫针。还有你给我准备的那些文件,以及那辆车和车钥匙。我这唯一看到的就是一辆雪佛兰皮卡。我知道那是你的车。那辆车怎么样?”
    “……它们……文件……没法……没法说话……”他刺耳地喘息着,牙齿咯咯咯地叩响,犹如一棵树上无数的小鸟在翻飞鸣叫。
    “你最好是能说话,”弗莱竖起来两根大拇指说。他的拇指跟其它指头一样,能前后弯曲,而且正反摆动幅度之大,似乎是对生物学和物理学的一种否定。“因为你要是不能说话,我就要将你的蓝色宝贝从眼眶里掏出来,让你去哪儿都得依靠导盲犬。”他拇指朝布拉登顿的眼睛按过去。布拉登顿无助地脑袋使劲往枕头里躲。
    “你告诉我,”弗莱说,“我就给你留下能治病的药丸子。而且,我还会扶你坐起来,这样你就能吞下去。能治好你,伙计。包治百病的药丸。”
    布拉登顿此时一是因为冷,二是因为恐惧,浑身颤抖。他从咯咯响的牙缝里挤出来这些话:“文件……写的兰德尔?弗拉格的名字。楼下的威尔士碗柜里。在……合同下面。”
    “车呢?”
    布拉登顿拼命地回想。自己抢夺过这人的车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因为发烧,一次次地陷入神经错乱,似乎损坏了他思维能力,将他整个的记忆库给烧毁了。他过去记忆的整个大脑片区变成烧焦了的橱柜,里面唯剩下一些没燃尽的线路和熏黑的中继器。他没回想起这个可怕的人索要的那辆车,却记起自己所曾拥有的第一辆车。那是一辆1953年款的斯蒂贝克,车的子弹头车头被他涂成了粉红色。
    弗莱轻轻地一只手捂住布拉登顿的嘴,另一只手捏住他鼻孔。布拉登顿在他身下拼命挣扎。令人恐怖的呻吟从弗莱的手周围逃出来。弗莱拿开双手,说,“这下记得了吧?”
    真奇怪,还真的记起来了。
    “车……”他说了一个字,然后像狗一样喘息起来。世界一阵旋转,然后再次平稳下来。他又能继续了。“车停在……康诺科加油站后面……就在镇外不远。51国道。”
    “镇南还是镇北?”
    “南……南……”
    “好呐,南!我明白了。继续。”
    “油布盖着的。别……别……别克车旁边。驾照在方向盘柱子上。名字写的是……兰德尔?弗拉格。”他又开始不停喘气起来,既无法再说话,也动弹不得,只能是望着弗莱,眼里流露出一种木讷的期望。
    “钥匙呢?”
    “地垫下面,在……”
    弗莱一屁股坐在布拉登顿胸口上,切断了他其余的话。他悠然自得的样子,像是坐在朋友家舒适的跪垫上。布拉登顿突然连刚才细若游丝的呼吸都没了。
    随同最后一个字,他吐出来最后一丝气息:“……求……”
    “谢啦,”理查德?弗莱/兰德尔?弗拉格一本正经地咧嘴一笑。“道个晚安,阿克。”
    阿克?布拉登顿说不出话来,只能是浮肿的眼眶里两只白眼仁一翻。
    “不要怪我,”那黑衣人低头看着他,轻声说。“只是我们不得不赶快了。狂欢即将开场。所有奖项就要开奖,包括‘一投到底’和‘幸运大转盘’。今晚是我的幸运日,阿克。我感觉得到。我能强烈地感觉到。因此我们得赶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