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城管来了(国内第一部展现城管真实状态的"无码"作品)[平装]
  • 共4个商家     2.00元~21.84
  • 作者:随风打酱油(作者)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405234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城管来了》编辑推荐:国内【第一部】展现城管真实状态的“无码”作品。他们是穿制服的土匪,还是身不由己的末端执法者?他们是体制下的怪胎,还是民众情绪的宣泄出口?他们是窦娥之后,最冤枉的人吗?请看一个城管队员的日常见闻——【城管真相】【京味儿幽默】【犀利爆笑】。
    告诉你:城管鲜为人知的真实生活;街边小吃摊的那些秘密;城管队员眼里的社会万象;不美化,不抹黑从愤怒的口水中打捞中国城管。史上最帅城管,为你揭开城管内幕!
    背景:当城管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经常,看到城管又成为新闻焦点;经常,看到城管出现在各种段子里。我就想,什么样的力量,在让大家抛弃客观、有选择地描述城管?有是什么样的动机,让我们把另一个群体的职业当成笑话?是什么样的心理,让我们如此武断地践踏他人的人生价值?城管作为城市管理的最前线执法人员,是城市稳定与有序的保障,但这一正面作用正逐渐被忽视,而各地频发的城管粗暴执法等公众冲突时间却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作为城市管理末端的执法者,城管由于其自身的出身、功能,以及媒体的歪曲、网民的偏见,正日益成为目前各种矛盾的一个集中爆发点,成为了民众对社会不满的一个情绪发泄口。
    各电视台也都纷纷深度报道:央视一套《看见》柴静专访10日录制;央视中文国际《中国新闻》报道;凤凰卫视《媒体大摄汇》主持人推荐;北京台《北京青年》报道;北京台《特别关注》报道;河北卫视《午间视野》报道;江苏公共新闻节目报道;湖南经视新闻节目报道;浙江经济生活频道《新闻深呼吸》报道;青岛台4套《青岛全接触》报道;中央电台《中国之声》专访;北京电台故事广播《故事大全》12.1;广州FM96.2《新闻风云榜》。
    【已刊出】《金陵晚报》开始连载;《现代快报》开始连载;《现代金报》开始连载;《新华每日电讯》新闻;《新华每日电讯》人物排行;台湾“中央社”新闻;香港《东方日报》新闻(香港销量第一报纸);香港《东方日报》新闻(12月5日);香港《头条日报》新闻;美国《世界日报》新闻(台湾《联合报》旗下);加拿大《星岛日报》新闻;《新京报》整版专访(社会版);《京华时报》整版专访(社会版);《贵州都市报》整版专访;《时代报》整版(PDF);《河北青年报》整版专访(石家庄最好报纸之一);《新华书摘》整版(PDF);《钱江晚报》整版(浙江最好报纸);《郑州晚报》整版;《台州晚报》整版;《时代周报》半版专访;《文汇报》专访;《北京日报》半版专访(社会版);《广州日报》小半版专访(广州最好报纸);《北京晚报》头版推荐、新闻(民生版);《北京晨报》半版;《长沙晚报》多半版;《山西青年报》多半版;《晶报》半版(深圳最好报纸之一);《呼和浩特晚报》半版;《东南商报》半版;《东莞时报》半版;青海《西海都市报》半版;安徽《皖东晨刊》半版;《生活新报》时评;《新民晚报》时评;《东方早报》时评;《新闻晚报》时评;《佛山日报》时评;《广元晚报》时评;《宜兴日报》书评;《山东商报》作者感悟;《广州日报》新闻(广州最好报纸);《现代快报》新闻(南京最好报纸之一);《今晚报》新闻;《新民晚报》新闻(上海最好报纸);《羊城晚报》新闻;《新闻晚报》新闻;《华商报》新闻(陕西最好报纸)PDF;《燕赵晚报》新闻(石家庄最好报纸之一);《深圳晚报》新闻;《贵州都市报》新闻;《潇湘晨报》新闻(湖南最好报纸);《云南信息报》新闻(昆明主流报纸);《西安晚报》新闻;《城市晚报》新闻;《河南日报》新闻;《福建日报》新闻;《吉林日报》新闻;《半岛晨报》新闻;《杭州日报》新闻;《长春晚报》新闻;《大连晚报》新闻;《内蒙古日报》新闻;《宁夏日报》新闻;《汕头都市报》新闻;《扬州时报》新闻;《宁波晚报》新闻;《购物导报》新闻;《劳动报》新闻;《长江商报》新闻;《南宁晚报》新闻;《黑龙江晨报》;《西安日报》新闻;《合肥日报》新闻;《汕头特区晚报》新闻;《包头晚报》新闻;《临川晚报》新闻;《北方周末报》新闻;内蒙《北方周末报》新闻;《石家庄日报》新闻;《攀枝花日报》新闻;《十堰晚报》新闻;《温州商报》新闻;《海峡导报》新闻;《鹤壁日报》新闻;《来宾日报》新闻;广西《当代生活报》新闻;《河北工人报》新闻;《甘肃日报》新闻;《阳光报》新闻;《成都商报》新闻;《三晋都市报》新闻;《常德晚报》新闻;《陇东报》新闻;《楚天都市报》书讯(武汉最好报纸);《春城晚报》书讯;《长江日报》书讯;《渤海早报》书讯(缺链接);《山西晚报》书讯;《重庆晨报》书讯(重庆最好报纸之一);《城市晚报》大书讯;《东南快报》推荐;《鲁北晚报》书讯;《城市生活信报》书讯(PDF);《生活日报》书讯;《今晚报》书讯(天津最好报纸);《燕赵都市报》书讯;《长春日报》书讯;《海宁日报》书讯;《洛阳日报》书讯;《绍兴晚报》书讯;沈阳《时代商报》书讯;《西安商报》书讯;《每日新报》热点点评;《浙江法制报》热词评论;《浙江法制报》热点点评;《河北工人报》热点人物;《工人日报》热点点评;《厦门商报》热点点评;《天府早报》热点点评;《渭南日报》热点点评;《快乐老人报》热点点评。

    名人推荐

    部分网友不太冷静的评论:
    作者:huaxian_zi 回复日期:2010-10-26 10:20:00
    北京的城管看过很多,还算是文明的,基本都是说服教育,地方上的小城镇城管就不行了。顶楼主,希望楼主让我们了解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那个菠萝事件真的太令我震惊了,我很喜欢吃菠萝的,看来以后要坚决不买切好的水果了。路边摊我也是很少买,特别是那些什么炸肠,毛鸡蛋的,觉得不卫生,而且很多肠都是过期的,或小作坊里的,但这种水果还老买,杯具了....
    作者:北京直爽男 回复日期:2010-10-26 10:57:00
    好帖子!城管怎么也是公务员,应该理解他们的工作难度!小商贩守法经营是必须的,做人应有的道德底线也是必须有的!最起码不能危害别人的健康吧!支持下楼主!
    作者:shilinzhi0001 回复日期:2010-10-26 11:49:00
    主要是各地不一样我在北京很少看见城管打人,所看到最严重情况就是收缴,然后小摊贩就闹。本人不是好人,就会在旁边看。我觉得这是两难问题。如果不收缴,说服教育一般情况下小摊会冲你笑承认错误,然后第二天仍然在原地摆摊,然后就会有人打市长电话举报说这个地方一直脏乱差。收缴的话,又断了人家生活来源,小贩就会闹,要是被热心的观众传到网上,城管就吃不了兜着走。要是继续不管,那你等上面压你吧!你不断小贩生活来源,就会有人断自己的饭碗。我在我们县城看见城管打人,都是生活所迫啊。
    作者:亦庄一鞋 回复日期:2010-10-26 12:48:00
    说实话,一个城市是不能缺少城市管理员的,问题是公安该管的,工商该管的,环卫该管的,,,一概都不管,全让城管的去了,偶尔一次联合执法就像刮阵风,猫一走,鼠又回来了。一边要鼓吹和谐社会,以人为本,一边又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在此希望楼主今后无论做什么事,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了。
    作者:某宏 回复日期:2010-10-26 13:08:00
    其实我不太理解那些说城管打人的 小贩不也打过城管么说小贩是弱势群体 说城管断人家生路 难道城管什么都不管就对了?在路边买东西缺斤短两或者吃出毛病了又该怨城管不抄了哪个行业都有人渣 不能以偏概全吧还说什么取消城管刻不容缓 怎么不给市长打电话说这个啊
    作者:tiancaizqf 回复日期:2010-10-27 8:17:00
    楼主说的基本是事实了~~~生活有时候就是如此,没办法,干一行就得爱一行~~~不是说不允许批评城管,而是您别开口闭口就骂城管好么?如果你上去执法,相对人见了你第一件事是跑,好不容易追上了,跟你说的第一句话是问候你母亲的,然后问候你全家,然后无论他是认罚了还是抱怨不公平,你心情都好不了。东城区相对来说幸福的多啊~~~~
    作者:北京直爽男 回复日期:2010-10-27 10:45:00
    楼主酱油的队伍还是蛮文明的了! 看看啊,酱油执法还是服务型的。取缔不是目的,合理规范和规划服务好老百姓才是人家的初衷,比如酱油去取缔某大学门前的商贩也是先和学校沟通,想帮助同学解决下实际困难的。 可惜,学校那边不配合,最后受苦的还是学生。 道理是一样的。 老百姓一边是要求整治无证经营,一边又要求解决民生。 酱油不干有人说他不作为,干了的话又有人说他没人性。 老百姓和酱油在一定程度上都很矛盾,最好的办法是老百姓支持酱油,酱油帮助老百姓想办法解决些实际问题,不能渴求彻底解决,最起码可以尝试。 如果只是恶言相送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PS:我不是城管。
    作者:btxnf 回复日期:2010-10-28 12:11:00
    去年跟导师做过一个关于城管执法的课题,那个把别墅推到重建的事就听说过,真是做!课题组去城管大队开会调研的时候还下雪,那些来开会的队长、队员发表了意见就匆匆走了,说还得去扫雪,真是很辛苦!
    作者:绿翡翠指甲盖 回复日期:2010-10-28 12:30:00
    其实,我也理解城管。很多小商小贩素质还是挺低的,不懂粗不听你的。但是,我觉得他们素质低不是他们的错,他们生下来就穷,没受教育,没什么技能,他们也需要生存,素质低,占道摆摊,也是挺可怜的。建议多规划一些路边摊,低一点费用,让他们也能谋生。如果他们还是违章,再罚也不迟啊。但是,打人怎么都是不对的
    作者:空中伊凡 回复日期:2010-10-28 13:33:00
    城管都像你就好了。 我们常恨城管,可是小贩有很多太不讲理,我们在反省城管的同时也刻反省小贩们 正因为他们法律意识欠缺,所以才会有山高皇帝远下的低素质城管暴力执法。 两个其实都是反省之重! 文明执法,提升全民素质,真的很重要! 就拿现在的交通来说吧,经常插道行驶的人太多,前面稍慢他就超车,结果来的车不能来,去的车不能去,一下睹得水泄不通,硬是把交警请来,才缓解。我一直是觉得哪里的交通有交警来圆场真是司机的耻辱。 有些时候我们让他,不见得他们会让我,反而他们后面的火速跟上,一直让你等半天,而你还要遭受自己身后的车谩骂。 这样的情况,即使有时候你想让都不会让,别人就更不会让了。这样的素质,交通能不睹吗?
    作者:ouy2564 回复日期:2010-10-28 15:50:00
    城管也好,小摊贩也好,都是为生活所迫,没办法,但是城管相比更难做,要做一个让人有好感的城管 ,只怕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前面名声已很狼藉了。其实城管是夹在政府和市民之间的一个“球”,无论做的好不好,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差,没办法~希望城管更文明执法,希望市民朋友文明买卖,共建和谐社会~~~~~``
    作者:天笑是我 回复日期:2010-10-28 17:31:00
    还有一点就是哪个群体都有好人坏人不能一概而论那天我在网上见一个内蒙的城管还给一个可怜的老人买东西吃里面的很多人其实就是你我他只不过在没有约束的环境下确实很容易变坏比方说这里骂城管的人让你进去一段时间或许也会有很大的变化根本是这个没有约束的制度 如果当官的能有危机感百姓有了真正的权力 会有真正的和谐社会 暴力和洗脑不会带来真的和谐
    作者:东风_不破 回复日期:2010-10-28 18:01:00
    真是好和谐好欢乐的帖子!其实我真觉得北京的城管比别处要好很多,毕竟是首都,和谐稳定最重要。我从公司回家那条路,只有两条车道,下班的时候全部都是卖菜的,就被挤成一车道。经常看城管的车在附近晃,也见过城管要小贩收摊,但是没见过肢体接触。而且,这么多年了,这条街一直都这样,还是占道经营=__,=不过我也经常在路边买菜,所以就不说什么了。
    作者:英雄勇士 回复日期:2010-10-28 19:07:00
    城管问题,是一个城市管理与无证占道小贩的磨合问题,不论官方还是民方,没一种比较合理的说法。既然有小贩存在,那城管也存在吧,任何问题都会在矛盾中逐渐达到平衡。如草原-羊-狼的故事,缺一不可。
    作者:liwei0228 回复日期:2010-10-29 9:52:00
    我们中国人就是喜欢片面的看问题。有人说北京的城管好,地方的城管不行。我来和大家说一说我接触的地方城管吧。比如我家小区门前很多小摊,这阵子城管忙着治理,好嘛,小摊贩们又说不让活,又居民也跟着说。好吧,那就让他们卖吧,结果,堵得小区整条路交通困难,居民们又不乐意了。大家,你们说,城管该怎么做呢?社区土地有限,不可能每个小区都有专门的市场让他们去卖~~~~还有,说说乡镇的城管。平时打扫卫生,都是我们干,他们看着,你信不?修车的,卖东西的,为了维护环境,我们几乎天天出去收拾打扫,人家卖的顶多出来给你帮忙下就算好的了,不骂你就不错了。再说拆房子,国家现在土地管理的严格,有些农村群众随便的占地盖房子,结果我们就去拆~~~强制拆,如果不拆,都盖起来了,土地就守不住了。大家说,我们能全面的了解一个职业的苦处吗??那些蛮横打人的城管毕竟不是多数,当给你这样一份工作的时候,你就真正的了解了。中国人过的很辛苦,但是我们正在努力,希望有一天,中国人会过的很悠闲。
    作者:mdfsk1276 回复日期:2010-10-29 15:02:00
    文明执法的话支持城管。的确有些小贩占用马路威胁交通安全,又不讲卫生,卖黑心食品等等。但是我不明白的是,这么多靠做小贩才能维生的人,zf没有部门管他们的生活么???当然这与城管无关,可是有如此多的人生计无着,难道就不应该想办法给他们找出路,难道就只能一味的赶走?新加坡台北都有经验,小吃摊又不卫生又污染市容,他们干脆就搞了夜市让小摊进入,zf负责管好卫生、安全,小贩们也有了生路,扩大了就业,同时还造就了举世闻名的观光景点。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凡事只盯着欧美,动不动就超英赶美,妄图一下子建成所谓国际化大都市,一味好高骛远,拔苗助长。上海把吴江路小吃街拆了搞成星巴克等洋品牌的步行街,就是个典型。这恰恰是抹杀自己特色的短见行为。多弄几个地方特色的小吃、小商品集市,让小贩们自由贩卖,不征税,只收取卫生完全费用,加强质量监督,不能把土地全让给大品牌洋品牌。
    作者:兜比脸干净ABC 回复日期:2010-10-29 15:05:00
    估计楼主还在,这样的帖子必须顶,人生百态,唯有一个真字,那些虚话,大话,脏话,都别来嚷嚷,就一句话,你自己没去试着改变这个制度,到这里冲着一个人吼什么?如果有城管和小贩的冲突,这里的责任就有你我的一份,别以为自己没事人似的。
    作者:兜比脸干净ABC 回复日期:2010-10-29 15:16:00
    作者:ROOTABC123 回复日期:2010-10-29 15:04:00人家摆摆摊子也没什么?干什么要赶人家抢人家东西!那什么xj人和卖菠萝的才是该管的,又不管了!lz看起来人不错,别干这行了,不好说实在的,那些无证摆摊的如果不管,对那些正当经营的公平吗?别跟我扯什么社会底层,有对城管无理取闹的本事,你怎么不去政府门口去抗议你的社会福利去,你拿懦弱的借口就可以透支法律吗?有人说租房子缴税成本就高了,我说高了就提高商品价格,我想那些整天抱怨城管的市民,不会介意多花钱照顾你们生活的吧。谁也别什么都不想付出就想往脸上贴金。
    作者:想她的每一夜 回复日期:2010-10-29 16:38:00
    要是取消城管 都换成POLICE来管理执法 还有那么多闲言碎语吗因为大家从心里就没觉得城管工作有多重要 为什么看见POLICE就有起码的尊敬呀有些人觉得城管工作是在管理弱势群体但是别忘了人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触犯法律、法规呀。

    媒体推荐

    小时候我没觉得自己一般,就想当个特牛B的人,至于怎么牛B我也不知道。我父母在这个问题上,跟我看法一样,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牛B,至于怎么牛B,他们也不知道。
    ——城管队员 宋志刚

    作者简介

    随风打酱油,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某分队85后基层队员;警校毕业,公安大学进修,现为人民大学在职研究生;身高1米82的阳光小帅哥;吃饭没出息,说话没六儿;爱好:执勤归来教育下指导员; “城市管理青年志愿者联盟” 媒体称他为:有魅力的草根网络发言人。
    酱油哥语录:
    其实,谁都有青葱岁月。我当年也没想到能当城管。我想着成为一个流浪的流氓艺术家,背个破包四处逮姑娘,喷晕了弄走。
    在此做个广告,姑娘们要嫁,就嫁北京的城管队员。因为我们会在冲突中习惯性的有所保留,并且有疏堵结合的战斗精神。你们在结婚后就会发现,城管队的男筒子都是好男人、注重细节、自我克制能力强、沟通能力强、抗削抗倒伏。
    现在总局管得很严,北京城管顶多嚷嚷两声,绝不可能打人的,执法全程都有跟拍。就这我们都说一台机子太少了,应该3台全方位地拍摄,这才能体现我们北京城管的优雅风采。绝对不打人,同事大L还能全程微笑服务,这个我比较佩服。
    自从人类社会有了剩余产品就开始产生了交换,这种交换是不会因为城管的存在而消失。所有无照摊贩的存在是必须的,不但我,我们全分队都同意这个思想。
    拜托各位摆摊的姑娘,我们一没没收你东西,二没扣你车子,您老回家就洗洗睡吧,别在网上骂我们了。都是美女,你说你万一以后嫁给我了,想起以前发帖的往事,悔恨莫及,咱俩这婚姻生活多不和谐。
    下午我很无聊的试了一下,穿着制服准备给无照商贩敬礼,我手还没抬起来,他人都没了。我承认我恶趣味,我猥琐。但是上面定的这个规定是不是有点搞笑呢?~要么你就别抓,要么你就抓得痛快点,这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我们TM怎么干活?!
    据说曾经有个小贩把我们城管活动的时间地点,踩点之后画成地图。我没见过,但是听大L讲过,觉得还挺神奇的。这个小贩就是干一行爱一行,他将来就是不当小贩也会有前途的。
    小时候那副德性,长大也还是一样。反正都得当这个城管,卯足劲儿干活也是一天,怂蔫蔫杵窝子也是一天。为了我往后不变成精神太监,还是得过得比正常人积极点儿。

    目录

    代前言:幸福生活的几个片段
    从愤青到城管
    牛B的人生是这个样子吗
    别了,青春年少
    最后的挣扎
    孙猴子也是这样上路的
    史上最强执法部队
    三千城管,到底能干啥
    大尺度执法都是逼出来的
    以后城管都长得像明星
    你们警察人真好
    城管抄走的水果哪去了
    尴尬的体制,尴尬的城管
    骂城管前必读的城管史
    小摊小贩那些事儿
    城管队员也爱路边摊
    小贩族群的几个种类
    北京小贩生存秘笈
    别拿小贩儿都当穷人
    超越时空的小贩
    疏堵结合才是王道
    吃路边摊的都是勇士
    路边的野食你要吃明白
    糖炒栗子麻辣烫
    烤串地瓜爆米花
    越脏的东西越好吃
    路边其他零碎事
    油菜花的违建
    城管还要管“房事儿”
    当老太太遇上违建
    跟违建死磕到底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车与违建恩仇录
    让人蛋疼的“蛋形蜗居”
    有个敏感词叫“拆迁”
    城管生活N重奏
    半夜“机”叫
    插播一个“小广告”
    黑车帝国
    用爱心弥补残缺
    乞讨的手和卖唱的电喇叭
    街头安全手册
    城管在囧途遇到的囧人
    副队是个活雷锋
    有演技的“相对人”伤不起
    翻版的猫鼠游戏
    这个城管不太冷
    糗事一箩筐
    最后的话:爱北京,一起来
    北京人,外地人
    这个城市不该是眼前的样子
    关于城市管理的奇思妙想
    城管快乐语录
    后记

    序言

    幸福生活的几个片段
    其实,谁都有青葱岁月。
    我当年也没想到能当上城管。
    我想着成为一个流浪的流氓艺术家,背个破包四处逮姑娘,喷晕了弄走。
    但是现在,我稍微伟大点儿的梦想就是北京能干净点儿,大家伙能过得舒服点儿;自私点儿的小梦想是工资能涨点儿,物价能便宜点儿,我妈我爸能健康点儿,哥儿们还能时常聚聚,有个好姑娘喜欢我,有好多好姑娘喜欢我,有好多貌美如花性格奔放的好姑娘喜欢我。
    所以说,人一长大,就变猥琐了,不论男女。
    1.那年,我刚成为一名城管不久。站在街上看着乌泱乌泱的人,太阳穴突突直跳。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这跟值班睡眠不足有很大关系,从足吃足睡到连轴转不休息,吃饭又不规律,再加上心情不好……
    后来问了问身边的人,敢情不管啥工作,刚一上班都这德行!
    那一阵,我就特烦别人拿我工作开涮。去参加同学聚会,一说我在城管,桌上就别提多热闹了,各种打镲、各种挤兑。神马给我三千城管如何如何、神马烤白薯全拿家去了……然后就举出各种的道听途说:哪儿的城管怎么有钱、怎么腐败——以前都是不错的同学,这会儿全成阶级敌人了。
    回家打开电脑,网上还是这一套!
    大学时代,天涯是我的乐土,现在完全成了我的噩梦,一篇帖子浏览下来,全是城管死全家、问候城管祖宗十八代等。
    太崩溃了!
    2.有一次巡查回来,大家坐在车上闲扯,看见路边一个常来队里“做客”的小贩。他大概看见了我们的执法车,远远地就跑没影儿了。
    大家便开始七嘴八舌地念叨这小贩警惕性怎么怎么高。也不知一哥们儿哪根筋不对,忽然说:“这小贩连咱分队谁开哪辆车都快门儿清了!都成咱分队VIP顾客了!以后再来给他打个折!”
    于是,就着这个话题,众人便开始了一通的胡说八道。最后总结了一个分队优惠大酬宾政策:“被暂扣10次的,可免费办理会员卡,会员优惠罚款8折。同时进分队一次积一分。逢年过节有大酬宾,弄个抽奖或者积分换礼品活动……”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回头看着满车同事嘻嘻哈哈地胡说,心里面忽然一酸。
    大家都是“80后”,二十来岁的年纪,却承受了比同龄人更多的工作压力、更多的误解,出去说神马都没人信,和朋友聚会,总是被当做笑料打镲。但在这个时候,该扯淡还是扯淡,该开心还是开心。说好听点儿,是年轻人的乐观;说难听点儿,一帮缺心眼儿。
    3.我们分队的门口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志强分队。
    志强队长走了好几年了。每年,我们队里都会去看望他的家人。
    志强队长的父母年纪都很大了,但是非常关心城管工作。只要有我们辖区的报道,他父亲就会做剪报,几年下来,攒了好多。他的妻子也在城管系统工作,女儿已经上初中了。
    这一家人过得很平静,很和睦,像千千万万北京的普通家庭一样。
    我去过一次他家,就再也不想去了。
    到现在也没再去过。
    话说有一段时间,我们辖区里开“河北大奔”卖水果的小贩特别多,他们逆行、闯红灯、上便道,相当强悍。
    那种柴油车劲儿特别大,而且为了对付城管车,四周都包上了铁丝网,根本没法下手。唯一的办法就是趁他们停车售卖的时候上去堵住驾驶舱,开门就拔钥匙。只要速度慢了,司机一脚油下去,就算没戏了。
    那天,我们盯住了一辆停在路边售卖的柴油车,驾驶舱里的司机位居然是空的。我和同事们悄悄靠近,堵住了车门。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车门,伸手就去拔钥匙。当时,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方向盘上,完全没在意车里副驾驶上还坐着另一个人。
    在这时,副驾驶上的那个年轻人突然抄起车头仪表盘上放的一把水果刀,狠狠地砍了过来。
    那一瞬间,我的视线忽然变得很奇特,那把刀就像慢动作一样划过我的眼前。而我的脑子里,也像过电影一样把家人都想了一遍。
    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人怎么能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想那么多东西呢?
    刀,没砍中我,却砍在了车座子上。
    后面上来的同事把我一把推开,拔下了车钥匙,控制住了那个年轻人。
    当时,如果我再往前一丁点儿,或者水果刀再长点儿,我的脖子绝对会被豁开。
    所以,我不愿意去志强队长家。
    我害怕。
    我害怕,我去多了,就会失去工作的勇气。
    看见志强队长的家人,就像看见我自己的家人一样。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会怎么生活?
    如果我脖子上的大动脉被豁开……
    如果我满身鲜血地躺在急救室里……
    如果我爹妈在外面痛不欲生……
    会不会有人说我是个敬业的好同志?
    会不会有人为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生命感到惋惜?
    会不会有人同情这对痛失爱子的年迈老人?
    我想,或许不会……
    我能得到的,或许只是满篇欷歔、甚至奚落的报道……
    我能得到的,或许只是网络上大家的振臂高呼:“又一个狗城管被干掉了……”
    副队说,志强队长过世后的几天,他反复地看现场录像,把志强队长被害的前后几分钟反复地放、反复地放……
    直到现在,他还能准确无误地向每一个人描述那段录像。
    现场每个人所站的位置、相隔的距离、镜头是怎么拍的、录像里有什么对话和声音……
    我是真心地敬佩副队长。他在看了那么多遍录像以后,还能坦然地站岗巡逻,还能面对各种危险,身先士卒……
    有一次,他问我:“如果志强队长是你的亲人,你会怎么做?”
    我说:“如果我是志强队长的亲人,我会为了我的亲人不停上访,就算穷尽我的下半生,也要让那个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以告慰亲人的在天之灵!”
    原谅我的不和谐,可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但,如果真的我自己有这一天,我却不希望我的亲人这样去做。
    我只希望,他们能像志强队长的家人一样,平静、和睦地生活。
    最好,不要想起我……
    4.如果我不当城管,可能一辈子都是个无知的愤青,在“天涯杂谈”里喷粪,喷着喷着,估计就成浮云了。
    指导员说得好:“这个工作能让你变成一个完人。要么完美,要么完蛋!”
    唉!我这德行的人觉悟低,还惜命,根本不具有常规人才的特性,也没想着当劳模、队长,我怕想瞎了我这双好眼。还是本分生活吧。
    但不知不觉之中,这个工作却治好了我很多坏习惯,比如挑吃、挑喝、认床、认厕所……现在这些毛病全没了。进食堂就吃,吃完得空就睡,趴桌子上就是一觉,10分钟就能做个小春梦,完事儿起来接着干活儿去。
    上学的时候,我妈就老说:“好好学也是一天,吊儿郎当也是一天,你怎么就不会往好了过呢?”
    小时候那副德行,长大也还是一样。反正都得当这个城管,铆足劲儿干活也是一天,怂蔫蔫杵窝子也是一天。为了我往后不变成精神太监,还是得过得比正常人积极点儿。
    撒尿掀翻千尺浪、放P吹起万丈风的人生,也未必就是好人生。
    咱觉得,出勤不挨打、现场不挨骂、全须全尾回家吃饭,这才是城管的幸福人生。
    未来几十年,估计也就这么过了,也没神马不好的。

    后记

    疏堵结合才是王道
    1.疏堵结合一直是北京城市管理的终极理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保证经济基础的同时,还得作有效的行为引导,这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比如现在的工体、五棵松的场馆附近,一到有演出或者球赛的时候,都会划出“临时售卖点”,让小贩们在规定的区域内售卖。看演出比赛的朋友们都能买点儿助兴的纪念品,小贩们也能相对有序地赚了钱。
    在这里,我告诉身为北京人的小贩朋友们,如果您真的是有生活上的困难,请找所在街道的负责人,街道的阿姨大姐们都是非常热心的。别觉得自己跟街道没亲朋关系就没人管,真不是这样。街道也不希望自己这片儿有困难人员给他们上街去找麻烦。
    现在北京市各区县的各个街道,都有为困难居民提供帮助的疏导措施。我们辖区很多便民早餐车都是街道给困难居民的帮助,既缓解了居民的生活困难,又给过路市民提供了便利。前提是您得找到您所在的街道负责人。
    2.外地朋友也别觉得这个不公平,北京是北京人的家乡,北京的政府要是不帮家乡人,那还叫神马父母官?作为一个北京的城管,我希望全国人都拿北京当自己的家那么爱护。您来了北京,吃住工作都在这儿,这里不止是个赚钱的地方,也是人生的一段经历。不管未来是留是走,都应该把生活的地方弄得舒服点儿、美好点儿。
    也有好多人对北京有意见,觉得北京各种好,自己心里有各种不平衡。作为一个北京人,我想说,人没法挑选出生地,但是能自己创造人生。有的人觉得哪里好,就要变成哪里的人,至不济也得把那好地方糟蹋一下才满意——就像在古迹上刻字留念一样。
    这类人不会把自己变好,只会把好的变坏,最后自己过得也不舒服。
    不妨换个角度想一想,您能来北京,说明您很优秀。全中国十几亿人里,您是为数不多的来北京的人。既然来了,就别辱没了您的本事,好好干,好好活。北京人不会看人钱包地位给脸色,但北京人特别在意人品。鸡贼到了北京,就是再有钱也挨骂。
    3.最后聊聊我个人对小贩的态度吧。
    我真心奉劝各位朋友,入口的东西千万别买。别听他说他那个多干净、多讲究,真的不能吃!你这么大一个人了,爹妈生了养了你不容易,长到几十岁了染个肝炎、弄个乙肝携带神马的回去……找工作的朋友都知道,这种大小三阳找工作很麻烦的,结婚神马的就更难了,将来生个孩子也是携带者,害你几辈子(此处并非歧视,请勿多心)。
    因为很多小贩确实不卫生,所以在无法知道全体小贩卫生的情况下,我郑重提醒大家注意健康。如果小贩的卫生条件你能接受,随便买,我不拦着,也拦不住。
    至于其他的,大伙儿可以买点儿日用品,女孩子买点儿小布娃娃,大婶买点儿拖鞋神马的,现在还有好多北京的小孩开着车出来卖东西,也不错,这些都可以买。我也鼓励退休老人、毕业学生干点儿自力更生的事,总比闲着强。
    这完全是我个人的想法,不是政府和城管的号召。
    买了就买了,别较真儿质量,赶上好的,算你抄上了;质量不好也别抱怨,太矫情了容易得痔疮。
    最后一条,千万别因为买着质量差的东西叫我们去抄摊!
    我个人、包括我们队里的人,都有这个概念:这个很自然,必须有!这是市场经济!

    文摘

    1.从愤青到城管
    我父母就是特别一般的本分人,所以生出来的孩子也特别一般。可我小时候可没觉得自己一般,就想当个特牛B的人,至于怎么牛B,我也不知道。我父母在这个问题上跟我的看法是一样一样的,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牛B,至于怎么牛B,他们也不知道。
    经历过大学就业的朋友肯定能感同身受,只要混上公务员,就是扫厕所都干。这是当时的真实心态。可没想到,我连扫厕所都没抢上,只能沦落到当城管了
    牛B的人生是这个样子吗
    1
    1986年出生的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上面还有个姐姐。因为是二胎,父母当时“压力山大”的,尤其是我爸。当时他在部队工作,如果生下我,可能就会丢了工作。据知情人透露,那时我爸竟想把我送人,至于送给神马人,我就不知道了。那人拎个篮子在医院外面,只等我一落地,就准备打包拎走。
    后来,当医生说是个男孩的时候,我爸就心软了,我爷爷更心软。于是他们花了当年一个月的工资,请这个拎着篮子的家伙吃了顿饭,还给了他多半个月的工资。
    关于我出生的这个版本,家里所有大人都津津乐道。我姐每次都说,是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救了我。不过我私下觉得,这话都不好说,若是那个拎着篮子的家伙发迹了,我说不定还能成个富二代呢!
    所以,大人们要是不靠谱起来,更加没六儿。
    我却宁愿相信另一个版本。这个版本里没有拎篮子的,只有我爸为了我降了级,减了工资。
    2
    我父母就是特别一般的本分人,所以生出来的孩子也特别一般。可我小时候可没觉得自己一般,就想当个特牛B的人,至于怎么牛B,我也不知道。我父母在这个问题上跟我的看法是一样一样的,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牛B,至于怎么牛B,他们也不知道。
    但从小到大,我都是个很普通的孩子,淘气也没有出格的时候。过完了撒尿和泥、放屁崩坑的童年时光,也就上了学。小学成绩不错,常常名列前茅。我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对此非常开心,对我遐想了很多,其中不外乎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之类的。
    上初中时成绩差了点儿,不过也是好学生一名,属于前10名吧。到了高中就彻底歇菜了,基本就是倒着数比正着数容易找到我。
    大学去了河南,念了警校。那学校……怎么说呢,我觉得名头不太响,但是过得相当快乐。我从来没挂过科,忘了是刑事鉴定还是神马科目,还得过满分。
    平时没事儿闲得慌,就在“天涯”上混迹,喷粪,杂谈,优哉游哉,属于比较标准的愤青。毕业后在西客站实习,之后费了老大劲才当上了公务员。
    经历过大学就业的朋友肯定能感同身受,只要混上公务员,就是扫厕所都干。这是当时的真实心态。可没想到,我连扫厕所都没抢上,只能沦落到当城管了。
    3
    以前没干城管的时候,特恨城管把人家摊子收了,总在天涯上起哄骂街,但真给了个城管的工作,也不会说不去。
    谁也不缺心眼儿。
    于是,每天也得跟着队长收别人摊子去了。只是刚一开始特不愿意动手,觉得碰着谁都不合适。
    刚来那会儿,倒也没神马棘手事儿让我干,就是队里一个老同志带着我,就叫他老C吧。老C是老人,名副其实的老人,都50出头了。据他说他20世纪70年代末就开始干“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工作,经验相当丰富。
    平时我俩盯着热线,出外勤就是遛遛街、看看美女,回来跟着法制员弄弄卷儿,反正就是瞎混。
    看别人出外勤,热血沸腾。赶上我出去,就是跟老C舌战各种身经百战的小贩,怂蔫蔫地去,怂蔫蔫地回来。当时的女朋友还问我:当城管是不是特V5?我说巨V5,出去横扫。
    那时候,老C经常给我讲课,都是段子,特有意思。因为我年纪最小,又是新来的大学生,在我们分队还算稀有,所以出外勤时,大伙儿都把我护在后面。有一回遇到争执,老C直把我往后推。
    我都无语了,这小老头比我爸小不了几岁。
    好同志、好公仆神马的全是扯淡。当时的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干神马,无非就是一份工作,每月两千,管三顿饭。大厨子的手艺跟处于万年失恋中似的,缺油少盐的。
    咱没事儿帮有家的同志顶顶夜班,混个好人缘。跟所有人一样,你照镜子看你自己神马样,我就神马样。
    我是无大志、无野心、无负担,标准的“三无”人员。
    大学时代,天涯是我的乐土,现在完全成了我的噩梦,一篇帖子浏览下来,全是城管死全家、问候城管祖宗十八代的>>>
    别了,青春年少
    1
    过了些悠闲日子,受罪的就来了,开始分组出外勤干活儿了。有一次查无照,抄一个卖小杂货的,我的手兜在他那包袱的背带里了。他急着抢包袱,一根布绳愣是把我手背勒得吐噜皮了。
    那是我第一次干活见血,回家我妈见了那个哭啊!
    干过城管的都有感触,最开始都有一个时期,过得特别不得劲儿,且得适应呢。你们觉得我好脾气吗?那是现在!我这脾气纯是磨出来的。用我们指导员的话说就是:“在工作的烈火中淬炼”来的。指导员绝对有郭四娘的范儿,放个P路过他那儿都能沾上点儿深度。
    我属于基本款的北京爷们儿,刚工作的时候板着自己的脾气,那叫一个受罪,心理失衡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有一阵儿都快疯了。
    就因为情绪问题,工作时出了岔子,还被停了一段时间的外勤,只能看热线。
    谁也不是天生的高素质,你以为把心里那点儿气顺溜儿了容易呢?
    我做梦也没想过,公务员竟然是这样的。有时候觉得每月这两千块钱,是世界上最难赚的。拿到手里,买双好点儿的鞋,完了就得跟我妈要钱。
    我爸就说,我这儿交税养着你,完了还得单掏一份。合着你这一公务员,我们家得交两份税金!
    2
    随着出外勤次数的增多,人就开始变得越发暴躁。每天一上车,头皮就开始发麻,因为接下来所面对的世界基本都是负面的。车一开出分队,就好比上了战场,你不知道下面会遇上神马“战士”。
    记得有一次,去收一个鸡蛋灌饼的车。那家的女的巨泼辣,扑上来就拿脑袋撞我。你们说我是躲还是不躲?躲了她就撞车上了,只能不躲。她披头散发地撞我身上就喊:“城管耍流氓!”说实话,当时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家那男的,抱起五六岁的小孩就往我们车上扔。好在我们副队抓住那孩子的衣服给抢下来了。那车上还有我们收来的一些东西,都是铁的,真扔上去绝对磕着。
    后来我才知道,那孩子是买来当雇工的,小孩费用少,而且可以掩护他们。
    我记得我一听说孩子是买来的,当时就炸了庙了,非让我们副队联系派出所不可。
    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必须弄丫的!
    结果我们副队说,这没证据。
    这家灌饼的邻居和街道都知道这孩子是买来的,他们也都跟人说过。但要获得证据,就得上他们的原籍,还得上孩子的原籍。小孩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打哪来的,哪儿找去?
    这种情况虽然特别,但真遇到了,就很难保持冷静。那段时间,我看见卖鸡蛋灌饼的就眼黑。虽然脑子里明白,一码归一码,但心里拧巴极了。后来那家买灌饼的搬走了,我却一直记着那个小孩。
    现在再说起以前的事,就发现自己变得冷血了,不再纠结道义或者是大概念的东西了,而是更看重眼前力所能及的事儿。指着我去改变城管的坏影响,这根本不可能,别说我了,局长来了也没戏。
    弄明白了这个是好事,却也不是好事。因为现在没了当初那股子冲动,也没那么强烈的同情心了。
    3
    工作了半年不到,整个人都蔫了。加班、熬夜、值班,身体明显不如以前了。脾气就更别提了,更年期妇女神马样我就神马样。随之而来的,就是女朋友吹了。倒霉事儿跟走马灯似的。
    话说到了这个时候,我基本就癫狂了。站在街上看着乌泱乌泱的人,太阳穴突突直跳。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这跟值班睡眠不足有很大关系,从足吃足睡到连轴转没休,吃饭又不规律,再加上心情不好……
    后来问了问身边的人,敢情不管啥工作,同学们刚一上班都这德行!
    那一阵,我就特烦别人拿我工作开涮。去参加同学聚会,一说我在城管,桌上就别提多热闹了,各种打镲、各种挤兑。神马给我三千城管如何如何、神马烤白薯全拿家去了……然后就举出各种的道听途说:哪儿的城管怎么有钱、怎么腐败--以前都是不错的同学,这会儿全成阶级敌人了。
    回家打开电脑,网上还是这一套!
    大学时代,天涯是我的乐土,现在完全成了我的噩梦,一篇帖子浏览下来,全是城管死全家、问候城管祖宗十八代的。
    太崩溃了!
    姑娘们要嫁,就嫁北京的城管队员。因为我们会在冲突中习惯性的有所保留,并且有疏堵结合的战斗精神>>>
    最后的挣扎
    1
    我不知道其他人刚到城管队上班时是怎样调整心态的,反正我那阵儿心就特窄,暴躁!我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老想跟谁打架,身上懒洋洋的。出勤时对人也不怂蔫蔫了,谁刚跟我一得瑟,立马怒喝!
    气场相当到位,吼一嗓子,半条街的人都能镇住!
    我前女友说我那阵儿跟哥斯拉似的,特较真儿。基本就是电话阿富汗,见面伊拉克。互相问候对方家里的亲戚,一个也不放过。俩人跟中了邪似的,天天骂完挂了,完事儿第二天接着打,说不了两句又骂上了。
    这女的比男的就是善于表达,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就是那时候突飞猛进的。
    我不猛进跟不上她的语言节奏啊!
    2
    终于有一天,我沉思过后觉得应该挽回一下,就发短信让她来单位找我,下班一起吃饭,好好聊聊。谁知道她还没等我下班就来了,还跑我岗位上找我来了。
    那时我上班没多久,女朋友找到岗位上影响是很不好的。
    我见她来了,挺不高兴的,就跟她呛呛了两句,后来越说越不对付,结果挨了一个大嘴巴。
    她打我,平时我肯定不理她就走了,但当时是在岗位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于是就攥着她手往里边拖。
    我这前女友也不知道哪根神经烧坏了,突然间大喊:“城管打人啦--城管打人啦--”
    这么一喊,你说能没人看吗?呼啦围过来一帮闲人指指点点。人家看她干巴一人,神马东西都没有,都问:“这是卖神马的?让城管抄了?”
    我当时气得也脑残了,挺大声回答说:“卖yin的!”
    后来,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从那时一直单身到现在……
    3
    很明显,那时候我还没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后来的日子里,出勤时常常碰上撒泼的妇女,她能把你抓得稀里哗啦的。现在看来,这种锻炼很有好处,以后娶了媳妇,两口子打架能很镇定,能快速控制场面--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结婚的“筒子”是怎么样的。
    老C同志有时候就管他老伴叫“我们家那相对人”。他一这么叫,我们就知道,他昨晚上又让老伴薅扯了一顿。(注:相对人:行政管理术语,可简单理解为执法对象。)
    在此做个广告,姑娘们要嫁,就嫁北京的城管队员。因为我们会在冲突中习惯性的有所保留,并且有疏堵结合的战斗精神。你们在结婚后就会发现,城管队的男筒子都是好男人:注重细节、自我克制能力强、沟通能力强、抗削抗倒伏。
    袁隆平都种不出这么好的品种来。
    而如果有乐于参加城管志愿工作的朋友,有仇恨城管工作的朋友,有好奇城管薪资待遇的朋友,有单身想找个细心好男人的美女们,在分队举办的各种志愿活动中,也请热情报名吧。
    我们分队适龄男青年都是耐心温柔、面嫩心稳、沟通能力佳的好小伙子,绝对会让大家乐不思蜀的。
    4
    但我在最初的那个阶段,脾气还是越发不受控制了,神马话都脱口而出,经常是骂骂咧咧。
    有一回我大姨来我们家,由于好长时间没看见我,一看我吓一跳,说我跟黑煞神似的。那会儿就那样,整个人跟银行似的--看谁都像欠我贷款到期不还的。
    那次去拆一个违建。一小棚子,刚在路边支起来,那店主还在慢慢往上添栅栏,偷着垫砖,要是不管他,都能盖起一间房来。小区的居民举报过他好多次,楼上的也跟他打过架。这店主打架就动刀,谁也惹不起他。
    查扣那天他都闹疯了,举刀就要砍我们。我们那么多人也不怕他。他接着就要砍自己。我们几个队员围着他,协管就开始动手拆他棚子。其实就是个折叠的棚子,组装很容易,拔起来一收,再把上面拴的栅栏一拆,把砖一踢,棚子基本就没了。
    店主被我们按住了,照例是大喊“城管打人”。
    我们也照例是将东西装车走人。
    本来一切顺利,可就在要上车的时候,一个围观的老太太突然指着我骂:“混蛋贪污犯,不得好死!”我那火儿当时就奔脑门子了,立马回了她一句:“您也太小看贪污犯了,人家不干体力活儿!”
    回到车上,我们组长就说我:“下次别这样,你还穿着制服呢。”
    我说:“下回出来我不穿制服!”
    组长说:“穿不穿制服都不能跟老太太还嘴啊。”
    我说:“这老太太在这儿凑盒儿钱呢?下次我赞助她两毛!”
    组长气得跟神马似的。他不明白神马叫“凑盒儿钱”,但是看出我不忿来了。
    其实那次他应该接着往下说,或者是把我弄到指导员那儿去,但是没有。他要是送了,可能就不会出现后面的问题了。
    从那时候起,不上网了!天涯,戒了!QQ,戒了!DOTA,戒了!全面戒网,改玩P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