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与那个叫"劳也"的少年:"作家杯"第14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平装]
  • 共1个商家     24.60元~24.60
  • 作者:张哲(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6442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与那个叫"劳也"的少年:"作家杯"第14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精选了八十一篇获奖作品。共分为五辑,并结集成册,这些作品,题材、知识多元,表述、写法不乏新意,显现出当今青少年作者特别是“90后”作者,对文学的热情和对文学写作的可贵尝试。

    媒体推荐

    一、
    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题有两个,一个是“韩寒”,一个是“寻找不是用眼睛”。现在看到第一个题,不禁想起今年春节过后那场关于韩寒“代笔门”事件,似乎……
    但不管怎么说,在规定的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较好地完成一篇事先丝毫不知且没有压题范畴的命题作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当读完选择“韩寒”的作文之后,不尽为他们叫好。参赛者无论喜不喜欢韩寒,对韩寒及韩寒现象都有所关注,他们了解韩寒,懂得韩寒,对韩寒、韩寒作品及韩寒现象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有些不失尖锐和思想,同时又具幽默与调侃,非常值得一读。这是这届获奖作文选的亮点之一。
    亮点之二,就是这届的书名和封面,可以说颠覆了以往的新概念作文获奖作品选。这是我们有意为之做出的大胆尝试,期望读者喜欢。
    二、
    新概念作文大赛虽然不可能完全排除功利性的因素,但在本质上,却不是功利的。多数踊跃参赛的年轻人,并非一心奔着“功名”而来,他们是用文字表达着年轻生命对于生活的感受,他们笔下的字句或许稚嫩,但真诚,并如春花怒放般灿烂。
    ——赵长天
    这是一篇与年龄身份都极其配衬的文字,高中生的心境精准到位,且充满动感和令人欢愉的青春节奏。没有时下那种矫情和卖弄,读来悦目养眼。文字尤其充满质感,又有极好的剪裁能力。如此年轻便有小中见大的分寸把握实属难得。日后或有大模样
    ——马原
    三、
    由《萌芽》杂志社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十四所名牌大学联合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具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被称为“中国语文的奥林匹克”。
    历届大赛获奖者多为十四所重点大学自主招生录取,大赛因此成为高考选拔人才有益的补充形式,为那些有个性和创作力的学子开辟了新的通往名校的渠道。
    新概念是产生文学偶像的摇篮,但更致力于为那些怀有纯真文学梦想的新人提供一个永不落幕的舞台。
    十四所全国重点大学对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给予高考加分和重点关注:
    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
    复旦大学
    南开大学
    南京大学
    厦门大学
    武汉大学
    中山大学
    浙江大学
    山东大学
    北京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中国人民大学
    上海戏剧学院

    作者简介

    张哲,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之一。

    目录

    序(1)赵长天
    初赛获奖作品选
    第一辑 青春图
    庸人勿扰
    近视女
    我与那个叫“劳也”的少年
    饥饿的少年
    远方
    门槛
    海的少年
    赛跑
    两小无猜
    一无所知
    生活的执著
    非人哉
    关于当下的周末
    十八岁的独白
    呸,活出个麻雀样
    火车
    转过大弯道
    临风
    脱轨小行星
    上岸
    残酷季节
    那些你用音乐教会我的事——写给生命里最重要的过客:穆北
    第二辑 苏姨的烟
    单行道
    苏姨的烟
    奶奶传
    寄居蟹
    如果天空不死
    背弃

    单宁夹克与少年
    听见
    露西之死
    吃月
    新房
    晚宴
    第三辑 荒芜的锦年
    盛夏光年
    铭刻时间的歌
    荒芜的锦年
    嗜辣
    虚构
    风柜来的人
    年轮?成人礼
    十四钗
    心碎博物馆之歌——第一件展品:幻觉
    你听见了吗
    流火
    葵花流年
    梦游
    青蛙绿与桃花雪
    第四辑 流动的盛宴
    书中人(或克里斯蒂安?埃德?兰伯特手记)
    煮梦者
    狂奔的枷锁
    夏日的莱纳河畔
    笼中花
    我在,孟特芳丹酒吧
    迷井之途
    流动的盛宴
    即景十六章
    第五辑 人间有词
    琵琶行
    人间有词
    浮生若梦
    小龙团
    逃亡时代
    平底锅小姐与长江750先生的蜜月旅行
    马戏团不出售马戏
    一梦桃源
    芬芳夜
    复赛获奖作品选
    韩寒
    寻找不是用眼睛
    寻找不是用眼睛
    韩寒
    寻找不是用眼睛
    寻找不是用眼睛
    韩寒
    韩寒
    韩寒
    寻找不是用眼睛
    韩寒
    韩寒
    韩寒
    寻找不是用眼睛
    寻找不是用眼睛
    附录
    一等奖名单
    二等奖名单
    入围名单
    组织推荐奖名单
    初赛评委名单
    组委、评委、工委名单

    序言

    一年又一年读着新概念作文,写作的人却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十多年前来参赛的那些青涩少年已经远去,他们踏入了社会,在各行各业繁忙着,努力着;现在还以写作为业的大概不占多数。这自然非常正常。虽然他们不以文学为业,但文学的种子已经植入他们心中,将在他们的生命中开出花来。
    新概念作文大赛虽然不可能完全排除功利性的因素,但在本质上,却不是功利的。多数踊跃参赛的年轻人,并非一心奔着“功名”而来,他们是用文字表达着年轻生命对于生活的感受,他们笔下的字句或许稚嫩,但真诚,并如春花怒放般灿烂。
    我非常珍惜这些文字。每个喜欢文学的人都经历过年轻,都有过初次投稿的忐忑,都有过让手稿变为印刷品的梦想。虽然因为参赛人数众多,绝大多数人只能落选;并且因为文学没有统一的审美标准,各个评委眼光不一,有些我认为很好的作品只能名落孙山,令我惋惜。但我总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地把最好的作品选出来。
    在我写这篇序言的时候,正值世界读书日。写作和读书本是不可分割的联体,写作应该是读书的自然的结果。
    在我年轻的时候,读书的环境和今天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可以找到的值得读的好书有限。许多经典都被作为“封(封建主义)资(资本主义)修(修正主义)”而成为禁书。能借到一本好书,自然会非常珍惜,会认真反复地读。现在,什么书都能读到,可供选择的读物太多了;好比到了一个极为丰盛的自助餐厅,什么都想吃一点,吃得肚子滚圆,食品的滋味,却来不及细细品味。我们现在快速浏览的书很多,但静下心来耐心地细细品读一本书的时候却很少了。
    从我读到的参赛作品看,多数同学读书不少,知识面相当丰富。在学业繁忙的今天,已经难能可贵了。假如能够在广泛浏览的基础上,选定几本你自己喜欢的经典作品,静下心来,细细地、耐心反复地读上一遍、两遍、三遍,一定会受益匪浅。在经典的养料滋润的土地上,生长起来的,会是参天大树。
    2012年4月23日

    文摘

    版权页:



    在我最喜欢的小说里,有这么一句话:“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其实都有一种不为人知的疾病?”
    我想是的。
    一切都要从近视说起。
    我爸爸是个对眼镜深恶痛绝的人,从小我就被灌输了“近视等于残疾”的观念。虽然在他张牙舞爪的威胁下,我守着完美的眼睛安分地度过了童年,但没料到小学生的作业量轻易地把这一切撕得粉碎。我的视力好似用鞋尖试探高空的钢丝绳,迟疑地停顿在一个微妙的高潮上,而后——疯狂坠落。
    发现黑板上的字渐渐变为白色斑块后,即便天塌下来也难以跟上我的情绪。那时候我小学四年级,拥有的第一个秘密不是暗恋某个男生,也不是和哪个女生成为最好的朋友,而是我,近视了。好像生活中所有的诗意美好所有的希冀遐想都在这一刻标上了“全剧终”的符号,尽管它们还未拉开序幕。
    我战战兢兢地守着这个秘密,一直到那个阴暗异常的雨天。那天雨下得特别凶,又闷又沉重,雨幕里匿藏着一种名叫“压抑”的凶器。放学了我和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橡皮。爸爸恰巧来接我。
    他立在文具店门口,握着一把巨大的黑伞。我看不清爸爸的脸,但我知道是他。于是握着橡皮付了钱匆匆向他走去。
    “你刚才做了什么动作!”
    我一向温柔的爸爸厉声喝道,没有丝毫疑问的话气。他的小女儿还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疑惑着该不该踏入那把黑伞的领地。
    “你是不是眯了眼睛?”
    “不知道……”我慌了手脚。我想我是眯了,因为刚刚我看不清他的脸。我的包袱被一刀挑开,我的秘密带着糜烂的气味暴露在空气里。
    “你看,对面的那个号码,给我读出来。”爸爸指着街对面一家店的招牌,命令道。
    “我看不清……”我如实说,像一枚枯叶一样发抖。
    很多年后我想起这个被妖魔化的雨天,仍然坚信那时的天气里蕴含着一种诡异的养分,爸爸的怒气像雨天下的毒蘑菇不断生长,膨胀。我以为他要在众人面前打我,但他没有。他只是把我撇下,大步走开了。我撑开自己的伞,慢吞吞地跟在后头。
    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敢说。快到家的时候,爸爸终于又开口道:“前面那个人,你看得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