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刺杀林肯[平装]
  • 共1个商家     18.50元~18.50
  • 作者:比尔?奥瑞利(作者),马丁?杜加德(作者),张建伟(译者),彭秋实(译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612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刺杀林肯》是畅销书作家比尔·奥瑞利,再次问鼎亚马逊畅销书榜首,美国国家地理频道联合好菜坞巨星汤姆·汉克斯震撼推出同名纪录大片,揭示《刺杀林肯》背后惊心动魄的历史真相。

    名人推荐

    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我希望我的书都写得像《刺杀林肯》一样生动、优美、扣人心弦。作为一名前步兵军官,书中有关美国南北战争场景的描写让我感觉到历历在目,仿佛自己早已置身其中。林肯遇刺的惨剧改变了美国历史的进程。只有当你读过了《刺杀林肯》,你才能说得上是对这一段历史有较为全面的理解。因为此书,作者比尔·奥瑞利在诸多光鲜亮丽的头衔之外又多了一项——历史学家。
    ——尼尔森·德米勒 畅销书《狮子与黄金海岸》的作者
    《刺杀林肯》是一部异常精彩的历史惊悚小说。作者比尔·奥瑞利重述了1865春林肯遇刺前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极富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他的叙述是如此生动逼真、动人心魄,以至于你会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地穿越到林肯遇刺之夜的华盛顿市大街上。这是一本非常棒的消遣读物,保证让你拿得起放不下。
    ——文斯·弗林 《美国刺客》的作者

    媒体推荐

    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我希望我的书都写得像《刺杀林肯》一样生动、优美、扣人心弦。作为一名前步兵军官,书中有关美国南北战争场景的描写让我感觉到历历在目,仿佛自己早已置身其中。林肯遇刺的惨剧改变了美国历史的进程。只有当你读过了《刺杀林肯》,你才能说得上是对这一段历史有较为全面的理解。因为此书,作者比尔·奥瑞利在诸多光鲜亮丽的头衔之外又多了一项——历史学家。
    ——尼尔森·德米勒 畅销书《狮子与黄金海岸》的作者
    《刺杀林肯》是一部异常精彩的历史惊悚小说。作者比尔·奥瑞利重述了1865春林肯遇刺前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极富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他的叙述是如此生动逼真、动人心魄,以至于你会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地穿越到林肯遇刺之夜的华盛顿市大街上。这是一本非常棒的消遣读物,保证让你拿得起放不下。
    ——文斯·弗林 《美国刺客》的作者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比尔·奥瑞利 (美国)马丁·杜加德 译者:张建伟 彭秋实

    比尔·奥瑞利,“奥·瑞利报道”的新闻主播。这档节目是美国目前评价最高的有线电视新闻节目。同时他还在报纸上开设了专栏。他也是多本畅销书的作者。他也是被谈论最多的时事评论员。
    马丁·杜加德,多部《纽约时报》历史类畅销书的作者。他的书《走进非洲——斯坦利港、利文斯敦探险》被改编成了历史频道特别节目。目前,他和他的家人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南部。

    目录

    第一部分 总决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部分 死亡之日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三部分 漫长的耶稣受难日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部分 大追捕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后记
    结语

    序言

    1865年3月4日,星期六
    首都华盛顿特区
    这个男人的生命还有六个月,他显得非常焦灼。就如他每天无数次皱眉那样,此时的他,眉头紧锁地走出了即将建成的国会大厦。他很累,筋疲力尽,已经到了近乎麻木的地步了。这个男人就是亚伯拉罕·林肯。
    五万群众冒着倾盆大雨,站在没及脚踝的泥浆中,观看亚伯拉罕·林肯宣誓就职,开始他的第二任期。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刚刚激动地发表了一通贬低南方的过激言论。此番言论发表后,人群立即就骚动起来了,人们为约翰逊的失态感到尴尬。
    因此,当林肯踏上演讲台,发出要求南北统一的强烈呼吁时,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说所传达的信息,就显得愈发振奋人心。“我们对任何人都不怀恶意,对所有人都抱有善心,对上帝使我们认识的正义无限坚定。让我们努力完成我们正在进行的任务:医治战争给国家造成的创伤,关心战死的烈士和他们的遗属,尽我们所能为我国和全世界争取并维护正义和持久的和平。”总统谦卑地说道。
    尽管已经精疲力竭,但是林肯仍然富有号召力,并且一时间又变得精力充沛、亢奋无比。就在林肯演讲时,太阳突然穿透云层,阳光笼罩在林肯高大的身躯上。此时的林肯,从外表上看来显得十分平静。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在120英里以外的弗吉尼亚州铁路枢纽的彼得斯堡,却是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在那里风平浪静只能是幻想。由罗伯特·李将军指挥的南方军,已经被尤利西斯·S·格兰特将军统帅下的北方军围堵在城里250多天了。虽然住的是战壕,吃的是鼠肉与生成肉,李将军的部下们却绝不投降和屈服。但与此同时,李将军也在计划悄悄地溜出彼得斯堡,绕开南方逃到卡罗莱纳州。如果他成功了,林肯对上苍发出的希望美国能够重新统一的祷告,将永远不会实现。美国将会继续维持南北分裂的局面:北方是美利坚合众国,而南方则是美国南部联盟。如果说林肯的就职演说是一场精彩的表演的话,那么林肯本人可真称得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伟大的戏剧演员。事实上,当林肯举起他的右手时,一个当时美国最著名的演员就站在距他几步之遥的地方。他就是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总统的话让他激愤不已,虽然这并不是林肯想要的结果。布斯今年26岁,在马里兰州长大,是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蒙上苍厚爱,赐给他俏皮不羁、放荡快活的笑容与神采飞扬、脉脉含情的顾盼。他潇洒、聪明、诙谐风趣、魅力四射而又温柔无比。因此,他几乎能够把任何一个他想要的女人弄上床,并且他的确已经得手了很多次。难怪他能在百老汇舞台上获得巨大的成功呢。
    他的未婚妻露西·霍尔就站在他的旁边。露西是一个很性感的年轻女人。她那当议员的老爹,还不知道她已经与这个戏子布斯秘密订了婚。在当时人的眼里,戏剧演员是个不入流的下作行当。但不管怎样,露西·霍尔与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是金童玉女般的一对璧人。他们都惯于受到上流社会和异性的追慕。然而,露西不知道,布斯是南方军的支持者,他对林肯与北方怀有某种病态的仇恨。露西更不知道的是,她的情人已经结集了一支精干的团伙。这个团伙由布斯的共谋者组成,旨在帮助他刺杀林肯。他们拥有枪、资金和周密的计划。他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静待刺杀时机。布斯站在华盛顿冰冷的毛毛细雨中,在国会大厦圆顶的阴影下,他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怒火与不公平感充斥胸间。此时,他显得十分冲动,激愤难捺、蠢蠢欲动。就在演讲开始的前一刻,当他一看见林肯刚刚步入东门廊,就马上把自己精心策划的阴谋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突然冲向林肯,虽然手里既没有枪也没有刀。华盛顿警察局的一名警官紧紧地抓住了布斯的手臂,将他拉了回来。据说这个警察局渗透进了许多南方军的支持者。布斯挣扎着,这只能使那个名叫约翰·威廉·维斯特福的警官把他抓得更紧。就像华盛顿城里的所有人那样,维斯特福非常清楚这里面有威胁林肯生命的阴谋。有人说总统会被谋杀,除了时间尚不确定外,整个事儿可不是空穴来风。然而维斯特福并没有逮捕布斯,甚至也没有将他带到一旁去审讯,而是听信了布斯的借口。布斯说他仅仅是一不小心,打了个趔趄才扑向了林肯的。维斯特福的主要顾虑是:逮捕一个像布斯那样的名人,也许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布斯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当他听到林肯的演讲时非常的激愤。林肯的那些优雅如诗歌般的演讲,却点燃了他内心的怒火。看到如此多张黑人的面孔如光线般齐刷刷地射向林肯,布斯觉得自己直想呕吐。是的,布斯是最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的人。非但不会罢手,他要将林肯从宝座上推下来的决心变得更加强烈了。
    林肯也没有就此停歇下来。他为自己的第二届总统任期构想了宏伟的计划,这计划会使这个国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要花去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治愈战乱遗留下来的创伤。治愈国家的创伤是林肯的首要抱负,而且他会坚定不移地去实现这个抱负,没有任何人或事可以阻挡他的道路。
    然而,阴谋却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眼下,那个最具毁灭性的阴谋正向林肯扑来。

    后记

    林肯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见证了美国历史上一系列的重大事件。林肯可以从莎士比亚的戏剧《尤里鸟斯·恺撒》中找到许多安慰,因为他和尤里乌斯·恺撒一样,是被人刺杀而死的。恺撒被他的国民背叛了,而林肯也被他的国民所背叛。两位伟人死的时候都是56岁,而且都是在壮志未酬、大业未竟的情况下就撒手人寰了。正如恺撒遇刺的故事流传了许多个世纪一样,林肯的惨痛遭遇也让每个美国人都铭记在心、永志不忘。直到今天,无论是林肯的生还是死,都对塑造美利坚这个民族发挥着重要的影响。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但她也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难以避免罪恶的侵扰。而布斯就是罪大恶极之徒,他使美国人民的心灵遭到创痛:而林肯总统所表现出来的光辉人性。则给美国人民战胜罪恶带来了极大的勇气。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布斯首先来到H大街,找到玛丽·苏拉特开的那家旅馆。玛丽·苏拉特正准备出门,到乡下去收债。布斯来得很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来就遇不到她了。布斯把一只望远镜交给玛丽·苏拉特,并叮嘱她千万不要弄湿,也不要弄碎。望远镜用牛皮纸包着,牛皮纸外面还系着绳子。路易斯·维庆曼是玛丽·苏拉特的一名房客,他是一名士兵,也是政府的办事员,他的主要工作是关押和看管战俘。维庆曼一直觉得布斯行踪诡秘、十分可疑。他以前就听到过布斯对林肯的激烈咒骂,因此他花了很长时间调查房东苏拉特他们,试图搞清楚这伙人是否有同情南方的倾向。因此,当布斯和玛丽·苏拉特在大理石壁炉旁交谈的时候,他就躲在门口侧身偷听。
    玛丽’苏拉特发现了维庆曼在偷听,很平静地要求他立即走开,让他去给她准备出门用的马车。
    当维庆曼把马车牵过来后,他发现布斯已经走了。布斯走了五个街区,来赫恩登酒店找鲍威尔。布斯进来的时候,鲍威尔正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他和布斯一起探讨了晚上的暗杀行动。布斯提醒鲍威尔,杀死国务卿苏华德的行动,其实根本就算不上是一次真正的暗杀,因为苏华德自从车祸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他神志不清,忍受着巨大的伤痛,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其实,事实远非如此简单,真正的难题在于,如何安全地潜入苏华德的病房,并在得手后顺利脱身。苏华德的身边有个军队的男护工在看护他,除此之外,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都守在他身边。布斯要求鲍威尔,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他们全都杀了。鲍威尔的脑袋被骡子踢过,因此他有些神经失常。他想都没想,就拍着胸脯向布斯保证没问题,肯定能把苏华德及其身边的人都干掉。
    给鲍威尔布置完任务后,布斯又来到帕弗莱的马厩,来选一匹逃跑用的马。他最喜欢的那匹棕色的小马,前几天已经被租出去了。无奈之下,布斯只好租了一匹枣红色的小母马,小母马的额头上有个白色的星号。帕弗莱提醒布斯,别看这头小母马个头不高,但它却桀骜不驯,因此下马后,一定要记得把它拴在柱子上,否则的话它就会溜走。最好能有个人一直牵着它。
    当布斯将马背上的马鞍系紧并调整马镫的时候,这匹小母马试图咬布斯。为了看看这匹马到底有多欢,布斯在马的臀部狠狠地拍了一下,小母马立即跳了起来,尥着蹶子到处乱踢。
    布斯对这匹小母马感到非常满意,连忙把马鞍安好。他很喜欢这匹马身上的黑色鬃毛和尾巴,但是觉得马镫不是很合适。于是,他把马镫紧了一扣。感觉合适之后,布斯翻身上马,骑着马从第六大街赶往宾夕法尼亚大街。布斯用马刺在马背上刺了一下,马于是飞快地跑起来。布斯的这一举动简直是有点儿疯了,因为现在大街上都是行人和车辆。那些刚从前方回来的北方军士兵们,排着松松垮垮的队形走在大街上,他们都很疲惫,没有心力去拦住布斯,问个究竟。因此,布斯轻易地就从他们的队伍中间穿过去了。布斯骑着马飞奔在宾夕法尼亚的大街上,马蹄溅起的泥水弄脏了路人的衣服,人们生气地对他破口大骂,而布斯却丝毫不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