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恐怖分子的洋伞[平装]
  • 共1个商家     13.30元~13.30
  • 作者:藤原伊织(作者),吴晓玲(译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685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恐怖分子的洋伞》编辑推荐:引人入胜的推理情节、至真至纯的绝美之情、亦真亦假的兄弟情义,一部不容错过的年度推理大作!《恐怖分子的洋伞》是藤原伊织先生的毕生佳作,是冷硬派推理小说史上无人企及的经典。该书推理和情感并重,悬疑和情愫交织,开启了社会派推理新篇章。

    名人推荐

    一部精彩至极的小说。他的语言驾驭能力无人能比,从他笔端诞生的文字你能体会出别样的味道。
    ——阿刀田高
    无论是主人公,还是其他角色,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深深吸引着读者。它的描写,它的对白,无可挑剔。
    ——井沢元彦
    能轻松驾驭弥漫通篇的黯淡格调,这种能力不可小觑。
    ——北方谦三
    他一直专注于小说故事情节的设置上,结局意外而巧妙,引人入胜。
    ——高桥克彦
    他的对白描写精彩绝伦,藤原先生真是一位写作水平卓越的作家。很少能有人超越于他。
    ——西木正明

    媒体推荐

    一部精彩至极的小说。他的语言驾驭能力无人能比,从他笔端诞生的文字你能体会出别样的味道。
    ——阿刀田高
    无论是主人公,还是其他角色,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深深吸引着读者。它的描写,它的对白,无可挑剔。
    ——井沢元彦
    能轻松驾驭弥漫通篇的黯淡格调,这种能力不可小觑。
    ——北方谦三
    他一直专注于小说故事情节的设置上,结局意外而巧妙,引人入胜。
    ——高桥克彦
    他的对白描写精彩绝伦,藤原先生真是一位写作水平卓越的作家。很少能有人超越于他。
    ——西木正明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藤原伊织 译者:吴晓玲

    藤原伊织(1948—2007),日本冷硬推理小说的杰出作家。东京大学法文系毕业后,进八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工作,并兼职写作。初期撰写的文学作品《腊肠犬的偏斜》获得第九届“昴”文学奖;1995年首次创作推理小说,即凭借《恐怖分子的洋伞》同时荣获第四十一届江户川乱步奖及第一百一十四届直木奖;之后一直坚持写作,不断推出重量级作品,如《向日葵的祭典》、《天狼星之路》、《手掌上的黑暗》等。2002年公开宣布要与癌症斗争,2007年因食道癌去世,享年59岁。作为成名作,《恐怖分子的洋伞》一经问世即引起轰动,荣登日本“推理小说TOP10”第一名,累计销量突破数百万册,创造了日本战后文学的销量奇迹。藤原伊织的作品也深受中国读者的喜欢,高超的谜团设计仅是其一,感人的情节、悲悯的情怀也是读者喜欢他的理由。

    序言

    赌债引发的直木奖
    边城不浪
    一九九五年,一个陌生的名字进入推理小说迷的视野。这个人的首部长篇小说《恐怖分子的洋伞》以全票之姿勇夺第四十一届江户川乱步奖,之后创纪录地拿下第一百一十四届直木奖,成为日本史上第一部同时夺得江户川乱步奖和直木奖的作品。在两大奖项的加持下,《恐怖分子的洋伞》在日本热销数百万册,并在当年的各大推理排行榜上攻城拔寨,成为那一年推理文坛最受瞩目的大热作品。创造这个奇迹的作家便是藤原伊织。
    藤原伊织,194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高中毕业后考入东京大学,就读于文学部法文系。这段时间正是左翼运动在全球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而日本学生运动“全共斗”也不遑多让,其激进决绝姿态让全世界震惊。藤原作为一生的“体制反抗者”,卷进了大学斗争,还在著名的安田礼堂攻防战里受到袭击。这段历史,我们可以在《恐怖分子的洋伞》里看到。
    毕业后,藤原伊织选择进入日本最大的广告集团电通公司任职,成为一名标准的上班族。在此期间,藤原开始创作小说。一九八五年,他以充满寓言性质的短篇小说《腊肠犬的偏斜》获得第九届“昴”文学奖,这是日本纯文学界颇有影响力的一个奖项。不仅如此,在发表《恐怖分子的洋伞》前的十年蛰伏期里,他创作的十篇短篇小说,就有九篇入围各类奖项,最终五篇顺利获奖。得奖命中率可谓极高。
    毋庸讳言,一九九五年发表的《恐怖分子的洋伞》是藤原伊织创作过程里最重要的作品,他不仅靠这部作品披荆斩棘成为畅销作家,更因此转变原有的纯文学创作路线,选择了冷硬派推理小说家作为自己的终身志业。但很少有人能想到,这部作品的由来竟然是因为一笔赌债。
    藤原酷爱麻将、赛马以及一切赌博,经常与专业赌徒对赌。用藤原伊织自己的话来说,他最大的兴趣和特长就是“用麻将和股票败家”。因为嗜赌,藤原虽然收入不菲,仍然欠了一屁股债,甚至为了还赌债变卖了位于川崎的公寓,落得租房度日。
    有一日,美国电通的同事接到藤原的电话:“我欠了一千万日元,如果十月之前不还的话会被杀。听说江户川乱步奖的奖金就是一千万日元……”在电话里藤原问了同事纽约的地理情况,他以此取材创作了《恐怖分子的洋伞》。
    藤原就是有这个惊人的自信,只要他投稿,就能顺利得奖,然后利用这笔奖金还债。
    他果然成功了。一九九五年的乱步奖本是公认水准较高的一届,有二百九十一部作品参赛,最终选出的五部候补作里有三位作者曾经得过各种新人奖,其中包括另一位后来夺得江赏的出色作家野泽尚。而藤原初次出手,便刷新了乱步奖史上的三项纪录:超越第十九届得奖作品《阿基米德借刀杀人》,成为史上最畅销的乱步奖作品;史上唯一一部夺得推理小说入门奖项乱步奖后继续夺得通俗文坛重镇直木奖的作品;史上首次乱步奖预选、决选两个阶段十位评委满场一致给予A级评级的作品。
    我曾多次阅读《恐怖分子的洋伞》,屡屡惊叹于这本书的成就。这里有鲜明生动的人物,波澜起伏的故事,堪称意外的结局,富有诗意和美感的文体,对青春逝去的追忆和叹息,以及常常是在武侠小说中才能看到的东方式的爱情、友情和一丝淡淡的浪子情怀。透过一个落魄中年男人的喃喃自语,他的眼睛,他的视角,无不传达出奇妙的诗意。藤原不使用任何滥情的语言,但其组合却自有一种绵密交织、挥洒自如的魔力。值得一提的是,小说的对话也处理得非常出色,洋溢着一股优雅内敛的西洋风幽默感。在我的推理小说阅读体验中,还没几次碰到过如此神完气足的作品。
    上天并没有给这位作家太长的创作时间。二00五年,藤原伊织罹患食道癌,并于二00七年五月去世,享年五十九岁。从《恐怖分子的洋伞》获奖以来,仅仅过了十二年,藤原如流星划过夜空,日本冷硬文坛失去了扛鼎旗手。
    终其一生,藤原伊织仅留下六部长篇小说和四部短篇小说集,无一粗制滥造之作,可谓名副其实爱惜羽毛的寡作作家。

    文摘

    版权页:



    我摇了摇头。难道有人会被他劝说,进而悔悟,进入信仰之门吗?也许有。在新宿这个地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感到不可思议,即使是上帝都不会觉得不可思议。我继续喝酒,终于让自己的手安稳下来,不再颤抖。我翻了个身,仰躺在草坪上。天空中飘忽着几缕细细的云丝,阳光依然灿烂,柔和地洒向大地。四周高楼林立。这里是东京都的中央公园,阳光充足,真是个适合饮酒的神奇之地。
    听到声响的时候,我正昏昏欲睡。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我的身体开始震动,接着就听到了尖叫声,好像也有人朝我说话。我站了起来,我知道那个沉甸甸地冲击着我的腹部的声音是什么。
    那是炸弹爆炸的声音。
    从烟雾升腾的方向跑来许多人,他们都在大喊大叫,但我听不清他们在叫喊什么。两个中年妇女尖叫着从我身边挤过去。一群老人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我却不知不觉地向这些人奔跑的反方向跑去。新宿警察署就在附近。我估摸了一下时间,我有一分半钟的时间,再没有更多的时间了。我走到公园中央的喷泉广场,喷泉广场所在的地势比较低,广场左边正在施工的地铁工地的围障和顶棚被爆炸冲击波掀开,整个广场一览无遗。
    广场上人倒了一片。右边的混凝土假山上有一道人工瀑布,瀑布下面的水池塌陷了一块,黑糊糊的污水从塌陷的地方呈扇形放射状向外流淌。周围除了人以外,还有一些凌乱不堪的东西。那些东西曾经也是人体的一部分,是失去了原形的人体,是肉和血。当我走下石阶时,一个断树枝样的东西闯入我的视野,开始我并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因为它不自然地弯曲着,我没能分辨出来。其实那是一只胳膊,从肩膀断下来的胳膊,精心修饰过的指甲上涂着暗红色的指甲油。在石阶下面,一个男子坐在地上,像做祈祷一样抱着肚子。一个软软的东西从他的胳膊上垂下来,泛着光泽,那是流出来的肠子。这些情景突如其来地闯入我的视野。呻吟的声音就像低音重奏一样笼罩着广场,时不时地还混杂着绝望的叫声。
    我向爆炸中心走去,我要去找一个人。我在心中祈祷,希望她不在这个公园里。那是几分钟前的事了?不,几小时了吧。这时,我看到有个人从广场向对面的石阶走去,他应该没有在爆炸中受伤!难道有人和我一样也对这种惨状感兴趣?周围到处散落着死者的残缺尸骸,有失去四肢的残躯,被炸走形的脑袋连在上面;有一只露出骨头的脚还有动静,不知什么人的胳膊滑稽般地压在那只脚上,但那胳膊已经被烧焦了,变得黑糊糊的,而且血迹斑斑。我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看到了这些景象。附近有已经停止呼吸的人,也有奄奄一息的人,在尚未散尽的硝烟中,我从他们中间走过。有几条血流像蛇一样蜿蜒前伸,我跨过这些血流继续前行。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不是我熟悉的那种酸臭味道,这种臭味里夹杂着血腥味。离爆炸中心不远,面向车站的一侧也传来呻吟声。阳光依旧灿烂地洒向那里,但现在的世界和刚才的那个世界已完全不同。它在一瞬间变得疯狂。不,也许从开始就是疯狂的。被唤起的陈旧记忆又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就像从沼泽底部泛起的泡泡般升起。我试图将它们从脑海中清除。
    我一边走,一边计算着爆炸声之后过去的时间,大概也就一分钟吧,仍然在容许的范围之内。当我开始绝望的时候,一件红色的大衣跳入我的眼帘。广场的对面,在围绕着混凝土围墙的树丛下,那个擅长拉小提琴的女孩躺在那里。她已经昏迷,脸色发青,鲜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不过,她的伤痕好像并不是爆炸直接造成的,而是被冲击波击昏后撞伤的。在距离爆炸中心不远的地方,这已经算是奇迹。我想,大概是因为她身材不高,混凝土围墙救了她。不知道她的内脏有没有受到损伤,我把手贴近她的脖颈试了试,脉搏还没有乱。“月亮女神在你的身边降临了!”我口中念念有词地把她抱起来,走上附近的石阶。
    一个身穿黑西装,戴墨镜的男人从我面前闪过。难道是发现我看到他了?他的背影迅速闪过,在树丛中消失。他也许就是我刚才注意到的那个登上石阶的男人。我没有时间理会这些,警笛声隐隐地传来,我首先要考虑的是赶紧脱身。我环顾四周,刚才向我打招呼的棕发青年正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口水涟涟。我在他脸上拍了一巴掌。
    “你没什么事吧?”
    “啊,唉呀!”他的眼睛渐渐聚焦,然后总算发现了身旁的我,“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打断他的话说:“你不会有什么事的,只是受了点惊吓。也许这个孩子也能得救。”
    “哦?”
    “这个女孩一定会得救的。我把她交给你,不过不是让你祈求上帝来保佑她,等一会救护车来时,请你把她第一个送上去。”
    “为什么让我……”
    我又在他的脸上拍了一巴掌。
    “你给我听好,如果这个孩子发生不幸,我就杀了你!你最好记牢,我说到做到。”
    “我……”
    我没等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走过天桥的时候,我与两个身穿警服的警官擦肩而过。他们和我打招呼,但我没听清他们讲的是什么。这时,警笛声越来越响。我指了指身后公园的方向,他们点了点头,向那里跑去。东京都政府周围聚集着成群的围观者,警车一辆接一辆地开来,包围了公园,警官们纷纷穿过路旁饭店下面的过街天桥。在公园正门入口附近,有几辆汽车被炸坏了。几名警官从车站方向向这里走来,估计全新宿的警察都在朝这里赶来。等到他们全部从我面前经过之后我才大喘一口气。刚才都不敢呼吸了。当我离开公园时,我想到一件事,那个年轻的传教士肯定会把我的事告诉某个警官。我的威士忌酒瓶和酒杯忘在了那里,上面有我留下的指纹。那些指纹,就像踏在未干的混凝土上的足迹一样清晰,与警方保存的指纹档案比对之后,弄清楚是我的指纹,大概用不了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