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卷2):恐怖王子[平装]
  • 共4个商家     18.24元~38.40
  • 作者:格里格?凯斯(GregKeyes)(作者),欧凌(译者),朱佳文(译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1840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恐怖王子》堪比中土世界的优美场景,如同一幅画卷般徐徐展开。作者妙笔生花,塑造出了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完整架空世界。世界排名前十的奇幻小说,“最好的最坏的奇幻”评选推荐小说,全球读者过千万次。与同类书的区别:与市面上的大多数的奇幻类书籍相比,本书采用了比较少见的pov写作手法,能让读者从不同角色的视点去观察整个世界的真相和全貌。《恐怖王子》与同样采用这一手法的《冰与火之歌》系列相比,作者在构思布局上又显得更为扎实绵密,避免了让读者因为视点的切换而产生剧情跳跃和突兀的感觉。另外,安妮公主的成长也是本系列图书的看点所在,这种以女性为故事核心的写法有颇有些罗伯特?乔丹式女权意识。也为本书添加了一抹巾帼不让须眉的亮色。

    名人推荐

    “奇妙的故事...从头到尾充满了悬念和刺激。”
    ——特瑞?布鲁克斯(《纽约时报》畅销榜作家,“沙拉娜”系列作者)
    “天啊,这个男人竟能这样运用语言。格雷戈?凯耶斯创造出了真实的人物形象,并且在旧式经典奇幻的基础上加入异常巧妙的手法...令我不忍释卷。”
    ——凯瑟琳?克鲁兹(《纽约时报》畅销榜作家,“德利尼”系列作者)
    “尽管难免会被人和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相比,但本书出色的世界架构加上黑暗而充满力度的格调,会让马丁的粉丝同样成为凯耶斯的拥护者。”
    ——全球最大售书网站亚马逊
    这是一部优秀的幻想小说,有着如恒河沙数般的漫长战争,一段浪漫的伟大爱情,其间那些非凡的奇迹更是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幻想的魅力,是的,它不仅拥有着激烈的厮杀,宏伟壮阔的战争,尔虞我诈的政治手腕,同时充满着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奇迹。
    ——《奇幻科幻小说杂志》
    “一本正统奇幻小说通常要花些时间才能吸引我,可凯斯从第一页起就紧紧抓住了我的心。”
    ——查尔斯?德?林特
    “黑暗的故事,文笔精妙,引人入胜。”——《守护者》报

    “鲜活的人物和远超同类作品的曲折情节。”——《SFX》杂志
    “自乔治?R?R?马丁后最伟大的奇幻系列作品”——《Time Out》杂志
    “深厚的情感,有序的节奏和对那些永恒主题的巧妙安排……为读者们献上了一场思维的盛宴。”——《出版人周刊》

    媒体推荐

    一本正统奇幻小说通常要花些时间才能吸引我,可凯耶从第一页起就紧紧抓住了我的心。 ——查尔斯·德·林特 黑暗的故事,文笔精妙,引入入胜。 ——《守护者》报 鲜活的人物和远超同类作品的曲折情节。 ——《SFX》杂志、 自乔治R·R·马丁后最伟大的奇幻系列作品。 ——《Time Out》杂志 深厚的情感,有序的节奏和对那些永恒主题的巧妙安排……为读者们献上了一场思维的盛宴。 ——《出版人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格里格?凯斯(Greg Keyes) 译者:欧凌 朱佳文

    格里格?凯斯(Greg Keyes),1963年出生于美国密西西比州,是科幻奇幻界的中坚派作家。同时在乔治亚大学从事人类学研究,于神话、传说、历史、宗教祭祀、语言等领域极有造诣。作品有《非理性时代》系列,《星球大战》系列,《荆棘与白骨的王国》系列等。

    目录

    序章
    第一部 阴影七日
    第一章 暗夜
    第二章 泽斯匹诺
    第三章 作曲家
    第四章 护法大人
    第五章 沙恩林女巫
    第六章 灰烬之眼
    第七章 暴露
    第八章 罗勒水妖
    第九章 求婚
    第十章 欧斯佩罗

    第二部 新相知
    第一章 骑士比武
    第二章 重归林间
    第三章 梅丽
    第四章 伯爵夫人的访客
    第五章 尤天尸
    第六章 阿图摩的猎犬
    第七章 安波芮
    第八章 信任
    第九章 生或死
    第十章 背叛

    第三部 陌生的关系
    第一章 刺客
    第二章 菲德棋戏
    第三章 莉希娅
    第四章 第三位翡思
    第五章 艾丽思?贝利
    第六章 《关于变成死人之类多种事物的观察报告》
    第七章 舞会上
    第八章 斯宛美
    第九章 风与海
    第十章 运河

    第四部 道标
    第一章 友谊
    第二章 瞎子、聋子和黑暗
    第三章 剑士,祭司与君王
    第四章 边境之地
    第五章 鄱堤港
    第六章 归来
    第七章 更换赞助人
    第八章 尼柯沃
    第九章 姐妹会
    第十章 序曲
    第十一章 罗德里克

    第五部 和弦
    第一章 岭间之歌
    第二章 交汇
    第三章 仪式
    第四章 赫乌伯?赫乌刻
    第五章 烛光园
    第六章 俞尔
    终章 瑞沙卡拉图姆
    致谢
    附图

    文摘

    序章
    森林语化万千
    彻耳倾听,切勿作答
    ——古谚,给孩童以警告

    “有声音,”马丁压低嗓音,并勒住他的斑点灰牡马。“并非自然之声。”这个修道士略显强悍的蓝眼光芒闪烁,似乎像要在御林里这些参天铁橡与怪石峭壁之间燃烧起来一般。易霍克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血红的法衣下一条条紧绷的肌肉。
    “毫无疑问,”奥内爵士快活的语音响起,“这森林就跟个恋爱中的半疯女人一样唠唠叨叨。”
    但不管奥内的语调如何,在转与易霍克交谈时他黑色的眼睛相当严肃。而易霍克也十分惊讶于这位老人的脸——温和而消瘦,眼角堆着五十年来的笑纹。怎么看都与他勇猛骑士的名声毫不沾边。
    “你觉得呢,小家伙?”奥内问。
    “就我所见,”易霍克开口道,“马丁修士甚至能听到一座山后面蛇的呼吸。我没有那样的耳朵,现在能听到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阁下,这事本身就很奇怪,应该有更多的鸟叫声才对。”
    “去你的鸟蛋蛋儿,”奥内嘲弄道,“你什么意思?现在就有一只,聒噪得我都听不见自己说话了。”
    “是的,阁下,”易霍克回答,“但那是一个异特查卡壳,而且它们——”
    “用国王的语言,孩子,阿尔曼语也成。”一个菜青色面庞的阴沉男子突然插嘴道。他穿着与马丁相同颜色的法衣。“不要用你的蛮话来糊弄我们。”
    那是高芮尔,五位随行修士之一。他的脸像极了被风干的苹果剖面。
    易霍克并不太喜欢这个高芮尔。
    “注意点儿态度,高芮尔修士,”奥内爵士温和道,“是我在跟我们的小向导说话,不是你。”
    高芮尔对此非难显然着恼了,但他并未反驳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小家伙?”
    “你们好像称它们为乌啄木鸟,”易霍克回答,“没什么能吓得住它们。”
    “哦,”奥内眉头一皱,“那我们就安静点儿,让马丁修士可以听得更仔细。”
    易霍克依言而行,也尖起耳朵凝神细听,却感觉到森林的静谧里透露出一种陌生的寒意。这委实奇怪。
    这些日子也很奇怪。就在两周前,天空升起了一枚紫色弦月,那是极为可怕的某种征兆。还有一阵怪异的号角之声随风飘荡,不光是易霍克的村子,任何地方都能听得见。年老的女先哲唠叨着世界末日的来临,而有关于徜徉在御林里的怪兽的谣言也日胜一日被传得沸沸扬扬。
    这些人来自西方。一位身上铠甲闪闪发光的教会骑士,另五位受圣满瑞斯管制的修道士——也都是战士。他们四天前来到易霍克的村子说需要一个当地向导。村里的年长者指派易霍克去,尽管他还没过完他的第十七个夏天,但村里实在没有谁比他更有打猎与追踪的才华了。他对此很是兴奋,因为他们村子地处仙兔山附近,外地人实属罕见,而且他也希望能借此知道一些外地的新鲜事。
    他没有失望。奥内?德?罗英威利爵士很喜欢谈他的那些冒险的经历,似乎他已经走遍了世界各地。修道士们较为安静——除了高芮尔,他口不择言且神色惊恐——还有马丁,话语唐突,但心地不错。如果要他简洁地讲他的训练和人生,大概他所说的总是一个词,有趣。
    但易霍克有一件事不明白——他们到底要找寻什么。有时他觉得似乎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奥内爵士取下他的圆锥形头盔,夹在一只胳膊里。在他拍拍他的那匹战马脖子想使其镇静下来时,一缕游离的阳光从他的钢铁胸甲上折射回来。他扭头看了看马丁。
    “兄弟,”他问,“圣者在跟你说什么悄悄话?”
    “没有圣者,我想。”马丁说,“是悉悉索索之声,许多人在草木上移动,但听起来像狗在喘气,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奇怪的声响。”他转向易霍克。“这些地域里所居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易霍克考虑了一下。“达石皮族人的村落散布在这些山野之间。最近的是阿骨冬村,就在这谷上。”
    “他们是不是战士?”马丁问。
    “不是。跟我们一样大抵都是些农夫和猎人。”
    “声响离得很近?”奥内问。
    “不,”马丁回答。
    “很好。那我们就去拜访一下这个村子,听听当地人怎么说。”


    “对,还有那些栅栏,”奥内说,“护法大人是对的。这里有了变故。起先是瑟夫莱离开森林远走他乡,现在是这些部落的族人。”他摇摇头。“上马,我们继续前行。恐怕我们的任务已迫在眉睫。”
    他们急速穿越这片高地,把最大的那片铁橡林抛在身后,进入一片胡桃枫香林。
    四周仍是那种怪诞的静穆,马匹也显得焦躁不安。马丁修士眉头拧得不深,但似乎已经化作了永恒。
    “跟上来,小伙子,”奥内回头叫道。易霍克顺从地驱马上前,直至他的那匹暗褐色母马与爵士的战马并肩而行。
    “奥内阁下?”
    “唔。你现在是不是想听剩下的那些故事?”
    “是的,阁下。我很想听。”
    “好,你记得我说到我在一条船上吗?”
    “记得,阁下。在迎灾号上。”
    “没错。在瑞斯馗我们冲出了重围,那些剩下的酒坤海盗四下逃窜。迎灾号被毁得很厉害,但在瑞斯馗有很多船,而且在修缮上物资并不缺乏,天气也不错。所以我们认定可以到达寇盆维。可是来了一阵暴风,我们受圣赖尔的眷顾被送去一座陌生的小岛,大概是靠近大悲的某个岛。我们坐上长艇划呀划,上岸后给圣赖尔与圣维闰特做了一次祭礼,接着又派人去查看是否有当地居民。”
    “有吗?”
    “算有吧。那些逃离的海盗有一半都在那岛的避风岸上扎营。”
    “噢。那肯定有麻烦了。”
    “的确。我们的船已经坏得不成样子,离开已经不可能,而且船身太大也没法藏起来。在被发现之前我们根本没有时间。”
    “那怎么办?”
    “我径直走向他们的营地,向海盗头儿挑战作一次公平的决斗。”
    “他接受了?”
    “他不得不接受。作为海盗首领,必须表现得很勇敢,否则他的手下不会再跟他。如果他拒绝了我的挑战,第二天他说不定得跟他自己的人斗上十次。为了帮他永久消除那些麻烦,我杀了他。”
    “那后来呢?”
    “我跟坐第二把交椅的人挑战,然后是第三把交椅,如此继续下去。”
    易霍克咧嘴一笑:“你把他们都杀了?”
    “没有。在我决斗时,我的人抢了他们的一艘船开走了。”
    “扔下你?”
    “对。是我命令他们那样做的。”
    “那后来怎样?”
    “当海盗发觉后,便抓了我作俘虏,当然决斗也就结束了。他们确信教会会来赎我,所以待我相当不错。”
    “教会来赎你了吗?”
    “可能来过——我没能等到那个时候。后来有个逃走的机会,我没放过。”
    “告诉我怎么做到的,”易霍克请求道。
    爵士点点头。“下次吧,小家伙。该你告诉我了——你在这里长大,村里的年长者跟你说过很多故事,有关绿鳞兽,褐尾怪——那些传说中的怪兽,千年以来无人见过,现在却忽然间冒得到处都是。你是怎么认为的,我的易霍克小家伙?你信那些传言吗?”
    易霍克仔细地考虑了一番他的措辞:“我见过一些奇怪的足迹,气味也很怪异。我表哥欧维尔说他看见一只像狮子的怪兽,但身上有鳞片,还长着一个老鹰似的头。欧维尔没撒谎,他不喜欢吓唬人,也不会看走眼。”
    “那你是相信这些传说了?”
    “是的。”
    “这些怪兽来自哪里?”
    “据说它们一直在沉睡——就跟黑熊在冬天冬眠一样,或者说像蝉,在土壤里睡上十七年才破壳而出。”
    “你为何相信它们现在苏醒了?”
    易霍克再次踌躇。
    “别这样,我的小家伙,”爵士柔声道,“我知道你们年长者对此守口如瓶,是怕被当作异端吧。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你们根本用不着担心,我对你们没有威胁。圣者的神秘总是围绕在我们四周,没有教会的指引,人们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但你住在这里——你知道那些我不知道的事。还有传说,远古的歌谣。”
    “是,”易霍克有些不乐。他瞥了瞥高芮尔,不知他是否也有超出常人的听力。
    奥内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这次远征,我是头儿,”他仍旧柔声道,“我以一个爵士的名义说话,你所说的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伤害。好了——年老的女先哲们说什么了?为何一直平静的旷野里有邪恶的事物猖獗起来?”
    易霍克咬了咬嘴唇。“她们说‘苔藓王苏醒了’。她们说他苏醒在紫色弦月出现之时,就跟远古预言里的一样。那些生物是他的仆人。”
    “跟我讲讲他吧,这个苔藓王。”
    “呃……那只是陈旧的传说罢了,奥内阁下。”
    “没关系,跟我讲。”
    “她们说,在体形上他和人差不多,但构成的材料是森林。他的头顶跟麋鹿一样长着角。”易霍克看爵士的目光中毫无掩饰。“她们说他早就在这里了,早于圣者,早于任何他类,在世上仅只有森林覆盖整片大地时他就存在了。”
    奥内点点头,像是早已知道一般。“可他为什么要苏醒?”他问,“预言里说他将要做什么?”
    “这是他的森林,”易霍克说,“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不过预言里说他苏醒后,森林会报复那些对森林作恶的人。”他移开视线。“这也就是瑟夫莱出走的原因。他们害怕他会杀死所有人。”
    “那你害怕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打住话头,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继续。”
    “我有个叔叔,病患缠上了他。就表面几乎见不到什么——没有疼痛没有伤口,也没有发烧的迹象——但他却日益变得倦怠,皮肤变得灰白,甚至连目光也迟钝了。他死得很慢,一直拖到他都能嗅到自己体内死亡的气息时才咽气。”
    “听到这些很抱歉。”
    易霍克耸耸肩:“森林——也在那样死去,我想。”
    “你怎么知道?”
    “我可以嗅得出来。”
    “啊。”爵士似乎陷入了沉思,于是所有人都默默无语地走着。
    “这个苔藓王,”奥内爵士最后开口道,“你有没有听人叫过他荆棘王?”
    “那是奥斯特人对他的称呼,奥内阁下。”
    奥内叹口气,像瞬间苍老了许多似的。“我也那样想。”
    “你们要找的就是他吗,阁下?就是荆棘王?”
    “对。”
    “那——”
    但他的话被马丁突然打断。“奥内阁下?”这位修道士的脸看起来相当严峻。
    “怎么了,马丁修士?”
    “我又听到那些声音了。”
    “在哪里?”
    “四面八方都有,而且越来越近。”
    “是什么,马丁?你能告诉我我们要面临的是什么?是荆棘王的奴才们?”
    “我不知道,奥内阁下。我只知道我们被包围了。”
    “易霍克,你还有什么要跟我们说的吗?”
    “没了,阁下。我什么都没听见。”
    但很快他就听见了。周遭所有的树木都在呻吟,宛若一个个复生的生灵。易霍克感觉森林似乎在缩紧,树与树之间靠得越来越近,连接成诺大的一整片。马匹开始焦虑地嘶鸣,甚至连奥内的战马亚耳斯也不例外。
    “伙计们各就各位!”奥内爵士低声传令道。
    易霍克朝树林看了一眼又一眼。它们此刻如野兽般在牢骚在咆哮,在咕哝在幽咽;但模样却像极了兽毛还未褪尽的赤裸的男男女女。
    奥内爵士举起他的重枪催促马儿小跑起来,其他成员也紧随其后。隐隐约约地,易霍克似乎见到前方有谁正驻足以待。
    走得越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厉害。对方共有七人,一些男人,一些女人,浑身伤痕累累,且上下毫无衣物遮掩——除了其中之一。此人站立于正前方,一张狮皮斜着裹住单肩,头上伸出许多茸角。
    “苔藓王!”易霍克气喘吁吁,连自己的膝盖是否还扣在马上都不甚清楚。
    “不,”马丁说,“这是个人。那些茸角只是他头饰的一部分。”
    易霍克尽力控制住自己膨胀的恐惧,结果发现马丁是对的。但可惜的是,此种发现毫无意义。苔藓王会巫术,他可以化作任何形式。
    “你肯定?”奥内问马丁,心中存着跟易霍克相同的疑惑。
    “他有人的气息。”马丁说。
    “到处都是人,”高芮尔嘀咕着,他的头转来转去,凝视那些森林的暗处。易霍克则注意到另三个修道士围作一个小半圆,手中弓箭已经上弦。
    马丁驱马来到易霍克身边,低声道:“紧跟着我。”
    “易霍克,我的小伙子,”奥内说,“他们会不会是那些村民?”
    易霍克细看了一下站在茸角人旁的男女。他们的目光很古怪,游离而无所定,如醉酒一般恍恍忽忽。他们的头发毫无光泽,乱作一团。
    “差不离吧,”他回答,“样子很像,不过也难说。”
    奥内爵士点点头,在离对方十码之遥处站定。霎时,便静寂下来,易霍克甚至可以听见微风吹过那些高处枝桠的声音。
    “我是奥内?德?罗英威利爵士,”他的声音清晰而通透,“肩负着教会的一项神圣使命。请问尊上如何称呼?”
    鹿角人露齿一笑,举起自己的拳头,好让他们看见被捏在手里且不断搅腾的蛇。
    “看他们的眼睛,”高芮尔抽出剑来,语音可怖,“他们都疯了!”
    “别轻举妄动,”奥内说。他的手轻抚在矛柄之上,身躯前倾。“此答复实在高妙,”爵士提高声音,“比什么称呼什么问候都高妙得多啊。我毫不怀疑戴着鹿茸帽的您的睿智,所以您就逗逗蛇来招呼我们。实在漂亮极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最为卓绝的答复。我怀着迫不及待地心情等待您的下一句话。”
    但鹿角人只眨了眨眼,仿佛奥内的话都是些稍纵即逝的雨点。
    “你简直毫无知觉!难道不是?”奥内问。这次鹿角人扭头朝上,冲着天空嚎叫。
    三张弓也一同嗡嗡作响。易霍克被惊得一哆嗦,随后看到三位修士正朝森林开火。那些飘荡在树木之间裸露或半裸的影子瞬时增加了许多。易霍克见到其中一个落了下来,她的脖子上插着一支箭。她很漂亮,或者说曾经很漂亮。此刻蜷在地上如一只受伤痉挛的鹿。
    “我们左右夹击,高芮尔修士。”奥内说完,平举手中长矛,对准逼近的那群人。他们也同样没有武器,羸弱得似乎连一个甲衣骑士的一瞥都承受不住。但其中一个女人却冲过来撞上了长矛。力道如此之强,以至于矛尖都刺穿了她的脊背。但她仍张牙舞爪要扑过来,浑然不把穿透自己的武器当一回事。
    奥内诅咒了一句,随即抽出他的腰刀,砍向第一个朝他跳过来的男人,接着又砍倒一个。但同时却有更多的疯子从林中蜂拥而出。易霍克瞧着三位修道士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攻击着,虽然他们发出的大部分箭都落了空,但道路两旁很快便尸积如山。
    马丁,高芮尔和奥内爵士手持武器替代了弓箭手们的位置,好让他们有足够的空间用以开火。易霍克被围在了正中。他终于也拿出自己的弓,并上好一支箭,但眼前一片拥挤不堪,实在不知射向哪里为好。
    对方人数简直数不胜数,但全都手无寸铁。
    但其中某个谁似乎记起了扔石头的法子,于是状况很快便有了变化。第一块石头撞上奥内爵士的头盔,没任何损伤,但霎时间就有了另外的千万块如冰雹般砸将过来。其时,某种无言的圣歌或哀悼在他们之中响起,仿佛夜鹰或高或低的鸣叫。
    艾尔维修士被一块石头击中前额,创口处鲜血喷涌而出。他举起一只手去擦眼睛,但不意却被一个大汉拖入了狂暴的海洋。
    易霍克从未见过海洋,理所当然的事,但他可以通过奥内爵士那些生动的描述想象得出——就像一个大湖,但水却在浮浮沉沉。而艾尔维就正如溺亡在那种水里的人一般。他挣扎着冲出波浪,但又被另一个浪头打落。而后再次出现,但离得极为遥远,而且浑身鲜血淋漓。易霍克想他可能已经损失了一只眼睛。
    在最后一次挣扎之后——艾尔维消失了。
    与此同时,其他修道士与奥内爵士仍在继续屠戮,但各处尸积遍地,马匹们已经被困得无法移动。高芮尔是第二个殒命之人,被拖走并撕成碎片。
    “他们想湮没我们!”奥内大声叫道,“我们必须冲出重围。”他命亚耳斯首当其冲,挥刀砍掉那些来拽他和马匹的手臂。易霍克的小马尖叫着腾越起来,于是霎时便有人用污秽粗糙的手抓住他的腿。他呼叫了一声,接着扔掉弓,拔出匕首,看也不看便刺下来。那人对此无动于衷,又来拽他的手臂,力气大得惊人。
    忽然马丁在他身旁出现,攻击者的头颅被砍,掉在地上蹦了几下。易霍克魂不附体地目睹着这一切。
    他一扭头刚好看到奥内爵士落难。三个男人贴近他持刀的手臂,有两人已开始拖拽。在被拽离马鞍之时,他苦闷地呼叫了一声。修道士们赶忙上前,速度极快。
    但还是未能及时救出奥内。一块石头击中易霍克的肩膀,另几块砸中了马丁。他头部受伤,身子晃了晃,但即刻又坐稳了马鞍。
    “跟着我,”马丁对易霍克说,“别畏首畏尾的。”
    他驱马撤离他的两位修士兄弟,跳入一条小径。易霍克头昏眼花晕晕糊糊根本没考虑过违抗这回事。马丁手中之剑快得只能见到影子,而他的决断也证明了他的睿智,这是一条攻击力最为薄弱的小径,尽头是一条宽阔的河流。
    他们跳入水中,水深及项背,于是马儿开始游起水来。好歹渡到了对岸,岸坡不算陡,马儿们上岸并不怎么吃力。
    但回头的一瞥仍让人胆寒,攻击者们已经追了上来。
    马丁靠拢来拍拍易霍克的肩膀:“这个消息必须传达给护法大人。你知道吗,就是赫斯匹罗大护法,在伊斯冷。这件事得拜托你了,你必须发誓一定做到。”
    “伊斯冷?我去不了伊斯冷!太远了!我都不知路该怎么走。”
    “你必须做到!必须,易霍克!就当是我的临终遗言吧。”此刻有几个追随者已跳入河中,笨拙地游起来。
    “别离开我!”易霍克拼命央求道,“没有你我做不到。”
    “我尽可能跟着你,但我得牵制住他们。你必须竭尽所能纵马飞奔。这个拿着。”他取出自己的腰袋塞进易霍克手中,“里面有些硬币,不太多,省着点儿用。还有一封秘函,你可凭此见到护法大人。告诉他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好了快走!”
    此刻他不得不转身去对付第一个已经上岸的疯子。他挥剑砍向来者的头颅,跟切瓜似的。而后转换步伐,准备迎接第二个。
    “走!”他头也不回地大叫道,“否则我们都会徒然丧命。”
    这时有什么忽然触动了易霍克,他猛踢马腹,狂奔起来,直到那匹小母马精疲力竭步履蹒跚。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停下来,任由它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他的胸口开始作痛,天上星星也出来透气了。
    他一直朝西走,他只知道伊斯冷在西方。


    “没多少可以看的啊。”半小时后奥内在到达阿骨冬村时如是说。
    易霍克也这么认为,阿骨冬跟他自己的村子没什么两样——中间一个普通的广场和族长所住的高梁长屋,四周围着一些小木房子。
    不过他自己的村子里有匆匆忙忙来回走动的人、鸡、猪,而阿骨冬村却跟瑟夫莱的许诺一般大而空。这是最大的不同。“人呢?”奥内问道,“喂?借光,有人吗?”但没有回音,连个影子也没有。
    “看这里,”马丁说,“他们曾设法搭栅栏来着。”这点毋庸置疑,易霍克看到一些新砍的木材立在那里。还有一些散乱的圆木,倒放一旁。
    “小心,年轻人,”奥内柔声道,“我们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什么线索都找不到。没有尸体,也没有争斗的痕迹。易霍克发现一个烧焦了底子的铜壶。一定是被放在灶火上,直到干了焦了都没人管。
    “我猜他们是突然失踪的。”他对马丁说。
    “嗯,”修士回答,“他们定是走得相当匆忙,什么东西都没带走。”
    “他们在躲避着某种什么,”易霍克说,“瞧他们门扉上的那些槲寄生——是为了抵制恶魔入侵。”
    “对,还有那些栅栏,”奥内说,“护法大人是对的。这里有了变故。起先是瑟夫莱离开森林远走他乡,现在是这些部落的族人。”他摇摇头。“上马,我们继续前行。恐怕我们的任务已迫在眉睫。”
    他们急速穿越这片高地,把最大的那片铁橡林抛在身后,进入一片胡桃枫香林。
    四周仍是那种怪诞的静穆,马匹也显得焦躁不安。马丁修士眉头拧得不深,但似乎已经化作了永恒。
    “跟上来,小伙子,”奥内回头叫道。易霍克顺从地驱马上前,直至他的那匹暗褐色母马与爵士的战马并肩而行。
    “奥内阁下?”
    “唔。你现在是不是想听剩下的那些故事?”
    “是的,阁下。我很想听。”
    “好,你记得我说到我在一条船上吗?”
    “记得,阁下。在迎灾号上。”
    “没错。在瑞斯馗我们冲出了重围,那些剩下的酒坤海盗四下逃窜。迎灾号被毁得很厉害,但在瑞斯馗有很多船,而且在修缮上物资并不缺乏,天气也不错。所以我们认定可以到达寇盆维。可是来了一阵暴风,我们受圣赖尔的眷顾被送去一座陌生的小岛,大概是靠近大悲的某个岛。我们坐上长艇划呀划,上岸后给圣赖尔与圣维闰特做了一次祭礼,接着又派人去查看是否有当地居民。”
    “有吗?”
    “算有吧。那些逃离的海盗有一半都在那岛的避风岸上扎营。”
    “噢。那肯定有麻烦了。”
    “的确。我们的船已经坏得不成样子,离开已经不可能,而且船身太大也没法藏起来。在被发现之前我们根本没有时间。”
    “那怎么办?”
    “我径直走向他们的营地,向海盗头儿挑战作一次公平的决斗。”
    “他接受了?”
    “他不得不接受。作为海盗首领,必须表现得很勇敢,否则他的手下不会再跟他。如果他拒绝了我的挑战,第二天他说不定得跟他自己的人斗上十次。为了帮他永久消除那些麻烦,我杀了他。”
    “那后来呢?”
    “我跟坐第二把交椅的人挑战,然后是第三把交椅,如此继续下去。”

    易霍克咧嘴一笑:“你把他们都杀了?”
    “没有。在我决斗时,我的人抢了他们的一艘船开走了。”
    “扔下你?”
    “对。是我命令他们那样做的。”
    “那后来怎样?”
    “当海盗发觉后,便抓了我作俘虏,当然决斗也就结束了。他们确信教会会来赎我,所以待我相当不错。”
    “教会来赎你了吗?”
    “可能来过——我没能等到那个时候。后来有个逃走的机会,我没放过。”
    “告诉我怎么做到的,”易霍克请求道。
    爵士点点头。“下次吧,小家伙。该你告诉我了——你在这里长大,村里的年长者跟你说过很多故事,有关绿鳞兽,褐尾怪——那些传说中的怪兽,千年以来无人见过,现在却忽然间冒得到处都是。你是怎么认为的,我的易霍克小家伙?你信那些传言吗?”
    易霍克仔细地考虑了一番他的措辞:“我见过一些奇怪的足迹,气味也很怪异。我表哥欧维尔说他看见一只像狮子的怪兽,但身上有鳞片,还长着一个老鹰似的头。欧维尔没撒谎,他不喜欢吓唬人,也不会看走眼。”
    “那你是相信这些传说了?”
    “是的。”
    “这些怪兽来自哪里?”
    “据说它们一直在沉睡——就跟黑熊在冬天冬眠一样,或者说像蝉,在土壤里睡上十七年才破壳而出。”
    “你为何相信它们现在苏醒了?”
    易霍克再次踌躇。
    “别这样,我的小家伙,”爵士柔声道,“我知道你们年长者对此守口如瓶,是怕被当作异端吧。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你们根本用不着担心,我对你们没有威胁。圣者的神秘总是围绕在我们四周,没有教会的指引,人们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但你住在这里——你知道那些我不知道的事。还有传说,远古的歌谣。”
    “是,”易霍克有些不乐。他瞥了瞥高芮尔,不知他是否也有超出常人的听力。
    奥内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这次远征,我是头儿,”他仍旧柔声道,“我以一个爵士的名义说话,你所说的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伤害。好了——年老的女先哲们说什么了?为何一直平静的旷野里有邪恶的事物猖獗起来?”
    易霍克咬了咬嘴唇。“她们说‘苔藓王苏醒了’。她们说他苏醒在紫色弦月出现之时,就跟远古预言里的一样。那些生物是他的仆人。”
    “跟我讲讲他吧,这个苔藓王。”
    “呃……那只是陈旧的传说罢了,奥内阁下。”
    “没关系,跟我讲。”
    “她们说,在体形上他和人差不多,但构成的材料是森林。他的头顶跟麋鹿一样长着角。”易霍克看爵士的目光中毫无掩饰。“她们说他早就在这里了,早于圣者,早于任何他类,在世上仅只有森林覆盖整片大地时他就存在了。”
    奥内点点头,像是早已知道一般。“可他为什么要苏醒?”他问,“预言里说他将要做什么?”
    “这是他的森林,”易霍克说,“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不过预言里说他苏醒后,森林会报复那些对森林作恶的人。”他移开视线。“这也就是瑟夫莱出走的原因。他们害怕他会杀死所有人。”
    “那你害怕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打住话头,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继续。”
    “我有个叔叔,病患缠上了他。就表面几乎见不到什么——没有疼痛没有伤口,也没有发烧的迹象——但他却日益变得倦怠,皮肤变得灰白,甚至连目光也迟钝了。他死得很慢,一直拖到他都能嗅到自己体内死亡的气息时才咽气。”
    “听到这些很抱歉。”
    易霍克耸耸肩:“森林——也在那样死去,我想。”
    “你怎么知道?”
    “我可以嗅得出来。”
    “啊。”爵士似乎陷入了沉思,于是所有人都默默无语地走着。
    “这个苔藓王,”奥内爵士最后开口道,“你有没有听人叫过他荆棘王?”
    “那是奥斯特人对他的称呼,奥内阁下。”
    奥内叹口气,像瞬间苍老了许多似的。“我也那样想。”
    “你们要找的就是他吗,阁下?就是荆棘王?”
    “对。”
    “那——”
    但他的话被马丁突然打断。“奥内阁下?”这位修道士的脸看起来相当严峻。
    “怎么了,马丁修士?”
    “我又听到那些声音了。”
    “在哪里?”
    “四面八方都有,而且越来越近。”
    “是什么,马丁?你能告诉我我们要面临的是什么?是荆棘王的奴才们?”
    “我不知道,奥内阁下。我只知道我们被包围了。”
    “易霍克,你还有什么要跟我们说的吗?”
    “没了,阁下。我什么都没听见。”
    但很快他就听见了。周遭所有的树木都在呻吟,宛若一个个复生的生灵。易霍克感觉森林似乎在缩紧,树与树之间靠得越来越近,连接成诺大的一整片。马匹开始焦虑地嘶鸣,甚至连奥内的战马亚耳斯也不例外。
    “伙计们各就各位!”奥内爵士低声传令道。
    易霍克朝树林看了一眼又一眼。它们此刻如野兽般在牢骚在咆哮,在咕哝在幽咽;但模样却像极了兽毛还未褪尽的赤裸的男男女女。
    奥内爵士举起他的重枪催促马儿小跑起来,其他成员也紧随其后。隐隐约约地,易霍克似乎见到前方有谁正驻足以待。
    走得越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厉害。对方共有七人,一些男人,一些女人,浑身伤痕累累,且上下毫无衣物遮掩——除了其中之一。此人站立于正前方,一张狮皮斜着裹住单肩,头上伸出许多茸角。
    “苔藓王!”易霍克气喘吁吁,连自己的膝盖是否还扣在马上都不甚清楚。
    “不,”马丁说,“这是个人。那些茸角只是他头饰的一部分。”
    易霍克尽力控制住自己膨胀的恐惧,结果发现马丁是对的。但可惜的是,此种发现毫无意义。苔藓王会巫术,他可以化作任何形式。
    “你肯定?”奥内问马丁,心中存着跟易霍克相同的疑惑。
    “他有人的气息。”马丁说。
    “到处都是人,”高芮尔嘀咕着,他的头转来转去,凝视那些森林的暗处。易霍克则注意到另三个修道士围作一个小半圆,手中弓箭已经上弦。
    马丁驱马来到易霍克身边,低声道:“紧跟着我。”
    “易霍克,我的小伙子,”奥内说,“他们会不会是那些村民?”
    易霍克细看了一下站在茸角人旁的男女。他们的目光很古怪,游离而无所定,如醉酒一般恍恍忽忽。他们的头发毫无光泽,乱作一团。
    “差不离吧,”他回答,“样子很像,不过也难说。”
    奥内爵士点点头,在离对方十码之遥处站定。霎时,便静寂下来,易霍克甚至可以听见微风吹过那些高处枝桠的声音。
    “我是奥内?德?罗英威利爵士,”他的声音清晰而通透,“肩负着教会的一项神圣使命。请问尊上如何称呼?”
    鹿角人露齿一笑,举起自己的拳头,好让他们看见被捏在手里且不断搅腾的蛇。
    “看他们的眼睛,”高芮尔抽出剑来,语音可怖,“他们都疯了!”
    “别轻举妄动,”奥内说。他的手轻抚在矛柄之上,身躯前倾。“此答复实在高妙,”爵士提高声音,“比什么称呼什么问候都高妙得多啊。我毫不怀疑戴着鹿茸帽的您的睿智,所以您就逗逗蛇来招呼我们。实在漂亮极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最为卓绝的答复。我怀着迫不及待地心情等待您的下一句话。”
    但鹿角人只眨了眨眼,仿佛奥内的话都是些稍纵即逝的雨点。
    “你简直毫无知觉!难道不是?”奥内问。这次鹿角人扭头朝上,冲着天空嚎叫。
    三张弓也一同嗡嗡作响。易霍克被惊得一哆嗦,随后看到三位修士正朝森林开火。那些飘荡在树木之间裸露或半裸的影子瞬时增加了许多。易霍克见到其中一个落了下来,她的脖子上插着一支箭。她很漂亮,或者说曾经很漂亮。此刻蜷在地上如一只受伤痉挛的鹿。
    “我们左右夹击,高芮尔修士。”奥内说完,平举手中长矛,对准逼近的那群人。他们也同样没有武器,羸弱得似乎连一个甲衣骑士的一瞥都承受不住。但其中一个女人却冲过来撞上了长矛。力道如此之强,以至于矛尖都刺穿了她的脊背。但她仍张牙舞爪要扑过来,浑然不把穿透自己的武器当一回事。
    奥内诅咒了一句,随即抽出他的腰刀,砍向第一个朝他跳过来的男人,接着又砍倒一个。但同时却有更多的疯子从林中蜂拥而出。易霍克瞧着三位修道士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攻击着,虽然他们发出的大部分箭都落了空,但道路两旁很快便尸积如山。
    马丁,高芮尔和奥内爵士手持武器替代了弓箭手们的位置,好让他们有足够的空间用以开火。易霍克被围在了正中。他终于也拿出自己的弓,并上好一支箭,但眼前一片拥挤不堪,实在不知射向哪里为好。
    对方人数简直数不胜数,但全都手无寸铁。
    但其中某个谁似乎记起了扔石头的法子,于是状况很快便有了变化。第一块石头撞上奥内爵士的头盔,没任何损伤,但霎时间就有了另外的千万块如冰雹般砸将过来。其时,某种无言的圣歌或哀悼在他们之中响起,仿佛夜鹰或高或低的鸣叫。
    艾尔维修士被一块石头击中前额,创口处鲜血喷涌而出。他举起一只手去擦眼睛,但不意却被一个大汉拖入了狂暴的海洋。
    易霍克从未见过海洋,理所当然的事,但他可以通过奥内爵士那些生动的描述想象得出——就像一个大湖,但水却在浮浮沉沉。而艾尔维就正如溺亡在那种水里的人一般。他挣扎着冲出波浪,但又被另一个浪头打落。而后再次出现,但离得极为遥远,而且浑身鲜血淋漓。易霍克想他可能已经损失了一只眼睛。
    在最后一次挣扎之后——艾尔维消失了。
    与此同时,其他修道士与奥内爵士仍在继续屠戮,但各处尸积遍地,马匹们已经被困得无法移动。高芮尔是第二个殒命之人,被拖走并撕成碎片。
    “他们想湮没我们!”奥内大声叫道,“我们必须冲出重围。”他命亚耳斯首当其冲,挥刀砍掉那些来拽他和马匹的手臂。易霍克的小马尖叫着腾越起来,于是霎时便有人用污秽粗糙的手抓住他的腿。他呼叫了一声,接着扔掉弓,拔出匕首,看也不看便刺下来。那人对此无动于衷,又来拽他的手臂,力气大得惊人。
    忽然马丁在他身旁出现,攻击者的头颅被砍,掉在地上蹦了几下。易霍克魂不附体地目睹着这一切。
    他一扭头刚好看到奥内爵士落难。三个男人贴近他持刀的手臂,有两人已开始拖拽。在被拽离马鞍之时,他苦闷地呼叫了一声。修道士们赶忙上前,速度极快。
    但还是未能及时救出奥内。一块石头击中易霍克的肩膀,另几块砸中了马丁。他头部受伤,身子晃了晃,但即刻又坐稳了马鞍。
    “跟着我,”马丁对易霍克说,“别畏首畏尾的。”
    他驱马撤离他的两位修士兄弟,跳入一条小径。易霍克头昏眼花晕晕糊糊根本没考虑过违抗这回事。马丁手中之剑快得只能见到影子,而他的决断也证明了他的睿智,这是一条攻击力最为薄弱的小径,尽头是一条宽阔的河流。
    他们跳入水中,水深及项背,于是马儿开始游起水来。好歹渡到了对岸,岸坡不算陡,马儿们上岸并不怎么吃力。
    但回头的一瞥仍让人胆寒,攻击者们已经追了上来。
    马丁靠拢来拍拍易霍克的肩膀:“这个消息必须传达给护法大人。你知道吗,就是赫斯匹罗大护法,在伊斯冷。这件事得拜托你了,你必须发誓一定做到。”
    “伊斯冷?我去不了伊斯冷!太远了!我都不知路该怎么走。”
    “你必须做到!必须,易霍克!就当是我的临终遗言吧。”此刻有几个追随者已跳入河中,笨拙地游起来。
    “别离开我!”易霍克拼命央求道,“没有你我做不到。”
    “我尽可能跟着你,但我得牵制住他们。你必须竭尽所能纵马飞奔。这个拿着。”他取出自己的腰袋塞进易霍克手中,“里面有些硬币,不太多,省着点儿用。还有一封秘函,你可凭此见到护法大人。告诉他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好了快走!”
    此刻他不得不转身去对付第一个已经上岸的疯子。他挥剑砍向来者的头颅,跟切瓜似的。而后转换步伐,准备迎接第二个。
    “走!”他头也不回地大叫道,“否则我们都会徒然丧命。”
    这时有什么忽然触动了易霍克,他猛踢马腹,狂奔起来,直到那匹小母马精疲力竭步履蹒跚。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停下来,任由它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他的胸口开始作痛,天上星星也出来透气了。
    他一直朝西走,他只知道伊斯冷在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