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红尘:改革年代之浮世绘[平装]
  • 共1个商家     14.00元~14.00
  • 作者:李建生(作者)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第1版(2006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493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部省地处内陆,在改革浪潮的冲击下,省会昌洲市方方面面的人事、政事和经济关系正发生着剧烈的改变。报社记者为何被停职下岗?市委机关秀才又怎会停职反省?纺织厂下岗女工又是如何做上官的?河山特区副书记靠她的个人政绩升迁的吗……小说以白描笔法描绘人物事件,语言生动活泼,人情活灵活现,仿佛一帧改革年代的浮世绘。

    作者简介

      李建生,湖南郴州资兴市人。湖南广电集团记者、编辑。已出版各类作品四百余万字。曾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岁月如磐》、《今夜平安无事》、《红尘》长篇报告文学《山河重整》、《深山明珠》等。

    目录

    第一章
    淫窟奇遇
    任重道远
    刻骨铭心
    各有心事
    市委大秀才
    特区第一险
    重大敌情
    祸从口出
    第二章
    灾情通报会
    特别任务
    就坡下驴
    出人意外
    国有老企业
    老友重相聚
    满腹苦水
    歌厅风彩
    第三章
    聚散两依依
    女人的秘密
    洞房花烛夜
    门当户对
    六次婚变
    臭名远播
    不测风云
    祸及朋友
    特殊安排
    第四章
    区委大院
    难以开口
    男女之间
    出门靠朋友
    工作便餐
    世道无常
    瞎子的预言
    非法同居
    第五章
    各有定性
    指点迷津
    生理现象
    各有隐情
    坚固堡垒
    中部大案
    书生意气
    同是沦落人
    第六章
    患得患失
    高干家庭
    临时方案
    透明人物
    以假乱真
    暗渡陈仓
    第七章
    派发果子
    各有门道
    人在网中
    跳槽
    凡事小心
    新官上任
    第八章
    不懂行情
    大开眼界
    国家机关
    都市夜生活
    风尘奇女子
    初露峥嵘
    第九章
    油水不同
    装疯卖傻
    书记请客
    下来好放松
    小姐要做官
    拦路打劫
    长江之源
    第十章
    痛打落水狗
    人到中年
    另有重用
    家乡风味
    君子无戏言
    随机应变
    相见恨晚
    第十一章
    过坎不易
    大款请客
    诈骗犯
    另辟蹊径
    久别重逢
    改制好发财
    第十二章
    京都大公司
    一举两得
    赤身相见
    家国大事
    机会难得
    公款私宴
    酒醉心明
    第十三章
    上下联络
    于心不忍
    死打烂缠
    小钱柜
    人各有志
    退路断了
    文人经商
    第十四章
    闻所未闻
    身份变了
    独家秘方
    权宜之计
    命运弄人
    深谋远虑
    资金问题
    父女之间
    第十五章
    各有所得
    君子破戒
    暗箭难防
    亿万富翁
    难得回家
    心情郁闷
    画外诗书

    文摘

    书摘
      淫窟奇遇
      睡梦中一阵电话铃声响得急切,李林迷迷糊糊地伸过手去,拿起话筒。是报社领导的声音:“老李,昨夜加了一夜班,今天还要吵醒你。是这样的,河山特区不是发生洪灾了吗,这几天中央要来领导,辛苦你去搞点跟踪报道。”李林愣怔了一阵,急切中有点语无伦次地问:“什么时候?还有谁?”“你一个人够了。埘了,交通自己解决。要不,你到宣传部问问,他们也有人去。”
      李林放下电话,清醒清醒头脑。看看早过了上班时间,先要通了宣传部电话,被告知“其他记者已经下去几天了。”李林心里明白,大凡市里重大报道,电视台、昌洲日报,这两大媒体是必定要下去的,其他像广播电台又次之,至于像李林所在的《吕洲时政》,虽然托身市政府,却归属部门报纸。不是主流媒体,宣传部并不放在心上。所以新闻界有句顺口溜:“电视记者接一接,大报记者等一等,电台记者说一说,小报记者随你便。”——听刘方挂了电话,李林心里犯难:从市里到河山也有百米公里,一来坐火车费事,二来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栏目主编,人家都有汽车接送,自已要坐火车,面子上过不去。李林思之再__三,想起了同学单跃进——《导向》杂志总编,两个人大学同学,都足新闻同行,问问他是不是也去采访,也好搭顺风车。单跃进一听李林声音就问:“怎么样,没到河山去吗?河山遭大灾了!”李林说:“就是这个事呢!社里安排我去报道,你去不去?”单跃进在电话中一笑:“我去什么?现在我们又不归市委管了,这种事轮不到我们。”李林听了好不懊恼,正要挂断,电话中又说:“对了,你问一下江中奇看,他不是到河山了吗?看他有没有车来市里。”李林这才想起,两个月前江中奇到河山挂职扶贫去了。当下,李林要通了江中奇手机。江中奇说:“市里的记者都来了,你先到河山来,到了河山我要区里安排车。”
      折腾了一早上,还是要坐火车去,李林心里灰溜溜的。放下电话,急急忙忙收拾行装,又到报社交待了编稿的事,看看时问就到中午了,火车票还没落实,真是求人不如求己,白耽误了时间!
      到了车站,知道要剑下午六时以后才有过路车,觉得腹中空空的,就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出了乍站,来到广场。只觉得身子被人碰了一下,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来r:“先生,要休息吗?”李林回过头,看见一个女子贴上来。女子穿着紧身衣服,半敞着胸怀,肥得就像一个发浪的面团。女面团拉了李林衣袖一‘把,两只发昏的眼睛里,射出满足迷惑的目光:“走吧。不贵!”李林挣脱了被拉扯着的衣袖。听见女面团顽固地一再重复:“先牛,先休息休息吧。就在前面不远。”李林还是被女面团说服了,轻声问道:“有没有东西吃?”女面团暧昧地一笑:“有,什么都有。有吃又有玩。”看看时问还早,李林犹豫着问:“休息两个钟头多少钱?”“不多,小贵,就二十吧。要不,十块也行。”
      李林觉得心底痒痒的,做贼心虚地朝四周扫上几眼,跟在女面团后面,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出了广场。人越来越稀,女面团怕到于的猎物开溜,拉得紧紧的,口里不停地念着:“快了,就要到了。”就这样拉拉扯扯,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小巷,看见一处居民楼。李林随女面团上了二楼。门是开着的。女面团拉着李林,闪身进去,砰地一声,门在身后关上了。原来,门后站着一个老女子。李林看看不像饭店,正疑惑问,老女子带李林进了一个小房。幽暗的灯光下,看得见房间里有一张床,李林转身要走。女面团和老女子都不见了,魔术般地进来一位俏丽女子。
      俏女子年近三十,虽然沦落风尘,却是绝世的美貌:一条半旧的长裙子裹着,适中体态,素面含羞。真正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精美绝伦,自然天成。李林虽是饱经风尘,如此美貌女子也是少见。尢奈身处这种腌脏场合,一时又怕被人套了笼子,一时又怕外面有人埋伏,一时又想起有关女子身上的种种不治之症。越想越怕,转身还是要走人。俏女子一只手抵在门上,一只手拉拉猎物,轻声说:“先生,来呀。”人坐在床板上,裙子一掀,两条白得耀眼的长腿张开来。李林回过身,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两条腿不争气地打着哆嗦,眼看就要挺不住了,还是尽力保持着清醒,道:“我不要,放我走。”
      美女子两颊发红,含笑道:“走不了。进来了就要做,不做也要给钱。”“我给钱,给我走。”李林在身上掏。美女子放声一笑:“你傻帽了不足,给了钱不做?到这里来的人谁个不做?”一边说一边翻枕头,翻出一盒套子来:“你是怕得病吧,有这个。”李林嗫嚅着:“我给钱,放我走!”已经从身上掏出二十块钱了。
      美女子抬起头来,盯着李林看了半天,从床上跃起,长裙子往身上一包,敲了敲单薄的门板,大叫:“他不做。”刚才还了无声息的房子,一下子响动起来。扑进来女面团一般的几个妇人。门又关得严严实实的了。老女子一脸奸笑:“我跟你说,能碰上我们这位小姐,可是你的福分。”李林固执道:“给我走!”老女子怪笑道:“你怕有病吧?不做也要给钱,给钱!”李林浑身哆嗦起来:“我给钱!”把二十块钱丢在床上。老女子不屑地冷笑两声:“就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吧。”李林分辩道:“说好十块的,二十块还不够?”女面团抢进来说:“谁说一十块!是说一千块!.'发灰的面孔已经狰狞可怖。李林愤怒了:“你们,敲诈!”老女子越发冷笑:“也不看是什么小姐。要不是在这里,就是看一眼也值好几千。”俏女子打个手势,老女子住了嘴。女面团一把揪住李林肩上提包:“少哕嗦,给不给!”
      “我没做!”李林两手紧紧地护着提包。
      “你看了,看了也一样!”
      “我没看清。”
      “没看清?现在看清点!”女面团把美女子往床上摁。美女子不耐烦地挣扎着:“他是没做!”老女子狐疑地打量美女子,气恼地嘲讽道:“你现在攀高枝了!金枝玉叶了!”说时,腾出一只手来,在李林身上摸索。李林只好掏出钱包,正好一千元。老女子一把将钱卷了,另一只手还伸着:“要两千。”
      美女子从床上下来,亮出手中“套子”,说:“算了,他真没做。”老女子不满地瞪她一眼,将钱往裤口袋里一塞,另一只手也终于松了。口里还要说:“关着门的事,谁知道你们?”美女子听了,俏脸一青,说:“要不是看老情分上,我也不会来帮你的忙!这样一个呆子,又不是什么大款,能诈得出一千块已是万福了。”老女子也不耐烦了,嚷嚷着:“好了,便宜你啦。”
      李林如遇大赦,夺门而出,落落荒荒,再次来到广场,又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想想刚才经历,如同做了一场噩梦。李林心里恨恨的,就要打手机报警,转念一想,这种事报警!不是自己给自己泼脏水?绕来绕去,总是不甘心:钱已是出了,现成的一个大美人,连边也没挨着!越想越恨,觉得不捞回本来实在太冤枉。身子燥燥的,口里唆唆的吸了两口冷气,恨恨的再往回走。上楼打门,伸出老女子的头来,见还是这个呆子!以为来扯皮的,只做不认得,“咣当”一声关了门。李林又窘又急,更不甘心!还要爆发,见楼下人来人往,都朝自己望。知道再闹下去反失面子,只得自认倒霉。垂头丧气下了楼,一步一步往回走。又想到如此美貌一个女子,何以沦落到此等下流腌脏之处,看她还有几分良心,并未堕落彻底,心下又不忍。又觉得自己虽是被骗,到底心术不正,才有此报应!又想到几个如狼似虎的女面团尤其可恨!下次要是撞见,定要抽了她们的筋剥了她们的皮。李林恨一回想一回。仔细一思量:人还是好好的,钱财毕竟身外之物。李林长长地吁了口气,手机“嘟、嘟”尖叫起来。是江中奇打来的:“李林,给你联系好了,机会碰得巧,区委吴书记就在市里开会,今天要回河山。已经说好,你到‘馨香茶楼’门口等。”李林听了,自忖凡事都有定数。早知如此,何不就坐在家里等!空自劳碌一天,还白破了财,受了这场窝囊气。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