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此夜永难忘:泰坦尼克号沉没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22.20元~22.20
  • 作者:洛德(LordW.)(作者),朱沉之(译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231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此夜永难忘:泰坦尼克号沉没记》沃尔特?洛德,经过多年酝酿,走访六十余位“泰坦尼克号”海难幸存者之后,《此夜永难忘:泰坦尼克号沉没记》首度面世,在欧美诸国引发阅读热潮,长销不衰,持续至今。
    1958年,根据《此夜永难忘:泰坦尼克号沉没记》改编的同名电影(中文通译《冰海沉船》)上映,收获盛赞。
    这本书与这部电影,是詹姆斯?卡梅隆少年时期的挚爱,并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理想的种子。
    沃尔特?洛德编著的《此夜永难忘:泰坦尼克号沉没记》是研究“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的权威专家沃德?洛德描写这次海难事件的经典之作,作者沃尔特?洛德透过细腻的文笔,栩栩如生地重现了发生海难的那个夜晚。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沃尔特?洛德(Lord W.) 译者:朱沉之

    沃尔特?洛德(1917-2002)美国作家,历史研究者,先后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和耶鲁大学法学院。就读耶鲁期间,适逢美国正式参加二战,洛德一度中止学业,入伍赴欧作战。战争结束,洛德回归校园,并最终拿到法律学位。1955年,代表作《此夜永难忘》问世,轰动一时。此后,洛德佳作频出,三十年间共创作出版了十一部畅销书,成为“叙述史”(narrative history)领域的一代名家。与帕金森病抗争多年之后,洛德于2002年过世。

    朱沉之:耶鲁大学毕业,暂为自由译者。

    目录

    《此夜永难忘》
    (美)沃尔特?洛德 著 朱沉之 译
    《东京上空三十秒》(即出)
    (美)泰德?W?罗森上尉 著 朱沉之 译
    《回来的路》(即出)
    (波兰)斯拉沃米尔?拉维茨 著 张富华 译
    《孤筏重洋》(即出)
    (挪威)托尔?海尔达尔 著 朱启平 译
    And more……

    序言

    1898年,一位名叫摩根·罗伯特森的潦倒作家编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艘美轮美奂的大西洋邮轮,其体量之大,前所未有。罗伯特森在他的这艘船上载满了富有高贵的上流人士,然后在四月的一个寒夜里将它撞沉在一座冰山之上。这个故事的主旨似乎是为了表现世间一切的虚妄,而事实上,当这个故事由M·F·曼斯菲尔德公司于同年首次出版成书时,书名就叫《虚妄》。
    十四年之后,一家名叫自星航线的英国航运公司建造了一艘蒸汽船,与罗伯特森小说中所描述的那艘船惊人地相似。这艘新邮轮排水量为六万六千吨;罗伯特森小说中的船则是七万吨。现实中的轮船长八百八十二点五英尺;虚构的轮船长八百英尺。两艘船都配备了三个螺旋桨,最高航速可达二十四至二十五节。两艘船的定员都约为三千人,而且两艘船配备的救生艇都只够部分乘客使用。但在当时,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两艘船都被认定是“不沉之船”。
    1912年4月10日,这艘现实中的轮船离开英国南安普敦,开始她前往纽约的处女航。她搭载的货物中,包括一本价值连城的《鲁拜集》原稿,以及一群身家超过两亿五千万美元的乘客。在横渡大西洋的途中,她也撞上了冰山,于四月的一个寒夜里沉没了。
    罗伯特森小说中的巨轮名叫“泰坦”;白星航线的这艘船名叫“泰坦尼克”。本书讲述的就是她最后一夜的故事。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又一次返航贝尔法斯特!”
    在白星航线的新邮轮泰坦尼克号高高的嘹望台上,嘹望员菲德里克?弗里特正凝视着这个美得让人心醉的夜晚。安详,清澈,寒冷刺骨。今晚没有月亮,但无云的天空中布满了星星。大西洋就像一面擦得铮亮的玻璃;人们后来说,他们从来没有看见它如此平滑过。
    这是泰坦尼克号前往纽约的处女航的第五夜。显而易见的是,她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轮船,其雍容华贵更是无可匹敌。甚至连乘客的狗也一样雍容华贵。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带着他那条名叫“奇蒂”的艾尔谷犬。哈珀出版公司的亨利?哈珀带着他钟爱备至的北京犬“孙逸仙”。费城的银行家罗伯特?W?丹尼尔带着他刚从英国买的一条拿过头奖的法国牛头犬。华盛顿的克拉伦斯?摩尔也刚刚买了狗,不过,他为卢杜恩的狩猎之行购买的五十对英格兰猎犬,这次并未同行。
    但这一切对于菲德里克?弗里特来说,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他是泰坦尼克号搭载的六名嘹望手之一,而对于嘹望手来说,乘客的私人事务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是“船的眼睛”,而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弗里特已经得到过警告,要特别注意冰山的出现。
    目前一切正常。十点上班的弗里顿和同一班的嘹望员雷基诺?李聊了几句冰山的事情,聊了几句寒冷的天气。除此之外,绝大多数时间,两人都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黑夜中的前方。
    就快下班了,仍然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只有夜晚、星星、寒冷的天气。在呼啸的风中,泰坦尼克号以二十二节半的速度在黑暗中驶过平静的海面。现在已经快到夜里十一点四十分了。今天是1912年4月14日,星期日。
    突然,弗里特在正前方看到了什么东西,甚至比这周遭的黑暗还要黑。一开始,这东西体积很小,他觉得和两张桌子拼起来差不多大。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它显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弗里特赶忙敲了三下嘹望台的警钟,表示前方有险情。与此同时,他提起电话呼叫船桥。
    “你看见什么了?”另一头传来一个冷静的声音。
    “正前方有冰山。”弗里特答道。
    “谢谢。”这声音里夹着一丝疏远的客套。除此之外,没再说什么。
    在之后的三十七秒里,弗里特和李并肩站立,看着冰山迎面而来。碰撞就在眼前,但船仍然没有转向。冰山闪着湿漉漉的光芒,比前甲板高了一大截。他们两人都等着碰撞的发生。然而,有如奇迹一般,船头开始朝左偏转。就在最后一秒,船舷与冰山擦肩而过。在弗里特看来,这一幕千钧一发,好在有惊无险。
    与此同时,舵手乔治?托马斯?罗韦正站在尾桥楼上值班。对他来说,这也是一个太平无事的夜晚,只有大海、星星、和刺骨的严寒。正当他在船桥上来回踱步时,他注意到一种被他和同伴们称为“光胡子”的现象——空气中如灰尘般细小的冰屑,在甲板灯光的映照下,会呈现出斑斓的色彩。 紧接着,他突然感到一阵奇怪的运动,打断了轮机的节奏,隐约是从一侧的船舷上传来的,而且相当沉重。他往前凝视,细细打量。一艘机帆船,扬着全帆,似乎正从右舷旁边经过。他随后才意识到,这是一座冰山,水面上方的高度大约有一百英尺。它随即消失,漂进了茫茫的黑暗中。
    与此同时,在下面D甲板宽敞明亮的头等舱餐厅,另外四位泰坦尼克号的乘务人员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最后一位用餐的客人早已离开,除了他们这几个人之外,这间詹姆斯一世装饰风格的餐厅已是空空荡荡。他们都是正餐时分的侍应生,此刻正享受着所有乘务人员休息时最大的乐趣——闲聊船上乘客们的轶事。
    正当他们坐着聊天时,一阵拖沓的震动似乎从轮船深处传来。震动不算太严重,但足以打断他们的谈话,把桌上为明天早餐准备好的餐具震得微微发抖。
    侍应生詹姆斯?约翰逊觉得自己很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轮船的推进器甩掉一片桨叶的时候,正是这种感觉。他也明白,出现这样的意外,就意味着轮船必须回到贝尔法斯特的哈兰?伍尔夫船厂维修——这样就有充足的时间享受港口所提供的各种便利了。他旁边的人也同意这样的判断,纷纷兴奋地唱了起来:“又一次返航贝尔法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