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浪淘风流[平装]
  • 共1个商家     26.60元~26.60
  • 作者:钱增祥(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3022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浪淘风流》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老钱(指《浪淘风流》作者)在现实世界里改革开放,东奔西走,沉浮于最尘世最前沿的惊涛骇浪,但老钱内心渴望的情感生话,则是“贤妹妹,我想你,提起笔来字忘记;梁哥哥,我想你,东边插针寻往西……”。
    当故事从男男女女的情感中走出,一路向西,走向辽阔的边疆,艰辛的底层生话,各种各样的流浪者的大聚集,各族儿女的世态风情,挣扎,绝望,希冀,连茫,欲望,友谊,柔情,死去活来,绝处逄生,大漠狐烟,长河落日……作者写得如此原生态,几乎是以回忆录的笔调来展示小说中人物的生话。这些故事、情节、细节、人物,都是那么新鲜话泼,闻所未闻,是我毒欢读的,是我读的时候深感对路的文字。
    ——王旭烽(国家一级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
    “大浪淘尽,方显风流人物”,《浪淘风流》所描述的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社会的大潮中满腔热血,车先下海,用青未和汗水去寻求理想,证明自身的价值。但是,当他们单一的信仰散落后,离开了一路行来的工作环境和生话模式,眼前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苍白,连茫和困感随之而来。
    也许一切太突然,也许是因为生话固有的沉重,他们在传统与现实的隙缝中苦苦挣扎,既想坚守,又想突破,茬上下求索中伤痕累累……

    作者简介

    钱增祥,浙江嵊州人,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务过农,办过厂,发明过国家专利产品。1995年赴新疆经商,任商会副会长。2006年开始写作。几年间共写下小说、随笔、散文等近百万字。入选《越中名人谱》。《浪淘风流》系作者处女作。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死里逃生 红颜惊魂

    第二章
    似曾相识 燕子归来

    第三章
    浪漫西风 佳人如虹

    第四章
    巫山梦归 举案齐眉

    第五章
    醋海生波 弱女含冤

    第六章
    祸及慈母 泪洒病榻

    第七章
    茕茕白兔 东奔西顾

    第八章
    情殇风流 孤雁北飞

    第九章
    再回首处 云遮归途

    第十章
    朝云无痕 义妹情深

    第十一章
    剑拔弩张 同室操戈

    第十二章
    祸不单行 初春闻莺

    第十三章
    巴士邂逅 十面埋伏

    第十四章
    浪淘商海 东山再起

    第十五章
    情定南山 峰回路转

    第十六章
    大漠聚首 异族过节

    第十七章
    红颜运筹 巾帼一怒

    第十八章
    福至心灵 舍利取义

    第十九章
    丽人擒鸽 壮士横刀

    第二十章
    玉女生情 品茗识君

    第二十一章
    金沙碧水 情有所归

    第二十二章
    老宅深院 少年追风

    第二十三章
    过河拆桥 秀才遇兵

    第二十四章
    运交华盖 惊回旧梦

    第二十五章
    鸿雁东来 双剑合璧

    第二十六章
    梧桐有巢 倦鸟难栖

    第二十七章
    爱有多远 痴情不改

    第二十八章
    雪海传书 天旋地转

    第二十九章
    彩云散尽 春寒孤衾

    第三十章
    天山晨雾 情归何处
    一路向西 寻寻觅觅(跋)

    后记

    序言

    钱增祥的小说《浪淘风流》就要付诸铅字了,应请为之赋序。
    首先,我要说一声:不容易而了不起!如是说,是因为一位勉强算上过初中的作者,要洋洋洒洒近三十万言地形成大作,其艰难可想而知。另外。作者正处上压老下托小之不惑之年,又算个营企经商、一发全身者,非“玩”而“嚼”地成就一部文学作品,我们不得不为之浩叹而礼赞!
    其次,《浪淘风流》打上了清晰而深镌的时代烙印。任何文学作品,都是社会生活的反映与写照,就算神鬼、穿越、科幻、游戏之类,也是将社会生活移位于天上地下、古代后代、科研推想、幻游神玩而已,即使不属于文学作品的范畴,也仍具有时代特征,体现的是某个时代具广泛性、代表性之社会属性与内容。众所周知,改革开放时代,自然带来人们思想观念、生活内容之改革与开放,而《浪淘风流》中鱼贯而出之人物,无不是或深或浅地经历着改革与开放之陶冶与洗礼。在其陶冶与洗礼中,或益或害或利或弊或伤或慰或喜或悲,亦失亦得亦死亦活,我们都可从中感到,或似曾关己,或似曾相识,而并不陌生。
    其三,《浪淘风流》展示之矛盾尖锐与复杂性,令人联想新近播演的《地下地上》,可谓生死予夺、触目惊心。一部好的小说,不外乎“悬念”的佳置。悬念就是在情节矛盾丛生中跌宕起伏,在人物困兽窘迫中别开生面。《地》篇主人公,于共和国诞生前夜,于“地下”与敌特展开殊死周旋;又于共和国初晨,于“地上”与潜特轮回你死我活。《浪》篇主人公,要应付“地上”之妻儿子女、父母兄弟、人事业务,又要应对“地下”之婚外情人。虽然,一公一私,主题迥别,然主人公,无不在十面埋伏中煞费心机,焦头烂额,涅槃心魂。令人悬念不已,心有余悸。
    临末,一提《浪淘风流》之白璧微瑕。由于《浪》篇系处女作,采用倒叙样式,即回忆而布局谋篇中,穿插了大量主人公当时当地之独白。这在剧本中,可作画外音处理,而在小说中,却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悬念的效果。《浪》篇文笔流畅,语言生动,作者如能在遣词造句等枝枝叶叶方面再下力雕琢,作品可更臻成熟与完美。提此,权当与作者共勉吧,亦借此祝福作者在文学创作之小路上,迈出康庄大道。
    薛南
    2009年12月24日于福州静好居

    后记

    《浪淘风流》终于可以出版了,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最让我兴奋的是,国家一级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王旭烽教授特地为我写了一篇《一路向西 寻寻觅觅》四千余字的文章。
    著名作家薛南,得悉《浪淘风流》将要付诸铅字,专程从福州静好居给我寄来了一篇序言。真的太感谢了!
    《浪淘风流》的创作源于我的一篇散文《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当时发表在天涯社区我的博客上。它很快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点击率一路飙升。其问,福建著名的女作家薛南,建议我将这篇仅一万余字的散文改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并鼓励我说:“你所描述的那些鲜活个性的人物形象,加上催人泪下的故事情节,以你的文笔一定能将它写成一部传之于世的长篇小说。你可以边写边去我的天涯鹰盟连载,一星期写一章即可。虽然会有困难,但成果往往是别人逼你、还有自己逼自己才逼出来的……”于是,将门之女薛南成了我写这本书的第一个老师。
    另外,极力鼓动我写长篇小说的还有我的二弟钱增兴,他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多年的专业积累,并和我心意相通,两人常常为小说情节推敲至深夜,他为这本书付出的心血和我几乎是等量的。
    开始,我用“晨雾”的笔名很拼命地写,连载到天涯社区。我的感情很投入,有时一边写一边默默掉眼泪。后来,伤感得实在写不下去了,我不想再为“曾经”的情感去折磨自己,几乎想停笔逃避。
    可是,我无法面对二弟和薛南老师对我的期望,更无法去面对那些一路跟踪、支持我的读者及网友。其中有一位“月转妆楼”的女诗人这么给我留言:“晨雾兄,每次看你的文章总感觉身上发冷,今天回家已是凌晨,可是放不下你的文章,看了以后,又读到一篇凄惨的文字,心中很不是滋味,不知道楼主该选择谁!是我也会无从选择,只好深深地祝福文中的主人公!”她打了八个感叹号!
    那天还有读者留言:“看了楼主的连载,堵得慌,很想哭,快续吧!”有的读者对我的文章甚至一日三顾,读者的这种情义把我的心揪得很紧很紧,使我永生难忘!
    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就是这份感动,这种责任,支撑着我,给了我动力。
    写到后来,思绪慢慢地理顺了,自己也好像进入书中的角色里。有了灵感,我会半夜披衣而起,打开电脑,击打键盘,直到天晓。
    到了年底,我的初稿完成,分成了三部,共三十章,大概二十七万余字。连载期间,我的许多章节曾多次被推上天涯聚焦首页,获得了最具人气奖、精品奖等多项大奖。
    写完整本书,我的眼泪再次滑落,湿透了纸背。从开篇“死里逃生 红颜惊魂”到卷尾“天山晨雾 情归何处”,我自始至终沉浸在故事的情节中。我无法希冀朋友们也能跟着我感动。毕竟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一样,影响了看待事物的视角和对人事的感受。
    “大浪淘尽,方显风流人物”,《浪淘风流》所描述的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社会的大潮中满腔热血,率先下海,用青春和汗水去寻求理想,证明自身的价值。但是,当他们单一的信仰散落后,离开了一路行来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模式,眼前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苍白,迷茫和困惑随之而来。
    也许一切太突然,也许是因为生活固有的沉重,他们在传统与现实的隙缝中苦苦挣扎,既想坚守,又想突破,在上下求索中伤痕累累……
    《浪淘风流》开篇之初,我没有刻意地将男主角廖黎斌塑造成有着耀眼的光环、辉煌的业绩的“高、大、全”人格形象的英雄。我急于倾诉的是尘封在心里的这么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关于男人和女人、关于“爱”的故事。他们在事业和情感的艰难跋涉中相逢相识,在志同道合中产生激情碰撞,却被命运之神强行分隔,最后,只能以悲剧的方式来为自己付出的“爱”买单。《浪淘风流》这本书,除了描述“爱而不能相守,爱而带着恐慌”的痛苦之外,也向世人提出警示:应该珍惜婚姻,珍惜家庭,善待患难与共的糟糠之妻;避免感情走私,拒绝婚外情;让家庭充满温暖、和谐;要真心地守护这份已经拥有的幸福和快乐!我用沉重的语言,忧伤的文字,描述那个时代青年男女艰苦创业中悲欢离合的心路历程。侠义柔肠的斌子、贤淑善良的玉珍、纯真美丽的兰子、阳光灿烂的都市女孩欧阳冬梅,都是如此鲜活动人,在他们身上有着许多人的影子。我虽然心怀虔诚,但不可能把他们写得尽善尽美。他们会为了生活而变得俗气,为“爱情”而难免自私,还要费尽心机地为自己去寻找最后的归宿。所以作品中的人物都会有缺点,有人说过:没有缺点的人不是人,而是神。初稿完成后,引起了各方面的高度重视。在市作协、镇政府主要领导的全力支持下,召开了《孤衾春寒》(当时的书名)创作专题研讨会,邀请了全市的文化精英、作家老师参加。作品修改期间,市政府领导俞忠毅先生以一个读者的视角,从另一个层面提出了十分宝贵的建议,并鼓励我:“这么好的题材,一定要用心改成精品,为社会、为家乡作出贡献。”他的话使我对作品的修改有了新的感悟。同时,著名作家竺柏岳、退休教师卢仲福两位老师自始至终地关心、呵护着我,在语言文字的斟酌与校对上呕心沥血。另外,嵊州新闻传媒、剡溪杂志社、《越乡文化》、剡西诗社对本书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谢!最后,特别鸣谢梁临平先生对本书出版的倾情支持!作者钱增祥 2010年4月15日

    文摘

    我绝望地大喊:“小丁!”
    幸好小丁反应奇快,伸出双手将方向盘用力向右一转,只听得呼的一声,车子和大集装箱车擦身而过,好险!车上的雨布被大车撕去了一大块,被风刮得猎猎作响。然而,我们的双排座工具车已失去控制,它像一匹脱缰野马,朝左边一个大水库冲去。我挺身站起,心胆俱寒,大声地喊道:“我们今天死在此地了!”猛听得一声天崩地裂,车子前轮轰地撞在水库旁的一棵老树桩上。
    这一撞真是雷霆万钧,巨大的惯性使我一头撞破宽宽的挡风玻璃,被远远抛出在离车十来米远的马路上,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还活着!”
    求生的本能让我一骨碌地爬到马路边,瞬间,一辆辆车子呼啸而过,稍慢几秒,说不定自己就被碾成肉饼!
    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全身扎进了好多碎玻璃碴,鲜血形成一条条长线往下流着,我忍着痛走了两步又跌倒在地上。
    驾驶员小白在车子强烈撞击后,车身猛地右侧,车门震开,毫发无损地跌在路边,车子却晃了几下,一头栽落在水库里,吓得他呆呆地看着水库,不知所措。
    我对着他喊:“小丁呢?”
    小白用手一指,正好小丁从水里冒了上来,双手拼死抓住车窗边沿,一脚想踩在驾驶室外的踏板上,却忽然脚底一滑又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我忍住剧烈的疼痛对着小白一声大吼:“混蛋,还不喊救人啊!”
    小白仿佛刚从梦中醒来,才开始“救命,救命”地大喊起来!
    我急忙爬起身冲到水库边,喊着小丁的名字。只见小丁双手乱抓,时浮时沉地在水中挣扎。我来不及多想就朝着水库往下跳,一站起来,水刚好淹到嘴巴,我双手乱划奋力向前,几下就到了小丁身边。小丁两手猛地抱住了我,双腿使劲往我身上钩。我猝不及防,身体往下一沉,喝进了一大口水,呛得喘不过气来。在充满恐惧的瞬间,我屏住呼吸用尽全力带着小丁走了几步,迅速将头冒出水面大声地叫:“小丁,快松开我,用手抓住车门把手!”
    小丁从惊恐中冷静下来,一下子抓住了车门把手,双脚已踩在踏板上,露出了上半身,她一边吐水一边伸手拉我,我双脚终于踩住车轮胎,抓住了小丁的手,两人一起站到了驾驶室外的踏板上吐水喘气。低头一看,小丁衣服上的扣子全松开了,粉红色的文胸带子斜在肩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几乎全部裸露着,两点殷红隐约可见。小丁顺着我的目光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羞涩难当,本能地用手一遮,扯上两边的衣服。
    马路对面是一大片树林,树林里面稀稀落落地住着二三十户农家,听到小白凄厉的救命声纷纷跑到水库边,拿着竹竿之类的救援工具救起了我和小丁。
    总算虚惊一场,都活着!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此刻我已全身乏力,麻木地趴在地上,才发现脖子后面已割开了一道五六寸长的伤口,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流着。真悬,伤口要是割在前面,气管割断,早已气绝身亡了。另外还有一块玻璃刺进前胸肌肉里,大概离心脏只差了一点点,好危险!
    小丁和小白哆嗦着帮我清除身上的玻璃碴,此刻天已快黑了,我心里特别着急。我对小白和小丁说:“我们不能在此地等死,我马上去宣城发电报,向家里求援。你俩守着车子等我回头,千万别走开了。”
    我拦了辆车到宣城电信大楼发了两封加急电报。电报上除了出事地点和时间外还特意加上了“三人伤势轻重不等,盼速来援,速速速!”的字样。
    拍完电报,我心中实在放心不下从未出过远门的小白和小丁,来不及去医院包扎伤口,立即赶回出事地点,二人却已不见踪影。
    糟了!我急忙去村子里找,最后找到树林深处的一民家,二人已洗了脸在喝水,我将二人叫到门口一顿臭骂:“让你们守着车子别走开,怎么就没听?装在车上的东西要是被捞走了,我跟你俩没完。”
    好在此刻天已全黑了,再不用担心有人下水捞东西了。
    看着小丁冷得直哆嗦,又惊吓过度的样子,我后悔自己刚才的态度实在太蛮横了。于是,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放低了声音说:“小丁,是我太着急了,对不起!饿坏了吧,坐里面去,我给你们去找吃的。”
    走进房子仔细一瞧,我简直不敢相信,中华大地早已开始改革开放了,安徽偏僻的乡村中竞还有这么穷的人家:两问茅草搭起的矮房子,黑糊糊的,篱笆似的墙上挂着锄头镰刀之类的农具,整问房子几乎找不到一件带着油漆的家具。三个小孩一个挨一个,年龄相差无几,身上没有一套完整的衣服。男主人穿着件掉了色的黄军衣,干瘦如柴,尖尖的下巴,杂乱的胡须间沾着些唾沫星子,女主人更是满脸菜色,衣不蔽体。
    我叫了一声:“大哥、大嫂好!”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