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盗墓笔记6[平装]
  • 共1个商家     22.00元~22.00
  • 作者:南派三叔(作者)
  •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7264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盗墓笔记6》第二季盛大开篇,三年庆虎虎生威,传奇时代全面铺叙!
    盗墓笔记第二季盛大开启,三年庆虎虎生威,传奇时代全面铺叙!
    一部五十年前发现的千年古卷,最好看的盗墓小说
    不一样的历险,不一样的诡秘,“金三角”坚不可摧,再战巴乃!
    当闷油瓶不再身世成谜,是否意味着一切将如剥丝抽茧?

    名人推荐

    “哦,原来盗墓是这样一门深奥的学问”。建筑学、风水学、生物学、工程学、历史学、冷静的头脑、绝佳的判断力、敏捷的身手、充沛的体力……最重要的是无与伦比的胆量。
    ——网友 LANGEGE
    它拥有许多畅销小说必备的要素:悬念、惊险、恐惧、诡异、历史依据、民间传说和生活化的语言,还介绍许多盗墓的方式和所用工具,内容亦幻亦真特别牵动读者,还有华丽的伏笔,使读者不得不穷追不舍的接下去看。
    作为一贯不太引人注目的考古盗墓类小说,它的确开创先河!
    ——网友 蓝岚
    读盗墓笔记总有身临其境的感觉,通常手不能释卷,非一口气读完不快。故事情节紧凑,脉络清晰,虽然故事内容天南海北,海内海外的扯,但是主线清晰,确实属于探险,寻奇,推理,悬疑爱好者不可不读之作。
    ——网友 WJH

    媒体推荐

    说起《盗墓》,往往与《鬼吹灯》相提并论,网上也常有各自拥趸为两者优劣争得面红耳赤,其实大可不必。两者应该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如果说《鬼吹灯》更擅长用种种新奇未知的神秘事物来撩拨读者的好奇心,那么《盗墓笔记》则更善于用悬念和谜题的设置引人欲罢不能。胡八一等人的主要身份是“探险者”,而吴邪则主要是个“解谜者”,他进行一次次探险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开那一个个深不见底的谜团。也正因此,《盗墓》在写作时多了份悬疑小说的特点,主角在不断深入险境时更要时刻保持理性,靠推理和线索解开谜题。读者时而因险象环生的情景而揪心,时而又在对重重悬念的探究中紧绷神经,自是恨不得立刻把故事读完,才能令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下。加之胖子等人时不时的调侃幽默,更是令故事在紧张之余多了一份趣味,更增加了故事的可读性。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男,浙江人,现居杭州。
    小说中的主人公,正是因为当年盗墓的爷爷入赘杭州而身在杭州,开了一家小小的古董铺子,守护着那群长沙土夫子从古墓不知名怪物手中拼命抢出的战国帛书。小说中的主人公和作者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目录

    盗墓笔记之阴山古楼

    第一章 起源 ·2
    第二章 古怪的村子·8
    第三章 火灾·14
    第四章 变故·19
    第五章 巡山·23
    第六章 水牛头沟·26
    第七章 古坟·30
    第八章 老头·33
    第九章 盘马老爹·39
    第十章 坐下来谈·43
    第十一章 味道·47
    第十二章 盘马的回忆·50
    第十三章 心理战·53
    第十四章 那是一个魔湖·57
    第十五章 中邪·61
    第十六章 计划·65
    第十七章 似曾相识·69
    第十八章 脑筋急转弯·74
    第十九章 虹吸效应·80
    第二十章 湖底·84
    第二十一章 湖底的古寨·89
    第二十二章 捞起来的怪物·92
    第二十三章 铁块·96
    第二十四章 流水行程·102
    第二十五章 心理战2·106
    第二十六章 风雨无阻·111
    第二十七章 雨中魔影·115
    第二十八章 魔湖的诡异·119
    第二十九章 独自下水·126
    第三十章 老树蜇头·128
    第三十一章 水底的灯光·133
    第三十二章 瑶家大院·137
    第三十三章 绿光·142
    第三十四章 成真·147
    第三十五章 影子的真面目·151
    第三十六章 后半部分在地下·154
    第三十七章 胖子的小聪明·158
    第三十八章 玉脉·161
    第三十九章 奇洞·167
    第四十章 洞里的问题·173
    第四十一章 封闭空间·177
    第四十二章 假设·182
    第四十三章 挖出来的是什么·189
    第四十四章 石中人·193
    第四十五章 这里的石头·196
    第四十六章 异变·202
    第四十七章 怪物·205
    第四十八章 火炭·209
    第四十九章 有三十五个·213
    第五十章 脱出·216
    第五十一章 二叔·220
    第五十二章 开心·223
    第五十三章 很像的寨子·228
    第五十四章 镜像阴谋·233
    第五十五章 不速之客·237
    第五十六章 使坏·244

    盗墓笔记之邛笼石影
    第一章 兜圈·250
    第二章 老档案·254
    第三章 笔迹·257
    第四章 找到了·261
    第五章 拍卖会·271

    文摘

    第一章 追击
      
      那一刹那,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肯定那人就是文锦,我看过去那人的脸上全是淤泥,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但是这时候也没有时间过多地考虑什么,潘子叫了一声“去帮忙”!几个人一下全跟在闷油瓶后面冲下水去。
      冲下去没几步就是淤泥,沼泽的底下有一层水草。我没有穿鞋子,那油腻淤泥和水草刮脚的感觉好比是无数的头发缠绕在脚上,实在令人头皮发麻,几步扑腾到水深处,我们甩开膀子游了起来。
      闷油瓶游得飞快,一转眼就冲到了那个人的附近,那地方似乎水位不高,他挣扎着从水里站起。随即潘子也爬了上去,接着是我和胖子。我的脚再次碰到水底,发现那地方是个浅滩,感觉不出水下是什么情况,好像是一些突出于沼泽淤泥的巨大石头。
      这时候离那个人只有六七米,我近距离看着那个人,心突突直跳,异常的紧张。
      文锦算是一个关键人物,一直以来她好像都是传说和照片里的一个概念,如今出现在我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然而这里只有胖子拿着矿灯,他刚站定没缓过来,灯光晃来晃去,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况。
      闷油瓶已经冲了过去,显得格外的急切,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作风,我看着他几乎能够碰到那人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忽然一个转身缩进了水里,向一边的沼泽深处逃了。
      我们一下都急了,纷纷大叫,可是那人游得极快,扑腾了几下,就进入了沼泽之后的黑暗里,一下竟然就没影了。闷油瓶向前猛地一冲想拉住,但还是慢了一拍。
      这看着只有一只手的距离,但是沼泽之中人的行动十分的不便,有时候明明感觉能碰到的东西,就是碰不到。
      不过闷油瓶到底不是省油的灯,一看一抓落空,立即就一个纵身也跳进了水里,顺着那人在水面上还没有平复的波纹就追了过去,一下也淹没在黑暗里。
      我一看这怎么行,拔脚也想跟过去,但是一下就被前面的潘子扯住了,水底高低错落,我被一扯就摔倒,喝了好几口水,站起来潘子立即对我道:“别追了,我们追不上了。”
      我呛了几声之后冷静了下来,站稳了看去,只见这后面的沼泽一片漆黑,我们慢了半拍,进去之后必然是什么也看不到,根本无从追起,在很多时候,慢了半拍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机会。现在只有希望闷油瓶能追到她。
      我们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又面面相觑,胖子就奇怪地问:“我操,怎么跑了,你们不是认得吗?难道被我们吓着了?”
      我想起那人的样子,心说不知道谁吓谁,潘子问我道:“那人真的是文锦?”
      我哪里看得清楚,摇头说不知道,那种情况下,也不知道闷油瓶是怎么判断的,刚才从我们看到那个人到他叫起来也只有一瞬间,他的眼睛也太快了。不过,说起来,在这种地方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出现的这一个人,很容易就让人想到是文锦,可是如果真是她,她又为什么要跑呢?不是她引我们到这里来的吗?
      “现在怎么办?”胖子就问我们道,“那小哥连矿灯也没拿,在那丛林里几乎是绝对黑暗,他这么追过去会不会出事?要不咱们回去拿装备进去支援?”
      我心说那真是谁也说不准了,一边的潘子道:“应该不会,那小哥不是我们,我相信他有分寸,况且我们现在进去也不见得有帮助,到时候说不定还要他来救我们。”
      我想起刚才闷油瓶朝那人冲去的样子,那样子不像有分寸的,说起来,我总觉得进入到这个雨林之后,闷油瓶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我又实在说不出到底哪里有区别。
      我们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闷油瓶回来,身上好不容易干了,这一来又全泡起了褶子,一路进来我们就几乎没干过,这时又感觉到浑身难受。
      胖子说:“我们不要在水里等了,还是到岸上去,这里的水里有蛇,虽然在水中蛇不太会攻击人,但是那种蛇太诡异了,待在这里还是会有危险。”
      他不说我还真忘了那蛇的事情,我们下半身都在水里,水是黑的,完全看不到水下的情况,听到这个还是毛毛的,于是便应声,转身想朝出发地游过去。
      上了岸,胖子抖着自己的胸部,一边搓掉上面的泥,一边看刚才我们背包四周那些蛇的印迹。我坐到篝火边上,稍微缓过来点儿,此时脑子里乱了起来,一方面有点担心闷油瓶,他就那么追进沼泽,想想真是乱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另一方面,这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很不安。
      阿宁的死其实是一个开始,但是当时更多的是震惊,现在想想,野鸡脖子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偷偷爬上来干吗呢,几乎就是在同时,沼泽里还出现了一个人,还没有进沼泽就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不吉利。这地方还没进去,就给人一种极度的危险感,甚至这种感觉,和我以前遇到危险时候的感觉还不同,我总感觉这一次,可能要出大事。
      这也可能和闷油瓶的反常有关系,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闷油瓶的身边,我没有以前那种安定的感觉,反而更加觉得心神不宁。
      这时候再回想起之前下决定来这里的情形,真是后悔得要命了。
      潘子处理完了衣服就来提醒我,我也把衣服脱了去烤,一边我们加大了火苗,能让闷油瓶回来的时候看到我们的位置。胖子口出恶言说:“这点儿小火苗有点像招魂灯,别再把沼泽里的孤魂野鬼招来。”潘子张嘴就骂。
      不过胖子说得也有道理,这确实有点像,我心里不舒服,就又打起矿灯,在石头上一字排开,这样看着也清楚一点。我拿着矿灯走到阿宁的尸体边上,想放在她的头边。可走过去一看,我忽然意识到哪里有点不对。再一看,我脑子就“嗡”了一声。
      阿宁的尸体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空空的睡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