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古希腊文学常谈[平装]
  • 共1个商家     27.70元~27.70
  • 作者:多佛(K.J.Dover)(作者),等(作者),刘小枫(丛书主编),陈国强(译者)
  •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0711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古希腊文学常谈》对于古代希腊从政治到地理到幽默的诸多生活方面的讨论将特定时期的文学镶嵌在其同时代的文化背景之中。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多佛(K.J.Dover) 译者:陈国强

    目录

    中译本说明
    初版序
    第二版(1997)序
    古代希腊地图
    一导论(多佛撰)
    二荷马和赫西俄德的诗歌(维斯特撰)
    三其他早期诗歌(维斯特撰)
    四悲剧(多佛撰)
    五喜剧(多佛撰)
    六古典时期的史家(多佛撰)
    七古典时期的科学与哲学(多佛撰)
    八古典时期的演说辞(多佛撰)
    九公元前300年至公元前50年的希腊文学(格尼斐撰)
    十公元前50年之后的希腊文学(波维撰)
    年表
    深度阅读书目
    索引

    文摘

    版权页:



    古风时期还没有其他诗人以这种扭曲的方式来写作的。
    品达对体育运动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对于他来说,获胜的意义在于,它显示了此人及其家族的内在品质。就像其他类型的合唱诗歌那样,大多数凯歌都充斥着道德教化和神话。[46]任何神话都能够使用,甚至以最微不足道的借口。那被使用的神话可能与获胜者的先祖有某种联系,或者与其母邦、其获胜的竞赛项目有某种联系;也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它的出现明显地只是为了说明一些诸如“每件事情都会有一个时间和地点”这样的平常情况。品达对神话的态度是灵活的。他会改编它以适合他的庇护人或他自己的道德涵义。他在这方面是不例外的:希腊人不会把传统看得神圣不可变动,而是作为艺术家所运用的原料。
    在写作一首凯歌时,他不会沿用任何固定的模式。人们常常会有塞满东西的手提箱之感,但却不是随意乱塞。但也有一些凯歌犹如建筑,完全融为一体。第一首《皮托凯歌》是其中最重要的,也是品达的杰作。值得为这首诗提供一个简要的描述,以说明品达在最有创见的情况下,能够用凯歌的形式做些什么。
    它是在公元前470年为希耶隆在双轮赛车竞赛中获胜而作,同时也庆祝厄特纳(Etna)新城的建成。希耶隆把这新城建在这座火山之下,并让他的儿子狄诺墨涅斯(Deinomenes)来管理。还庆祝公元前474年的库迈(Cumae)之战,在这次战斗中,希耶隆摧毁了伊特鲁里亚人(Etruscan)的海上力量。这首诗有5个“三合一”诗节,乃品达标准的最大规模诗歌,恰如把100行诗歌按“三合一”的规则划分开来。第一个正诗节和反诗节呈现了一个宏伟的画面,阿波罗在天庭为缪斯歌队弹奏里拉琴。诸神静谧,宙斯那火红的雷电已过,他的巨鹰在仙乐中安然入睡,甚至战神阿瑞斯也卸去铠甲,心满意足地打起盹来。在和诗节中,伴随着旋律的改变,带来了一个对照:宙斯的敌人为那缥渺的缪斯歌曲的声音所迷困,尤其是那多头的怪物提丰(Typhon),被牢牢地、痛苦地幽禁在库迈山崖之下和厄特纳山下。尽管没有说这样一些话,但显然,提丰是象征希耶隆那被击败的敌人,而诸神的音乐会则象征公元前470年的那场庆祝会。从提丰,品达径直转到那座新城,它的保护神是宙斯,然后再转到希耶隆体育竞赛的获胜。在第三个“三合一”诗节里,他回忆希耶隆的作战及其身体的病弱。斐罗克忒忒斯(Philoctetes)的神话简洁地出现,既合乎格律,又表示了敬意。然后,移向狄诺墨涅斯,并且说明“父亲的胜利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品达向宙斯祈祷,[47]希望厄特纳如它开初这样永存,并明确提到了伊特鲁里亚人在库迈的灾难,以及他自己作为一位在异族人面前歌颂希腊人胜利的诗人的角色。凡界世事的陈述反映了在第一个“三合一”诗节中所描绘的神界的情况。最后一个“三合一”诗节包含对年轻国王的劝诫,并在结尾处,提到里拉琴的乐音为胜利的国王而回荡,又把我们带回到诗行的开端。
    比之品达,巴克基利得斯(Bacchylides)的诗歌较不那么吃力,他的思想、语言和结构较守陈规。尽管他的诗歌缺乏天赋,却一定深受人们喜爱。其中最著名的(因为我们对这样的其他诗行一无所知)不是一首凯歌,而是来自传说的一个场景的戏剧式处理,这诗行不长,诗节的形式是交替的,以雅典国王埃勾斯(Aegeus)的口吻来说,以及一个歌队来指出诗人的主题。情节是,埃勾斯年轻而不为人知的儿子忒修斯(Theseus),在特洛斯登(Trozen)长大,现正从伊斯特摩斯(Isthmus)往雅典而来,歌曲描绘了他的到来所造成的紧张。在悲剧中所描绘的却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