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西方现代宪法的危机与中国宪法学的困境[平装]
  • 共2个商家     26.30元~27.70
  • 作者:梁成意(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100935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西方现代宪法的危机与中国宪法学的困境》是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梁成意,法学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师。教学科研之余,对历史哲学、哲学政治、教育学颇感兴趣。1998年至2009年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先后获得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2008年访学于高雄大学;20t)9年在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锻炼;20l0年在武汉大学博士后流动站从事研究工作。近年来,在《法商研究》、《当代法学》、《公法评论》、《私法研究》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一项,参加多项省部级、国家级课题。

    目录

    前言
    导论
    第一章 西方古典宪法的现代转型
    第一节 西方古典宪法的品格
    一、人的完善是生活的目标
    二、共同体塑造人的德性
    三、自然义务优先
    四、人需要彼岸的生活
    第二节 西方现代宪法的品格
    一、享乐主义
    二、个人主义
    三、现世(实)主义
    四、进步的观念
    第三节 西方古典宪法的现代转型
    一、关注便利生活,放弃善的生活
    二、获得特定价值,失去普适性
    三、调整社会生活领域,失去整体关涉性
    四、强化法律功能,弱化政治功能

    第二章 西方现代宪法的危机
    第一节 人的异化:现代宪法的伦理危机
    一、异化的内涵
    二、西方现代宪法的伦理危机
    第二节 欧盟宪法:西方现代宪法的历史危机
    一、西方现代宪法与民族国家
    二、全球化与欧盟宪法
    三、西方现代宪法历史观的危机
    第三节 宪法的全球化:西方现代宪法的文化危机
    一、西方现代宪法形式品格的文化基础
    二、西方现代宪法内在品格的文化基础
    三、西方现代宪法的文化危机

    第三章 中国宪法的品格与中国宪法学的范式
    第一节 中国宪法的品格:集体主义
    一、中国宪法的文化基础:集中型文化
    二、中国宪法的近代问题:三民主义
    三、中国宪法的品格:集体主义
    第二节 中国宪法学的范式
    一、以民族国家为依托
    二、以公民一国家关系为调整对象
    三、以民主为逻辑起点
    四、以人权为价值追求
    五、以法治为手段

    第四章 中国宪法学的困境
    第一节 中国宪法学困境之当下表现
    一、中国宪法学困境之总体表现
    二、中国宪法学困境之具体表现
    第二节 中国宪法学困境之根本原因
    一、宪法学理论体系构成不明确
    二、宪法政治哲学理论极度匮乏
    三、宪法解释理论不成熟
    第三节 中国宪法学走出困境的基本路径
    一、秉承历史的研究方法
    二、构建以事实判断为基础的普适性宪法概念
    三、正确地对待西方宪法学

    第五章 中国宪法学重构之尝试
    第一节 中国宪法学本体论的重构
    一、现代宪法学本体论
    二、中国宪法学本体论的重构
    第二节 中国宪法学认识论的重构
    一、现代宪法学认识论
    二、现代宪法学认识论的反思与超越
    第三节 中国宪法学方法论的转型
    一、从以“辩护”为目到“辩护”与“发现”并重
    二、从以概念为核心到概念与问题互动
    三、从一元的方法论到多元互补的方法论
    四、系统方法的运用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无论是公民权利的确认与保障,还是国家权力的分立与制约,都是为了实现个人自由这一绝对价值。因此,阿克顿说:“自由不是达到政治目的的工具。它本身就是最高的政治目的。自由之需要不是为了实现一种好的公共管理,而是为了保证对市民生活和个人生活最高目标的追求。”并继续补充道:“一个胸怀坦荡的人宁愿他的国家贫穷、弱小,无足轻重但自由,而不要强大、繁荣和奴役。即使当阿尔卑斯山的小国公民,其影响不出狭隘边界,也好于当其阴影笼罩了半个亚洲和半个欧洲的专制大国的臣民。”
    最后,公民是平等的个人。正义是政治哲学的核心问题与最高价值,但在探讨何为正义时,平等成为问题的关键。亚里士多德作为古典政治哲学的代表,认为政治哲学中的正义涉及“数目上的平等与以价值而定的平等”两个方面,前者可以理解为平等人之间的平等,后者可以理解为不平等的人之间的不平等。可见,古典政治哲学中的正义实际上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差序格局的基础之上,是一种不平等的正义。现代政治哲学改变古典传统,认为(个)人都是理性的、自由的,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主宰。因此,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平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