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赫眼[平装]
  • 共1个商家     18.30元~18.30
  • 作者:三津田信三(作者),曹逸冰(译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2年12月3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34012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七曜文库:赫眼》编辑推荐:三津田信三非系列短篇小说大汇总,恐怖谜团糅合推理元素,带你走入神秘的怪谈世界,“本格推理大奖”得主作品,国内独家引进。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三津田信三 译者:曹逸冰

    三津田信三,日本小说家,编辑出身,2001年推出和作者同名的小说家“三津田信三”系列首作,受到文坛关注,后来主要创作的流浪猎奇小说家“刀城言耶”系列更是横扫了数大榜单,而且每一部都位居前席,2010年荣获“本格推理大奖”,是公认前途无量的当红作家。三津田信三的小说素以“另类”见称,只因其总是结撰精密、变化万千,又深得恐怖小说的创作三味,作品兼具推理小说的逻辑之美和恐怖小说的混沌之美,怪谈、异闻俯拾皆是,且往往伴有封闭环境中的连续杀人事件,风格鲜明异常。

    目录

    赫眼001
    怪奇写真作家023
    俯视屋059
    午夜凶铃085
    灰蛾男惊魂107
    后小巷的铺面房149
    相合镜地狱179
    以死为贵207

    文摘

    版权页:



    孩提时代的记忆可真奇妙。
    “那会儿你才上小学吧。我带你去散步,一不注意,险些让你被一个陌生大妈拐跑,吓得我魂都没了。”
    拿了第一笔工资之后,我带家里人出去吃了顿好的。喝醉酒后,父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然而,我对此全无半点印象。
    “有一次我让你去买豆腐,可你半天都没回来。差点儿吓死我啊。”
    母亲说的这件小事,我倒是有印象的。
    不,我不光记得帮母亲去买东西,还记得店里找了我五日元,那铜板不知怎么跑到一个缝里了,我只能用细树枝去掏,掏了半天没掏出来,结果把我急哭了。这时,一个大妈正好路过,从钱包里掏出一个五日元铜板给了我。这事儿我记得可清楚了。而且我还记得我从没跟别人讲过这事。
    啊,你是作家,记性肯定比我好—啊?是吗?你也有类似经验?
    哎呀,那你肯定能体会我的感觉。
    刚才我不是说有件挺吓人的事情来着?那件事里也有记得很清楚的部分和模糊不清的部分。两种记忆相互混杂,我还挺担心说出来之后能不能让你满意呢……要是你觉得我没讲清楚,见谅啊。
    跟你一样,我小时候也住关西。读了一学期小学之后,我正盼着暑假和同学们好好玩玩,没想到父亲工作调动,不得不转到乡下小学。这似乎又和你一样呢。唯一的不同是,第二学期的转校生不光我一个。
    目童集(madoutakari)—这是那女孩的名字。我不确信她的姓是不是这两个字。“目”大概没错,但“童”就没把握了。她的名字好像是平假名,又好像是汉字,总之我确实没印象了。
    她的头发很长,皮肤白皙,特别漂亮,双眸尤其让人难忘。我本来不懂她的眼睛何以会如此富有魅力,仔细一看方知,她左眼的虹膜比右眼深。被那双不对称的眼睛盯住,既有种快感,又有种战栗……
    啊?啊,你问她是不是我的初恋?
    呃……这……怎么说呢?说老实话,我的确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然而,没几天吧,热情就退了,怎么说呢……我说不好……总之就是,不知不觉中,战栗战胜了快感。
    实不相瞒,我外婆(她去世好几年了)当过神婆。兴许是我继承了外婆的血统吧,我小时偶尔会看见不该看见的人和东西。
    当然,那时的我压根没意识到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单纯觉得跟目童集对视时不太痛快罢了。
    倒霉的是,我们俩是同时转学来的,于是老师就安排我们当了同桌。那桌子啊,一看就有些年头了,面上布满各种涂鸦和刻画。现在想想,让两个转校生坐在一起,肯定不利于转校生融入集体,不过班主任当时怕是自有一番想法。
    幸好,我没被欺负,很快就交到了朋友。一个是班长米仓,这家伙成绩特别好;另一个是孩子王熊田,是当地资本家的孩子。我虽然年幼,却一眼就看出米仓家条件不好,但他真的很聪明,穿戴也很整洁。而熊田呢,穿的衣服很漂亮,却总是淌着清鼻涕,一看就是个淘气孩子。
    这两个朋友算是交对了。米仓总帮我做作业—当然,熊田让米仓帮着做作业的情况更多;而和熊田成了朋友之后,班里别的坏孩子就不敢欺负我了。
    我倒不是故意要和他们交朋友,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兴许这是外婆的血统在冥冥之中帮忙吧。
    那个目童集总也交不到朋友。刚转来时,总算有几个女孩子肯跟她搭话,无奈理她的人日渐减少。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再接近她了。但是,她没被孤立。该怎样说呢,就像是不敢招惹她一样。
    对,就像是一种“畏惧”吧……
    这算不算是鹤立鸡群?确实,跟那群土老帽女生相比,她非常惹眼。熊田和其他孩子都有种脏兮兮的破小孩的感觉,再加上是乡下,土气就更难免了。女孩子更是半点“女性魅力”都没有。
    那个目童集,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魅力。
    我印象里,她身上总是同一件衣服—对,从来到学校那天就没变过。那衣服委实不算好看,显得非常寒酸。
    小孩子总是很残忍的,见状自然会嘲笑她“真脏”、“真臭”之类。那会儿,班里的另一个女生同样只有几身衣服换着穿,被欺负得可狠了。
    相比之下,目童集每天都穿同样的衣服,却根本没人说她。她的衣服虽然破旧,她的美貌却征服了大家,让大家对她敬畏有加。这下你明白她这人是何等奇异了吧?
    对了,有个四年级的女生看目童集不大顺眼……她的名字好像是花崎吧,总穿得花枝招展的。我对女生的衣服没兴趣,却看得出她那些衣服大概价格不菲。估计她家跟熊田家的富裕程度接近。
    花崎反复嘲笑目童集的衣服破,恐怕是恨她长得漂亮。目童集出现之前,花崎是当仁不让的校花。目童集一来,事情就变了。
    要知道,目童集毕竟只是一年级的小鬼,身上的衣服又是一成不变,怪不得花崎恼得要死。
    目童集是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我从没见她主动跟谁说话。午休时间,她总会去图书室里待着。如果有人来跟她玩,她倒是会奉陪。但是,她不会主动跟同学交往。
    就算她被花崎嘲讽,就算她在走廊上被人撞了一下,就算她的破帆布鞋被藏起来弄脏了,就算在放学路上被扔了泥块,她也不气不哭,更不找班主任告状,而是很平静地上学。
    不,她甚至都没有忍耐的意思,真是淡然以对,就好像花崎欺负她是她无聊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班没人敢欺负目童集,一方面是觉得有花崎欺负她就行了,另一方面就是看她对花崎的冷言冷语漠然置之,自然察觉有异。
    然而,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无法躲着她,更无法跟她保持距离。我们毕竟是同桌。她要是忘带了课本,我只好借给她看。她总是忘带课本,我甚至怀疑她是故意的。但是,她的成绩很好,她似乎比米仓都聪明呢,如果她拿出全部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