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创作论[平装]
  • 共1个商家     39.60元~39.60
  • 作者:孙绍振(作者)
  • 出版社:海峡文艺出版社;第4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4096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创作论》是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孙绍振,著名学者、作家。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学术著作《文学创作论》《论变异》《美的结构》《当代中国文学的艺术探险》《审美价值结构和情感逻辑》《怎样写小说》《挑剔文坛》《孙绍振如是说》《幽默逻辑探秘》《幽默学全书》等十余部。散文集有《面对陌生人》《灵魂的喜剧》《美女危险论》《孙绍振幽默文集》(三卷本)等。九十年代中期以学者之深厚积累投入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参与论战,活跃于包括《南方周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发表过《炮轰全国统一高考体制》《高考语文试卷批判》等文章,被广为引用。文章结集以《审视中学语文教学》为题出版。现担任教育部实验初中语文教材主编,成为《闽派语文》的领军人物。其学术思想从对传统的“真善美的统一”理论的质疑出发,提出真善美的三维错位学说。既有宏观理论体系,又擅长于微观的深刻分析,尤长于艺术分析方法的操作。其艺术感觉还原,情感逻辑还原和价值取向还原的《三层次还原方法》,对今天大学乃至中学语文的文学作品的分析欣赏,都具有积极的指导和实践意义。

    目录

    第一章 假定论
    第一节 逼真的幻觉
    第二节 生活真实和作家真知、真情的统一结构
    第三节 真与假的相互制约
    第四节 假定性和逼真性在不平衡中发展

    第二章 形象论
    第一节 生活的主要特征和作家的主要情趣的猝然遇合
    (一)在生活和情趣的契合点上化合
    (二)感情和物象在性质和程度上的平衡和不平衡
    第二节 以生活的主要特征统率五官可感细节
    (一)最起码的“形象思维”就是以有特点的细节思维
    (二)有特点的细节能以局部更好地表现整体
    (三)构成形象的任务首先是表现事物的主要特征
    (四)细节共同体要互相呼应互相制约
    (五)主要特征同化非主要特征
    第三节 以主要情趣汇合主要特征
    (一)主要情趣选择主要特征,“同化”次要特征
    (二)艺术形象的感染力主要取决于感情的独特性
    (三)情趣特征的强化、变异和注入
    (四)捕捉细节对情趣的独特刺激点
    第四节 直接诉诸心灵的逻辑变异可感的形象
    (一)非五官可感形象的逻辑变异
    (二)人物情趣和作家情趣的统一和错位
    (三)全部效果的统一和集中

    第三章 智能论
    第一节 作家智能的特殊性
    (一)作家审美心理的动态结构
    第二节 作家的心理素质
    (一)主体机体及其反应形象刺激的能力
    (二)对人生奥秘的特殊洞察
    (三)强烈而奇异的感情活动
    (四)艺术家心理素质的后天熏陶
    第三节 作家的观察力
    (一)通过感官信息超越感官信息
    (二)通过外在信息透视内在信息
    (三)从寻求人物的心理区别开始
    (四)有意注意和无意注意的互相交织
    (五)观察的客观性和主观色彩的统
    (六)观察生活和观察自我
    (七)在相异中发现相同和在相同中发现相异
    (八)异常中的正常
    (九)扩大对比色调和丰富过渡层次
    (十)观察的粗细和情趣的粗细
    (十一)相互反差和自身反差
    (十二)在生活和感情的变化过程中观察
    第四节 作家的感受力
    (一)被个性所净化的一系列独特感觉、知觉和感情
    (二)“目既往还,心亦吐纳”——心理学上的“同化”作用
    (三)寻找生活特征与寻找自我感情特征的统
    (四)独特感受是一种高度个性化的概括
    (五)审美和审智的深度交融
    (六)增强心灵对生活的吸收力
    (七)净化心灵,提高心灵对感情的辨析力
    (八)获得阐明内在感受的能力
    第五节 作家的想象力
    (一)表象在感情的诱导下变幻
    (二)从同一向殊异飞跃
    (三)相似、相近和相反的联想轨道
    (四)科学的想象和文学的想象
    (五)特殊性的想象和普遍性的想象
    (六)自发想象的单一性与自觉想象的多元化
    (七)把自我和非我结合起来
    ……

    第四章 形式论
    第五章 诗歌审美规范论
    第六章 散文审美规范论
    第七章 小说审美规范论
    第八章 风格论

    文摘

    版权页:



    (一)最起码的“形象思维”就是以有特点的细节思维
    形象,本来是相对于抽象而言,它不同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逻辑概括。科学以排除感性的具体形态,综合、概括事物的普遍属性为特点,文学则表现个别的看得见的、摸得着的、具体可感的事和情。例如用抽象的语言来讲,这个人笑得可恶,用形象的语言来讲则可以说:这个人一笑露出了三十二颗金牙。用抽象的语言说,这孩子笑得很可爱,用形象的语言则可以说,这孩子笑起来脸红得像苹果,不过比苹果多了两个酒窝。高尔基说:“真正的语言艺术是非常生动如画的,而且几乎是肉体可以感触得到的。应该使读者看到语言所描写的东西,就像可以看到可以触摸的实体一样。”“可恶”、“可爱”,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缺乏可感性的,而有了“金牙”、“酒窝”,就成可看得见,摸得着的了。关键还在于这些细节并不是生活中一切的细枝末节。苏联大百科全书中对细节下这样的定义:“细节是整体(这里指艺术作品)的一个小小的部分,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是局部。”(转引自安东诺夫《细节》,原文见《苏联文艺》1984年第3期)光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还不是艺术的。艺术的细节是带着假定性的,其中交融着生活和作者的感情。不是一般的生活,而是生活的特征。高尔基还说过:“当他(按作家)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找到指出和强调谈话、手势、姿态、相貌、微笑、眼神等等独特的特点的时候,这些人物在他笔下就是活生生的。”
    没有特点的细节,是平庸芜杂的,缺乏艺术表现力的。细枝末节有了特点,才有可能进入艺术的境界。苏联作家安东诺夫有一篇在五十年代很著名的短篇小说《在电车上》,据他自己说就是从一个细节的发现开始的:“她从行驶着的电车上向车门口走去,就像走过河上的独木桥。”电车上的地板很宽,由于车子在行驶,摇摆不定,所以走路的女人就变得像在独木桥上那样显得不稳定,时时有失去平衡的危险。这就有了特点了。一有特点就把整个环境相当突出地表现出来了。这样的细节就不再是生活的细枝末节,不再是生活的毛坯,而有一点艺术的味道,能帮助作者从生活进入艺术的想象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