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盗墓笔记4[平装]
  • 共1个商家     19.68元~19.68
  • 作者:南派三叔(作者)
  •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7247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盗墓笔记4》是奥运年最后一部盗墓大作!
    苦等一年的《盗墓笔记》肆驾到!
    录像带的秘密? 战国书帛的内容?
    闷油瓶的身份?
    格尔木的疗养院里的玄机?
    “西王母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一切的一切尽在《盗墓笔记肆》!
    时隔一年,三叔归来,吴邪归来,闷油瓶归来……
    创作历时最久!倾注心血最多!迄今为止最刺激的一部盗墓笔记!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1982年2月20日—),本名徐磊,男,浙江人,现居杭州。
    最近两年活跃在国内的超级畅销书作家。他的《盗墓笔记》系列堪称近几年中国出版界的神作。它曾勇闯国内各大图书市场销量排行榜榜首的位置,并获得了数以百万计的读者疯狂追捧,一时间盛赞不断,销量成席卷之势。作者南派三叔也凭借该作名满天下,杀入中国超级畅销书作家行列。《盗墓笔记》系列创造了一个出版界的神话,它与《鬼吹灯》共同开启了中国小说界的“盗墓时代”。

    目录

    第六卷 蛇沼鬼城(上)
    第九章 录像带
    第十章 裘德考
    第十一章 青铜的丹炉
    第十二章 里盘
    第十三章 西沙的真相
    第十四章 深海
    第十五章 浮尸
    第十六章 沉船
    第十七章 哨子棺
    第十八章 尿
    第十九章 机关
    第二十章 虫脑
    第二十一章 黑暗中的第三人
    第二十二章 抉择
    第二十三章 上帝的十分钟
    第二十四章 死而复生的人
    第二十五章 重启
    第二十六章 出院
    第二十七章 画面
    第二十八章 第十一个人
    第二十九章 尾声

    第七卷 蛇沼鬼城(中)
    第一章 稀客
    第二章 新的线索
    第三章 录像带里的老宅
    第四章 完全混乱
    第五章 录像带的真正秘密
    第六章 来自地狱的请柬
    第七章 鬼楼
    第八章 306
    第九章 线索
    第十章 计划
    第十一章 盗墓笔记
    第十二章 文锦的笔记
    第十三章 黑暗
    第十四章 惊变
    第十五章 重逢
    第十六章 营地
    第十七章 出发
    第十八章 文锦的口信
    第十九章 再次出发
    第二十章 迷路
    第二十一章 魔鬼城
    第二十二章 魔鬼的呼叫
    第二十三章 沙海沉船
    第二十四章 西王母罐
    第二十五章 鬼头
    第二十八章 启示录
    第二十七章 第一场雨
    第二十八章 向绿洲进发(上)
    第二十九章 向绿洲进发(下)
    第三十章 第二场雨(上)
    第三十一章 第二场雨(下)
    第三十二章 青苔下的秘密(上)
    第三十三章 青苔下的秘密(下)
    第三十四章 蛇骨(上)
    第三十五章 蛇骨(中)
    第三十六章 蛇骨(下)
    第三十七章 沼泽魔域(上)
    第三十八章 沼泽魔域(中)
    第三十九章 沼泽魔域(下)
    第四十章 狂蟒之灾
    第四十一章 蛇王
    第四十二章 蛇沼鬼城(上)
    第四十三章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四章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五章 尸体的脚印
    第四十六章 蛇的承诺

    文摘

    第九章 录像带
    就在我和三叔聊天时,突然就有人敲门,随即就走进来一个快递员,问哪个人是我?
    我在这里的事情,只有家里人和阿宁方面的一些人知道,所以我以为是家里给我寄来的慰问品或者是国外发来的资料,并没有太在意,就接了过来。等我签了名字仔细看寄件的人时候才发现,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张起灵。
    那一瞬间我呆了一下,接着就浑身一凉。
    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在长白山里的事情逐渐地淡忘了,可以说除了恐惧之外,其他的记忆都基本上被琐碎的事情覆盖,但是这三个字的名字,突然一下子又把我心里迟钝的那根弦扯紧了,不久前的回忆一下子潮水一样涌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怎么会给我寄东西?他不是进到那巨大的青铜巨门里去了?难道他已经出来了?……这是什么时候寄出来的,是在他进云顶前还是后?我马上去看包裹上的日期,一看又是眼皮一跳:竟然是四天前。
    这么说他真的出来了!他从那巨门里出来了!
    我的手都开始发抖起来了。脑海里闪过闷油瓶走入到地底青铜巨门中的情形,看着手里的包裹,心里乱成了一团,心说这会是什么东西?难道,这是他从那青铜门里面带出来的?
    那会是什么呢?人头,明器?鬼玉玺?
    不知道有多少古怪的念头从我的脑子里闪过,过了好久,才突然意识到我应该马上打开它,忙四处找剪刀。
    一边的三叔看我表情大变,不知道我收到了什么,好奇地凑过来看。一看到张起灵这三个字,他也吸了口冷气,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翻了半天,最后三叔找到了一把水果刀递给我,我才得以割开了包裹外面的保护盒。
    盒子里面裹了一包东西,包裹是四方形的,外面十分工整地用塑料胶带打了几个十字,十分难撕,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出一个口子,里面露出了两个黑色的物体。我的心跳陡然加快,停了停,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扯,两块黑色的物体被我拔了出来。
    那一刹那我已经做好了看到任何可怕东西的准备,然而我看到的东西,还是让我傻了眼——那竟然是两盘黑色的老式录影带。
    我刚才脑子里乱成一团,几乎什么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想到,里面会是两盘录像带。因为闷油瓶那个人,你可以很容易把他和什么棺材扯上关系,却实在很难把他和录像带这种过期的现代化设备之间建立什么联想。
    我靠,他怎么会寄这种东西给我?里面是什么内容?
    我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念头,该不是他进青铜门后的情形吧,难道他把青铜门后的情形拍摄下来了?
    我靠,要是真的那太……不过一想又不可能,当时没见他扛摄像机进去。而且我相信那青铜门之后也不会是什么好地方,应该不至于能轻松地扛摄像机拍摄。
    那会是什么呢?我心里顿时好比无数只蚂蚁在爬,直想马上播放出来看看。
    不过,这两盘录像带,样子和使用的材料都是很老式的,可以说年代相当久远。我知道必须要老式的放映机才能播放,那种东西现在很难找到了。
    三叔示意我翻过来看看,我就把包装丢到一旁,把两盘录像带拿出来,先仔细去看录像带的侧面上有没有标识什么信息。
    我对录像带并不陌生,十年前街头还是满布录像带租赁店的时候,看国外的故事片几乎是我唯一的娱乐。那时候假期里一天五盘是肯定的,接触的多了,对这东西的结构自然也有一些了解,知道一般自己录制的录像带,都会在背脊上写点什么,否则无法辨认。
    一看却有点奇怪,它的背脊上以前确实贴着标签,然而现在给撕掉了,给撕掉的痕迹很新,显然撕了不长时间,看来,似乎是闷油瓶不想我们看到这边上的标签。
    这又是为什么?东西都寄给我们了,还要撕掉边上的标签,这上面有什么我不能知道吗?
    “这是怎么回事?”这时三叔拾起地上的包装,甩了甩,确定里面再没有什么东西,问我,“大侄子,你他娘的可不厚道,你怎么没告诉我你和他还有联系?”
    我摇头表示绝对没有,三叔拍了拍带子,问那这怎么解释?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三叔看我不像撒谎,就皱起了眉头,啧道:“那这小子也算神通广大了,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我也奇怪,我从云顶出来之后,地址只有阿宁那批人和家里人知道,他没有我的信息,却能准确地寄东西给我,这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没有人为他收集情报是不可能做到的。看样子,这个沉默寡言的人背后的水,真的深不可测。
    三叔想了想,又问我面单上有没有写这邮包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我拾起面单看了看就摇头,上面只有发件人和日期,其他真是一片空白。不仅发出的地址没有写,连发出地都没有标明。真不知道这快递是怎么做事情的。
    不过日期是在四天前,这里省内快递一般一天就到了,省外比较近的也只需要两天,这份快递寄了四天,寄出地不是离这里很远,就是相当偏僻,交通不便的地方。我可以查查快递公司的电脑系统,如果他们有网络登记,一查就知道了。
    说完三叔和我就对视了一眼,都苦笑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东西打乱了三叔的叙述,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带子好。三叔就道:“大侄子,要不咱们先暂停,这小哥行事诡秘,他不会莫名其妙寄东西来,这两盘带子可能非同小可,咱们先去找录像机看看里面拍的是什么怎么样?“
    我听了一下摇头,忙说不行,虽然我对这录像带里的内容也十分的在意,但是三叔对我叙述的东西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头绪,现在暂停,等一下他心情变化,还指不定说不说呢。而且录像机这东西停产都快十年了,现在连VCD都淘汰了,旧货市场都很难买到,这带子一时半会儿肯定看不了。
    不过,如今如果当这两盘录像带不存在也不可能,我就说咱们继续说咱们的,让你那伙计去问问这市里什么地方有旧货市场,然后去看看,如果有这机器就买下来,如果没有,我晚上上网想想办法。
    三叔听了也觉得有道理,道:“也行,反正接下来也会说到这小哥的事情。“说着就挥手让伙计照办。
    那伙计听三叔讲事情也听得津津有味,现在把他打发走了,颇有点不情愿,不过给三叔眼睛一瞪,也没脾气了。
    伙计走后,三叔就拍了拍脸,道:“那咱们说快一点,刚才我说到哪儿了?“
    我把我刚才听到的给他重复了一下,三叔就点头:“对,关键就是那帛书的内容,那老外和战国帛书渊源很深,这事情还挺复杂,还得从头和你讲。大侄子你生意做了也不短时间了,你对战国帛书这东西了解多少?“
    我想了想,干一行熟一行,虽然我不太喜欢拓片生意,利太薄而且接触的人都有点古怪,不过这么多年做下来,我对于这一行的了解还是比较深刻的。
    战国帛书这东西,不能算是拓片里主要的一种,看名字就知道,战国帛书就是战国的帛书,然而,事实上,这个战国的范围还比较狭窄,正式交易的时候,春秋时期的东西,也算到了战国里面。市面上战国帛书的正本很少,非常珍贵,又因为出土墓点的不同,被分为楚帛书、魏帛书,等等。这些帛书的内容也各不相同,其中最珍贵的是鲁帛,现今公认是鲁帛的,我知道的十个手指都数得过来,而且都不完整,其他混充的东西虽然也有,但是真假难辨,一般官方不承认。
    鲁帛书也不是单一的一种,按照字体和拓片的大小,分成几个小类别,其中最珍贵的是一种鲁黄帛,原因很简单,就是它上面的文字,别人看不懂。
    记录在这种帛书上的文字语法非常古怪,能知道单字的意思,但是没法阅读。我们知道中国八大天书:《仓颉书》、《夏禹书》、“红岩天书”、“夜郎天书”、 “巴蜀符号”、蝌蚪文、“东巴文书”以及“峋嵝碑”,都是文字孤本,没法进行破译。然而鲁帛上的文字,却好像是密码一样,国外考古界把这种鲁黄帛叫做“中国的魔法书”,因为按照排列念出来,就好像是跳大神的咒语一样。
    不过这种密码已经在1974的时候,被人破解了,这就是后来被称为“战国书图”的一种图文转换的古代密码。我是在三叔那里听说过这个词后自己查的资料,这是一个大发现,不过1974年当年发生的另一件事情太出名了,所以这个考古事件并没有引起轰动。
    现在一般的战国帛书的拓片交易中,这种鲁帛很吃香,找的人很多。前段时间听说根据考古研究,这种鲁帛可能有一百二十卷之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推测出来的,但是我知道真正在流通的,也就是那四片到五片,那都是真正的专业人士看的东西,在网络上看不到,而且外国人特别喜欢,所以很多掮客在各地淘这东西,希望能发现孤本。而要找稀有的鲁帛书,则需要到拓片店里去扫店,因为我们采购拓片都是一大批弄来,也不会去分类,各种来历的都有,一般都堆在那里,如果有心就说不定能找到冷门的,而且这种人找到了一般也不会张扬,自己回去研究了,所以这个市场的生意还是比较好做的。
    我爷爷从古墓里盗出的那一份就是鲁黄帛,不过因为老底子出过事情,这东西我们也不敢拿出来炫,爷爷在江湖上的名气很大,不乏有人问起这事情,也算是我店里压箱的宝贝。
    现在我们也知道,这种鲁黄帛,应该就是战国时期铁面生的杂记。这家伙和达·芬奇一样,使用自己创造的文字来书写杂记,非常的神秘主义。从鲁王宫出来之后的那段时间,我也研究过这东西,据说人类历史上,凡是使用密文记述东西的人,都是因为发现了颠覆当时世界观的东西,怕被主流势力(比如说达·芬奇时期的天主教廷)抹杀而不得已采取的措施。
    关于帛书,我就知道这些。我把这些和三叔说了,三叔点头道:“说得没错,果然茅坑蹲久了不会拉屎也能哼哼。 “说着就从床底下拿出他的破包,从里面摸出了一张发皱的照片,我接过来,发现是在博物馆的橱窗里拍下来的一份战国帛书,看上面的文字排列,应该就是爷爷盗出之后被美国人骗走的那份正本。
    “这是本来应该属于咱们家的东西。”三叔道,“老子三年前去美国的时候,在纽约博物馆顺便拍的,整件事情就是因这块东西而起的。想想也真是命里注定,咱们家四代人了,好像给诅咒了一样,都被卷到这事情里头来了。这也是我不想你参与进来的原因,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我这里就能停了。”
    四代人,是啊,我突然感慨了一下,问道:“到底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三叔笑了笑道:“刚才我就说过了,不说出来你绝对想不到,其实,帛书上面并没有写任何的东西,帛书翻译出来的并不是文字,而是一幅神秘的图形。”
    “图形?”我皱起眉头,想起了七星鲁王宫的那份战国帛书,“难道,也是一幅古墓的地图?”
    三叔摇头道:“不是地图,比地图复杂多了。这件事情一言难尽,去西沙之前,那个老外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了我,我转述一遍,你听完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