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情感淡季[平装]
  • 共1个商家     16.50元~16.50
  • 作者:菲利普?贝松(作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有限公司;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4599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菲利普·贝松所著的《情感淡季》荣获法国RTL-Lire文学大奖,有着杜拉斯小说的影子。菲利普·贝松的作品并不注重情节,主题大多跟死亡或痛失爱人有关,却注重用准确、敏感的语言来表达人物心理的细微变化,不断将故事中的人物推向情绪的高潮,能够让读者深入到人的内心世界,进行一次深层次的情感体验。

    媒体推荐

    《周末日报》:“菲利普·贝松是探究人们内心世界的专家。”
    《新观察家》:“一个故事的讲述者,一个慷慨的性情中人,一个梦想家。”
    《十字报》:“他有出色的能力将自己抹去,把所有的空间都留给笔下的人物。”

    作者简介

    作者:(法)贝松
    菲利普·贝松(1967-),Philippe Besson,法国当代作家。他在大学主修法律,当过律师和社会法教师,因为工作的缘故经常旅游,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上海、多伦多等地待过。二00一年出版第一部小说《由于男人都不在了》,讲述名作家普鲁斯和一个男孩书信交往的故事,获得Emmanuel-Robles奖而一举成名,至今已出版十部作品,每部作品都引起很大的反响。
      菲利普·贝松的小说主题多围绕在死亡的命题上,在访谈中他自承深受普鲁斯特、兰波,特别是杜拉斯的影响甚深。

    文摘

    不论怎样,一开始,她在微笑。
    这是一种隐秘的微笑,几乎令人难以觉察,有时候,这样的笑容浮现在脸上,甚至都不经由人的意志,就不知不觉发生了,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无法牵强地去解释。
    正是如此:这是一种若有若无的笑容,可以看作是幸福的表现。
    她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这种满足,可能正是因为她穿上了红色的短袖连衣裙,这是她非常钟爱的一件连衣裙,能够使她的身材更显纤细,使她的侧影像是20世纪50年代广告画上的美国女郎。她穿上这条裙子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更漂亮、更性感了。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以至于一个男人,最好是诺曼,能够拦腰抱起她,并且毫不费力地举到空中。她喜欢这种身轻如燕的感觉:这令她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年少。并非说她已经老了,再过几个月她就年满三十五岁了,但人们已经不像谈论“年轻女人”一样谈论她了,而且对她称呼cc夫.人”多过了“小姐”。她并不为此而伤感,不,她接受岁月的流逝,她的某些部位有些发福了,但可以通过巧妙地选择衣服加以掩饰,这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只要有可能,她确实也想留住一些流逝的时光,并且希望自己仍然是那个引人注目的女人。
    是的,那微笑,可能仅仅由此而生,为了魅力依旧。
    然而,她进门的时候,本却没有看她。从几年前开始,本就不再看她了。确切地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对她的熟悉,已经到了没什么可看的地步,他这么认为。他对她是如此地了解:什么都见过了,还要看些什么呢?再说,在他们两人之间,也不是吸引力的问题,永远也不会是别的什么,而是一种默契。他们两人都没有宣称他们是朋友,但至少相互认识,他们非常喜欢对方,他们了解一部分对方的生活,他们有着共同的反应、共同的记忆。正因如此,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露易丝第一次走进“菲利之家”那天,那恰好也是本开始做侍者的第一天,距今已经九年了。正因如此,他一直在那儿,站在柜台后面,用一块湿布机械地擦拭着;而她呢,她总是以同样的频率来这家咖啡馆,这里已经成了她的巢穴和据点。真的,露易丝进门的时候,本没有抬头看她,然而已经熟识的东西,他还用再去看么?
    即使是她的红色衣裙,他也已经牢记在心了。他见到这条裙子,不是因为她经常穿着,而是因为她已经买了很久,而且每次穿上它总是重要的场合或是她想讨人喜欢的时候。事实上,当她进门时,他正是这么想的:露易丝想讨好什么人,或者是有什么大事要庆祝。出于某种原因,诺曼也在这讨好的人选之内。
    他很欣赏诺曼,即使他远非他最好的朋友:也许是因为这样太不自然,此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总令他裹足不前,类似于不够坦诚,或是利己主义,他无法更为明晰。但这并不重要,再说了,这只是他对诺曼的看法。露易丝是个大女孩,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如果她和这个家伙最终决定共同生活,在本看来,这并不会改变她的生活。
    还是几个月前,露易丝开始了他们的冒险。她很少这么有恒心有毅力,这么坚贞不屈。总的说来,她的爱情持续的时间要短得多,永远都不知道是她先离开还是她被抛弃。这次应该比以往几次更为重要,可能真的如此。这也同样更为复杂:真是可笑的想法,有这么多单身男人,却要去找个已婚的。不管怎样,这都是她个人的事情。
    这正好也是她在想的事情。她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很开心,但她很清楚地感觉到,相对于以往的经历,本对于这个故事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好奇。也许是麻木了吧,侍者就是这样。他不感兴趣并不要紧:显然,他的意见又不是决定因素,但她很在意本,他能令她打消疑虑。她已经习惯于他的鼓励、他的沉默和他谜一般的神情,对此,她可以解读为一种鞭策。
    “我不知道诺曼几点钟能来。您知道么?我在等他。”
    “你们没有确定约会的具体时间?” “没有,他只是说,他做完要做的事就过来。”
    “要做的。”她说明事情的方式,让人觉得这是谎言。然而,她真的可以告诉本,诺曼要做的事和该立即了结的是什么吗?不,当然不。他们还没有亲密至此,而且本肯定也不会在乎,就像他喝下的第一杯百威啤酒。特别是,这晚,露易丝觉得自己很迷信:她有种预感,重要的是,什么都不要说破,也就什么都不会失败。她坚信只有孩子才会接受这种态度,而理智的成年人是不会把命运交给喜好捉弄人的上帝的。应该相信,恐惧赋予了她神奇的判断力。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