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本杰明的奇幻旅程[精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9.00
  • 作者: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ScottFitzgerald)(作者),柔之(译者),林惠敏(译者),郑天恩(译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407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杰明的奇幻旅程》:美国爵士乐时代最伟大的“桂冠诗人”菲茨杰拉德
    纸醉金迷的时代,华美伤感的乐章
    当时间的河流不再平顺,擦肩而过的我们又将在何处再次交错……
    生命的意义,真挚的爱情,追寻与渴望,拥有与失落……
    当青春不再,我们失去的不止这么多。

    媒体推荐

    “菲茨杰拉德是我的老师,我的大学,我的文学伙伴。”
      ——村上春树
    “《冬之梦》我大概读了有20遍,我把这短篇分解成几个部分,好像用显微镜观察一样去品读那文章,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迷住了我。”
      ——村上春树
    “《像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代表了菲茨杰拉德在短篇小说上的成就……这些爵士乐时代的故事里,包藏着无限的辛酸,往往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查尔斯?沙恩(charles E. shain)
    像一则忧伤的童话,镶着金边的泡沫,就是何其真实何其细腻的喧嚣和浮华。
      ——柏邦妮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 译者:柔之 林惠敏 郑天恩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1896-1940),著名美国小说家。从1920年开始创作,以《人间天堂》一举成名。他的小说生动地反映了20年代“美国梦”的破灭,展示了大萧条时期美国上层社会“荒原时代”的精神面貌。直到1944年去世时,他仍在创作《最后的大亨》。在他有限的创作生涯里,推出了包括《人间天堂》《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等多部长篇小说和150篇个短篇小说。
    菲茨杰拉德在圣保罗从小就被以美国贵族的养成方式培养长大,但是他写作的主要动力却来自高度浪漫的想象。他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是美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经济大萧条还没有到来,传统的清教徒道德已经土崩瓦解,享乐主义开始大行其道。用菲茨杰拉德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菲茨杰拉德称这个时代为“爵士乐时代”,他自己也因此被称为爵士乐时代的“编年史家”和“桂冠诗人”。

    目录

    像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
    伯妮丝剪发
    冰宫
    冬之梦
    明智之事
    赦免
    本杰明的奇幻旅程

    序言

    美国20世纪著名作家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1896-1940年)是公认的美国爵士时代文学代言人。他的作品多半取材自那个时代追逐奢侈生活以至信心丧失、道德精神堕落的新一代年轻人,而他自己和妻子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们是美国文学史上一对有名的自我放逐夫妇,从美国到欧洲又同到美国,过着“有一千个舞会等着他们而无工作”的浪漫生活。然而他的作品却源源不断。在他自称“亮晶品”却悲剧告终的一生里,他完成了《了不起的盖茨比》 (The Great Gatsby)、《夜色温柔》(Tender Is the Night)、《人间天堂》(This Side of Paradise)、《美丽与毁灭》(The Beautiful and Darned)等长篇小说,以及超过150篇的短篇小说。完整地构筑起一个融合个人生活与见证时代、精致的文学体系。
    菲茨杰拉德在追求“美好的生活”的同时,也遭遇了经济与健康上的重大压力和损伤。他必须不断地写作以赢得名利,供给他过奢靡豪华的生活所需。为了还债,他可以在半年内写出11个短篇故事。虽然他自己痛恨这些作品,说“全是垃圾”,发表出来还是佳评如潮。他的150多个短篇小说多半是在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却无损它们的价值。

    文摘

    1本杰明的诞生
    用宽大的白色毛毯包裹着、被勉强放进摇篮的是一个大约70岁的男人。他稀疏的头发几近全白,下颌还拖着一条薰黄颜色的长胡子,那胡子正随着窗外吹进的微风,前前后后地飘动着;他用黯淡无光的眼睛注视着巴顿先生,目光中好似潜藏着太多困惑的疑问。
    “我是不是疯了?”巴顿先生发出雷霆般的怒号,他的恐惧此时完全变成了愤怒:
    “这见鬼的医院是在开我的玩笑吗?”
    “这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是玩笑。”护士严肃地回答着,“还有,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疯了没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真的是你的孩子。”
    冷汗再次从巴顿先生的前额涔涔流下。他闭上他的双眼,然后,睁开眼,再看一次。没错,他正在注视着一个70岁的老人——正确来说,是一个古稀之年的婴儿,一个正把自己的双脚悬挂在摇篮的栏杆外面的老婴儿。
    这个老婴儿以平静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过了一阵子,他忽然用一种粗哑而年老的声音开口说道:“你是我的父亲吗?”他这样询问着巴顿先生。
    听到这句话,巴顿先生和护士都大吃一惊,几乎当场跳了起来。
    “因为如果你是我父亲”,老婴儿继续发牢骚似地说着,“我希望你能够带我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至少让他们为我准备一个比较舒服的摇篮也好。”
    “我的老天啊,你到底是从哪来的?你是谁?”巴顿先生几近狂乱地问着。
    “我不能准确地告诉你我到底是谁。”老婴儿还是发牢骚似的嘀嘀咕咕回答着,“因为我才刚出生几小时——但是,我的姓氏确实是‘巴顿’没错就是了。”
    “你说谎!你是一个骗子!”
    老婴儿疲惫地转头面向护士,“你们就是这样欢迎一个新生儿来到这个世界的吗?”他用有点虚弱的声音抱怨着,“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他错了呢?”
    “你错了,巴顿先生。”护士严肃地说着,“这是你的孩子,你非接受这个事实不可。我们要求你把他带回家,越快越好——最好今天就把他带走!”
    “回家?”巴顿先生怀疑地重复了一次。
    “是的,我们不能把他留在这里。我们真的不能,你懂吗?”
    “我倒是非常高兴听到能回家,”老婴儿还在继续发着牢骚,“如果大家都安安静静的,这个地方倒也不错。可是你们听,这些从不停止的哭闹声,吵得我连觉都睡不成。当我想吃点什么的时候,”——讲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像是要表示强烈的抗议一般——“他们却只给我一瓶牛奶!”
    巴顿先生无力地瘫在他儿子身旁的一张椅子上,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的老天哪!”他恐惧地喃喃自语,“人们会怎么说啊?我又该怎么办啊?”
    “你现在必须做的事只有一件,”护士很坚决地说,“带他回家——现在立刻就走!!”
    在这个受尽折磨的可怜人眼前,一幅非常荒唐的画面正无比清晰恐怖地浮现出来——他正走过城市拥挤的大街,而在他身旁亦步亦趋的正是这个骇人的怪物……
    “不行,我办不到!!!!”巴顿先生痛苦地呻吟着。
    看到这幅景象,人们一定会驻足停留跟他交谈,到时候他要怎么说呢?他必须要介绍这个——这个70来岁的老婴儿:“这是我儿子,今天早上刚出生的”,然后这个老婴儿会裹着他的毛毯,他们将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前行。经过热闹的商店,经过奴隶市场——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巴顿先生竟然恨不得自己的儿子是个黑人——经过住宅区豪华的宅邸,经过养老院……
    “起来吧!站起来吧你们得小心地把自己绑紧,免得分开!”护士命令着。
    “看这边,”老婴儿突然开口说,“你不会以为我想要裹着毯子回家吧?”
    “婴儿总是裹在毛毯里的。”
    那老婴儿拿起了一件小小的白色襁褓衣服,恨恨地抖了几下。“看!”他颤抖地说,“这就是他们为我准备的玩意儿!”
    “婴儿都是穿这种衣服的。”护士一本正经地说。
    “哦,”老婴儿说,“两分钟后你眼前的这个婴儿只好一丝不挂了!这件毛毯真是令人发痒,他们早就应该给我一床被单”
    “穿着它!穿着它!”巴顿先生急急忙忙喊着。他转头望向护士:“我该怎么办?”
    “到城里去,然后买些衣服给你儿子!”
    当巴顿先生离开时,后面传来了他儿子的声音:“记得顺便买一根手杖,爸爸!我想要一根手杖!”
    砰的一声,巴顿先生狠狠关上了医院的大门……
    2本杰明入学
    对于本杰明?巴顿在12岁到21岁之间的生活,我想无须着墨太多。只要指出这些年他还是照例没什么长大就够了。当本杰明18岁的时候,他已经像是一个高大挺拔的50岁男子了;他长出了更多头发,头发的颜色也变成了暗灰色;他的步伐变得更坚稳,声音也不再是原来沙哑而颤抖的嗓音,而是一种低沉而健康的男中音。因此,他的父亲决定送他到康乃迪克州的耶鲁大学接受入学测验。本杰明通过了测验,并且成为了大学新生当中的一员。
    在被允许入学之后的第三天,本杰明收到了一份来自注册员哈特先生的通知,通知他前往主任的办公室做短暂会谈,并且安排他的大学课程。本杰明对着镜子一瞥,发觉他需要将自己的头发染成适当的棕色;但是当他焦急地找遍了梳妆台抽屉时,却发现染发剂不在那里。然后,他才猛然想起来——几天前他已经把它用光,并丢掉了瓶子。
    本杰明现在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他和哈特先生约好的时间只剩五分钟了。没有别的办法,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得去赴约。所以,他就这样过去了。
    “早安。”注册员礼貌地打着招呼,“您是来询问有关您孩子的事吗?”
    “那个……事实上,我姓巴顿——”本杰明才刚开口,就被哈特先生给打断了。
    “很高兴遇见你,巴顿先生。我正在等您儿子,他随时可能会来呢!”
    “那就是我!”本杰明脱口而出,“我是新生!”
    “什么!”
    “我是新生。”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绝对不是。”
    注册员皱了皱眉头,瞥了本杰明胸前的铭牌一眼。“真奇怪哪……我的资料上写着,本杰明?巴顿的年龄明明是18岁的啊。”
    “我是这个年龄没错。”本杰明肯定地说,但不知为何脸颊有点发烫。
    注册员有点不耐烦地注视着他。
    “巴顿先生,你别想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本杰明勉强笑了笑,“我是18岁。”他再次重复了他的话。
    注册员脸色铁青地指着大门,“滚出去!”他大声说道,“滚出这个学校和这个城镇!你这个危险的疯子!”
    “我真的是18岁!”
    哈特先生打开了大门。
    “太可笑了!”他大吼着。
    “一个像你这种年纪的人还试着想伪装成大学新生混进这里!你,18岁?很好,我给你18分钟,马上给我滚出这个城市!”
    本杰明?巴顿不卑不亢地走出了注册员的房间,外面的大厅里有六个正在等候的大学生,他们纷纷对本杰明投以好奇的眼光。当他走出一小段路的时候,他转过头,面对着仍然站在门口走道上,余怒未消的注册员,然后,再次用坚定的声音说道:“我是18岁。”就在那群大学生窃笑的声音之中,本杰明头也不回地走了。
    但是,命运注定要本杰明不能就此轻易离开。当他沮丧地走向火车站的路上,他发现有几个人跟着他,然后跟着他的人越来越多,一小群人变成一大群,到最后,竟然变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消息传得很快,都说有个疯子通过了耶鲁的入学测验,并且试图冒充18岁的年轻人。整个校园都沸腾了。男人们不戴帽子就从教室里跑了出来,橄榄球队放弃了他们的练习,加入了这个队伍;教授夫人们的帽子都挤歪了,闹哄哄地想抢个好位子,还跟在队伍后面边跑边尖叫;在队列里面,品头论足的话语接连不断,句句都刺进了本杰明?巴顿柔软而敏感的心。
    “他一定是个流浪汉!”
    “以他的年纪来说,他应该要上补习学校才对!”
    “看那个天才儿童!他把这里当成是养老院了!”
    “滚到哈佛去吧!”
    本杰明加快他的步伐,最后索性加快脚步跑了起来。他会证明给他们看的!他一定会去哈佛,然后他们会后悔现在这种不负责任的嘲弄!
    当他安全抵达往巴尔的摩的火车上后,本杰明将他的头伸出窗外,“你们会后悔的!”他大声吼着。
    “哈哈!!!!”远处大学生们的嘲笑仍然持续着。
    “哈哈哈!!!!”
    这是耶鲁建校以来所犯下的最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