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爱人的头颅[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8.6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27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爱人的头颅》编辑推荐: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蔡骏成名作全新修订版,文青时代的中短篇小说盛宴,展现长篇悬疑之外的文字魔力,以低回奢华的文风,演绎一段旷世爱情传奇,作品总销量高达700万册,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爱人的头颅》是中国最出色惊悚小说家蔡骏的成名之作。《爱人的头颅》介于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其文本和语言具有纯文学的美学价值、唯美、神秘,甚至还有拉美式的魔幻现实主义。然而,在结构上和叙述方式上又同时具有通俗畅销文学的特征,悬念、惊悚、推理、科学、罗曼蒂克。给大家带来一种不可抗拒的美的追求与享受。《爱人的头颅》全面收录了他在网络上广有影响的短篇力作,充分展现了他出色的文学才华。

    媒体推荐

    书评
    蔡骏的书介于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其文本和语言具有纯文学的美学价值,唯美、神秘、甚至还有拉美式的魔幻现实主义。然而,在结构上和叙述方式上又同时具有通俗畅销文学的特征,悬念、惊悚、推理、科学、罗曼蒂克。
    ——狼之子 蔡骏的作品让我想到两个人:金庸和倪匡。
    ——沙漠中的仙人掌 让我近乎痴迷地喜欢上他的文章是看到他的《爱人的头颅》和《殉》两篇文章之后。这两篇文章的发表中间相隔五天。但是我看它们却是在同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公元两千年六月四日下午—十五点。
    从那天开始,我便开始感觉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的文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蔡骏”这个名字就刀刻般地深深嵌在我的脑海里——虽然我一向不喜欢记作者的名字,但是“蔡骏”这个名字却因为他的文章而变得分外美丽、阳刚味十足而又充满神秘感。
    蔡骏很擅长细节描写,为论是心理描写还是景物(场景)描写都是一流的,相信读者在看了他的《爱人的头颅》和《恋猫记》这两篇文单之后一定会有这样的感想。不管你愿不愿意,——只要你看了他的文章你就会不得不喜欢上他——一个年轻、才华横溢的写手。因为他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不可抗拒的美的追求与享受。
    ——旭川令狐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5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700万册,并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代表作《天机》系列,自2007年出版至今,销量已超过240万册。最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再续畅销传奇。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及严密的逻辑著称,不仅赢得了全球华语地区数千万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俄文、泰文、越南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蔡骏创作大事记:
    2000
    短篇小说《绑架》获“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
    2001
    完成个人首部长篇小说《病毒》
    2002
    个人首部图书《病毒》出版
    长篇小说《诅咒》出版
    长篇小说《猫眼》出版
    2003
    长篇小说《神在看着你》出版
    长篇小说《夜半笛声》出版
    2004
    长篇小说《幽灵客栈》出版
    长篇小说《荒村公寓》出版
    2006
    长篇小说《地狱的第19层》出版
    长篇小说《荒村归来》出版
    2006
    长篇小说《玛格丽特的秘密》出版
    长篇小说《旋转门》出版
    2007
    长篇小说《蝴蝶公墓》出版
    《天机》第—季沉睡之城出版
    《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出版
    2006
    《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出版
    《天机》大结局末日审判出版
    2009
    《人间》上卷谁是我出版
    《人间》中卷复活夜出版
    2010年
    《人间》下卷拯救者出版

    目录

    爱人的头颅 1
    恋猫记 12
    芦苇荡 22
    天宝大球场的陷落 39
    食草狼 55
    绑架 62
    卷帘人 85
    十个月亮 88
    两个梦 95
    拜占庭式的圆顶 99
    黄包车夫与红头阿三 109
    阿拉丁 120
    杞人忧天 126
    殉(《青铜三部曲》之一) 137
    祭(《青铜三部曲》之二) 147
    疫(《青铜三部曲》之三) 162
    肉香 178
    一封家书 191
    水雷 203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 220

    后记

    你是灯
    想你时
    你就是那盏
    我额前的日光灯
    你的光亮
    是从巴山夜雨时
    那西窗的烛火中泻出的
    或是
    从那梦中醒来的诗人
    所牵肠挂肚的短松冈上
    一轮
    十年生死后的明月里化成
    于是
    光线竟成了一片片桑叶
    而我化作了秋蚕
    细细咀嚼着你的芬芳
    吐丝
    作茧
    自缚
    化蛹
    囚禁于自己的天牢里
    直到
    你的微笑从灯光中溢出
    我已是破茧而出的蛾子了
    舞动着双翅
    急切地
    一头

    文摘

    爱人的头颅
    现在是午时三刻,验明了正身,监斩官一声令下,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的人头已经落地,不是我趴到了地上,而是身体与头颅分了家,也就是说,我被砍了脑袋。
    但奇怪的是,我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死了,我能肯定的是,我的灵魂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窍,它实在太留恋我的肉体了,以至于赖在我的头颅中不肯走。还好,它没有留在我的胸口,否则我得用肺来思考了。
    刽子手的大刀刚刚沾到我脖子的时候,我的确是在害怕得发抖,你们可千万不要笑我。从锋利的刀刃接触我到离开我,这中间不足半秒,可我的生命已经从量变到质变了。接下来,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自由落体的状态,我开始在空中旋转。在旋转中,我见到了自己的身体,这身体我是多么熟悉啊,而现在,它已经不再属于我了。而我的脖子的横剖面,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那里正不断地喷着血,溅了那忠厚老实的刽子手兄弟一身。我的四肢则在手舞足蹈,仿佛在跳舞,也像是在打拳踢腿。突然,我的嘴巴啃到了一块泥土,这真让人难过,我的头落地了,但以这种方式实在有失体面。我的头在地上弹了几下,直到位置正了为止,还好,现在我净剩下的这么一小截脖子端端正正地立在地面上,避免了我所深为担忧的上下颠倒或是滚来滚去被人当球踢的可怕局面。
    再见了,我的身体,现在你正被他们拖走,运气好的话也许是去埋葬,运气不好的话只能是被喂狗了。身体离开了我的视野,剩下的只有我的一大摊血,在不知疲倦地流淌着,最终它们将渗入泥土,滋润那些可爱的小草。
    正当我在地上思绪万千的时候,不知哪位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拎了起来。我不断地晃晃悠悠,仿佛是在空中飞,我只能看到那家伙的腰带。我想出口骂他,可我的声带一半留在了这,一半留在了我的身体上,输送气流的肺与气管也与我永别了,所以,我只能向他干瞪眼。
    我被挂在了城门上,一根细细的绳子一端系着城垛,一端系着我的头发。在我的下巴下面几尺就是城门了。南来北往的人都要从我的下面穿过,他们每个人都要注视我一番,当然,我也要注视他们一番。这些男男女女有的对我投来不屑一顾的目光;有的大吃一惊,然后摸摸自己的脖子,这种人多数是我的同类;也有的摇头叹息,以我为反面教材教育后人;还有一二文人墨客借机大发诗性,吟叹一番人生短暂;更有甚者,见到我就朝我吐唾沫,幸亏我被挂在高处,否则早就被唾沫淹没了。
    太阳把我照得晕头转向,成群结队的苍蝇开始向我进攻,它们嗡嗡地扇着翅膀,可能是把我当成了一堆屎。更可怕的是,有几只恶心的蛆虫钻了进来,疯狂地啃噬着我的口腔和脑子。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也许这就是彻底腐烂的前兆。一想到我的脑袋即将变成一具臭气熏天的骷髅头,其间还住着一个不散的阴魂,我就为城市的环境卫生担忧。
    漫长的一天即将过去,夕阳如血,也如同我的头颅。我发觉夕阳的确与现在的我类似,都是一个没有身体的圆球,只不过它挂在天上,我挂在城门上。
    入夜以后,许多鬼魂在我的周围出没,他们似乎非常同情我,对我的悲惨遭遇表示同情。但我不想理会他们,我只有一个愿望-让我的灵魂快一些出窍吧。
    我赶走了那些孤魂野鬼,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我还是有感觉的,晚风吹过我的面颊,有一种彻骨的寒冷贯穿我的头颅深处。我不痛苦,真的,不痛苦。
    但是,我突然又彻骨地痛苦了起来。
    我想到了——她。
    不知什么时候,一弯如钩的新月挂上了中天,高高的宫墙下,执戟的羽林郎们都困倦了,没注意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红墙碧瓦间闪了出来。
    白色的影子在你们面前忽隐忽现,轻轻地穿越宵禁的街道,让人以为是神出鬼没的幽灵。她的脚步如丝绸飘落,轻得没有一点声音,你们只能听见夜的深处发出的回响。
    现在能看到的是她的背影,白色的背影,在一片彻底的黑夜中特别显眼,可在宵禁的夜晚,她正被活着的人们遗忘。
    还是背影,但可以靠近一些看,白色的素衣包裹着的是一个撩人的身体,那身体有着优美的曲线,完美无缺的起伏令它看去就像暗夜里的云。所以,你们很幸运,请把焦点从她细细的腰肢调整到她的头发,盘起的长发,静静地闪着光泽。但是,你们不能胡思乱想,因为这身体,永远只属于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
    如果她允许,你们也许可以看到她的侧面,这样的话,就可以看清她的完美身材,那简直就不是人间所能有的。她终于来到了城门下,盯着那颗悬挂着的人头,她此刻依旧镇定自若,平静地注视着那张熟悉的脸。
    城门下的那个年轻的卫兵已经熟睡了,也许他正梦到自己思念的女孩。而你们所看到的白衣女子轻轻地绕过卫兵,走上了城门。她来到高高的城垛边,整个城池和城中央巍峨庄严的宫殿都在眼前。你们顺着长长的城墙根看过来,可以看到她缓缓拉动吊着人头的绳子,直到把那颗人头捧在怀中。
    我现在躺在她的怀中,从她的胸脯深处散发出一种强烈的诱人气味,渗入我冰冷的鼻孔。她的双手是那样温暖,紧紧地捧着我,可再也无法把我的皮肤温热。她用力地把我深深埋入她的身体,仿佛要把她的胸口当做埋葬我的墓地。我的脸深陷其中,什么都看不见,一片绝对的黑暗中,我突然发现眼前闪过一道亮光,亮得让人目眩,那是她的心,是的,我看见了她的心。
    你们也许在为这场面而浑身发抖吧。这女子穿的一袭白衣其实是奔丧的孝服,已被那颗人头上残留的血渍沾染上了几点,宛若几朵绝美的花。她抱得那样紧,仿佛抱着她的生命。
    月光下,你们终于可以看到她的脸,那是一张美得足以倾城倾国的脸,就像是来自古代壁画。也许你们每个人都有上前碰一碰她的愿望,她的脸将令你们永生难忘。但现在,她的脸有些苍白,毫无血色,可对有些人来说,这样反而显得更有诱惑力,这是一种凄惨到了极点的美。
    血淋淋的头颅在她的怀中藏了很久,她渐渐地把人头向上移,移过她白皙的脖子,玲珑的下巴,胭脂般的红唇,直而细的鼻梁,两泓深潭似的眼睛,九节兰似的眉毛和云鬓缠绕的光滑额头。你们吃惊地发现,她大胆地与死人的头颅对视着,双手托着带血的人头下端。她一点都不害怕,平静地看着那颗人头。
    那颗人头的表情相当安详,仿佛没有一丝痛苦,嘴角似乎还带有微笑,双眼一直睁开,好像在盯着她看。在月光下,你们如果有胆量看的话,可以看到这张瘦削的脸一片惨白,但也并非你们想象中那样可怕。
    我允许你们看我的脸。
    随着她双手的移动,我感到自己如一叶小舟,驶过了一层层起伏的波浪。她不哭,她面无表情,但我知道她悲伤到了极点,所以,她现在也美到了极点,她穿的一身守节的素衣更衬托了这种美。
    我想让她知道我正看着她,就像现在她正看着我,我一切都明白,但我被迫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