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谁在收藏中国[平装]
  • 共3个商家     21.00元~25.55
  • 作者:吴树(作者)
  • 出版社:山西出版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30624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谁在收藏中国》由山西出版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假拍拍假,拍卖场的阴谋与陷阱。直击盗墓全过程,高科技制假,让专家犯晕。电视鉴宝有玄机,中国文物国际热专卖:惊天大阴谋。谁来鉴定“文物鉴定专家”,带工,文物走私的秘密通道。
    《谁在收藏中国》是第一部全方位揭秘当代中国文物市场真相的长篇纪实作品,黑幕·骗局·陷阱统统现形,淘宝·鉴宝·藏宝妙在其中。
    随书附录难得一见的14件国家珍稀文物照片,5斤猪肉换来的价值1600万的古画,假古董坐几回飞机变成真文物,暗访景德针高科技文物制假基地,1天,4海关,仅5%抽检率,查扣走私文物15512件,盗墓,除了敛财,还为兴趣……
    随着中国文物专家的眼镜不断被琳琅满目的现代工艺品砸碎,一个阉割了权威、失去了价值本源的文物市场,无可避免地陷入了无政府主义状态,许多有悖常理、荒诞不经的事件隔三差五地在文物圈内上演。
    一座座深埋着中国人之根本的古墓被一双双野蛮之手毫不留情地劈开,我们一代代老祖宗在仙逝百年、千年之后,竟然被他们的后代亲手从地底下刨挖出来,成为一具具无助的残骸,乱七八糟地暴露在荒郊野岭,中国人忠孝礼义的旗帜被一伙伙盗墓贼撕为碎片,变成一块块遮不住羞的破布头……
    也许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铁板钉钉的事,才留给了物理与事理更多的想象与发展空间。但是,法理也一样吗?假若法律的材质不是铁、不是钢,而是橡皮与泡沫,公正与秩序岂不就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奢侈品?

    作者简介

    吴树,1950年出生,祖籍湖北大冶。中国电视艺术家、资深记者。主要著作有:电影文学剧本集《阿门》;中篇小说《凤凰玦》、《失落的流浪者》、《野草莓》、《明天的太阳》、《进化森林》等;电视剧《黎明行》、《父亲》、《黑暗的心》、《有个男人》、《黄昏小站》等;其编导的十几部电视艺术片,曾获国家及境外优秀电视专题片奖。

    目录

    序一 其人其作/(法)李兰
    序二 中国富强之后做什么?/摩罗
    前言惊天大阴谋
    第一章 割袍断义
    破茧
    中国第一槌
    当财富走出梦境

    第二章 疯狂元青花
    鬼谷子下山
    中国宝葫芦
    元青花的始作俑者
    元青花冲击波

    第三章 寻梦潘家园
    “鬼市”·“淘客”
    “捡漏儿”·“打眼”
    富农制造厂

    第四章 窃国众盗
    盗墓者
    探班贼窝
    海底夺宝
    国仓硕鼠

    第五章 谁废了中国文物专家
    假作真时
    青花黑客
    文物泰斗的尴尬
    一个献宝者的遭遇
    一砸千金为正名

    第六章 闹剧的华彩乐章
    鉴宝!鉴宝!!
    拍卖!拍卖!!
    离奇的文物贿赂案

    第七章 中国文物通缉令
    中国是文物大国吗?
    噩梦圆明园
    国宝大出境
    中国文物备忘录

    第八章 路在何方?
    “终极国宝
    拷问中国文物之现状
    潘家园之2008版故事:
    后记我在现场

    序言

    2007年5月,我在巴黎接受法国一家电影美学研究机构的委托,翻译两部中国作家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零界》和《相思树》。碰巧的是,这两部剧作同出一人之手,编剧是我的中国老师吴树先生。
    同年12月。这两部剧作翻译文本完成,交由各位评委审读。让我没料到的是:诸位评委对于两部剧本所赋予的热情,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评委会在电影剧本《零界》的推荐理由一栏中写道:“这是一部具有强烈哲学韵味的电影剧作,作者以亲身经历的一段传奇故事,文学化地展示了20世纪末中国农村新生代的屈辱和挣扎。作品从审丑出发,完美地体现了构建于悲剧之上的美学精神,体现了作家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和对底层农民的博大人文关怀。”

    后记

    除开夜间,我很少用哲学或政治经济学去演绎自己的生活,因为我的思想容易困顿于极端情绪的挑逗,即便在通往地狱与天堂的临界。如果上帝缺乏幽默与激情,我宁可选择与魔鬼共舞。大概是性格使然吧,在身体极度疲弱的阶段,我选择了这样一个充满刺激与诱惑的选题——直击中国文物市场。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我几乎天天都挣扎在黑暗的人性炼狱里,不停地化妆、不住地蜕变、一次次地轮回着人世间令人憎恶的角色:盗墓贼、走私犯、骗子、奸商……以至于结束采访、文稿杀青后,在相当长的一个阶段里,我依旧惴惴不安、魂不附体,掩卷而无法停思。近2000个寝食难安的日日夜夜,数百位形形色色的受访者,听不完的离奇故事,看不尽的重重骗局,至今还如梦魇一般,继续困扰着我多病的身体和惶恐的灵魂,让我似乎还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文摘

    这些真真假假的古玩商品,流通渠道主要是由两类人的经营活动构成。一类相当于批发商,道上人称“大爷”,这些人是中国古玩市场的源头和始作俑者。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不会在市场上公开露面,基本上是一些见不得阳光的盗墓贼或文物制假者。这部分人行踪诡秘,风险性大,蹲大牢判重刑、丢身子掉脑袋的都有,但在艺术品市场流通链上,与那些直接进市场经营买卖的下线比,他们的经济收入却显得偏低。
    第二类人绰号“二爷”,风险最小、挣钱最多,他们是古玩市场的直接销售者。这部分人群的组成基本上是农村的农民和小城镇里的无业人员。记者留意观察,在北京的古玩市场,摊主们绝大多数来自经济滞后的省市,其中以河南、安徽、江西和福建四省的农民居多。市场流通的对象在品种上各有侧重:河南人主要经营青铜器、玉器以及钧窑、汝窑、磁州窑等北方的瓷器;安徽、江西人主要经营元明清三代的青花、釉里红瓷器;福建人除开卖当地土窑仿烧的景德镇各代青花瓷之外,多经营建窑黑瓷与土龙泉瓷器。文物商贩中也有其他省份的人,如:卖新疆玉和俄罗斯玉的新疆人、卖老玉的东北人、卖唐卡和银器的西藏人、卖彩陶的甘肃人、卖唐三彩的陕西人、卖红山玉的内蒙人,还有啥都卖的山西人,等等。
    在“二爷”中,北京本地人主要开古玩店,有少量过去的老玩家也会将一些自家淘汰的东西临时租一个摊位卖卖。别看这里大多数摊主土里土气、连报纸都读不转,见到你又是点头哈腰又是哥呀姐呀爷呀的乱叫唤,可一个个腰缠万贯,眼珠子贼精,只要你一伸眼、一张嘴,就能把你看得透心儿穿。掏干你的钱包不说。待你刚一转身离去,他就会跟隔壁左右的摊主们挤眉弄眼,并由此及彼大讲“烧包”的故事。所谓“烧包”,顾名思义就是烧钱的主子.是文物贩子们对那些眼睛拙、信心足的淘宝者的“尊称”.北京本地人则多称此类为“棒槌”。
    圈内人把潘家园的淘宝队伍戏分为“两方面军”——中国军团和“洋军团”。第二方面军中人数最多的是欧洲人,他们大多都只买一些价格低廉的文物仿品或少数民族生活用品。看他们买东西也是一大乐趣,有的完全没有汉语听说能力,便拿着货主备好或自带的计算器,叽里呱啦地按出数字讨价还价。有的虽然听不懂汉语,却会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喊阿拉伯数字,不管卖主叫两千还是两万,他只管盯住人家两只手指头,然后“二十、二百”的乱喊一通。嘿,别看少了几个零,大多数还真能买下来,买东西的人不辨真假,卖东西的有时候也犯晕,便宜来便宜去,有钱赚就行!这种卖主“打眼”的机会叫你碰上了,就叫“捡漏儿”了。
    在来自国外的淘客中,购买力最强的要数韩国人与日本人,毕竟离咱们近些,根靠着根儿,对中国的东西知根知底。他们穿着和中国人一样的衣服,一进场就找到熟悉的摊位上,用与中国人一样的笑容,甚至是操着六成以上的汉语,套近乎、看货谈价。可尽管如此,也逃不过那些精明摊主的眼睛,这些“黄皮老外”只要近摊儿,他们便把一旁藏着掖着的盒子挪出来,神秘兮兮地朝四周打量一番,然后再打开盒子,低声说:“新近到的货,老东西,昨天别人出到几千块钱没卖.特地留给你的!”为什么要故作神秘呢?第一,依照国家《文物法》规定,一切出土文物都归国家所有。第二,大多数文物是不能卖给外国人的。为了执行国家法令,北京市文物局在潘家园还专门设有文物缉查组,每天上午九、十点钟要在各个摊位巡视一遍,若发现违规文物要依法查缴、没收。可实际上他们的行踪都在摊主们的掌握之中,一些货真价实的出土文物,都不会叫他们看见。这第三嘛就是生意人惯用的伎俩了,就算盒子里装的是一件低仿品,他们也要如此这般地故弄玄虚一番,让你觉得他就是一个盗墓贼或者是个销赃的,东西不能公开示人。呵?有哇,怎么没有?潘家园遍地都是!这些人就是被举报了也不过是去派出所转一趟而已,因为他们都不是真正的盗墓贼,他们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仿制品。当然,若是换了别的交易场所,照理说贩卖假冒伪劣产品也违法,可就搞不懂,在潘家园,不说是光明正大却也是心照不宣,卖假的理直气壮,就是买主打上门来也脸不红、心不跳,一种人是咬紧牙关不认错:“什么假的?谁能证明它是假的?出示鉴定证明呵!”这古玩鉴定吧也就真怪,诸多鉴定公司都只给出具“真货”的鉴定书,没人给出具“假货”的文字依据;还有另一类读了几句书,稍微有涵养一些的卖主,你一旦买了假货找回来,他们会笑嘻嘻地陪你调侃:“真要是到代的文物,您几百上千块钱就能买到?那不太亏了兄弟我吗?”买家“吃药”了也自认倒霉,一句自嘲:“又交了一回学费!”转身又上别的摊儿上“补仓”去了。
    再回头看看那些淘宝的韩国人和日本人,他们大多都是道儿上打滚的“回头客”,不管你卖家如何“演戏”,他行他素。他们买的主要是瓷器,拿在手上眯着眼远看看、近瞧瞧,再看看底、敲敲身子,然后用不同倍数的放大镜对口沿和一些开片或裂纹仔细观察,有的还用10倍以上的简易显微镜贴着釉面看气泡、看沁。看不好、拿不准,或是觉得东西有假,也不会让卖主下不来台,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不喜欢”,把东西放下不买就行了,很少有人当面戳穿的。看准了,是老货,就讨价还价,他们出的价一般比国内买主和欧洲客人的要高一些,因为这些人大多都是些文物掮客,将淘到的中国文物走各种路子运回本国倒卖赚大钱。有报道说,韩国首尔一条古玩街85%的文物都来自潘家园旧货市场。在日本,一只直径10厘米的宋代福建建窑天目碗,拍卖价折合人民币达300多万元,而在北京古玩市场上,一只同样到代的碗最多卖到两三千块甚至更低的钱,这中间1000倍左右的差价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生意人心驰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