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圣婴[平装]
  • 共2个商家     16.60元~17.5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675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圣婴》编辑推荐: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蔡骏成名作全新修订版,文青时代的中短篇小说盛宴,展现长篇悬疑之外的文字魔力,一段隐秘的宗教过往,暗藏现代人命运异数的玄机,作品总销量高达700万册 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5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700万册,并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代表作《天机》系列,自2007年出版至今,销量已超过240万册。最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再续畅销传奇。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及严密的逻辑著称,不仅赢得了全球华语地区数千万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俄文、泰文、越南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目录

    圣婴
    飞翔
    小白马
    遗骸
    赤兔马的回忆
    刻漏
    一个少年之死
    今夜无人入眠
    父子
    神秘岛
    杀人墙
    苏州河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

    文摘

    圣婴
    这是一座海边城市,沿江胡乱停泊着许多中国人的小木船。在水泥码头边,一艘巨大的英国轮船喷着黑烟停靠在了岸边。它从地中海北岸的某个意大利港口驶出,是热那亚还是那不勒斯,这无关紧要,它是出直布罗陀海峡走大西洋绕好望角入印度洋还是走苏伊士运河的捷径也无关紧要,甚至它是否在科伦坡、新加坡、香港中途停靠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它在这座中国城市停了下来。一个三十岁的意大利人选择了这座城市,或者说这座城市选择了这个意大利人。在我的记忆里,这个意大利人有着一双棕色的眼睛,隐隐约约发出淡淡的光,这双眼睛的深邃,让许多人终身难忘。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下摆特别长,吸引了几个法国贵妇人的眼神。他挺直了身体,拎着一个沉甸甸的黑色皮箱,没人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他走下舷梯,看了一眼东方的天空,看了一眼这个神奇的城市,他知道,这就是他的目的地了。下了船,踏上了中国的土地,却不需要签证。码头上飘扬着欧洲各国的国旗,四下忙碌的有英国人指挥的印度士兵,也有留着长辫子的中国搬运工。他叫了一辆人力车,进入了这座城市,当人力车载着他穿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时,他有一种回到欧洲的感觉。走了很远,他才看见中国的国旗—黄龙旗,在黄龙旗下,有一个中国人,与他一样穿着一件黑色长下摆的衣服,胸前挂着十字架,向他微笑着。他下了车,和那人以极其细微的声音说着什么,那人的脸色有了些变化。然后他们走进一个阴暗的房间,他打开了他的皮包,这一瞬,改变了他在中国的命运。
    以上所述的时间是1900年,现在回到2000年,我开始讲述一个女孩的故事。
    在那个致命的清晨,我所要讲述的这个故事中的女孩醒来了,我没有必要给她以姓名,我只须称她为“她”。她是从一个奇怪的梦中醒来的,在她将来的人生中,她会不断地回忆起这个梦。她的房间常年处于阴暗中,只有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倾泻在她身上,那些光影像一张黑白条纹的面具覆盖着她,她在床上支起的身体也有了些斑马般的野性。当然,这只是一种意象,如十九世纪的油画体现出的意象。她的眼睛处于百叶窗的影子里,所以从瞳仁的深处,就出现了一种光亮。她似乎能直接看到这种光,来自她的体内。她下了床。她总是在阴暗的房间里关着的皮肤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仿佛是透明的玻璃,一碰就会变得粉碎。
    她有了一种冲动,于是她拉开百叶窗,这个清晨的阳光异样明亮,像一把把利剑刺入了她的体内,于是,她体内的某种感觉上升为直接的行动。她捂着嘴,满脸痛苦地冲出房间,躲到卫生间里去了。她如此反常的行为恰好被父母看见了,父母不安地看着她把卫生间的门重重地关上,然后里面传来了某种母亲所熟悉的声音,接着是抽水马桶和水龙头放水的声音。接着,门开了,她那张面无血色的脸,以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惊慌失措的神情都被父母一览无余地收入眼中,母亲轻轻地问:“怎么了?”此刻,母亲的语气是暧昧的,相当暧昧。但女孩没有听出来,她还不明白母亲暧昧的原因。
    母亲又说:“我们两个谈谈,好不好?”然后她拉着女儿走进了一间小屋,关紧了门。门外的父亲面色铁青地点了一支烟,此刻他的脑海中正放电影一般重复着许多镜头,仔细地搜索有关女儿异常的一切蛛丝马迹。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搜索毫无结果,这时,母女俩从房里出来了,母亲的神色相当不安,而女儿却显得平静得多。她们一定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对话,纯属女性的对话,男人非礼勿听的对话,而这种私密对话的结果恐怕是敏感的父母所深为担忧的。
    “走,我们去医院。”母亲的语气有些生硬。
    女孩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带她去医院,经过了在她看来不可思议的检查之后,她和父母走出了医院。她发现在正午的阳光下,父母呈现出一种绝望的表情。
    回到家,母亲继续与她进行纯女性的对话,但是她完全听不懂母亲所说的,唯一听懂的是母亲不断重复的那句话:“那个男人是谁?”
    她无法回答,因为她的确不知道,面对母亲凌厉的攻势,审问般的口气,她不知所措。可她越是不知所措,母亲就越是认为她在撒谎,越是认为女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堕落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可怜的女孩,她是无辜的,请相信。
    母亲最后真的生气了,她打开门,让父亲进来,父亲扇了女儿一个耳光。女孩的眼里闪着泪花,她逆来顺受地忍住了。她无法理解父母的行为,就像无法理解醒来前的那个梦,还有她身体深处某些微妙的变化。她茫然无知地看着父母,瞳孔仿佛是透明的,她想要以此来向他们证明什么,但这没有用。
    最后她大声地对父母说:“我也想知道,到底那个男人是谁!”
    母亲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绝望:“你连到底是哪一个都不知道吗?天哪,难道还不止一个?那你有几个男人?”
    “住口!”父亲愤怒了,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感,仿佛是他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剥光了衣服,失去了贞操一般,他再次给了女儿一个耳光。
    女孩终于失去了忍耐力,她的泪水滴落在地板上,她仔细地看了看父母,突然感到陌生。她一把推开父亲,夺门而去,离开了这个家。
    那个男人是谁?
    她漫无目的地在这个城市里徘徊,穿着短裙和拖鞋,就像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问题少女。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脑子里总是重复着那句话:“那个男人是谁?”她真的希望能有人来帮她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