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女卡丽[平装]
  • 共2个商家     21.40元~24.90
  • 作者:斯蒂芬?金(作者),管舒宁(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86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魔女卡丽》系美国“现代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的早期作品,也是他的一部成名作,被称为恐怖小说之王第一部真正成功的佳作。1976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剧本搬上银幕,成为电影史上划时代的杰作。小说描写女主人公凯丽的母亲是个信仰偏执狂,而他从小在母亲严格管制下长大,渐渐养成了孤僻自闭性格,与外界很少交往。有一天她被邀请参加高中年级组织的舞会,不料舞会上受到同学们的冷嘲热讽、恶意作弄。在极度痛苦下,凯丽奋起反击,把自己从小郁积在内心的愤恨一齐发泄到舞会上,将一个欢乐的舞会瞬间变成一个浴血葬场。

    作者简介

    作者:(美)斯蒂芬·金(Stephen King)
    斯蒂芬·金(Stephen King,1947年—),有史以来作品最多、读者最众、声名最大的作家之一。编过剧本,写过专栏,执过导筒,做过制片人,还客串过演员。作品总销量超过三亿五千万册,超过一百五十部影视作品改编自他的作品,由此创下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被《纽约时报》誉为“现代惊悚小说大师”,更是读者心目中的“恐怖小说之王”。六次荣获布莱姆·斯托克奖,六次荣获国际恐怖文学协会奖,1996年获欧·亨利奖。2003年因“继承了美国文学注意情节和气氛的伟大传统,体现出人类灵魂深处种种美丽的和悲惨的道德真相”而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的终身成就奖。 2007年荣获爱伦·坡大师奖——终身成就奖。

    他以恐怖小说著称,活脱脱概括了此一类型小说的整个发展沿革,他的作品还包括了科幻小说、奇幻小说等其他小说类型。但他的作品又远远超出了类型小说的范畴,他并非一个廉价的恐怖批发商,他的作品深入内心、逼问人性、展现灵魂,他成就的是真正的心理惊悚——一位不折不扣的文学大师。

    目录

    第一部 血腥游戏
    第二部 舞会之夜
    第三部 创痍凄景

    文摘

    关于这个问题,医学和心理学家都认为,卡丽·怀特月经初潮的异常迟到与痛苦创伤或许给她潜在的特异功能提供了触发器。
    这似乎是难以置信的,都到了1979年了,卡丽居然对女性月经周期一无所知。同样几乎难以置信的是,做母亲的,对于女儿快17岁还不来月经这件事,居然不曾咨询过妇科专家。
    然而事实是无可辩驳的。当卡丽意识到自己的阴道口在流血时,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她对月经根本没有概念。
    幸存下来的一个同学露丝·戈甘讲起一件事,那是在这些我们所关心的事情发生的前一年,她有回走进尤恩中学女更衣室,看见卡丽在用卫生巾擦抹她的唇膏。戈甘小姐见状问她:“你到底在干什么?”怀特小姐答道:“这样不对吗?”戈甘小姐便回答说:“没错。这没错。”露丝·戈甘把这事透露给了一个死党(后来她告诉采访者,她觉得这事“有那么点性感”),将来要是有人企图告诉卡丽她用来化妆的这东西的真正用途,她肯定会以为又有人在捉弄她而拒绝听人解释的。这便是她生活中的一面,而她对生活正逐渐变得极度警惕……
    姑娘们跑去上第二节课,铃声已经停息了(她们中有几个趁着德雅尔丹小姐点名之前,从后门悄没声地溜了出去),德雅尔丹小姐用起对付歇斯底里的标准战术:她飞快地在卡丽脸上掴了一巴掌。她当然不会承认此举给她带来的愉悦,当然也会否认自己把卡丽视作一头油腻、暴躁的肥猪。作为一名执教一年的老师,她依然相信自己认为所有的孩子都是好样的。
    卡丽无声地抬起头看她,脸庞依旧在扭曲抽搐。“德一德雅一德一小一小姐——”
    “起来,”德雅尔丹小姐冷冷地说道。“起来,把自己收拾好。”
    “我在流血,要死了!”卡丽尖叫道,一只手鲁莽地摸索着抓住了德雅尔丹小姐的白色短裤,留下一个血手印。
    “我……你……”体育老师的脸因为恶心而皱得变了形,她猛地推开卡丽,在她脚边踉跄了一下。“到那边去!”
    卡丽摇摇晃晃地站在淋浴器和墙上的投币式卫生巾贩售机之间,蜷缩着身子,胸脯垂向地面,胳膊无力地垂着,看上去就像只猿猴。她的眼睛闪着光,却茫然无神。
    “好了,”德雅尔丹小姐嘶嘶地说道,一字一句地,“你取一个卫生巾出来……不,别管那个投币口,那玩意早就坏了……拿一个……该死的,你不会做吗!你这样子就像从没来过月经似的。”
    “月经?”卡丽问。
    她一副根本不信的样子,显得过于真诚,过于愚蠢,充满了无助的恐惧,以至于被人忽略和否认了。一个可怕而黑色的预言在丽塔·德雅尔丹的脑子里出现。这难以置信,这是不可能的。她自己是十一岁生日过后不久来初潮的,她跑到楼梯顶端,冲着下面兴奋地大叫:“嘿,妈妈,我来潮了!”
    “卡丽?”此刻她说道。她走向那女孩。“卡丽?”
    卡丽往后退缩了一下。就在这时,角落里的一堆垒球棒倒了下来,发出的轰然巨响震荡四壁。球棒四处乱滚,德雅尔丹跳了起来。
    “卡丽,这是你的第一次月经吗?”
    但是此刻,这个念头已经得到了证实,她几乎都不用问了。暗红的血恐怖而徐缓地流下来。卡丽的两条腿血迹斑斑、黏湿不堪,仿佛从一条血河里膛过一般。 “很疼,”卡丽呻吟道。“我的肚子……”
    “会过去的,”德雅尔丹小姐说。内疚与羞耻在她心里不安地交织着。“你得……嗯,别让血流下来。你——”
    头顶上闪过一道亮光,随即一只灯泡嘶嘶作响,发出啪的一记像闪光枪发出的声音,爆掉了。德雅尔丹小姐惊得叫了起来,在她看来
    (这整个该死的地方正在坍塌)当卡丽难过的时候,这种事情总是跟随着她,仿佛她每走一步都有晦气跟着。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几乎立刻消失了。她从那个坏了的贩售机里取出一个卫生巾,打开包装。
    “瞧,”她说。“像这样——”
    引自(《爆炸的幽灵》(第54页):
    卡丽·怀特的母亲玛格丽特·怀特于1963年9月21日生下女儿,当时的情形只能用异乎寻常来形容。事实上,纵观卡丽·怀特案件,细心的研究者会留下一种超越其他一切的感觉:卡丽是这个引起公众注意的古怪家庭的唯一子女。
    P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