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蒋廷黻回忆录[平装]
  • 共3个商家     28.10元~31.92
  • 作者:蒋廷黻(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403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民国名人回忆录:蒋廷黻回忆录》:一代学人 外交家
    研究中国近代外交史的第一人
    中国近代史研究的拓荒者
    民国学者从政中最有成就的一位

    媒体推荐

    廷黻先生是一位学者、一位史学家。他当然对政治感兴趣,但不是一位政客。他有个性、有辩才,懂得灵活运用历史知识。
      ——杨西昆 蒋廷黻先生的专门助理
    廷黻先生在那个时候可说为中国近代史和外交史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新基础。他认为要做学问,必须从原始资料的研究做起,例如研究外交史,他有一句名言,现在差不多大家都晓得的,他说,研究中国的近代外交史,在甲午中日战争以前,中国的材料是很重要的,因为那时中国的外交大概还可以自己做主。但是甲午战争以后,国势江河日下,中国的外交,无论什么决定、合同,大半自己做不了主,都是由外人逼迫而成。因此甲午以后的中国外交史,非参考外国的材料不可。
      ——李济 著名考古学家
    近代中国史的研究,蒋先生是个开山的人。近四十年来,蒋先生在这方面最大的贡献,是开仓吐新的风气,把中国近代史研究带入一个新的境界,特别是给我们新的方法与新的观念。
      ——郭廷以 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

    作者简介

    蒋廷黻(1895-1965),湖南邵阳人,著名历史学家、民国外交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1911年由教会资助赴美求学,就读于派克学院、奥柏林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攻读历史,获哲学博士学位。1923年回国先后任南开大学、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历史系主任。他主张兼重中外历史,在研究中国近代外交史过程中,形成了一套对近代中外关系变化如何影响中国历史发展的看法。1935年,出任国民党行政院政务处长,1936-1938年,奉派驻苏俄大使。1944年,出任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代表及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署长。1947年,任国民党驻联合国常任代表。1961年冬,改任台湾驻美“大使”。1965年10月9日殁于美国纽约市。著有《中国近代史》《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上、中)等。

    目录

    译者序
    第一章 我的先人和老家
    第二章 家人和邻居
    第三章 启蒙时期(一九○一-一九○五)
    第四章 新学校、新世界(一九○五-一九○六)
    第五章 教会学校时期(一九○六-一九一一)
    第六章 留美初期(一九一二-一九一四)
    第七章 四年美国自由教育(一九一四-九一八)
    第八章 赴法插曲
    第九章 哥大研究与华盛顿会议
    第十章 革命仍须努力
    第十一章 国内游历(一九二三-九二九)
    第十二章 清华时期(一九二九-九三四)
    第十三章 “九一八事变”与《独立评论》
    第十四章 赴俄考察与欧洲之旅(一九三四-九三五)
    第十五章 行政院政务处长时期(一九三五-九三六)
    第十六章 出使莫斯科(一九三六-九三七)
    第十七章 战争的考验

    文摘

    版权页:



    房西约二百尺处是一条小河,宽约二十尺,雨后,上流的水流下来,水深可达十尺。过几天,水位下降,可以看见奇形怪状的石子。河上有一座木桥,是用六根松木架成的,下面是石头桥墩。有一次,我建议把木桥改成石桥,但是我的长辈们不赞成,他们说石桥建在大门前会破坏风水,带来恶运。
    小河和木桥为我们族中兄弟们带来很多快乐。有时水浅,我们可以嬉水,并可寻找五光十彩的小石子;有时我们可以用各种方法去捕鱼。我们捕到的都是小鱼,从来没有超过四寸长的。小河南岸有古树,树中间又生着矮小的灌木。我们在树荫下游戏。小鸟在灌木中筑巢。
    这座房子住了我们五代。它本是我太爷替他的两个儿子建造的。起初,房子的建造是左右耳房各一栋,中间是一栋宽敞的祖先堂。堂内设有祖先的供桌,每遇婚丧大典都在那儿举行。祖先堂是全家人的公产。我祖父和他的子女住南耳房,叔祖和他的子女住北耳房。虽然我在这栋房子里一直住到十二岁,后来我又回去过好几次,但我一直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少间。那是一栋大而不规则的房子。
    我太爷和我祖父在我出生前就已过世。我祖母自己住一套房间。我父亲和他的两兄弟也各住一套房间。我们可以说,那简直是一栋大公寓,每个成婚的人都会分到一小栋。只是,每栋都不是分开的。后来,当我这一代的人口增多时,我们的先人就再增建房屋,于是,我们也能分到一套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