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考古探秘纪实丛书?绝代兵圣:银雀山《孙子兵法》破译记(修订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46.20元~47.50
  • 作者:岳南(作者)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008793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绝代兵圣:银雀山<孙子兵法>破译记(修订版)》编辑推荐:银雀山上,二千余年的古墓被偶然发现,兵学圣典《孙子兵法》和湮没千年的《孙膑兵法》真本横空出世,争论千年的学术大悬案得以廓清。

    作者简介

    岳南,1962年生,山东诸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考古文学协会副会长。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研究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重大考古事件,有《陈寅恪与傅斯年》、《南渡北归》三部曲等作品问世,同时创作出版有《风雪定陵》(合著)、《复活的军团》、《天赐王国》等考古文学系列作品十余部。其中数部作品被译为日、韩、英、法、德、意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全球销量达两百余万册。现为台湾新竹清华大学驻校作家。

    目录

    序一银雀山的回声(吴如嵩)
    序二银雀遗编灿若列星(吴九龙)
    序章缘起
    第一章兵书出土
    意外发现
    打开一号墓的棺椁
    王冶秋:速运北京处理
    第二章揭开玄机
    发现二号墓
    光棍夺锄
    张营长神秘赴京
    揭开墓葬之谜
    第三章兵家始祖
    贩牛专家姜子牙
    灭商封齐
    太公与《六韬》
    第四章管仲与司马穰苴
    一匡霸业为齐开
    《管子》与《王兵》
    晏子与司马穰苴
    第五章英雄际会
    孙武奔吴
    伍子胥星夜流窜
    白发昭关
    吴都街头的吹箫汉
    第六章孙武拜将
    刺杀吴王僚
    走出穹窿山
    吴王问兵
    孙武杀姬
    第七章历史在这一年拐弯
    楚都沦陷
    伍子胥掘冢复仇
    撤兵郢都
    第八章姑苏落日
    再修《兵法十三篇》
    吴越之战
    孙武最后的时光
    第九章兄弟相煎
    鬼谷学艺
    孙宾下山
    暗箭穿过胸膛
    第十章孙庞斗智
    蒙难
    孙膑奔齐
    桂、马二陵之战
    第十一章千古马陵千古谜
    新的历史契机
    马陵战址知多少
    郯城马陵山之谜
    第十二章真伪两孙子
    孙武就是伍子胥
    孙武、孙膑原是一人
    银雀山汉简的暗示
    两部兵书之谜
    第十三章孙武故里之争
    惠民与博兴之间
    广饶县的考古证据
    交锋后的交锋
    发现孙武墓
    第十四章孙膑的影像
    孙老家的秘密
    甲子山孙膑洞
    发自鲁西南的声音
    第十五章招魂幡为谁而飘
    世纪骗局的出笼
    奋起还击
    骗局的十大疑点
    丧钟鸣响
    末章大招
    主要参考文献
    后记

    序言

    银雀山的回声
    1972年4月,一座不为世人知晓的银雀山,由于发掘出一批稀世汉墓竹简,震惊了世界。这一重大考古成果,先后被列入“新中国30年十大考古发现”、“新中国50年影响最大的考古发现”、“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之中。
    银雀山之所以享誉中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出土了一批具有重大学术价值的简牍兵书——大量汉初特别是先秦的宝贵兵书。这批兵书有《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守法守令》等共计十三篇以及《曹氏阴阳》、《天地八风客主五音之居》等兵法专著与专论。特别是两《孙子》的同时出土,廓清了长期以来笼罩在《孙子兵法》研究上的重重迷雾:诸如孙武、孙膑是一人还是两人;《孙子兵法》是一人所著还是两人所著;《孙子兵法》原本为十三篇,还是曹操在删削了原本的八十二篇之后,重新编辑成了十三篇等等一系列千年悬案。由于汉简《孙子兵法》是现今发现的最古老的版本,为《孙子兵法》的流传研究提供了宝贵的校勘资料,其在学术上的重大价值和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白银雀山汉简出土以来,除了当年的考古工作者发表的发掘简报外,为之疏理、校勘、注释,以及从不同角度加以研究的学术论著大量涌现。但是,以纪实文学的形式来表现这一考古事件和兵书内容的作品却十分罕见。相比之下,在20世纪初,当举世闻名的敦煌藏经洞发现之后,除了专家学者对出土的经卷和其他文物以及环境等诸方面进行大量研究外,这一发现还激活了文学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不但有早些时候进入敦煌洞窟I临摹写生的张大千、常书鸿等艺术大家,随着敦煌声名的远播,有越来越多的文学艺术界人士也从这一宝藏之中吸取艺术养分,发掘、创作出了《飞天》、《丝路花雨》、《秦王破阵》、《祁连山下》、《敦煌之恋》等著名的歌舞、戏剧、音乐、报告文学等史诗般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但将敦煌文化以快捷简明的形式传播到人民大众之中,在某种意义上又丰富了敦煌文化,并为这一古老的文化注入了鲜活的血液,从而使这一文化血脉得以延续和流淌不息。
    由敦煌藏经洞的开启所发生的一系列新的文化创举,使我在受到启迪的同时,也联想到银雀山汉墓的开启与发现。如此惊心动魄的考古大事件和如此博大精深的兵学文化面世,怎么就没有一部惊世骇俗的文学艺术作品对这一题材给予表现和拓展,以不同的角度和艺术形式,把这一事件本身与出土兵书的思想发扬光大、传承久远呢?每想到此,心中便添了一种遗憾。
    令人感到惊喜和欣慰的是,就在银雀山汉墓发掘30年之后的今天,岳南的长篇纪实文学《绝代兵圣——银雀山(孙子兵法)破译记》创作完成,并即将刊诸枣梨。这是银雀山汉简兵书出土以来,首次对这一重大事件的前后经过与汉简本身的学术价值以及研究者最新的学术成果,做全景式详尽的文学性描述。这部作品的面世,作为一种文化象征,它打破了30余年来银雀山汉简发现、发掘、破译这一重大题材囿于纯学术研究领域的局面。这枝出墙的红杏,或许预示着文学艺术创作的满园春色即将到来。
    就岳南这部《绝代兵圣》的文本而言,自有它独到之处。最令人怦然心动的,是它进入这一题材角度的与众不同。它不是像众多同类作品一样平铺直叙地来讲述这个古老的故事,而是通过一次偶然的发现事件和随之而来的考古发掘这扇开启的窗口循序渐进。有了这样一种出其不意的精巧进入,就较为轻松地冲决了令人为之头痛的坚硬的围城,从而使整部作品的叙述如同奔腾的江河之水一路流淌开来,直至形成了令人惊叹的浩瀚景观。
    当然,这部作品在一路荡漾中所展现的不只是《孙子兵法》和孙武本人,同时还有现代的考古学家以及历史长河中的如姜子牙、管仲、司马穰苴、孙膑、庞涓等兵学大家。之所以会有这样宏大场景的铺排和展现,毫无疑义,这与作者深入生活,勤于研究,吃透了这批简牍的精髓是分不开的。岳南在作品中有意识地提醒读者这样一个不可忽略又恰恰易被忽视的重要文化现象——银雀山汉简兵书的出土绝不是偶然的,像所有事物的生死存亡都不是偶然的一样,兵书的出现自有其历史的必然性,有其深刻的文化背景和历史底蕴。
    我们知道,中国号称“兵法王国”,历代兵书数以千计,而其渊薮却着重发源、反映在齐鲁之邦。齐鲁大地是中华文明最早的发祥地之一,四五十万年之前就有与“北京人”同时代的“沂源人”(发现于沂源县土门乡),距今8000年到4000年间“东夷文化”的产生不仅是山东地区文明曙光的预兆,也是中华文明曙光的预兆,齐鲁人被称为中华民族的长子是有其历史渊源和道理的。
    公元前1046年,武王灭商,建立西周,齐鲁封国,从此在这片土地上,继被奉为“兵主”(战神)的蚩尤之后,又有了被尊为兵家鼻祖的姜太公,接下来又有开创齐国霸业的管仲和一代兵学大家司马穰苴,之后便产生了被誉为天下兵圣的孙武和兵学圣典《孙子兵法》,以及被尊为“王师”的孙膑及其名著《孙膑兵法》等。先秦之后,一大批军事家如诸葛亮(山东沂南县)、羊祜(山东费县)、戚继光(山东蓬莱)等也像雨后春笋,连绵不绝地从这块土地上生长了出来。银雀山汉简的发掘,无疑是齐鲁文化特别是齐鲁军事文化的反映。正是由于这样一种被称为“东夷”的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有着自身特色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才产生了中国历史上一代又一代兵学巨匠、战略大家,继之才有了最著名的《孙子兵法》等一大批兵书战策的诞生、运用、流传,有了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大批兵书的机缘。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山东的临沂银雀山出土了包括《孙子兵法》在内的大批兵书,而其他地方则难以窥见的原因。
    岳南在作品中不惜笔墨,对姜子牙、管仲、司马穰苴等几代历史人物的时代背景、人物性格和军事战略思想着意刻画描述,其目的就是要追寻孙武本人性格的形成和其兵书为什么达到了古代社会无人能够望其项背的深层缘由。从作品的描述中不难看出,孙武所达到的这一奇峰,是站在前辈巨人的肩上攀登而上的,如果没有几代巨人在下面的支撑,孙武也就不可能成为后来人们看到和景仰的孙武子了。
    《管子·正世》有云:“不慕古,不留今,与时变,与俗化。”中国文化宏阔而博大,弥漫着一种强大磁场,进发着诱人的魅力。每当重大的社会变迁之际,都有许多沉潜会通的人物站出来,矢志不移地汲汲于兴灭继绝的文化整理、传道解惑的知识普及。他们或以个人的力量,或因政府的推动,分别为中国文化起到了革旧布新、变通传承的伟大作用,这个光辉而优良传统直到今天仍盛行不衰,并为有识之士发扬光大。岳南的这部纪实文学作品,向我们展开了一个了解、研究银雀山汉简及相关历史人物的又一扇窗口,它作为一盏文化之灯,必将为人们了解古代兵法的书山之路,亮起异样之光。
    是为序。
    2004年2月19日一稿
    2011年6月18日修订
    【简介】吴如嵩,1940年生,贵州省铜仁市人。1962年毕业于贵阳师范学院中文系,同年10月入伍,1963年调入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研究部。现为军事科学院专业技术职务评定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会委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副会长、文职少将。
    从事中国古代军事思想研究四十余年来,出版专著21部,发表论文50余篇。撰著《孙子兵法浅说》获全军二等奖,任副主编的《中国军事百科全书·中国历代军事思想》获全军科研特等奖;1987年被评为全军优秀科研工作者,1992年当选中共十四大代表,1998年获军事科学院重大贡献奖。

    后记

    本书在采访过程中,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国家图书馆、山东省博物馆、山东省考古研究所、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东营市博物馆、惠民县旅游局、淄博康辉旅行社、苏州市孙武子研究会、鄄城县委宣传部、鄄城县红船镇孙老家村村委会、沂南县朱芦镇党委、武警山东省总队政治部、武警荷泽市支队、武警临沂市支队、武警日照市边防支队、武警岚山边防检查站、武警藏家荒边防派出所、任家台边防派出所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与协助。同时得到了吴九龙、毕宝启、蒋英炬、杨正旗、杨佃旭、郭文铎、杜学民、宋开霞、杨玲、梁尚诚、谢桂华、郑岩、李淑华、尹秀民、侯青孔、常建华、孙光新、刘玉武、于秀玲、管正、陆清、史奉真等著名文化、文物、军事界人士的支持与帮助,在此谨表谢意。
    岳南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橘红色的太阳渐渐沉没于西边的天际,夜幕开始降临。此时,刘心健、杨佃旭二人从泥水中摸索出一部分竹片,用水冲洗后没有发现文字。经仔细辨别,原来是陪葬的盛放杏子、桃子的真正的竹笥残片。这个结果令二人很是失望,正待进一步清理,在上面干活的工人“驴”突然冲墓坑内大喊一声道:“老刘、老杨,你们俩还在里头鼓捣个屌,人家张老师早拉着地排车回家了。”
    “什么,车拉走了?!”二人大为吃惊,忙爬出墓坑一看,地排车和其他的发掘人员踪影全无。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快撵,要不车里的竹简就全完了。”刘心健说着,同杨佃旭一前一后冲入灰蒙蒙的夜色中。约五六分钟的光景,总算在山下追上了张鸣雪。刘心健强按心中的愤怒大声质问道:“老张,你咋回事?俺俩还在坑里,你就把车偷偷拉走了,扎固人也不能这个扎固法,还讲不讲人味?”
    早在上午分工时,张鸣雪很想到墓坑从事第一线的发掘工作,但刘心健以墓坑狭小、工作艰苦、难度大等等理由给予了阻挠,张鸣雪于无奈中只得在坑外看车守摊,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末流人物。这个安排令张鸣雪颇为不快,同时在心中恨上了刘心健。当这股闷气憋到太阳落山之后,看到王文起等坑外人员因无事可干,陆续收拾工具回了家,自己仍要守着那辆破旧的地排车苦苦等待底下的二人,便再也憋不住了。尤其想起了刚才毕、吴二人走时说过的话,觉得刘心健这样不把上级业务部门人员的话放在心上,实在有些狂妄和骄横。于是便决定来个不告而别,算是对刘心健这种狂妄轻薄心态的一点报复性惩罚。此时见刘心健追将过来,并开始责问自己,张鸣雪扭头望了一眼,先是“哼”了一声,而后拉着地排车边走边反驳道:“你的眼睛都长到腚上去了,天黑也不知道?我要是再不走,路上出了事儿你包着,嗯?!”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要走也得招呼我俩一声。”刘心健激愤地回击着。
    张鸣雪并不示弱,继续反驳道:“我不告诉你,你今天晚上就在那个墓里脱衣服睡觉了?”
    “嗨,真是歪理邪说,无怪乎孔夫子说‘老而不死是为贼’,我看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活腻味了,今天我非要跟你弄个明白不可。”
    刘心健说着,一只手拽住了地排车的车杆,一只手扯住了张鸣雪的袖子,作兴师问罪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