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景泰蓝之夜[精装]
  • 共1个商家     27.60元~27.60
  • 作者:董桥(作者)
  •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0072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景泰蓝之夜》编辑推荐:董桥先生提到自己的创作:“我要求自己的散文可以进入西方,走出来;再进入中国,再走出来;再入……总之我要叫自己完全掌握得到才停止,这样我才有自己的风格。”这样的风格,读者从《景泰蓝之夜》中尽可领略。

    媒体推荐

    “董文如董酒,应该是名产……董桥的散文不仅证明香港有文学,有精致的文学,香港文学不乏上乘之作。”
    —— 罗孚

    “董桥的文字于阳刚之中时时透漏犀利敏锐之风,有时亦颇饶俏皮幽默之口吻,或甚而不免于忧郁羞涩之致。”
    —— 林文月

    “董桥的《英华沉浮录》是行家写给行家看的小品……珠玉纷陈,文字华夷混杂,仍旧书香扑鼻。”
    —— 刘绍铭

    “董桥的散文渊源有自,他远承晚明小品的遗风,近继五四白话散文的传统,又借接英国十八、十九世纪随笔的遗绪,在融合贯通的基础上自造新境,从而迥异时流,独出机杼。”
    ——陈子善

    “余光中炼字而琢句,董桥琢句而雕章;余光中偏重气势,董桥偏重体势;余光中热,董桥冷;余光中语速,董桥语缓;余光中把散文谱成了一支乐曲,董桥把散文成了一束瓶花。”
    “董桥的散文,行文与布局最是考究,他思路开阔而又严密,文中征引相当广博,轶闻、隽语与时事,看似东拉西扯,其实左顾右盼,未尝稍离主旨半步,收放之际,深具匠心。他的拿手好戏,就在能以片言数语,贯穿全篇又综合各节,仿佛是三十辐共一毂,许多辐射的光线总能聚到一个焦点上,文中也就经常出现一些华彩段落。”
    ——江弱水

    作者简介

    董桥:福建晋江人,1942年生,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毕业,曾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多年。历任《今日世界》丛书部编辑、英国国家广播公司制作人及时事评论、《明报月刊》总编辑、《读者文摘》总编辑、《苹果日报》社长。他的文笔雄深雅健,兼有英国散文之渊博隽永与明清小品之情趣灵动,为当代中文书写另辟蹊径。出版文集《双城杂笔》《这一代的事》等三十余种,深受读者欢迎。

    目录

    景泰蓝之夜
    冬夜□记四帖
    咏史:感事
    墨梅枝谭
    芦塘鸳鸯
    黄溶书扇小注
    毛姆书录与藏画
    盖斯凯尔夫人
    沉香钩沉
    沈尹默蜀中小品
    吉庆栈遗闻
    沈尹默的小手卷
    寻找吴老师
    胡适的字
    想起老舍
    念记刘教授
    马娅来电话
    灶边风情
    玉堂清玩
    工尺谱归我珍存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台先生这幅墨梅画得苍古,一笔倪元璐体行书镇在左上角尤其典重。写的是一首旧作:“皂帽西来鬓有丝,天崩地坼此何时。为怜冰雪盈怀抱,来写荒山绝世姿。”注明“昔年避地蜀中之作,题奉充和大家教之。辛酉秋静农于台北”。钤“静农”朱文印及“台静农”白文印,右方梅边钤“酉年”,右下角再钤朱文闲章“壮不称臣老抱孙”,寥寥七字道尽台先生一生风骨。辛酉是一九八一年。皂帽是黑色帽子,《三国志》魏志管宁传说管宁爱着皂帽,杜甫《严中丞枉驾见过》于是说“扁舟不独如张翰,皂帽虚兼似管宁”。张翰是西晋文学家,吴人,齐王执政任为大司马东曹掾,看出齐王将败,又逢秋风乍起,思念故乡菰菜、莼羹、鲈鱼脍,归吴,转眼齐王果然罹难。诗作只存六首。管宁是三国北海山东人,东汉末期避居辽东三十多年,魏文帝征他为太中大夫,固辞不就,明帝征他为光禄勋,又固辞不就,所著《氏姓论》散佚了。皂帽入诗,写得顺当的是刘成禺《洪宪纪事诗》里那句“清明一片龙泉水,皂帽青衫发古情”,而此中星凤当数台先生这首了:古情不是空说,有乱世荒山中的绝世梅姿衬托。
    书法不算,台先生这幅梅花是我珍藏的第三幅了,都有上款,一幅写给庄严先生,一幅红梅写给妈利小姐,如今多了张充和这幅,文人笔墨,书卷气浓得化不开。也许是台先生写字多,画梅少,看到他的画我总是忍不住想买来收存,幅幅寒梅我依然贪心想要。多年前沈茵给了我一张台先生试笔画在信笺上的一枝梅,无署款,说是台大门生给她的,绝真。老穆看了喜欢,沈茵命我转送老穆,至今还挂在他的山居书斋里。上个月母校成功大学文学院院长陈昌明告诉我说,那年台老师搬家,他替老师收拾书架,捡出一叠老师早年的墨迹,老师说全送给他,陈院长不敢要,说应该归老师儿女珍藏,他只抽出一张自存。院长是林文月先生的学生,博士论文是林先生指导的,一身儒雅,满心古风,有缘坐拥顶级书家的一叠墨宝竞不动心,不愧是扁舟皂帽人物!
    这次跟院长一起出差来港的还有文学院副院长赖俊雄和中文系特聘教授张高评。张先生也当过成大文学院院长,退休后改为特聘。在他之前任院长的是我读外文系的同班同学任世雍,退休后听说转去当另一家院校的教授了。我还记得求学时代任世雍最要好的同学是班上的马善珍,成天在一起玩,都是篮球健将。读完书回母校执教的还有我们班上的老大哥马忠良,山东人,当了兵才考进成大,一口山东官话,荣任班长处处照顾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一派老兵不死的硬朗,难怪学成回校不仅当了教授,官也越做越大,比院长还大。接着后浪涌上来了,赖俊雄这样的留英才俊母校恐怕不少:外国语文学系终于开了花结了果,不是我们六十年代的老院系了。校园里的百年老树也许还在,红砖老房子的外壳也许无恙,成大的版图听说扩大了好几倍了,连医学院都有了,还有成大博物馆,苏雪林老师的遗物藏馆供人追思。他们说博物馆原是我们那年月的校长办公大楼,楼前的小喷水池还在吗?“四十六年了,”他们问我,“学长怎么从来不回母校看看?”回去,笔下写母校只怕都成了新闻写作;不回去,凭记忆写的母校兴许还能指望写出一丝文学。饭桌上,是张高评用闽南话说起成大校训我才猛然忆起“穷理致知”那四个大字。先是童元方告诉我说这三位成大教授趁来港之便想跟我碰碰头。等了一段日子他们来了,我请童教授和他们一起到中环吃午饭。毕竟是初会的“故人”,陌生里透着旧日梦忆,时光错乱,关山无限,是歌是哭,茫然无凭,一眼瞥见他们带来的几本苏雪林文集和恻写,瞬间仿佛回到苏老师家那扇朱红木门外,怯怯然不知道该不该按铃惊醒门内那一畦荒园。我的成大是老岁月里的成大:福利社江北胖子刀下的冰镇西瓜:校门对过老高的排骨饭加两个荷包蛋:还有老树下裁缝店老板娘发髻上待放的那朵玉兰花。我的台南也是老岁月里的台南:南都戏院旁边“三六九”上海馆的小笼包:沙卡里巴小巷里“羊城”粤菜馆的葱油鸡:“羊城”边上“蓝鹰冰果室”昏灯下马尾窄裙的娟秀容颜;还有“度小月”的担仔面“渝园”的炒鳝糊和举目惯见的标语“匪谍自首,既往不究”。有一年,我们一批同学发起乐捐寒衣济贫运动,漏夜写大字标语贴满校园,天一亮标语全不见了,几个教官联手把我们抓去训斥一顿,说我们抹黑宝岛民生,给匪谍制造口实,罪大恶极,连训导长丁作韶都震怒了!丁作韶老师兼教我们法文,小小个子黑板上写字写得特别大,毕业好多年后拜读由他口述、师母笔录的《滇边游击史话》,我才晓得四十年代末他带着国军第八军残部在滇边度过出生入死的游击岁月,一九九。年辞世苏老师写的悼文赞扬他是大英雄。我这辈子倒忘不了丁老师大三那年差点要我补考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