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庶女攻略1[平装]
  • 共3个商家     19.20元~24.60
  • 作者:吱吱(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341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起点女生网金奖作者向《红楼梦》致敬作品!
    古代宅门中的杜拉拉!
    像甄嬛一样智慧,如大长今般励志,赠全新番外(附大结局后)!
    《庶女攻略》是吱吱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类网络小说,首发起点女生网。小说主要内容是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
    这本《庶女攻略(1)》(作者吱吱)是第一册。

    作者简介

    吱吱,起点中文网知名作家,起点女生网2011年度最受欢迎金奖作者。学的是会计,却不会算账;干的是打水扫地的活,喜欢的却是读读又写写: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合时宜,一如在这浮躁的世界里相信有童话,坚信有爱情。

    目录

    第一章 芳魂替庶女备寿礼
    第二章 暗波起嫡母赐新仆
    第三章 知旧事骄女讨母欢
    第四章 贺寿辰二矫齐进京
    第五章 见长姐十一访徐府
    第六章 谟继位众人各谋思
    第七章 徐家宴十娘突现身
    第八章 群芳斗元娘巧抓奸
    第九章 巧谋算莲房深中计
    第十章 求亲家侯爷筹谋高
    第十一章 嫁庶妹元娘终托孤
    第十二章 嫡母哀十一亲侍疾
    第十三章 红榜定五娘羞备嫁
    第十四章 庆凯旋十一定归徐
    第十五章 悲欢嫁姐妹终殊途
    第十六章 为新妇十一稳应对
    第十七章 避属相侯爷斥亲弟
    第十八章 闹出家罗府几蒙羞
    第十九章 遭算计罗母身成瘫

    文摘

    罗府后花园的回廊里,十娘揪着十一娘的衣襟,满脸愤恨,“你给我脱下来!你给我脱下来!”小小的十娘被揪得趔趔趄趄,大大的眼睛噙着晶莹的泪水,却嘴角紧抿,不发一言。
    十娘身边的丫鬟碧桃和红桃,一个低头望着自己脚下的青石砖,一个侧脸望着台阶旁那株光秃秃的玉兰树,都装作没有看见。
    十一娘身边的丫鬟水苏看着就叹一口气,上前抱住了十一娘,笑着对十娘道“十小姐,十一小姐没皮袄,杨姨娘就把您的皮袄借十一小姐穿穿,等会儿去给大太太请了安,立刻就还给您。”
    十娘听说是生母杨姨娘把自己的皮袄偌给十一娘的,满脸狐疑地望向碧桃。
    碧桃在水苏开口的时候已抬起头来观察十一娘的神色,见十娘望着她,她立刻笑着点了点头,“十小姐,您的皮袄是扬姨娘借给十一小姐的。”
    十小姐闻言,脸上的表情有所舒缓,揪着十娘衣襟的手渐渐放松,“姨娘借给你的你也不许得意,给母亲请了安,立刻脱还给我!”
    水苏见这个混世魔王松了口,不由松了口气,笑着保证“十小姐放心,请完安,立刻把皮袄还了。”
    十娘很满意这样的回答,微微点头,松了手。
    水苏也站了起来,准备带着十一娘去正房给大太太请安。
    谁知就在这时,十一娘突然拔脚朝前跑去,“我要告诉母亲,你欺负我!”
    十娘恼羞成怒,立刻跑了上去,“我打死你这个小油嘴”
    几个丫鬟大惊失色,正要追上去,就看见手长脚长的十娘已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十娘,抓住十娘的头发就要把她往一旁的墙上撞,“你还敢去告状 ”
    人小腿短的十一娘捂住头发,痛得嘤嘤哭了起来。
    碧桃和红桃见自家小姐得了先,也不忙着去劝,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
    水苏上前去劝,却又不敢用力把十娘拉开,围着她们团团转,“十小姐,您别这样…”
    天气寒冷,北风一吹,水就凝成了冰。清扫过落雪的青石砖沾了雪水,就更滑了。推推搡搡中,十一娘跌倒在地,头撞到了自石柱基上,绽开了一朵血色的花,人事不省。
    连下了几天的雪,屋脊、树梢、地面白皑皑地铺上了一层寒霜,从糊了棂纱纸的窗棂映进来的光线比平常明亮了很多,屋子里就有了一种晶莹的清辉。
    十娘放下看了一半的《大周九域志》,推窗眺望,绿筠楼外的树林全都笼罩上了层厚厚的积雪,偶有风吹过,歇在黄杨树梢上的雪绒球簌簌落下,就会露出绿色的叶子,让人看了精神
    原来她所在的余杭在杭州府西北。西南有大涤山,西北有径山,南有苕溪,发源于於潜县天目山。
    资料太少了!
    以前她也曾经来过余杭,不过,那次是出差。当事人的妻子带着孩子躲回了余杭老家,她找到余杭,说服当事人的妻子放弃了孩子的监护权。作为律师,她得到一笔六位数的报酬。这是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桶金!
    想到这里,十娘不由叹了一口气。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
    来到这里三年,她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罗府内宅的二门——送罗府的大太太,也就是她的嫡母许氏到慈安寺上香。
    余杭现在是什么样子?离杭州有多远?就算是知道了这一切并且亲眼看到了,又有什么用? 此世界已非彼世界!十一娘长叹声,如要借着这口气把以前的东西都吹开般。
    “十一小姐!”鬟滨菊端着热茶和小酥饼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十一娘的额头抵在一旁的窗根上,“您又把窗户打开了。今天有北风。”说着,她将茶盘放在了一旁的小几上,上前去搀她,“今天做的是梅花馅的酥饼,您尝尝。”
    三年前,这具身体摔了一跤,昏迷了三个月,然后又在床上躺了半年。如果没有滨菊和另一个丫鬓冬青的细心照顾,她就算莫名其妙地穿到这具身体里也不可能活下去。
    十一娘不忍拂了她的好意,顺从地坐到了桌前,接过她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
    醇厚的红茶,加一点点的蜂蜜——她的最爱。十一娘的眼睛不禁微微地眯了起来,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滨菊看着,嘴角就翘了起来,转身去关了窗棂。
    楼上突然传来“咚咚咚”地敲打声,响在头顶,让人听了心慌。
    滨菊脸色一变,仰头望着承尘,正欲说什么,十一娘已如念经般地道“忍她、让她、避她、由她、耐她,不要理她,再过几年,你且看她!”
    门口就传来“扑哧”一声笑。
    十一娘和滨菊不由循声望去,一个身穿桃红色比甲的少女,提着个石青包袱,正倚帘而立。
    “冬青姐”滨菊眼睛一亮,“你可回来了!”说着,迎上去帮她提包袱。
    冬青是虞县人,妹妹出嫁,大太太给了五天假,今天正是第四天,没想到她没到晌午就回来了。
    “怎不在家多待一会儿?”十一娘笑道,“这样的机会不多。”
    “有什么好多待的。”冬青任滨菊把自己的包袱接了过去,“哥哥娶了嫂嫂,这几年又添了侄儿,家里本来就窄,我回去了,还得腾房子 不如不回去。”
    这两年,冬青家里全靠她当大丫鬟的月例大贴小补的。去年夏天,她哥哥想把隔壁的地买下来,手头紧,她嫂嫂还来府里找过她,想让她帮着信几个钱。
    看到冬青的神色有些讪讪然,滨菊笑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说着,斟了一杯茶给冬青。
    当时,滨菊借了五两银子给冬青,十一娘则给了她两根赤金簪子。
    冬青回避了这个话题,笑着解开了滨菊放在圆桌上的包袱,“我娘给小姐做了几双鞋,让我带回来。”
    她们说话的时候,楼上的“咚咚”声直没停,这个时候变得更急促了,吵得人不得安宁。
    楼下的三人却神色依旧,好像坐在春风轻漾的花园里般。
    “这个翠花手帕是给滨菊的…这个是酱的黄豆,给辛妈妈的 ”
    “今年又做酱黄豆了7”滨菊闻言笑眯眯,“看来你们家今年收成不错。小姐也爱吃,你应该多带些回来 ”
    冬青有些不好意思。家里人想得挺周到,连在十一小姐屋里做粗活的辛妈妈都给带了东西,却连一句还钱的话也没有提。
    她正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好,十一娘已笑着问她“可去母亲那里谢恩了?”
    冬青忙道:“去了,还遇到了许妈妈,给了两罐子酱黄豆。”
    十娘笑着点了点头,把冬青娘给她做的鞋拿了左右看,“冬青,你娘的手艺真好。”
    “那还用说。”滨菊在一旁笑道,“冬青姐就是得了真传。“ 不知道为什么,十一娘想起自己读大学那会儿,春节后开学,各人带了家乡的特产回来给同寝室的姊妹们品尝。只有自己,包里永远是超市里能买得到的最贵的零食。她脸上的表情不免有几分黯然。
    冬青看着,不禁想起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来。
    “十一小姐,”她声音里有几分不安,“是不是为了我的事?”
    十一娘一怔,片刻后才明白她在说什么。
    冬青人长得漂亮,行事沉稳,针线也做得好,被大太太身边的姚妈妈看中了,想把她说给自己的侄儿做媳妇。偏偏姚妈妈这侄儿不仅人长得猥琐,还是个喜欢嫖赌的,别说是十一娘,就是冬青也瞧不上眼。年前,姚妈妈来和十一娘提了提。十娘在她面前答应着,待姚妈妈一走,她就拿了给大太太打的络子去了大太太处,边给大太太捶腿, 边茫然地问大太太“姚妈妈说她侄儿满院子地看姑娘,就相中了冬青 我日日和冬青在 起,也不知她侄儿在什么地方见过冬青 ”
    大太太从此待姚妈妈就有些淡,这事自然也就黄了。可十娘和姚妈妈的梁子也结下了。
    过了一段时间,大太太又开始重用姚妈妈。姚妈妈腰也就挺了起来,还放出话来“你们看着,不出两年,我就要那小贱人躺我侄儿身下任他骑I”
    这大周富贵之家不成文的规矩,丫鬓到了二十岁还没有配人的,就要放出去了,免得有违天和。冬青今年十八岁了。
    十娘的生母吕姨娘不免劝她:“何必为了一个丫鬓和姚妈妈有了心结,她可是大太太的陪房。你自己的出路在哪里都不知道,还巴巴地为个丫鬟得罪人。”
    想到这些,十一娘就有些烦躁。为冬青出头,她并不后悔。在罗家大院这种全是女人的地方生活,人善就会被人欺,连自己的丫鬟都护不了,谁还会把你放在眼中'何况,冬青为她也付出很多。
    她担心自己的未来一庶女、长得漂亮、母亲不得宠 命运全掌握在大太太手里。
    如果大太太只是个说几旬好话就能糊弄的内宅妇人还好说,偏偏她出身钱塘望族,父亲累官至礼部侍郎,从小跟着父亲在任上,跑遍了半个大周,读书写字,如男儿般养大。十三岁嫁到罗家,十五岁掌家,大老爷身边抬了姨娘的就有六个,除了原是大太太贴身婢女的柯姨娘生下一个比嫡长子小九岁的庶子,其他的孩子,要么夭折了,要么是女儿 每次看到大太太那像菩萨般静谧的脸,十娘都有些忐忑不安。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