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布莱德雷将军战争回忆录[平装]
  • 共2个商家     37.50元~45.00
  • 作者:奥马尔·N·布莱德雷(作者),郭莹(译者)
  • 出版社:解放军;第1版(2006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5523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作者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是美国陆军五星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的主要指挥官之一。本书通过记述布莱德雷的亲身经历,着重回顾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和指挥的一系列重大战役,披露了盟军最高统帅部的决策过程,反映了他对打败法西斯德国做出的重要贡献。并通过详细记叙朝鲜战争的发展进程,披露了美国是如何决策发动侵朝战争的,反映了美军各指挥层次之间的种种分歧与矛盾,客观上暴露出侵略者在非正义战争中失败的事实。为读者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的战争进程和内幕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

    作者简介

    作者:(美)奥马尔·N·布莱德雷 译者:郭莹

    目录

    第一部分 早年经历
    第二部分 海外作战
    第三部分 决战欧陆
    第四部分 华府经历
    第五部分 朝鲜战争

    文摘

    书摘
      父亲身强力壮又很有办法,把那些无法无天的农家顽童管教得服服贴贴,把学校治理得井井有条。学校一出现难以收拾的局面,总要请他出马。所以,十几所乡村学校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这些学校同属一个教学区,都在希比周围大约15至20英里的范围内。他的最高月薪是40美元左右。
      在父亲执教的第四年,他25岁时,父亲爱上了费尔维尤学校的一个女学生萨拉·伊丽莎白·哈伯德。她是亨利·克莱和玛丽·伊丽莎白·斯普琳所育五个子女中的一个,生于1875年4月18日,当时才16岁。1892年5月12日,约翰·布莱德雷同萨拉·哈伯德就在哈伯德家结了婚。9个月之后,即1893年2月12日,林肯诞生的日子,我出生了。父母给我取名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奥马尔是父亲所推崇的当地报社编辑奥马尔·D·格雷的名字,纳尔逊则是当地的一位医生的大名。
      在我3岁半时,我的姨母埃玛·博吉因患肺结核去世,留下两个女儿——7岁的内蒂和6岁的奥普尔。几个月之后,我的外婆也相继病逝。哈伯德家再也没有女人照料内蒂和奥普尔,父母便收养了她们,这姐俩和我朝夕相处。1900年2月,我的弟弟出生了,取名雷蒙德·卡尔弗特。但弟弟在还差几天才两周岁时,就患猩红热死去了。此后,父母就再也没有要孩子。
      由于父亲执教的学校经常变换不定,我就跟随他在希比镇各式各样的简陋木屋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1899年秋,我6岁时,开始在希比镇南10英里的彭伯顿上学。次年,举家迁居,我进入霍华德县洛卡斯特格罗夫学校。1903年,我转入希比镇南10英里的哈里斯堡的鲍德里奇学校。这些学校都只有一间教室,我父亲是惟一的教师。
      因为买不起马和马车,父亲总是带着我提着饭篮步行往返于学校间。乡间的道路都是土路,随着气候的变化,不是尘土飞扬,就是泥泞遍地;冬季则是冰封雪冻。父亲的步子大,走得快,17分钟就能走1英里。一天的行程,尤其是在寒冬季节,对一个孩子来说,可真有点吃不消。但我觉得,每天有这么多时间单独同父亲在一起,在很大程度上倒是一种精神力量。
      学校只有一间大教室,学生们按年龄和年级分组,都在这一问屋子里上课。父亲从一个组走到另一个组,分别讲课和布置作业。在孩子们学习字母之前,他就开始教单词。他讲课一般都不备课,拿起来就读。我识字很快,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在晚上睡觉之前,父亲还要给我出几道数学题让我思考。
      家庭环境的熏陶培养了我好学上进的习惯。当我具有一定的阅读能力后,便开始贪婪地阅读诸如沃尔特·斯科特的《伊凡霍》和基普林的《丛林丛书》。我对法兰西和印度革命,以及美国内战时期的历史书籍特别感兴趣。我喜欢在地毯上玩战争游戏,经常和小伙伴一起用骨牌筑城堡,用空子弹壳排散兵线,用芦苇杆或钢管做成“重型火炮”,把蚕豆当作海军炮弹来轰击“城堡”。在我的战争游戏中,美国总是胜利的一方。
      父亲是一名好猎手。我们餐桌上的肉食,几乎全是他用双管猎枪打来的野味,有野兔、松鼠、鹌鹑、小熊、野鸭和鹿。我刚6岁,父亲就给了我一支气枪,带着我出去打猎。用气枪虽然打不着飞禽走兽,却是很好的训练。父亲教我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当心不要踩到枯枝和沙沙作响的树叶,集中精力观察前方。他还教会了我如何安全用枪。有时我也单独外出打猎,用气枪在湖畔打青蛙。当看到餐桌上摆着自己打的青蛙时,心里自豪极了。
      父亲看到我会使枪了,便给了我一支单发步枪,这下让我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第一次打松鼠出的洋相狼狈极了。当时,我瞄准松鼠连放三枪,可是松鼠却毫发未损、纹丝不动。父亲过来检查步枪,发现准星和缺口不在一条直线上。他把准星校正后说要打它的眼睛,接着举枪瞄准,松鼠应声倒下,果然正中右眼。我倍加折服父亲的枪法,此后更加刻苦地练习射击,决心不再出这种洋相。经过一段时间的勤学苦练,我终于成为像父亲那样的神枪手。一次,我同表哥一起玩耍,我让他把一只鸡蛋抛向空中,然后立即举枪射击,正好打中鸡蛋,表哥的头发立马成了蛋卷。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