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猫眼[平装]
  • 共1个商家     21.30元~21.3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9月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88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猫眼》编辑推荐: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蔡骏,“心理悬疑”代表性力作全新修订!罪恶的灵魂寄居在每一个人体内,善与恶自我交锋。成就爱,或犯下罪行。蔡骏系列销量突破800万册。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6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800万册,连续8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作家畅销纪录。主要著有《病毒》、《诅咒》、《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天机》、《谋杀似水年华》、《地狱变》等,现主编《悬疑世界》杂志。
    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细致严密的逻辑,不仅赢得了全球数千万华语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英、俄、韩、泰、越等多种文字隆重出版。作品被多次改编为电影、电视剧。

    文摘

    引子
    雅克?萨非是在凌晨五点钟醒来的,他的下巴一阵轻微地颤抖,几乎能听到自己上下牙齿间的碰撞声。他仿佛是刚从溺水中被解救出来一般,贪婪地深呼吸了几下,让黎明时分寒冷的空气灌入体内。
    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窗户莫名其妙地开着,一阵风直扑到他衣领敞开的脖子上,忽然有一种喉咙被人扼住的感觉。雅克记得自己入睡前明明把窗户锁好的,他伸出微微抖动着的手,重新关好窗户。此刻,窗外淡紫色的天空渐渐地发亮,黑夜即将过去,晨曦很快就会覆盖上海的大地。
    雅克清理了一下杂乱而潮湿的头发,发现额头上满是汗珠。那个该死的梦!雅克回味着刚才所遭遇的噩梦,在最近的十几天,每当这个时候,这个梦就会造访他的灵魂,纠缠着他,吞噬着他。梦里的那个中国男人,带着一种奇怪的微笑,看着雅克,中国男人伸出手,那只手显得异常苍白,食指缓缓地指向雅克的眼球……雅克猛地抬起双手保护眼睛,再也不敢回想这可怕的梦境。
    可是,雅克今天还是要去看他的中国朋友,因为,那个人将在今天清晨被处以死刑。
    瞬间,雅克的眼前又掠过了那栋黑色的房子。
    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制服,走出房门。
    这是1936年的上海法租界的街头,天色已经微明。雅克打了一个冷战,他冰冷的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回荡起来,只有两边的梧桐树叶听到了他脚步里隐藏着的东西。
    天上忽然飘起了雨丝,雅克加快了脚步。
    清晨六点,雅克?萨非探长走进了法租界监狱,穿过阴森漫长的地下走廊,来到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几个中国人和法国人,他们都穿着制服,神色冷峻严肃。
    雅克对他的中国同事问道:“他醒了吗?”
    “是的,他已经醒了,一切正常。现在就让他出来吗?”
    雅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几分钟以后,房间里的人们听到了一阵脚镣的声音,他们都有些紧张,尤其是雅克。门打开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有些刺耳。终于,雅克再一次见到了他。
    那个人显得异常平静,穿着一件纤尘不染的衣服,只有手铐和脚镣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死刑犯。雅克极不情愿地看着他的脸,忽然,他向雅克微微一笑。雅克禁不住后退了一步,但随即感到自己在同僚面前丢了面子,是他亲手把眼前这个人送进监狱的,这使他成为了租界最有名的探长。
    首先说话的却是死刑犯,他微笑着用熟练的法语打招呼:“雅克,早上好。”
    雅克低下了头,避开对方那熟悉的眼神,默不作声。
    “就是今天吗?”死刑犯显得异常从容。
    雅克怔了怔,随后点了点头。
    对方继续说:“我知道,就是今天。雅克,外面下雨了吗?”
    那声音很柔和,如同在絮叨着家长里短。雅克受不了他的这种语气,干咳了一声,然后用严肃的官腔说:“你要吃些什么吗?”
    同僚端了一盘丰盛的饭菜放在死刑犯的面前。死刑犯点了点头说:“最后的早餐?”然后,他把被铐住的双手抬起来说,“能帮我打开吗?”
    雅克犹豫了片刻,小心地打开了手铐。
    死刑犯活动了一下手腕,轻轻地说了声谢谢。然后,他坐在椅子上,开始慢条斯理地享用那一盘饭菜。吃完以后,他平静地说:“我吃饱了,谢谢。”
    另一扇门打开了,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围着死刑犯,把他带到了行刑室。
    这是一个密封的房间,冰冷的墙壁上似乎印刻着某种奇怪的东西,雅克每次走进这房间,观看他的犯人被处死刑时都会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那是死者们留下来的,是恐惧,抑或是欢乐?
    房间中心竖着一具不大的绞刑架。绳圈已经系好,悬挂在横梁上,就像是一条蜷缩着身体的蛇,随时都有可能向人吐出舌头。
    没有人催促,死刑犯自己走上了绞架。他没有要蒙脸布,默默地看了看房间里所有的人,然后,他把绳圈套在了脖子上。
    他缓缓地向雅克说:“可以开始了。”
    雅克回答:“既是开始,又是结束。”
    脖子还在绳圈里的死刑犯似乎在纠正说:“不,既是结束,又是开始……”
    “开始”两个字的声音特别长,余音长久地缭绕。雅克来不及想这句话的意思,但他依然有些不寒而栗。
    此刻,绞架下的踏板打开。
    雅克忽然想吐,他冲出了房间,趴在冰冷的墙面上。
    十分钟以后,同僚们从行刑室出来,告诉雅克,那个人已经死了,问他还要不要进去看一看。雅克摇了摇头,他永远都不要再见到那张脸。此时此刻,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离开这里,离开上海这座城市,远远地离开,永远也不要再回来。因为,这里有令他恐惧的梦魇,有那个刚刚断了气的人,还有,那栋黑色的房子。
    一个月后,雅克?萨非踏上了从上海驶往马赛的凯瑟琳公主号客轮。当凯瑟琳公主号客轮进入印度洋以后,有人在黑夜里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纵身跳入了大海,随即被黑暗的波涛所吞没。
    当客轮停靠在目的地马赛港以后,在所有的乘客中,唯独少了一个叫雅克?萨非的前上海法租界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