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魔法师(附接骨魔杖1根)[精装]
  • 共1个商家     18.20元~18.20
  • 作者:丽塔(作者)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3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2203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丽塔,1986年生,女,一直喜欢魔幻题材文艺作品,不管是书籍,电影还是电视剧、动画片无一不爱。对《哈利波特》丛书作者J·K更是疯狂喜爱。
    2011年签约“越华文化”,《大魔法师》一书正是丽塔的处女作,也是她对《哈》及J·K的一次真心赞礼。

    目录

    序言 凤凰挽歌——献给阿不思
    Part Ⅰ:阿不思之我心中的秘密
    第一章 戈德里克山谷
    第二章 金色少年
    第三章 诱惑
    第四章 裂痕
    第五章 三兄弟的传说
    第六章 背叛者
    第七章 回归与沉淀
    第八章 “圣徒”
    第九章 恶魔一方
    第十章 信仰
    第十一章 来自远方的邀请函
    第十二章 选定之人
    最终章 纽蒙迦德
    part Ⅱ:阿不思之夜路难行
    第一章 占卜师的信件
    第二章 护身符
    第三章 凤凰福克斯
    第四章 迷人桩
    第五章 圣诞夜之梦
    第六章 对角巷与翻倒巷
    第七章 迷失霍格沃茨
    第八章 石人
    第九章 神
    第十章 隐形衣
    第十一章 勒梅教授的石头
    第十二章 圣诞夜之战
    番外
    盖勒特和阿不思的通信集

    序言

    序言:
    凤凰挽歌——献给阿不思
    你撑起爱的保护伞,博爱还未成熟的心灵
    你织起信任的桥梁,关怀每个善良的灵魂
    你擦亮每双迷惑的双眼,告戒邪恶的降临
    你在危险来临时身先士卒
    你在灵魂迷途时谆谆教诲
    你在黑暗笼罩时泰然自若
    尊重生灵,是你的准则
    宽容错误,是你的习惯
    相信朋友,是你的诺言
    对犯错的生命,你教导以挽回迷途的灵魂,纵然面对死亡
    对朋友的信任,你毫不保留,却最终引来死亡
    半月型的眼镜折射着你双眼的睿智
    长而花白的胡子沉淀着你的伟大人生
    苍老的面容与白发是人们对你的尊敬的生动写照
    雪白的坟墓燃着蓝色火焰
    波澜的湖面传来人鱼哀悼
    空旷的蓝天回响凤凰挽歌
    葬礼上有巨人、有人马、有狼人,是因为你的尊重
    葬礼上有人万分悲痛、有人漠不关心,是因为你的正义
    高尚的灵魂,你坚信爱是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高尚的灵魂,你坚信爱能战胜世上最邪恶的魔法
    高尚的灵魂,你走向天国的路上,困难已被人马万箭的祭祀所驱除,剩下的是世人最
    真诚的祝福
    小精灵的泪水定在黑夜撤满霍格沃茨
    凤凰也不再浴火重生
    巴克比克展翅飞向苍穹,与夜琪一同祭奠
    只有阴险的恶魔为你的离去而欢愉,因为少了一个对手
    只有腐烂的尸体为你的离去而庆祝,因为多了一具尸首
    肮脏的灵魂正变得更加肮脏,高尚的灵魂也变得越发高尚
    你的画像已进了你昔日的办公室,与他人无恙
    你的面孔已刻进了世人的脑海里,无论朋友敌人
    你用生命坚定了正义者胜利的信心
    你用生命加快了卑鄙者灭亡的步伐
    你的博爱将永存大地,纵然你己走向天国
    天堂的路请您走好,我们永远的Albus Dumbledore

    文摘

    阿不思绕过重重人群往大厅里头挤,毕业典礼之后就是晚会聚餐的环节了,虽然自己并不是有多想参加,只是大家一起吃饭聊天还不如回去格兰芬多的寝室或者图书馆待着,那样反而会让他更加觉得安心。
    但是已经被迪佩特校长亲自点名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了,阿不思依旧穿着平常的衬衣套衫,看起来都有些老旧了,他站在石墙四周燃烧着熊熊火炬的大厅门口,看着装饰得有点夸张的大礼堂,心情复杂。
    礼堂用代表四个学院的主色调搭配,虽然阿不思非常能够理解迪佩特校长的激动心情。但是这样五颜六色、千奇百怪的各种造型,难道就没人告诉这位每天笑的格外慈祥和蔼的老校长实在容易让人头昏脑胀。
    各种各样的彩带条紧粘着巨大的落地窗随风飘舞,平时并排着的四张长桌也不见了,半空中飘浮着成千上万支蜡烛,屋顶施了魔法,看起来跟外边的天空一样,繁星闪烁。大家都换上了礼服,兴高采烈地交谈着。阿不思找到个稍微安静的角落,看着主宾席后头戴着羽毛小礼帽的老校长端着高脚杯有些滑稽地扭动着圆滚滚的身躯。阿不思突然觉得心情很好,真是个可爱任性的老好人。明天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七年的霍格沃兹,似乎有点不舍?
    这应该是肯定的,可是现在在阿不思的心里却是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或许现在,回到寝室重新认真地确认一遍即将进行的旅程。可是埃菲亚斯……想到这里,阿不思皱起了眉头,似乎有点焦躁了。
    “接下来,将由我们亲爱的,霍格沃兹男生学生会主席、格兰芬多级长,巴纳布斯·芬克力优异施咒手法奖,威森加摩英国青少年代表,开罗国际炼金术大会开拓性贡献金奖的获得者……阿不思……”
    阿不思在刚刚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就转身离开了,突然的烦躁让他想立刻逃离这种热情高涨的气氛。喧闹声简直震耳欲聋,此起彼伏的掌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阿不思跨过有些古老破旧却依旧威严的大门,登上里头每踩一步就仿佛要掉下去的大理石楼梯,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着,有些不耐烦地拧开一道道装饰着巨型莫名其妙的雕塑的石门,他现在满脑子只想着明天的计划是否能够顺利。
    去他的晚会,去他的演讲!
    阿不思裹着看起来无比糟糕的黑色披风迅速地穿过往日热闹非凡的伦敦大街,现在只剩零星几个人的空阔场地大风呼呼地刮着,听起来好像鬼魅一般的让人害怕。大部分的人都忙着回家度过他们愉快的圣诞节了,阿不思低着头忙着赶路,裹紧外套来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店门口,右边斑驳的石头墙壁上歪歪扭扭的写着“Leaky Cauldron*注1”。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阿不思、阿不思……”埃菲亚斯坐在靠近吧台后头被光线遮蔽的地方,他选择这样的角落本意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不过身穿的黑色套衫搭配金黄围巾实在是足够诡异了。阿不思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再对埃菲亚斯引以为豪的打扮做任何评价了。
    “埃菲亚斯……”阿不思紧挨着他坐下,刻意压低了声音,“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为什么?”
    “弗里达的事情……我很抱歉。”阿不思原来是认为自己那个时候的语气肯定惹火了埃菲亚斯,他肯定是不会来了。毕竟在七年的相处中,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闹矛盾,虽然只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局外人。但是阿不思回去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先道歉,他们还有需要团结的事情要去做。
    “没,没事……”埃菲亚斯又开始涨红了脸,“那件事我也有错。”他停顿了一会,“阿不思,你在学校的人气可不是一般的高呢,听说晚会上的发言你居然到最后关头溜了,把迪佩特校长气得够呛呢!呵呵……” 阿不思没有回应埃菲亚斯的兴高采烈,喝了一口面前肮脏小矮桌上的黄油啤酒。
    “我们明天,是先去希腊吧?”
    “嗯,我有查到消息,尼克·勒梅现在爱琴海的某个小岛上休假。”
    “真的吗?!那太好了,阿不思!”
    “嗯……”
    “你不是一直想要见到那位伟大的炼金术师吗?!”
    “嗯……”
    “阿不思,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高兴?”埃菲亚斯一边抚弄着他毛糙的齐肩亚麻色短发,一边忧心忡忡地望着阿不思。
    “没有,我只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
    对话就此结束了,两个人都各自陷入了沉默当中。过了一会儿,阿不思起身往这间狭窄的酒吧二楼走去,埃菲亚斯拿起自己随身的黑色布包也匆忙跟上。看来得在这里住一晚上才能动身了,他原本以为依照阿不思的个性,在他们俩碰面之后就会马上启程的,没想到……看来自己,还是不够了解阿不思这个人。
    “等等!埃菲亚斯!”
    埃菲亚斯正在驱赶着一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灰色猫头鹰,阿不思刚刚去了破釜酒吧后头的对角巷买一些旅行用的必需品,一跨进门就大吼了一声。让正在艰苦奋斗对付着野猫头鹰的埃菲亚斯莫名其妙,当然,所谓的野猫头鹰是他自认为的。
    “阿不思……你回来了啊。”
    “埃菲亚斯!那是我家的猫头鹰!”
    “啊?啊!”
    埃菲亚斯赶紧开了窗户让那只丑陋的灰色猫头鹰飞了进来,一下子冲进了阿不思的怀里。
    “乖,诺诺……”阿不思安抚着猫头鹰的情绪,把系在它脚上的牛皮纸抽了出来,才看了两句就脸色大变,说不出一句话。
    埃菲亚斯在一旁看着阿不思突然苍白的神情,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小心地开口询问,“阿不思,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母亲……”
    阿不思觉得自己很难开口描述这件事对自己的冲击,他哽咽着,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堵住了,发不出声音。埃菲亚斯站在对面露出一脸同情还有担心的神情让他觉得无比的刺眼和难受。“我母亲死了……”
    埃菲亚斯独自一人站在破釜酒吧的后门口,看起来格外孤独寂寞,他的灰色大衣下摆和有着亮丽色彩的围巾在微风中不自觉地摇摆。“你确定你能自己解决一切吗,阿不思?”
    阿不思在围巾飞走之前抓住了它。“我可以自己解决。”
    “我真希望你能和我一块去。”埃菲亚斯愁闷地说,“没有你,是不一样的。”
    “必须得有人照顾阿利安娜,”阿不思回答说,平静而连贯。他拒绝承认他的挫败感,但他觉得怨恨在他的喉咙深处流淌。“而且阿不福思过完这个假期,也不得不返回霍格沃兹,他现在算得上是有文化了。”
    埃菲亚斯努力止住了眼泪。“你人真好,阿不思。”
    “不要哭了。”阿不思说,努力压抑自己的不耐烦,“你只要每到一个地方,不断地写信给我,告诉我你所看到的一切就行了。”他用他那纤长的手指轻轻拂去了埃菲亚斯脸颊上的泪水。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