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冤鬼路(完全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Tinadannis(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1版(2012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20838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冤鬼路(完全版)》由Tinadannis所著,传说,夜深人静时分,走过那条小路的人,一定会满脸惊怖,血流满面,死在路上。她不信,一个人去了。最终怎么样呢?她死前拼尽全力说了两句话:“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怪象环生,生灵罹难,一切都源于50年前的怀冤觅死的那个女生?何健飞、田音榛、阿强、李老伯、冬蕗、张君行、谭星莞带你走上这趟不归路。
    “冤鬼路”取材于中大一条真实的小路。关于这条路,说法已经太多,但所有传说都脱不出Tina的笔触。说到恐怖小说,写手和大白、小白、中产、精英、草根等各阶层看客无一倒外地推举Tina及其“冤鬼路”。Tina被公推为校园恐怖第一人,“冤鬼路”四部曲则被推为校园恐怖开山之作。“冤鬼路”肇始于中大逸仙时空,随后在水木清华BBS、天涯莲蓬鬼话等顶级人气论坛红到鼎沸。保守估计,美英加澳日台等国家和地区超过30000家网站转载,风头一时无两。数以百万计的纳米5年追随,这等忠贞也绝无仅有。

    作者简介

    Tinadannis,昵称Tina,以《冤鬼路》四部曲奠定了校园恐怖第一人的地位,赢得会人世界以百万计的“纳米”。纳米里有大白有小白,有精英也有草根,有知名写手也有死忠追随的读者,多大的纳米都亲切称她为Tina姐。

    目录

    第一章 校园血光
    第二章 断档记录
    第三章 废庙惊魂
    第四章 前尘孽缘
    第五章 谁是凶手
    第六章 再起波澜
    第七章 血色诅咒
    第八章 侏儒之死
    第九章 两魄一体
    第十章 永隔奈何

    序言

    2006年,《冤鬼路》四部曲首次出版的时候,我还没成家,尽管不再有读书时期的青涩,却还依旧有着单纯的执著和向往。
    那一年,我回去校园。
    冤鬼路的原址还在风雨飘摇中延续它的破败神秘,“灵堂课室”和“孤岛红衣”仍然在月色的昏暗下诉说自身的传奇。
    它们,依旧让人难以靠近。
    2011年,《冤鬼路》四部曲决定再版,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宝宝,离那些执手相对、漫行青葱的岁月愈来愈远。
    这一年,我再回到校园。
    冤鬼路已经完全湮没于拔地而起的建筑群中,唯余一个残旧得难以辨认的指示牌,默默地证明着它曾经的存在;“孤岛红衣”也已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的运动场,鲜艳的塑胶跑道下,埋葬的是整整一代人的恐怖记忆;只有“灵堂课室”还孤单地伫立着,任凭岁月在钢筋水泥上留下痕迹。
    五年一劫数,十年一轮回。
    所有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然而那些依旧鲜活的故事,却还在樱花漫天飞舞时,在曼妙游离的覆盖下,在倾盆大雨的帘幕后,锲而不舍地一遍遍展现。
    最终,泪流满面。
    于是有了这篇再版的序言——《十年冤鬼路》。
    其实,说十年并不正确,因为《冤鬼路》成文于1999年,即便从正式发表的2000年开始算起,到现在也足足有十一年了。
    十一年前,我在无意之中踏上了那条神秘的小路,听到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回去之后在百无聊赖中开始创作。那时候的激情是发泄不完的,仿佛也感觉不到累,通宵达旦地写,只用了三天,便拿出了成稿。
    最初的构思,是因为不满太多的日本鬼片将鬼怪描写得太过强大,它们肆意剥夺人类的性命,人类却只能等死或者是借助一些微弱的灵力抵抗;也不满丝毫不问鬼怪前世今生便统统敬而远之,将它们视为异类,毕竟曾为人类,难道死后就失却感情吗?
    完稿之后,我先拿给舍友看。初稿一万余字,她只花了一个小时便看完了,看后皱着眉道:“不好看,这鬼怪也太弱了一点,才几个回合啊就完了,搞点曲折的情节嘛,最好悬疑一点。还有,男女主角最后幸福的生活简直就像是童话,都看滥了,来点悲情的吧。”
    我茅塞顿开,立即马不停蹄地修改,加上自己本就非常喜欢福尔摩斯的推理,于是开始将解谜、法术、宗教等元素糅合其中。无心之作,却开辟了校园鬼故事的新类型。不过何健飞和田音榛的幸福也就此终止,成了生死别离的悲情。
    至《樱花厉魂》《灵堂课室》,及至《魂祭》,写作的目的从最初的渲染惊悚恐怖,发展到后面的惩恶扬善,涤荡心灵。我一直固执地认为,一名优秀的作家,必须要有充分的社会责任感,必须要有净化心灵、感悟人生的点睛之笔。因此,我开始逐渐抛离单纯的恐怖,转而极力描写校园内的爱恨情仇。
    我笔下的故事里,没有真正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大家都在自己的命运漩涡里苦苦挣扎,做出一些或背离道德或捍卫公义的事。这些元素掺杂在一起,便成就了这四部传奇。
    我想,我是成功的。《冤鬼路》四部曲让太多人感动,也让太多人流泪,但它并非在渲染悲情,更多的是对仇恨的反思,对良心的拷问。在每本书翻到最后一页时,每一个人都不想它结束,却也只有无奈地接受它结束。然后,和我一样,长萦心头,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有纳米说,四部曲已成经典,即便是我,也只能仰望。
    从某种程度上讲,我赞成这句话。因为在那身处象牙塔的日子里,尽管枯燥,却也充满了无忧无虑的快乐和憧憬。也只有在那样的氛围中,才能诞生清纯到让人明知不可能发生却依旧愿意相信的透明干净。那里面每一个爱恨分明的角色,每一次惊心动魄的历险,每一回痛彻心扉的分离,都悄悄地在我们的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
    《冤鬼路》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它精彩的剧情,更得益于每个人对光明、对正义的渴望。而这些,在走出校园、经历社会之后,显得尤为可贵。
    这或许是四部曲长盛不衰的原因。五年前,我在第一版序言中称,《冤鬼路》已经打破网络小说短命的宿命,成为鬼话最长寿的作品。
    时至今日,这个记录依旧得以保存,并且不断延伸,几乎无可超越。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冤鬼路》四部曲承载着整整一代人的情感记忆,也铸就了网络文学初始时代的里程碑。
    我有理由相信,今天这一张旧船票,依旧还能登上你们心灵的客船。

    文摘

    传说,对于大学校园来说,一如家常便饭般寻常,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秘密”。当一代又一代的天之骄子离去,它却如生了根似的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怨恨,跟爱一样,也可以无边无际。因此才有了传闻中永远无法消失的噩梦——只属于校园的噩梦。
    月色如水,悄无声息地流泻在这座已有100多年历史的大学校园。寂静如黑暗般迅速扩散,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天空。教学楼里的一盏盏灯光与天上的繁星争相辉映,道路两旁挺立的各式复古灯柱下,一个个如雕塑般的身影错落点缀其问。匆忙的行人,即使见到了熟人也只是简单地点点头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还有一些人连走路都捧着书在看。素有“书卷墨香之地”美称的校园,在期末考试来临之际,平添了一份凝重和急遽。
    “坏了!”走廊上疾步前行的何健飞本想掏出手机来看时间,谁知手机没找到,却发现竟然把最最重要的英语书落在了宿舍里,书包里装着的是早已考完的体育理论课本。他愠怒地看看旁边正极力忍住笑的舍友张传勋,责备道:“说什么来晚了没位置,被你催啊催的。这下好了,我看我去攻读体育理论博士都绰绰有余了。”
    张传勋按捺下幸灾乐祸的冲动,笑着说:“反正我带了,不过没啥笔记,我不看的时候你就拿去凑合着瞅几眼吧。你英语那么好,还复习什么?”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书来,打算向何健飞炫耀一下,却一眼瞧见书的封面上印着四个显眼的大字“体育理论”——他竟然也带错了。
    张传勋恼怒中又带点尴尬地将书包推给已经笑得靠在柱子上的何健飞:“明天就要英语考试了,我还有N个单词没有背熟。那个眼镜张历来喜欢抓人重修,我得马上赶回宿舍去拿书,你先帮我霸住一个位置啊。”
    何健飞止住笑:“自修时间校车不开.从这里走回宿舍起码要个把钟头,你这样一去一回,就是拿到书也没多少时间看了。”
    然而,张传勋很自信:“这个不用担心。啸天前几天跟我一起在电教楼旁边,探得一条小路叫赤岗顶,直通我们宿舍那条主校道,不用二十分钟就司‘以到了。”
    何健飞于是笑道:“那你去吧,顺便把我的也带来,好像就放在我桌上。”
    何健飞一个人进了教室,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翻看高数。看着看着,心里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张传勋是个非常内向的人,平时只喜欢呆在宿舍上网或玩游戏,怎么会有兴趣去探什么小路呢?之前隐约还听别人说起过,在前几个星期的民主投票中,秦啸天以几票之差输给了张传勋,失去了“优秀学生”的荣誉称号,一直怀恨在心,又如何肯跟张传勋一起在校园里游逛呢?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此时已经过去了两个钟头,就算是走主校道也该回来了,却仍旧不见张传勋的人影。何健飞再也没心思看下去了,略略收拾了一下书包便匆匆赶去宿舍。
    电教楼位于老校区的东北角,从风水方位来看,五行缺金,左右无池塘湖泊,唯有四周古木森森,是个福则至福,祸则极祸的地方。
    由于新的多媒体功能课室落成,这座旧电教楼已经很少使用,大部分时间是作为仓库存放废弃的电子仪器。因为年久失修,外墙的水泥早已脱落得差不多了,露出里面斑驳暗黄的砖块。几道深绿色的苔带蜿蜒而过,最后淹没在墙脚半人高的草丛中。这不过是栋可有可无的建筑,学生们之所以知道它,多半是因为学校在吹嘘功绩时,总爱拿它跟多媒体功能课室作对比的缘故。 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