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迷城[平装]
  • 共2个商家     17.50元~17.7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67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迷城》编辑推荐: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蔡骏成名作全新修订版,文青时代的中短篇小说盛宴,展现长篇悬疑之外的文字魔力,迷宫一样的城市,案情扑朔迷离,人性复杂成谜,作品总销量高达700万册 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5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700万册,并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代表作《天机》系列,自2007年出版至今,销量已超过240万册。最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再续畅销传奇。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及严密的逻辑著称,不仅赢得了全球华语地区数千万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俄文、泰文、越南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目录

    迷城
    隐遁
    过年
    夏娃的密码
    侯塞因
    最后的战役
    白头宫女
    伊甸园里的半局棋
    莫卧儿宝石
    袋子里的公主
    荒村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

    文摘

    引子
    已经是后半夜了,叶萧缓缓地走在那条似乎无穷无尽的官道上,大路上覆盖着一层白雪,身后留下两行清晰的足迹。当他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到达终点时,忽然,那座城市出现在视野尽头。
    他站在山冈上眺望那座城市,只见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在冷月下泛着银光,他惊诧于这南国的冬天竟会有这样的雪野。越过那条在雪原中蜿蜒起伏的官道,便是南明城了。
    隔着黑夜中的雪地远远望去,那座城市就像坐落于白色海洋中的岛屿,有着无数黑色的棱角,突兀在那片雪白的平地中。叶萧忽然有些恍惚,不知是因为这大雪,还是远方那梦幻般的庞然大物。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山冈上看了很久,一切又显得有些不真实了。他并没有意识到,在令他印象深刻的第一眼之后,他永远都难以再看清这座南方雪野中的城市了。
    叶萧知道那就是他要去的地方,他摸了摸背后藏着的剑,快步走下山冈。

    二更天了,丁六听到城墙下更夫的梆子声在南明城的死寂中敲响,他清醒了一些,抬起头看着那轮清冷的月亮,那被厚厚的眼袋烘托着的细长眼睛忽然有了些精神。他挪动着臃肿的身体,继续在月满楼前的小街上走着。
    丁六的步子越来越沉,雪地里留下深深的脚印。他嘟嘟囔囔地咒骂着这寒冷的天气,浑浊的气体从口中喷出,又被寒风卷得无影无踪。酒精使他脸色通红,他后悔没喊轿夫随行,但每次坐上轿子,轿夫们就会暗暗诅咒他,因为他的体重使所有的轿夫都力不从心。他又想起了刚才月满楼里那些女人们身上的胭脂香味,这味道总在他的鼻子附近徘徊,就连风雪也无法驱走。
    拐过一个街角就要到家了,习惯于深夜回家的他会举起蒲扇般的手掌,拍打着房门,年迈的老仆人会给他开门,乡下来的十五岁婢女会给他脱衣服,端洗脚水。最后,他会走进屋里给躺在被窝里的瘦弱的夫人一个耳光,斥责她为什么不出来迎接。
    再走二十步就到家门口了。忽然,他停了下来。
    他停下来不是因为他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这声音使他的心脏在厚厚的胸腔里猛然一跳。丁六有些犹豫要不要回过头看一看,不,也许只不过是寒冬里被冻坏了的老鼠在打洞,或者是终于,他把自己那颗硕大肥重的头颅扭了过去。

    太阳升起在雪地里,南明城的每一栋房子都被白雪覆盖着,房檐下一些水珠正缓缓滴下。
    南明城捕快房总捕头铁案抬起头,天上的太阳与周围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光芒如剑一般直刺他的眼睛。铁案缓缓地吁出一口气,看着从自己口中喷出的热气升起又消逝,忽然觉得有些无奈。他又低下了头,看着地上的尸体。
    雪地上的死者仰面朝天,肥硕的身躯就像一张大烧饼摊在地上,显得有些滑稽。铁案轻蔑地说:“死得真像头猪。”
    铁案认识这个死者,甚至对他了如指掌。死者叫丁六,经营猪肉买卖十余载,在全城开有七家肉铺,生意兴隆,家境殷实。说实话铁案很厌恶他,当年丁六是靠贩卖注水猪肉发家的,至今仍在从事这种勾当,只因贿赂了地方官,才能逍遥法外,要不然铁案早就用链条把他锁起来了。
    虽然铁案对丁六充满厌恶,但他还是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丁六咽喉上的伤口。是剑伤,伤口长两寸一分,深一寸二分,完全切断了气管,但丝毫没有触及动脉。显然凶手是故意这么做的,丁六仅仅是被割断了气管,不可能一下子就死,他是在无法呼吸的痛苦中渐渐死去的。
    忽然,铁案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黑夜的雪地中,寂静无人,只有丁六臃肿的身体倒在地上。他的咽喉上有一道口子,气管被割断,其中一小截裸露在风雪中。丁六也许还茫然不知,他倒在地上猛吸着气,然而从口鼻吸进的空气,却又从喉咙口那被割断的气管漏了出去。他不明白此刻的呼吸只是一种徒劳,他那肥胖的身体迅速地与空气隔绝开来,然后他开始不停地抽搐。一开始丁六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应该记住了杀死他的那个人的脸。最后由于缺氧,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在绝望中丧失所有的意识。考虑到死者的体形,铁案推测这一痛苦过程大约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
    铁案又回到现实,许多人在雪地里围观,公差和衙役在维持秩序。丁六的老婆来了,这精瘦的女人,尽管脸上还残留着许多丁六赐给她的掌印,却依然不要命似的往丁六那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身体上扑去。一个公差拉住了她,铁案的耳边响起了女人的尖声号叫,这刺耳的声音让铁案心烦意乱。他知道仵作马上就要来拉尸体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破案,缉拿凶犯,捉拿归案,官府审判,最后等待凶犯的将是秋后处决。这一切,对于办了二十多年案的铁案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他低着头拐过一个街口,见到了那个叫阿青的小乞丐。他停下来怔怔地看着小乞丐,在阳光照不到的街角,阿青静静地坐在一堆废棉絮里,身上裹着一件破得像筛子似的棉袄。铁案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停下来。小乞丐特别脏,看不出多大年纪,脏脏的小脸盘上有着一双特别明亮的眼睛,与被抹黑了的脸形成鲜明对比。铁案忽然想起了什么,但瞬间又忘记了,也许自己真的老了,他长叹一声便离开了。
    阿青蜷缩在大棉袄里,静静地看着那高大的官差离去,然后拍拍身下的破棉絮说:“快出来吧,官差走远了。”
    叶萧终于把自己的头从那堆棉絮中探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阿青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