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广州往事[平装]
  • 共1个商家     21.20元~21.20
  • 作者:叶曙明(作者)
  •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6010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广州往事》:旨在为甲国的名城画像,为读看绣刻那些值得人回味与存留的诸罗名城记忆,继最城市的内在精种,为城市的发展指引美好的方向。一次发掘,老广州的发现之旅。一场怀旧,老广州的记忆盛宴,一册品味,老广州的深度指南。

    作者简介

    叶曙明,广州人,现任职于广东教育出版社。曾出版《军阀》、《大都市综合症》、《女巫之歌》、《草莽中国》、《百年激荡——20世纪广东实录》、《共和将军》、《广州旧事》、《其实你不懂广东人》、《大国的迷失》、《万花之城——广州的2000年与30年》,《雕刻美色——广东玉雕》、《最是梦萦家国——霍英东与改革开放》、《商海千年说越秀——越秀商业街巷》、《重返五四现场》、《水城记忆——广州河涌史》等著作。

    目录

    诗人的天职是返乡
    水城潮声朝暮时——广州曾经是水城
    海对羊城阔——我的故乡在海边
    船上的广州
    落雨大.水浸街
    春城三百七十桥
    被遗忘的越秀桥
    没有彩虹的彩虹桥
    十里红云.八桥画舫——西关荔枝湾
    晓风疏柳漱珠桥
    云桂桥头三水凤——“名世儒宗”何维柏
    黄云紫气满山城——广州也曾经是山城
    象山樵歌付东风——皇家园林越秀山
    越台秋月静寂寥——越王山上越王台
    千万劫,危楼尚存——镇压“王气”
    镇海楼
    惟功惟罪,自有公论付千秋——陈炯明
    与孙中山
    五仙骑羊,衔谷而降——羊城“五羊”
    的身世之谜
    南汉王朝的挽歌
    小谷围的刘王冢
    隔山村的刘王殿
    君王南望素馨斜——河南“花州”
    美人冢
    重过遗墟日欲昏——南汉宫苑了无痕
    搭地铁寻找远去的广州
    广州东站:瘦狗岭下英烈魂
    体育西站:铁鹰的摇篮
    杨箕站:小国之君的繁荣梦
    东山口站:小楼昨夜又东风
    农讲所站:夕阳下的番禺学宫
    公园前站:说不尽的繁华往事
    西门口站:海上丝路,蕃汉万家
    陈家祠站:风培百粤振斯文
    长寿路站:翡翠火齐,络以美玉
    黄沙站:香珠银钱堆满市
    芳村站:大通烟雨的消失与重现
    踏浪寻海珠江游
    东堤与“火”的孽缘
    天字第一号码头
    失落的明珠
    别忘了漂在水上的家园——“世世舟
    为宅”的昼家
    沙面.是油画也是景泰蓝
    海幢寺三盛三衰
    大元帅府.乱流中的孤岛
    千年文明第一街——北京路
    万千宠爱全为了她——广州的发祥地
    古城第一中轴线
    黄金铺路.步步锦绣
    白沙居的圣代真儒——心学宗师陈献章
    寿龟背上的“第一家族”——高第街
    许氏
    大塘传奇
    旧仓巷是禺山故地
    凌霄里的状元第
    广东历史上第一个探花
    在秉政街难觅秦砖汉瓦
    长兴里的万木草堂
    芳草儒林——城东芳草街
    湛家大街与甘泉先生
    一代豪贤黎遂球
    天涯何处寻芳草
    惠爱堂遗爱在人间
    诗书传家——人文风雅诗书路
    崔府街人淡如菊
    诗书路的看竹亭——“岭南孤凤”张诩故居
    观绿路与西樵大饼
    福地巷父子鼎甲
    学宫街的南海县学
    走不完的马路
    公共汽车的身世
    一座城市的集体记忆
    大新路的能工巧匠们
    恩宁路.唱不尽人间悲欢离合
    世外桃源基立村
    东风路的今昔之变
    一条先烈路,一部忠烈史
    乡愁.总让我感动不已

    序言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套《名城往事记忆之旅》丛书,从一开始就打开了时间地图和历史相遇中的旅行线路。在这个逐渐丧失记忆力和想象力的二十一世纪,重新回到原乡意味着什么呢?让我们带着晶莹的目光拂开漫慢史迹中的浮尘,将情思浸到这套丛书的深处。于是,我们会喜悦地感受到一种新的言说开始了。
    往事是什么?所有过去的回忆历史构成了往事的篇章。世界正以二十一世纪电子的、足球的、财富的、技术的诸种速度遗忘着历史。当《名城往事记忆之旅》以新的诠释角度,揭开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昆明、西安、成都、南京、杭州、桂林等一座座名城的记忆帷幕时,我们仿佛置身其中,跟随作家们游历着梦的现实和往昔。
    在《北京往事》中,作为诗人的洪烛多少年来一直以他个人主义的触须,跨过那些现代化的桥梁和建筑体系,游走在黑夜的深处。在里面,诗人以他浓郁的想象力和忧伤触到了青铜色、黑铁色、白银色、黄金色……在这过去的几大色块中,关于北京城的往事开始历现,正是基于这四大色块,一座伟大而壮美的城池开始了它的诉说。洪烛在许多年以前就开始以诗人的角度寻找着北京城的前诗学篇章,现在,我们可以跟随他的心律经历逝去的老北京的一篇篇秘史。这秘史不是文献,也不是博物馆所荡漾的旋律,而是一个诗人所发现的北京往事。
    《重庆往事》近距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重庆是被水涛溅响的一种悲伤的旋律,随同这种旋律我们进入了山城。关于重庆的印象与记忆,我们往往局限于小说《红岩》中所散发的遗址遗梦。现在《重庆往事》却以我们无法猜测的符号将一幕幕往事重现在眼前,它是新鲜的,敞开的,悲壮与浪漫的往事。沿着往事的历现,著名的雾都掠开了雾霭,就这样我们仿佛随同那些台阶式的梯级,从低处往上走,我们被作者的牵引力拉上了最高端,于是我们看到了往事弥漫中的重庆城的幽灵们奔跑着,与我们赴约。

    文摘

    插图:



    水城广州,有名有姓、有年代可考的古桥梁,就有六十二座之多。无名无姓的小桥,那更是数不胜数了。较著名的还有清风桥、帅武桥、白沙湖桥、万福桥、青云桥、宾日桥、王孙桥、探花桥、玉带桥、东堤桥、迎恩桥、永安桥、镇龙桥、银锭桥、驷马桥……
    这些名字,总会在我眼前勾勒出这样一幅画面:风和日丽之际,三五成群的妇女,在涌边一边浣衣一边笑闹;卖花小贩挑着担子从桥上经过,清淡的花香顺流而下,飘满河涌;昼家的小船荡着双桨,悠然划过桥洞……清代有一首《羊城竹枝词》写道:“水绕重城俨画图,风流应不让姑苏”,也可视为广州水城的一个美丽侧影吧。
    然而,在繁嚣的现代大都市中,愈来愈高密度的人居环境,造成大部分河涌的污染,已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那些如诗如画的景象,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2008年,广州市政府宣布全面启动东濠涌片区的改造工程,改造规划范围为东风路起至珠江口段,改造后的东濠涌,将定位为旧城中心地区的新景观带。
    看到这个消息后,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越秀桥的影子。因为在所有老桥中,我最熟悉的就是越秀桥了。
    几十年前,我每天都要从东濠涌边经过。那些在低矮简陋的棚屋前穿着黑色莨纱衣服忙碌的妇人,趴在地上“射波子”的男孩,跳橡皮筋的女孩,悠闲地抽水烟的老人,卖桐油灰的小贩,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不时在梦中闪现。
    东濠涌边最常见的场景是:每天听着相同的炒菜声音,从家家户户传出;每天都碰上有人生炉子,浓烟呛得我眼泪直流;每天都听见有人吵架。家家户户门前,不是晒着木棉花,就是晒着鸡鸭鹅毛。傍水人家的日子,过得平淡而琐碎,今天永远是昨天的重复。
    我还记得有一只黄色的肥猫,总是趴在屋顶上,懒洋洋地盯着我,无论我朝它挥手、跺脚、学老鼠叫,它的表情都像佛门弟子一样四大皆空。令人不能不叹服,这个老江湖的修为,已达到化境了。涌里常有人下网捞鱼。缓缓流淌的涌水虽不算清,也不算浊。大鱼没有,小鱼小虾总会有一些的。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孩,把洗净的衣服一件件晾起来。每当那个捕鱼佬收网时,她也会好奇地探头张望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收获——如果一无所获,小女孩的脸上便会掠过一丝顽皮的微笑。
    夕阳西下,暮霭沉沉。生炉子的青烟愈发毫无节制地弥漫着,飘满河涌,顺流而下。我听见有人猛烈地咳嗽。不知从哪间棚屋又传出打骂小孩的声音,拉高胡的声音,远远近近有些鸡啼声,狗吠声,啪嗒啪嗒的木屐声,还有潺潺的水声……
    这就是我孩童时代的东濠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