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软精装?典藏版)[精装]
  • 共2个商家     43.50元~48.30
  • 作者:希区柯克(Hitchcock.A.)(作者),王强(编译)
  •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7001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软精装·典藏版)》为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希区柯克(Hitchcock.A.) 编译:王强

    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1899-1980),是举世公认的"悬念大师"。他生于伦敦,1925年开始独立执导电影。1939年应邀去好莱坞,次年拍摄了《蝴蝶梦》,并获得该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金像奖,从此定居美国直到逝世。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他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
    希区柯克是一位对人类精神世界高度关怀的艺术家,他一生导演监制759部电影,300多部电视系列剧,绝大多数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设置悬念,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人胜,令人拍案叫绝。

    目录

    借刀杀人
    警官的副业
    顶尖高手
    死亡花朵
    真真假假
    失踪的钱
    生日杀手
    自作自受
    临死前的推理
    我永远是大老板
    该死的是你
    敲诈
    钻石与气味
    琳达
    宠物公墓
    向自己说再见
    先下手为强
    雾中陌生人
    邻家的秘密
    奇怪的律师
    可怕的枪声
    窃贼
    死里逃生
    黄裙子
    人类的天性
    小佛像
    星期五吃肉
    黑吃黑
    死亡天使
    陷阱
    一箭双雕
    背叛
    连环套
    致命的信
    私人侦探
    锁匠的一天
    丈夫的赌注
    醉鬼
    风流韵事
    宴会与谋杀
    北非黄昏
    捐款
    自杀的遗书
    红包
    小村怪妇
    丘比特公司
    监狱黑幕
    密探
    逍遥法外
    一个谨慎的杀手
    第三个电话
    最后一搏
    解脱
    倒计时
    她不是我母亲
    第二次机会
    最后的证据
    深闺疑云
    恩爱夫妻
    冬季逃亡
    雇工
    海滩之夜
    黑帮老大
    惩罚
    龙卷风
    珠宝设计师
    坦白
    扒手
    爱情与投资
    危险的旅行
    报复
    姑妈
    慰问信
    五千元
    拳击高手
    与杀手为邻
    时差
    第三者
    不速之客
    门牙
    聪明的胡里奥
    职业刺客
    两个老头
    人生指南
    都是为了爱
    无名火起
    特别债券
    行刑人

    以牙还牙
    无人之境
    欠情
    老江湖
    猩猩的悲剧
    老夫少妻
    谋杀l990
    双重杀手
    病人与杀手
    离婚协议
    第八个受害者
    逐鹿
    最后的安眠
    死亡脸孔
    翡翠项链
    赛车冠军
    罗马惊艳
    陷阱
    串门
    第三种可能
    红粉女贼
    头颅的价格
    真实情节
    二比一
    自首的黑帮
    患难夫妻
    罗网森森
    粗心大意
    三角游戏
    百叶窗
    狼狈

    出清存货
    两伙伴
    罗宾汉的故事
    暴露的密码
    邂逅
    出狱
    罪与罪
    冰处女
    爱神光顾
    油价涨了
    美梦之屋
    空包弹
    枪击事件
    疯狂舞伴
    草仔茶
    裸体艺术
    剑与锤
    生意
    该死的人
    律师太太
    虚幻的绿色 
    谋杀艺术家
    亡命猎手
    亲自动手
    连环结
    他是谁
    午夜追踪

    序言

    悬念大师希区柯克
    什么是悬念?
    希区柯克曾经给悬念下过一个著名的定义:
    如果你要表现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玩牌,然后突然一声爆炸,那么你便只能拍到一个十分呆板的炸后一惊的场面。另一方面,虽然你是表现这同一场面,但是在打牌开始之前,先表现桌子下面的定时炸弹,那么你就造成了悬念,并牵动观众的心。
    其实,希区柯克的作品并非只靠悬念吸引人,其内涵要深刻得多。
    希区柯克对人类的心理世界有着深刻的体悟。
    作为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希区柯克对人性的看法是相当冷静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冷酷的,他毫不留情地指出了现代社会的荒谬。
    他作品中的人物大都有些变态,备受焦虑、内疚、仇恨或情欲的折磨,希区柯克对变态心理学有着持久的兴趣。
    希区柯克对杀人狂的一段评论,很典型地表明了他对这类人的态度,他说:“人们常常认为,罪犯与普通人是大不相同的。但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罪犯通常都是相当平庸的人,而且非常乏味,他们比我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那些遵纪守法的老百姓更无特色,更引不起人们的兴趣。罪犯实际上是一些相当笨的人,他们的动机也常常很简单、很俗气”。
    希区柯克认为人是非常脆弱的,他们经不起诱惑。
    约翰·阿登在评论中产阶级时说:“他们那种光明磊落和仁爱厚道的天赋品质从未经受过严格的考验。一旦他们经受考验,就土崩瓦解了”。
    希区柯克也这样认为:人们的正派和善良的品质可能是天赋的,但常常经受不住严格的考验。
    于是我们在希区柯克的作品中,看到一个个受到诱惑的灵魂,逐步地脱去人性的外衣,滑向罪恶的深渊,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最终是害人害己。
    希区柯克的作品结构巧妙,这是为世人公认的,以致形成了一种“希区柯克模式”:故事的结尾曲折惊险,出人意外,其中不乏黑色幽默式的场面。

    文摘

    借刀杀人
    我们来到路卡前时,已经快半夜了。大雨下个不停,在卡车车灯的照射之下,像玻璃纸一样发亮。
    警察把路卡设在离转处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所以你在远处看不见,只有绕过这个转弯后才能看见它。两辆警车成V形朝北停着,正对着我们,还有两辆在二十码外,成V形朝南停着。四辆警车都开着车灯,在潮湿、黑暗的夜空下,车灯像探照灯一样互相交叉着。在四辆警车中央,放置着两个巨大的木制临时路障,上面的红灯一闪一闪的。
    我轻轻地一踩刹车,我们的卡车慢了下来,那孩子从座位上探过身,恶狠狠地用猎刀顶住我的肋骨,低声说:“听着!你要是敢乱说~句话,我就宰了你!他们会抓住我,但我会先捅死你!”
    我扭头瞥了他一眼,在路卡昏暗的灯光下,他脸色苍白,腮帮和下巴上胡子拉碴的,有三四天没刮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孩子,但给人的印象却像个孩子。他长得高大、瘦削,一绺黑发垂在前额,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克,下面是一条沾满泥巴的粗布斜纹裤子,脚下蹬着一双高统靴,看来像是从货车上跳下来的。
    十五分钟前,在距此BC镇四英里的地方,他劫持了我。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天,路面非常糟糕,有一段三百码的路段,积水达二三英尺深,我不得不放慢车速,缓缓通过。就在这时,卡车乘客座位那边的门猛地被拉开,这孩子跳上车,右手握着猎刀,喝令我不许声张,继续开车。
    我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以四十公里的时速慢慢穿越那段积水区,我在心里揣摩,这孩子为什么要劫持我和卡车呢?他犯了什么罪?他是从哪里逃来的?他眼中的神情很古怪,我可不想惹他用猎刀捅我。
    现在,我把卡车停在离警车十码的地方,右边有一小片空地,你可以在检查完后倒车,但是,一位穿黑雨衣的警察正站在那里,双手插在雨衣里,我认为他手里正端着枪,不禁紧张得呼吸都困难了。
    一辆警车的前门开了,两位穿着同样雨衣的警察下了车,朝卡车走来。一个走到车灯光线之外,站在黑暗中监视着我们;另一个圆脸的走到我的车窗前,手里拿着一个小手电筒。
    我摇下车窗玻璃,他打开手电照着车厢,我在灯光下眯起眼睛,装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警官,出什么事了?”声音很不自然。
    “你们去哪儿?”他很严肃地问。
    “去桑诺。”我说。
    “这么晚了,到那儿干吗?”
    “我去接我太太,她的火车半夜才到,她妈妈上星期病了,她去照顾她妈妈
    去了。”
    他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
    “带驾驶执照了吗?”
    “当然带了。”我说。我从屁股口袋里掏出皮夹打开,高高举起。他用手电照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把手电光照在那孩子身上,那孩子紧张地抿着嘴,把刀藏在右腿和车门之间看不见的地方。
    警察问:“这是谁?”
    “我侄子杰里。”我立即回答。
    “他也住在格兰吉路吗?”
    “和我们住在一起。”
    “格兰吉在BC镇的郊区,是吗?”
    “是的。”
    “你们今晚出发后,有没有碰到什么人?”
    “你是指什么呢?”
    “有没有看见人在路上游荡或是要搭便车的?”
    我吸了口气,“没看见。”我对他说。这时,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但一想到它,我就浑身冒汗。虽然这样,我还是准备试试,我不停地想起那孩子手中的刀。
    我的左手本来是在我的肚子上的,现在,我开始慢慢地向车门把移去,每次一寸。我努力装出很平静地样子,问:“警官,为什么要设路卡?发生什么事了?”
    “大约三小时前,有人在BC镇抢劫,”警察回答说,“抢劫了一位从芝加哥来的钻石推销员,抢走了价值两万元以上、未切割的钻石。那个抢劫犯一定知道推销员的行程,或者可能从芝加哥就一直跟踪他。”
    “你知道那个抢劫犯是谁吗?”
    “还不知道,”警察说,“但我们知道是一个男人,单独一人,开着一辆偷来的车,那车停在推销员住的旅馆后面,他用一根灌铅的棍子击倒推销员,但活儿干得不利落,推销员苏醒过来,开始大叫,叫声引来旅馆的经理和几位旅客,歹徒从后门逃走了,没人看清他,连推销员本人都没看清。”
    现在,我的小指已摸到门把手上了,我得让警察继续说话。“嗯,如果这位强盗开的是偷来的汽车,那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这种普通的车辆呢?”
    “他不开那辆车了,”警察说,“他逃离旅馆二十分钟后,我们发现汽车被扔在一片树丛中,那里没有房屋,什么也没有,所以我们知道他至少要徒步走一会儿。但他也可能再偷一辆车,或者假装搭车而劫车。”
    “天哪!”我轻轻地呼了一口气,但是我可以感到我的肌肉紧张地抽紧了,我整个左手都落在那个门把上,我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它。我只要向下按就行了,但是,我不知道那孩子的刀有多快,我意识到,在我和警察谈话时,他一直紧盯着我。
    “叔叔,我们该走了,”那孩子突然开口道,他的声音充满了紧张不安。“我是说,如果警察先生放行的话,我们得去接婶婶 ”
    他没有说完,因为他说话时,视线从我身上移到警察那里,看看警察对他说话的反应,我需要的正是这一空当。我按下门把,使尽全身力量冲下去。门猛地向外打开,把警察撞倒在雨地上。我左肩着地,顺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大声喊道:“就是他!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他拿刀上了我的车!就是他!”
    我滚离路面,翻滚过路基,停了下来,转回头看那卡车。那小孩正从车门出来,手里握着猎刀,那个圆脸警察侧身躺在路上,伸手从雨衣里往外掏枪,同时另一只手打开手电筒。接着,又有两个手电筒亮了起来,警车的门也猛地打开,人们在大雨中奔跑、大叫。
    那孩子终于跳了出来,站在卡车旁边,恶狠狠地四处张望,手里挥舞着猎刀。圆脸警察开了两枪,另一个警察开了第三枪,那孩子倒下,不动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警察们围在那孩子身边,低头看着他,我也走过去,站到那个圆脸警察身旁。我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在几里外的积水区慢慢开车时,他冲上我的汽车,拿刀对着我,不许我声张,他的眼神非常古怪。”
    圆脸警察严肃地点点头。“麦克先生,你刚才很勇敢,”他一手搭在我肩膀上,'“他很容易伤害你。”
    “从他的眼神看,他过一会儿就会动手的,”我说,“我觉得,最好还是在这里冒险拼一下。”
    一位警察跪在那孩子身边搜索。“什么也没有,连皮夹也没有,口袋里干干净净的,更不用说钻石了。”
    圆脸警察说:“吉尔,到卡车上瞧瞧,”然后他问我:“他跳上车时,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没有。”
    叫吉尔的那个警察用手电筒照照卡车,然后摇着头回来了。圆脸警察问我:“你记得他劫持你的确切地点吗?”
    “当然记得,”我说。我告诉了他那位置。
    “那么,他一定是把钻石放到那里的某个地方了,雨小点后,我们派人去搜索一下。”
    他们从一辆警车上拿来一条毛毯,盖住那孩子,然后用无线对讲机通知BC镇的警察局,说他们已经抓到抢劫钻石的人,要他们派辆救护车来。
    圆脸警察和我上了他的巡逻车,他录了一份我的口供,我签了字后,说:“我可以现在去桑诺吗?我太太一定已经等急了。另外,我也需要一杯酒,镇定一下。”
    “当然可以,”他说,“我们需要你的话,会跟你联系的。”
    我向他道别,上了卡车,慢慢转过路卡。然后驶入大雨滂沱的雨夜中。过了五里路后,我的呼吸才渐渐正常,不那么紧张了。
    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逃脱了。
    首先,我打那个推销员打得不够狠,他醒来后尖叫。其次,那辆该死的轿车出了问题,我不得不扔掉它。最后,我来到一家农舍,绑住那位真正的麦克,塞住他的嘴,偷走他的皮夹和卡车,接着,半路杀出了那个傻小子。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但现在这已经无关紧要了。我确信不疑的是,他迟早会向我动刀子的,所似我才要借刀杀人,在路卡边冒险,正如我向那个圆脸警察所说的那样,最好在那里冒险拼一下。
    价值两万元的钻石就系在我的腰间。
    警官的副业
    那时的曼哈顿,妇女们都不戴真的珠宝首饰。她们要么戴廉价的仿制品,要么干脆什么都不戴,因为担心在从舞会或宴会回家的路上,遭到抢劫。所以,那天晚上我在华都饭店休息室打量那些参加慈善舞会的客人时,并没有指望发现什么真的珠宝。
    突然,我的眼睛一亮,一位美丽的女士从旋转门走了进来,她雍容华贵,光彩照人。她穿着一件金色的晚礼服,就像梦中的女神一样,令人神魂颠倒。然而,引起我注意的,不是那可爱的脸庞,或诱人的身材,而是她美丽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我已经多年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钻石了。
    我马上认出那是真钻石。她不是那种戴假钻石的人,她已经够漂亮了,无需借助钻石的光芒。既然她戴那项链参加舞会,那就一定是真的。
    见到猎物后,我立刻离开休息室,同时心中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经验告诉我,这种慈善舞会一般都在午夜前结束,到那时,我已经万事俱备了。
    回到公寓,找出手枪,装上八字胡和假鼻子,在这种场合,我总是这样打扮的。我本想一个人干,不要山姆或其他人来帮忙,但是,在这么一位可爱的女人面前,她身边的护花使者可能会充当英雄,那样的话,就可能会闹出人命。
    于是,我决定带山姆一起前往,这样至少在我下手取钻石项链时,他可以看住那个男的。这样我就要多花一千元,但为了万无一失,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