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地狱的第19层(典藏版)[精装]
  • 共1个商家     16.39元~16.39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075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地狱的第19层(典藏版)》出版5周年精装特别版,5万字全新番外首次曝光,累积销量500000册,中国悬疑必读之书。
    史上单本销量最高的中国悬疑小说,荣获2005新浪年度图书风云奖,改编为电影《第十九层空间》,当年国内悬疑惊悚片票房最高纪录。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第一悬疑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最具有全球畅销潜力的作家。截止2010年3月,蔡骏作品在中国大陆销售发行累计达60077册,连续五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畅销冠军纪录。作品已被翻译为多国语言,改编为三部电影,一部电视连续剧。

    目录

    地狱的入口
    地狱的第一层
    地狱的第二层
    地狱的第三层
    地狱的第四层
    地狱的第五层
    地狱的第六层
    地狱的第七层
    地狱的第八层
    地狱的第九层
    地狱的第十层
    地狱的第十一层
    地狱的第十二层
    地狱的第十三层
    地狱的第十四层
    地狱的第十五层
    地狱的第十六层
    地狱的第十七层
    地狱的第十八层
    地狱的第十九层
    地狱的出口
    番外篇 寻宝记
    跋:大师亦是朋友
    蔡骏悬疑小说大事年表

    序言

    2004年,夏天,已经忘记了具体的时间地点,只记得我无意中想起一句话——“地狱的第19层。”
    几个月后,我完成了自己的第八部长篇小说。
    那一年,正好我的两个短篇小说《荒村》与《迷香》刊登在《萌芽》杂志上,感谢当时的编辑现在的《萌芽》副主编傅星老师,他对我提出了许多建议与想法,尤其是关于短篇作品中的许多细节问题,使我决定把这一年最新的两本书都交给《萌芽》策划出版。机缘巧合的是,那一年的《萌芽》签约的图书基本都交给了接力出版社,而我又遇到了一位非常出色的图书编辑朱娟娟(《地狱的第19层》是她进入出版社工作编辑的第一本图书,如今她已成为《暮光之城》等畅销书幕后的关键人物,也是中国出版圈最优秀的编辑之一)。
    于是,就有了“蔡骏心理悬疑小说”的品牌,就有了2005年初《荒村公寓》与《地狱的第19层》的畅销,就有了2007年公映的改编电影《第十九层空间》,就有了数年之后大家所看到的这个蔡骏,就有了今天的《人间》。
    也许,从这个角度而言,《人间》亦是来自“地狱”。
    五年多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回首自己创作过的十四部长篇小说(《天机》与《人间》各算一部),我自己是没有资格说哪一部最好的,因为谁都知道我会回答是最新的作品《人间》。但是,如果除去四季《天机》与三卷《人间》,那么总销售量与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地狱的第19层》。或许,正是从这部作品的畅销开始,我改变了中国悬疑小说,我自己也被我的小说所改变。
    这大概就是作家与作品之间神秘的关系——我创造了这部小说,这部小说随后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我,创造了我以后截然不同的人生。如果再算上所谓的“蝴蝶效应”,这本书恐怕也改变了我身边许多人的命运,甚至可能改变了阅读本书的许多人的生活。我无法保证这种改变是否有助于彼此的人生,但我相信春雨在地狱边缘挣扎时的一丝希望,将带给我们黑夜中一点小小的星光。这本书之后我的数部作品,依然保持这点小小的希望,从《荒村归来》到《玛格丽特的秘密》,从《旋转门》到《蝴蝶公墓》,从《天机》到《人间》。
    再回首,我又发现我仍然是那个我。仍然是在夜灯下打字,叙述主人公穿越短信的电波,一次次逃出数层地狱的关口的我。仍然是多愁善感沉默脆弱,总是不停地回忆往事,沉浸在数百数千年前人们的喜怒哀乐中的我。仍然是终日辛劳不知疲倦不知休息,严厉要求自己永远不甘满足的我。
    只是,我的故事已从“地狱”或者“天机”,回到了“人间”。已经从某一件特别的事情,变成无数件特别的事情。从解开某一个谜,变成解开一个人的命运。从飞翔在想象力的天空,深入到每个人脚踏的实地。
    这,就是我的“天”、“地”、“人”的变奏曲。
    《地狱的第19层》,只是春雨人生中的一个瞬间,或许只有无数个这样的故事,才能构成她的与众不同的人生,才会构成我和你与众不同的写作与阅读的人生。
    但是。内心深处总有某些东西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比如希望,比如绝望中的希望,比如漫漫的黑夜里乃至十九层下的地狱中,我们不会放弃那点希望的星光。
    感谢大家五年来一路的陪伴,我与你们共同成长,共同创造自己的命运。
    如果,你是第一次读这个故事,但愿你的命运将向希望的那一面而改变。
    本次新版基本保持了原著的面貌,在此基础之上增加了-个最新的番外篇,也是我在2009年新写的中篇小说《寻宝记》。虽然是个探险小说的形式,其实讲述的却完全是另-个主题,或许这个主题与《地狱的第19层》更为相似。
    关于那部改编的电影,我不想作太多的评价,因为有些没有看过书的人看过电影,就表示对小说失去了兴趣。我只想说《地狱的第19层》的电影与小说实在太不一样,既然如此之不同,大家也就不必拿电影来作参照物。只是可惜了电影女主角钟欣桐,在本片公映之后几个月,就遭遇了某个什么门的事件打击。若这件事也算她的地狱,希望她可以早日走出来。
    以上是我的再版序言,坦陈五年来并不漫长但颇为起伏的心路,有欢笑也有苦涩更有眼泪,但不会改变的是我将永远为你们写作下去,永远保持一点希望的光。
    作品分析解读之类的内容,实在不适合作者本人来写。五年的光阴,对于许多人来说是整整一个青春——但对于一部文学作品而言,五年并不漫长,真正的评价或许要等到五十年甚至更久以后才能做出。
    回首地狱,已然人间,但愿五十年后,人间可以更美好一些,即便仅仅是微弱的改变。

    文摘

    地狱的第一层
    这个故事是春雨告诉我的。
    如果你看过《荒村公寓》这本书,一定会记住那四个曾经去过荒村的大学生,其中幸存下来的那个女生,名字就叫春雨。
    现在,她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
    你们知道,因为荒村那件事的刺激,春雨曾经在精神病院里住过一段时间,但随后奇迹般地康复出院,又回到大学继续读书。
    而你们不知道的是,当暑假结束后,我曾去学校看过春雨一次。她看起来还像初次见面时一样,脸庞清秀可人,身材匀称纤细,这样的女生很能吸引男生的眼球。
    也许是经历过了荒村那件事,春雨身上惟一改变的是那双眼睛,目光变得像小鸟似的谨慎小心,几次悄悄地把视线移开,似乎不敢正眼与人对视。我想,那件事留给她内心的阴影,怕是会永远存在下去吧。
    我和春雨随便聊了聊,她说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最大心愿是在大学最后一年里,顺利找到毕业后的工作。当我和春雨话别的时候,她说自己再也不会被恐惧吓倒了,我也以为她的生活将从此归于平静。
    当时我绝对没有想到,就在几个月之后的寒冬,春雨又一次出事了。
    也许,真的是命运的安排,让一个女孩在一年之内两度遭遇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恐惧。
    现在故事开始了,你只需要倾听——
    春雨的恐惧源自一条手机短信。
    在这个寒冬的下午,北方南下的冷空气涤荡着一切污秽,天空似乎变得干净了许多。但谁也不会注意到,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无数条电磁信号正在空气中相互穿梭,越过高高在上的云朵,越过水泥铸成的森林,越过大学女生宿舍的墙壁与窗户,悄悄地钻进了某个女生的手机里。
    ——短信铃声响了。
    突如其来的铃声让春雨打了一个冷战,她正在寝室里的上铺整理东西,听到从下铺传来的短信铃声。这几天突然来袭的寒流让她有些感冒,特意在脖子上裹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她把头伸到铺外看了看,原来是下铺清幽的手机。
    那是一部小巧玲珑的NOKIA手机,孤独地躺在下铺的床单上,显示屏上闪出接收短信的荧光。
    清幽上哪儿去了?应该是四个人的寝室里,现在只有春雨一个人。她立刻下到了地上,盯着清幽的手机。
    平日里的女生寝室,总是此起彼伏地响着短信铃声。最近几天清幽的手机更是忙得要命,半夜里会响起几十次,搅得春雨彻夜难眠。每当听到清幽的短信铃声,她的心里就会隐隐发怵。
    正当她下意识地拿起这部手机时,寝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清幽一路小跑着冲了进来,一阵冷风也随着她侵入了寝室。看起来清幽刚上完厕所,一进门就急急忙忙地从春雨手中接过了手机。
    “有我的短信是吧?”清幽没有等春雨回答,便低下头看起了短信。她是把背冲着春雨的,显然是不想让春雨也看到。春雨知趣地退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寒风卷落树上最后的枯叶。她和清幽一直是最要好的室友,即便是心底的秘密也是相互分享的,这使她无法明白清幽这几天的变化。
    忽然,清幽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毫无防备的春雨吓了一跳:“哎呀,怪吓人的。”
    但清幽的表情却很奇怪,盯着她的眼睛轻声说:“你知道鬼楼吗?”
    “鬼楼?”
    春雨嘴唇发颤地说出了这两个字。从她进入这所大学的第一年,就多次在深夜听到学姐们说起过鬼楼,使她们这些小学妹们整夜不敢入睡。 “是的,能陪我一起去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没有通过嘴巴,直接进入春雨的大脑里。
    春雨背靠着冰凉的窗玻璃,摇着头说:“你要我和你一起去鬼楼?为什么?因为刚才收到的短信?”
    清幽立刻将握着手机的右手放到了身后,低下头说:“你别管我的短信了,我问你去不去?”
    犹豫了一会儿,春雨总算点了头:“好吧,你说什么时候去?”
    “现在!”清幽冷冷地说道,那目光让春雨不敢拒绝,“难道你想半夜里去吗?”
    不等春雨回答,清幽把手机挂到脖子上,拎起包跑出了寝室。
    她要一个人去吗?春雨不敢想像清幽独自一人走进鬼楼的情景,她立刻披上一件外套跑了出去。
    春雨在楼梯口追上了清幽,喘着气说:“你真的决心要去鬼楼吗?”
    “当然,晚了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春雨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但还是跟着清幽一起走出了女生宿舍。
    下午四点的寒风,呼啸着掠过这所大学的校园,DDMM们都竖起了衣领一路小跑,谁也没有在意这两个行色匆匆的女生。
    她们在偌大的校园里走了十多分钟,终于走到了那扇腰门前。门上早就挂着一把大锁了,这是学校为了防止学生们私自去鬼楼而锁上的。但清幽还知道一条小路,她拉着春雨转到墙边的一条走道,通过两道围墙问狭窄的缝隙,缓缓走人一个小院子,迎面就是那栋传说中的鬼楼了。
    这是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房,看起来是六七十年代建造的,显得灰蒙蒙的,所有窗玻璃都很模糊,几乎没有多少反光。虽然,这栋房子看起来还算平常,但春雨的心里却暗暗地荡了一下。春雨再回头看看清幽,只见她呆呆地望着鬼楼,眼神似有几分呆滞了,样子看起来怪吓人的。
    春雨用手指捅了捅她,清幽的身体微微一颤,摇了摇头说:“春雨,这栋楼你进去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