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雪冷血热(上下卷)[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张正隆(作者)
  • 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3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k156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雪冷血热(上下卷)》:作者张正隆历时20年,走访大半个中国、近千位抗日老战士,完成100万字长篇纪实巨著。
    《雪冷血热(上下卷)》,比《雪白血红》更尖锐!
    《雪冷血热(上下卷)》,比《枪杆子1949》更深厚!
    《雪冷血热(上下卷)》,比《解放战争》更翔实!
    《雪冷血热(上下卷)》,还原了东北白山黑水间雄师劲旅14年的抗日历史。

    作者简介

    张正隆,沈阳军区专职作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报告文学集《爱,你是太阳》;长篇报告文学《雪白血红》《解放》《血情》《枪杆子1949》;中篇报告文学《大寨在人间》等。

    目录

    上卷
    序篇:黑暗是不会突然降临的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既定方针“不抵抗”
    如果抵抗了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一、奋起
    第1章 伟哉,罗登贤
    第2章 夺枪
    第3章 赵尚志拉起支队伍
    第4章 杨靖宇到磐石
    第5章 “上层勾结”
    第6章 惨烈东满
    第7章 最初的烈士
    二、杨靖宇挥戈南满
    第8章 挺进东边道
    第9章 游击战
    第10章 创建根据地
    第11章 西征
    第12章 “鲜血培养新世界”
    三、“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第13章 威震哈东
    第14章 突击!突击!
    第15章 赵一曼
    第16章 青山处处埋忠骨
    四、“倒悬不解三千万,田横壮儿五百条”
    第17章 吉东鏖兵
    第18章 从绥宁到下江
    第19章 “提拔的、培养的、教育的,赶不上牺牲的多”
    五、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第20章 白山血
    第21章 坎坷4军
    第22章 下江劲旅
    第23章 抗联“闺秀”
    第24章 这是最后的斗争
    六、联军
    第25章他们曾经热血沸腾
    第26章从草莽英雄到民族英雄
    七、中华儿女
    第27章 血祭黑土地
    第28章 他们不会唱《国际歌》
    八、荒原水畔战马鸣
    第29章密营
    第30章“浪漫行为”
    九、萧墙之患
    第31章下江无政府
    第32章 误会与分歧
    第33章 笔战

    下卷
    十、他们的名字叫“汉奸”
    第34章溥仪这个“臭皮囊”
    第35章 姜全我们
    十一、日之完
    第36章 “注意不累及一般良民”
    第37章 “在王道政策的恩惠下,欢天喜地地生活”
    第38章 “日本话不用学,三年后用不着”
    第39章 “官家”
    十二、绝地南满
    第40章 “起叛徒”
    第41章 濛江雪
    第42章 壮士魏拯民
    第43章 “拼着我们白的骨头红的血”
    十三、生存与战斗
    第44章 人是铁,饭是钢
    第45章 雪坟
    第46章 “妈个××,你个叛徒!”
    十四、“目前就是中国人上历史考场的时候”
    第47章 “不让日贼安枕席”
    第48章 巾帼英雄花
    第49章 “用我们的骨灰来培养被压迫民族解放之花”
    十五、踏破兴安万重山
    第50章 大游击
    第51章 西荒抗战
    第52章 “只要是血在温,只要是头尚存”
    十六、“过苏联”
    第53章 “阶级祖国”
    第54章 抗联教导旅
    十七、尚志悲歌
    第55章 谁希望赵尚志消失?
    第56章 “永远”有多远
    第57章 大英雄
    尾声 光明与光荣的基石是强大
    完乎?丸乎?
    中国的主题词
    在史诗中重塑民族灵魂

    文摘

    八女投江
    这是个反常的秋天,5军1师露宿在乌斯浑河畔。
    楼山镇战斗后,关书范率1师与西征主力分手后,战斗不断。8月底决定放弃西征,东返刁翎。10月上旬到达乌斯浑河边时,有人说还有百余人,有人说只剩30多人,而其中有8名女性则是确切的。她们是5军妇女团指导员冷云,班长杨贵珍、胡秀芝,士兵李凤善、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还有原4军被服厂厂长安顺福。
    1师宿营的柞木岗子山,位于乌斯浑河西岸,东岸是大小关门嘴子山。部队在这里休息一夜,天亮后过河向北经马蹄沟、碾子沟,就到刁翎的喀上喀5军密营了。
    快到家里了,高兴之余,似乎有点儿松懈、大意。不知是谁打起第一个火堆,一堆堆篝火就在柞木岗子山下燃烧起来,就被一双邪恶的眼睛盯上了。
    葛海禄,这个让人想到出卖杨靖宇的赵廷喜、李正新的也叫人的东西,胡子出身,曾在9军当过副官。而无论干什么,这世上钱才是他的最爱。这天晚上,他从样子沟下屯去上屯找个叫“豆腐西施”的女人,老远看到西南柞木岗子山下的火光,多年的山林生活使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去了样子沟日本守备队。
    刁翎日本守备司令官熊谷大佐接到电话,再一个个电话,驻样子沟、后岗日本守备队,刁翎街伪警察大队,还有那个把8军好一通搅和的赫奎武团伪军,立即出动。熊谷亲率30多骑兵,驰奔柞木岗子。但他不明底细,未敢轻举妄动,先将部队在周围部署、潜伏下来,想待天亮后看个究竟,再行动作。
    说这个秋天反常,是因为这个秋天多雨,满语意为“凶猛暴烈的河”的乌斯浑河,枯水期竟跟洪汛期差不多。百来米宽的河面,河水浑浊、湍急,泛着浪花,滚滚北去。
    师部参谋金石峰水性好,关书范让他试探一下,能否涉渡。他刚下到水里,枪声响了。
    这时,1师官兵正向河边走去,本能地转身奔向山坡,边打边向林子里退去。而此时正是“浑汤林子”向“清汤林子”过渡阶段,隐蔽性还挺好,进入密林基本就安全了。
    女人对水总比男人亲近些。守着一条大河,“起床”后,到河边撩水洗洗脸。而且,据说如果可以涉渡,她们是被安排首先渡河的。
    东北的大小河流,两岸几乎没有例外的都是柳树丛,南满叫“柳毛子”、“柳树毛子”、“柳毛棵子”,吉东叫“柳条通”。这种柳树,通常为手指到擀面杖粗细,几米高,一簇簇密密匝匝的,沿河两岸铺排开去,下面是膝盖高低的茅草。
    战斗打响,八个女兵就隐进柳条通里,敌人并没发现她们——敌人的目光和火力,都被向山上退去的官兵吸引了。
    过河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都不会游泳。她们可以在那柳条通里隐蔽不动,待敌追击战友远去后,在柳条通里逆流而上,或顺流而下,择机进入山林,就有生存机会。
    但是,柳条通里射出了愤怒的子弹。
    这是从敌人侧后发动的袭击。8支长短枪,据说有的已经没有子弹了。难说这样的火力,对主力的撤离起了多大的掩护作用,能够持续多长时间,但它肯定牵制、吸引了敌人的兵力、火力。而在她们扣动扳机的瞬间,应该说就没有想到自己,就义无反顾地把自己置于了绝地——这才是她们从投入战斗到投江的本质意义和强者精神。
    子弹像蝗虫似的在柳条通里飞啸,茅草被炮弹打着了,柳毛棵子噼噼啪啪燃烧着,局势更加危殆。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是她们所能控制的,也不是什么“众寡悬殊”之类所能形容的。但是,她们仍在战斗,只有战斗,直到射出最后一颗子弹,直到被洪水吞没。
    8个巾帼战士,伤者被架扶着,踏入汹涌的乌斯浑河,一步步向河中心走去。
    冷云,原名郑志民,1915年生于吉林省桦川县(今属黑龙江省)悦来镇,1931年考入县立女子师范学校,1934年入党,1936年到悦来镇南门里小学任教。
    冷云中等个头,圆脸,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皮肤很白,身材像母亲一样较胖。参加抗联后,特别是经历了西征,到达乌斯浑河时,就跟大家一样,又黑又瘦。在南门里小学任教期间,经常穿白衬衫、黑裙子,蓝士林布旗袍,外罩红坎肩。教二年级语文、算术、图画、体育,多才多艺,温文尔雅,又开朗大方。
    “九一八”事变后,冷云和同学们上街游行,宣传抗日救国,入党后更加积极投身抗日活动。教师吉乃臣是个热血青年,冷云做他的工作,通过其父是伪保长的关系,获取情报。
    冷云的丈夫是个伪警察,老人给定的娃娃亲。冷云曾想让他利用这种身份为党工作,这个长得挺有模样的男人,却死心塌地当汉奸,暗中对她和其进步教师进行查访。为了摆脱这个汉奸、无赖,冷云曾多次要求上队。1937年夏末,周保中要下江特委选派知识分子到5军秘书处工作,党组织决定让冷云和吉乃臣上队。敌人追查人哪去了,就说是“私奔”了,这样没有政治色彩,可以保护家人,免遭祸害。
    冷云的父亲郑庆云种地,有时上街卖点自产的蔬菜,母亲谷氏做家务,一个哥哥在商号里当店员。三间草房,一个小院,女儿的突然失踪,就像给这个普通的朴实的人家投了一颗炸弹。况且还是“跟人跑了”,这在民间绝对是被戳脊梁骨的,母亲哭瞎了双眼。直到1952年电影《中华儿女》上演,听人说八女投江中那个领头的指导员冷云就是郑志民,多方打听,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上山当抗联打鬼子了。
    上队只有一年多,大半年是在5军秘书处做文化教育工作,之后才是彻底地投笔从戎的西征。她和投江的7个战友,都参加了楼山镇战斗。不知她第一次参加战斗是何心境。而从读书、任教,上队后“坐机关”,到山林中行军、战斗,饥肠辘辘,破衣烂衫,她与那些从小干惯了粗活的女兵,显然是不大一样的。而且,西征前又刚刚生了孩子。这些,有关史料、著作都是简单带过。就是最后在乌斯浑河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今人也难以具体叙及。但是,她抗日救国的坚强意志,在从投入战斗到投江过程中举足轻重的作用,则是显见的。
    “冷云”是她上队后改的名字。唐诗云“冷云虚水石”,水天一色中,一种顶天立地的中流砥柱形象,正是这个弱女子的强者形象。
    上队后,郑志民改名冷云,吉乃臣改名周维仁。杨贵珍不需要改名,因为她没有名字——像绝大多数女兵一样,她们是在成为一名抗联战士后,才有了自己的名字。
    杨贵珍是林口县东柳树河子村人。父亲杨景春为人豪爽仗义,过往行人都爱到他家搭宿,免费吃住,人称“杨家店”。天有不测风云,父亲眼睛瞎了,一家人陷入黑暗。1936年初杨贵珍十六岁出嫁,半年后脑后盘着的小疙瘩髻上,就插了朵戴孝的小白花,丈夫病死了。这年秋天,5军妇女团战士徐云卿住到杨贵珍婆家时,婆家人正合计着要把她卖了。
    当过童养媳的徐云卿说:“不行!这事得咱自己做主。你乐不乐意上队?”
    杨贵珍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俺?俺这样的也能上队?”
    正值青春妙龄的女人,就像后脑勺揉搓的皱皱巴巴的小白花,又像只畏畏缩缩的小鼠,不敢正眼看人,偶尔抬下头,未等接触人家的目光又赶紧低下了。她实在不明白,像徐云卿这样的女人,怎么也能舞刀弄枪杀鬼子?在她的心目中,她与她们就像天上地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
    她捂着脸哭起来:“你们能要俺,他们也不能让俺走。俺是人家用5担包米换来的,俺家把包米都吃了。”
    徐云卿给她擦着眼泪,说:“女人一辈子就值5担包米?你别怕,谁也挡不住你抗日。”
    参军到密营被服厂,针线活谁也比不上杨贵珍,又快又好。学文化也特别认真,只是开头一拿起笔来,那手就有些哆嗦。有男同志在场,吃饭也脸红,压抑不住的则是笑意。
    前面写过的大盘道阻击战,是杨贵珍第一次参加战斗。打响不久,徐云卿就不见了杨贵珍的影儿。冲进村子,老远看见杨贵珍和青年义勇军的两个小战士,在个狗窝前忙活什么。见到徐云卿,正抱着一条鬼子大腿往外拖的杨贵珍,大喊:“姐姐,快来帮把手。”
    从个弱女子到战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杨贵珍圆脸,大眼睛,双眼皮,白白净净挺好看,个头顶多不超165米。8位巾帼英雄个头好像都不算高,没有超过170米的,而且都挺漂亮。而最漂亮的,据说是胡秀芝和黄桂清,都是刁翎镇人。黄桂清全家抗战,和胡秀芝都是妇女团老兵,作战勇敢。胡秀芝曾带两个女兵,用手榴弹炸毁敌人哨所。
    郭桂琴、王惠民也是刁翎镇人,能歌善舞。胡真一老人说,郭桂琴是个孤儿,被卖到窑子里。谢兴华她爸看她可怜,没等接客,赶紧把她弄出来。谢兴华一家参加抗战,她也跟着上队了。1937年冬天,她冻掉俩脚指头,有只大脚趾,洗脚时见过,记不得是哪只脚了。王惠民也是一家抗战,不然不能要她。她牺牲时才十三岁,扔家里怎么办?她是我那个班的,行军时我帮她扛枪,撤退时我们拉着、背着她。这小孩可招人喜欢了。她爸外号“王皮袄”,是军部副官,上队不久就牺牲了,我们都瞒着她。她们投江半个多月后,我们路过那里,在下游捞出3具尸体,都挂在柳条通里,在山坡上掩埋了。还发现王惠民的背包,里面有个比拳头大的萝卜,啃去半拉。
    八女中李凤善遗存资料最少,采访中也无人提及,只知道她是朝鲜族,二十来岁,也是林口县人。
    八女中的另一位主心骨式人物,是与冷云同岁的人称“安大姐”的安顺福,西征前是4军被服厂厂长。
    有人说她的个头也就155米左右,比王惠民高不多少,却是刚毅果敢,瘦小的身躯里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
    安顺福也是一家抗战,父兄和弟弟都是党员。丈夫是4师政治部主任朴德山,西征前在依兰县大哈唐战斗中牺牲。
    有人说西征前,为了便于管理、行动,4军和5军的女同志即集中编为妇女团。有人说是楼山镇战斗后,将两个军的女兵合编,随5军1师行动。
    西征前,老弱病残和怀孕的女同志留下了,还在吃奶的孩子都送给了老百姓。有资料说,女同志不多的4军,送了9个。新中国成立后,有战友、亲属到当地寻访,找到的极少。
    冷云上队不久,与周维仁结婚,不久周维仁牺牲,西征前生的孩子,是个女儿。安顺福送人的孩子,不知多大,男孩女孩。但我们知道,八女中至少有两位母亲、战士,是这样踏上征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