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此行莫恨天涯远[平装]
  • 共2个商家     39.20元~40.80
  • 作者:杨银娣(作者)
  •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31278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此行莫恨天涯远》不是游记、游说、传说的故事,它没有误导我们视线,没有欺负我们嗅觉触不到的地方。闭目中的享受,喧闹都市中的教堂,袅袅炊烟的轻叙,我们会忘记滚滚红尘中的繁杂,脚步停止在商贩的吆喝和行人步履间来思想她给我们创造的意境。故事中有无数个说法,你会笑、叹,会流泪、感慨。杨银娣给我们展示人生的一番又一番的通悟。

    作者简介

    杨银娣,作家、探险家,现旅居英国,定居北京,深爱西域。曾任银川广播电台文学编辑,银川电视台对外部主任、制片人、编导,中国纪录片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世界青年文学艺术联合会会员,国内数家电视台特约编导,自由撰稿人。在电视台期间,拍摄了《希望》、《山区女教师》、《民间艺人的对话》、《沙湖》、《城市印象》、《李元昊》、《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历史在这里拐弯》等大量有影响力的电视作品,曾多次在中央电视台,全国百佳电视获得奖项。2004—2008年间。自驾车开始西藏的游走,曾多次穿越青藏线、川藏线、滇藏线、新藏线。停留在西藏4年期间。发生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多次在《中国西藏》、《八小时以外》、《黄河文学》、《新消息报》等刊物上发表作品。她说写作是她的野兽,总等着她兽性大发。2007年出版了游记故事《行走在天路上》(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2009年出版了传记小说《我的康巴汉子》(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2010年出版了散文游记《远行让我销魂》(黄河传媒集团出版)。2012年出版了长篇小说《避席》(青岛出版社出版)。2012年即将出版长篇小说《驾鹰东去》。

    目录

    序(一)杰克·卿
    序(二)墨桅
    国内篇
    圆明园颠覆了我的悲悯
    黑色诱惑
    谁解其中味
    王昭君的草原
    领着快感回家
    被冻僵的阳光
    魂,在恍惚间
    八角街,万股神圣千般风情
    辩经声在扎什伦布寺上空缭绕着
    忘我
    把斯诺留在家里
    你就在我身上晃吧
    放下吧,要不又能怎样
    魔鬼城
    土炕夜话
    出卖荒凉
    沙湖,跋扈的风情
    我们等到了那场太阳雨
    岁月,我用爱报答你
    这是怎样的高潮
    国外篇
    闲话大英帝国
    伦敦相册
    大英博物馆盛满了嚣张
    在英伦赏花观鱼
    剑桥,难以取舍的灵感
    感谢剑桥的太阳
    暮色中的风月
    老鹰酒吧醉了多少传奇
    向日葵之魂
    谁揉碎了你的心
    流浪,盛开着的倔强花朵
    在莎士比亚的故乡
    呼啸山庄
    惊世骇俗的爱
    搜索灵魂
    巨坑——“泰坦尼克号”沉没百年祭
    贺兰雪(代跋)
    春来草自青——杨银娣访谈录
    回音
    回眸

    序言

    快递,有些沉,是银娣从中国北京发来的。
    在剑桥那些日子里,银娣打开电脑,让我看了她在西藏翻车的图片,讲述那次惊险的经历,边微笑边动作演示出事的情景。她好像不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而是在演示别人的历险,轻松自如,我被她说笑了。当看到那张被马撞得血肉模糊的脸时,我推开了电脑,示意她别再讲了,起身对着叹息桥闭眼好一阵子。
    银娣所遭受的磨难其疼痛感被生命的坚毅姿态所覆盖,她的承载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她给我们呈现的是宽怀,正好印证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箴言。
    这次,银娣的书里会是什么?
    拆开快递,“远行”系列之三《此行莫恨天涯远》样书打入了眼帘:
    孤立行走在茫茫白雪中的她,封面出乎我的意料,又在意料中。高挑的个儿,凛然的气质,独特而飘逸的长袍,卓越的双手在胸前自然而呈禅意。
    她注定是个传奇。
    拿着样书,好似抚摸着冰山,浑身的肌肉开始收缩,心里默祷,银娣,可别再在故事里出事了!顷刻,冰融雪化渗透在了魂上。
    旁边的安德烈伸过身体看了一眼,“她是谁?噢,我想起来了,就是《远行让我销魂》的她”。
    我身体渐渐地有了温度,笑答:“你的中文越来越好。”
    安德烈的头不易察觉地歪了一下,说:“她总是你们中国的那句‘千里走单骑’?”说完很有修养地走开了。
    一张卡片从书中掉在了地上,弯腰看到:“杰克,你要写序。”
    好一个霸道的银娣,没人敢这样命令我。
    先赏图,我的心静了下来。
    一页,二页,三百页……
    车等红灯时,我拿起了左边副驾驶座位上的书。不,是想看那张戴帽子的图片,女性柔美十足的面容下,藏着刚毅。身边有一本这样的书陪伴,从书里不时地飘出一条柔软的丝带,抚摸着我们的神情,一点一点诱出我们深藏的记忆,我们在里面取一瓢清泉来止渴。
    银娣,你不是美丽,你是美好,你的文字和你一样美好。
    哦,该死的绿灯,今天怎么会这样快就亮了!平时的焦急被手中的书化解了,有意思。
    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一束阳光走进了我的心里。
    银娣跋涉在旋转的地球上,没有起点,没有终点。
    一景一物,似在等待着圣洁的洗礼。
    浴着阳光,卧在藤椅上,看着她越走越远,越走越近。
    荒凉的戈壁、沙漠;大都市的奢华、颓废;强国的骄傲,弱国的无奈;深山里的荒芜,贫穷的尴尬……令人屏息震撼。 拿到银娣的书,一定是先看图的,你会兴奋得陷入意义的阙如状态,暧昧而不确定自己的意识。等醒过来,图片与文字竟是那样相辅相成地构成了另一种连环的解读,道破另一种文化意味。
    她的文字被煨成了醇香美酒,无须我在这里论说。
    不管是行为姿态,还是书面文字语言,她从未落入俗套,这是许多作者很难做到的,她不但做到了,还引领着新的旋风语境。银娣让我们感受到了她的“智慧”、“能量”、“胆识”、“才学”八字。
    《此行莫恨天涯远》,我有兴趣一篇一篇地读下来,然后不停地回放,太多的精彩了,我想把它们都拿到这里与大家分享。不行,十几万字加上图片,很沉,很重。还是去看她的书吧,书中的每一篇故事,她会从人性的角度,先瓦解,再重构,呈现在你面前的不是怨,不是恨,是新鲜的见地。无论纵观历史、政治、宗教,还是最底层的百姓苦厄、艰难,她给了我们“秋菊打官司”的“说法”,而不是摆弄“权”的说教,这是她的思想境界,这也是她特有的本事。
    故事中有无数个说法,你会笑、叹,会流泪、感慨。银娣给我们展示人生的一番又一番的通悟,这是最值得庆贺的。
    《此行莫恨天涯远》这本书,不是游记、游说、传说的故事,它没有误导我们视线,没有欺负我们嗅觉触不到的地方。闭目中的享受,喧闹都市中的教堂,袅袅炊烟的轻叙,我们会忘记滚滚红尘中的繁杂,脚步停止在商贩的吆喝和行人步履间来思想她给我们创造的意境。
    银娣以自己渗透思想的拷问,悲凉道出社会的疼痛,萎缩的病态,情感的麻木,欲望的忧郁,逐一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甚至不无自嘲地表示某种饮。鸩止渴般地热爱。
    读这样的文与图,我们要有抗震的能量,这是她又一独具的风采个性,无法模拟仿效。
    心跟随着她的文动了起来。
    有大河的深沉,沙漠的暴虐,黄昏的惆怅;又有奢靡的荒诞,宿醉难醒的缠绵。人世间的岁月苦难在低音区浅唱;悲鸣的气流在高音区里冰雪融化;欢愉的高潮卸载在天鹅绒里,柔软,塌陷,沉睡。
    人在各个阶段,四面要受力均匀,内心要宽怀,才能抵御外来的压力。心若慌乱是做不成文的,成了文也绝不深厚、动人。银娣10年前就摒弃、屏障了内心的不安,以重生的姿态走下尘埃,她用无声的慢动作,缓缓地起,缓缓地落,给失望者松软的皮囊注满了清澈湿润,人们不再空乏、焦躁、肤浅。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卡只能一个人闯,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银娣,你身边有个伴侣陪着你走如何?
    不行。若多一个,就不是这本《此行莫恨天涯远》,而是一本融进了情爱的混杂着尘世灯火的腾跃,照亮的是血红色的天空,纵情色欲的销魂之乐,这种短暂的快感之后便是无限的空虚和延绵的厌倦。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看银娣与她的书,观。赏。叹。不可亵渎。
    视线从字里行间缓缓挪开,她淡然的面颊上没有笑容,可我感受到了她目光流溢着暖。
    在游走的途中,她也会偶受诱惑流露出“烟花柳巷”的迷茫。那是低姿态的自然纯朴。
    银娣,她敢与日月天地做爱,用命在做,我们不能说什么。
    闭目合眼,银娣端坐成风景。
    文字里有心态风度。图片里有飘逸孤寂。银娣文字的深秀,面容的神秀,特异的服饰,不倦地跋涉,其实在意寓、揭示、纠正现代人混乱的欲望和赤贫的精神。银娣不风光,她的行为将耗尽她所有血性与时光。
    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
    银娣,一个人,就一个人。
    走吧,把世界的故事丢给我们。
    2012年10月于英国剑桥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有着双重功效,既是博物馆也是图书馆。它宛如一部浓缩的世界文明史,开放有一百多个展厅,甩浩瀚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
    我已是第二次了来了。2001年的冬天,大博物馆门前安放的盛大造型“破碎的脸”还记忆深刻;而更深刻地,则是面对博物馆里数不清的中国珍贵文物、包括英法联掠夺的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女史箴图》、斯坦因窃夺的敦煌经卷和精美的佛教壁画时我那颗破碎的心。10年过去,今天再来,门口那张破碎的脸已不见了,而我破碎的心疼痛依旧!
    英国,曾经拥有“日不落帝国”的称誉。那一段的辉煌其实并不光彩,因为它是依靠侵略霸占、巧取豪夺的手段获得的。在我眼里,这座盛满荣耀的巨大的博物馆所有的辉煌写着两个字:嚣张。
    说穿了,所谓的“博物”,就是它大量依赖掠夺各国的历史文化宝物而著称于世,倘若抽去这些内容,它将成为只有着建筑躯壳的馆。
    一个英国小男孩儿被妈妈带到了中国馆里,坐在木地板上冲着我骄傲地笑着,我仿佛听到: “这里的宝物是我们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全世界抢来的,盗来的,怎么样,他们厉害吧?”
    “嗯,你们的祖宗们真厉害,他们素以强盗著称。”
    “欧耶!”图片里的小男孩儿,我给他拍照的时候,他冲我笑着招手,表示友好,很配合我的,上面只是我真实的瞬间联想。对不起了,可爱的男孩儿。
    也许这个世界有一种药水,名字叫“没脸”,全世界所有的强盗都喜欢喝下去。要不然,怎么会如此从容地在国家博物馆厚颜无耻地把掠夺他国的文物当成自己的宝藏向世界炫耀?
    冰心曾经说过:当我走进中国馆的时候,我对这所博物馆的良好印象,一下子都消失了。我们中国的宝物凭什么都被他们锁在这里!
    冰心的感触不无道理。
    我在写圆明园的那篇文章中表达过我的思想,如果当时我们国家政府强大,军队骁勇,民风振奋,我们的宝贵文物怎么会落到别人家里去?一个病入膏肓的王朝,如何抵挡住武装到牙齿的海盗集团?最为可恶的,带领英法联军抢劫圆明园,并出主意怂恿额尔金烧园之人,竟然是与林则徐并肩抨击时弊、抗御外侮、人们耳熟能详的“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作者晚清大诗人龚自珍的孙子龚孝拱!这不能不说是对国人的一种辛辣讽刺而这种不肖子孙至今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