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病毒[平装]
  • 共2个商家     17.50元~18.6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8月26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93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病毒》为蔡骏首部悬疑长篇力作,全新修订!朱天心作序推荐,《桥上的孩子》之后第二部自传体长篇。中文互联网首部“悬恐”小说,中国本土悬疑开篇典范。首部在国外出版的中国惊悚悬疑作品。
    历史悬疑与心理悬疑的完美结合,揭秘清陵地宫不为人知的历史,讲述身体寻找头颅的离奇隐喻,蔡骏系列销量突破800万册。

    名人推荐

    蔡骏善于按照欧洲文学风格创作,而又融入东方文学的优点。
    ——俄罗斯文学评论家 巴辛斯基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6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800万册,连续8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作家畅销纪录。主要著有《病毒》、《诅咒》、《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天机》、《谋杀似水年华》、《地狱变》等,现主编《悬疑世界》杂志。
    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细致严密的逻辑,不仅赢得了全球数千万华语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英、俄、韩、泰、越等多种文字隆重出版。作品被多次改编为电影、电视剧。

    文摘

    冬至前夜
    在12月底的日子里,西方人开始欢度他们的圣诞节,而东方人的节日则是冬至。
    当然,严格地说,冬至算不得节日,即便是,也不是人间的,而是另一个世界的,也就是中国人所谓鬼魂的节日。相对于圣诞节,西方人也许更喜欢圣诞夜,并冠之以种种美丽的称谓,比如平安夜。冬至也是,不过冬至前夜是比较晦气的,尤其是对于偏好传统的老人们而言。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在北半球,冬至是夜晚最长、白昼最短的一天,如果把一年比作一天,冬至就等于是子夜。所以,冬至的前夜是名副其实的漫漫长夜,特别冷,天也黑得特别早,太阳总是若有若无地挣扎着要提前下班,仿佛患了黑暗恐惧症一般急急地想躲到地平线以下去。
    傍晚六点,天空已是一片漆黑,连月亮都找不到,我站在窗前,望着远方乌黑的天空,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我匆忙地拉上窗帘,打开电脑,开始上网。今天网上没什么特别的消息,我和一个朋友聊了一会儿,就下了线,开始写一篇新的小说。刚写了个开头,灵感却突然枯竭了,原本想好的再也记不起来。我总觉得今天不对劲儿,于是打开了邮箱收邮件,总共只有一封新E-mail,发件人是林树,我的一个老同学兼好朋友。
    内容很短——
    我的朋友:
    当你收到这封信以后,立刻来我家里,马上就来,一分钟也不要迟疑,好吗?我现在来不及了,快,你一定要来!
    林树
    他什么意思?让我晚上到他那里去,这么冷的天,这么远的路,他那儿离我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呢,这不是要了我的命!我看了看他发出的时间,距现在只有半个小时。而现在已经快深夜十一点了,难道真有什么重要的事?会不会开我玩笑?不过林树不是这种人,他这种比较严肃的人是不太会跟别人开玩笑的,也许真的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
    我在房间里徘徊了一圈,然后看了看漆黑的窗外,最后还是决定去一次。
    出了门,发现地上有好几圈黄色的灰烬,不知是谁家烧过锡箔,我特意绕道而行。走到马路上,才发觉天气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冷,风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来在半空中打着唿哨。商店都关门了,开着的便利店也是了无生气的样子,人行道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就连马路上的汽车也非常少,我等出租车等了很久,清楚地数着在空旷的黑夜里回响的自己的脚步声。
    终于叫到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三十多岁,挺健谈的:“先生,今天晚上你还出去啊。”
    “有点急事。”
    “明天是冬至啊。”
    “呵呵,我不信这个的。”
    “我也不信,可是今晚这日子最好还是待在家里。做完了你这笔生意,我马上就回家,每年的今晚我都是提前回家的。”
    “为什么?”
    “鬼也要叫出租车的嘛。因为今晚和明天是鬼放假的日子。没吓着你吧,呵呵,开玩笑的,别害怕。”
    车上了高架,我看着车窗外我们的城市,桑塔纳飞驰,两边的高层建筑向后奔跑,我如同在森林中穿行。迷蒙的黑夜里,无数窗户中闪烁着的灯光都有些晦暗,就连霓虹灯也仿佛卸了妆的女人一样苍白。
    不知怎么,我心神不安。
    车子已经开出了内环线。林树的家在徐汇区南面靠近莘庄的一个偏僻的居民区,七楼,一百多个平方,离地铁也很远,上个月林树说他的父母到澳大利亚探亲去了,要在那儿迎接新世纪,所以现在他一个人住。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要有点心理素质的。
    我看了看四周,现在车子开在一条小马路上,虽然林树的家我常去,但从没走过这条路,黑夜里看不清两边的路牌,只能看到远处黑黑的房子,要么就是大片大片的荒地。车子开着大灯,照亮了正前方,光亮的柏油路面发出刺目的反光。而四周是一片黑暗,如同冬夜里的大海,我们的车就似大海里一叶亮着灯火的扁舟,行驶在陌生的航线上。
    我索性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任车子载着我在黑夜里漫游。在半梦半醒间,车子忽然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看到车外一栋栋黑黑的居民楼,的确到了。我下了车,司机只收了我个整数,零头不要了。然后他迅速掉转车头开走了。
    我懵头懵脑地向前走着,不住地哆嗦,小区的路上不见一个人,两边楼房里只有零星的窗户还有光线透出,可能是几个人半夜上网。我不断呼出的热气,像一团轻烟似的向天上升去。我看了看天空,星星和月亮都无影无踪,只有几朵乌黑的云飘浮着。风越来越大,从高空向下猛扑而来,卷起一些尘屑,在空中飞舞起来。哪家的塑料雨棚没有安装好,在大风中危险地颤抖着,摇摇欲坠,发出巨大的声响。
    忽然我好像听到前面发出“嘭——”的一声。那声音很闷,像是哪家的花盆碎了。
    我加快了脚步,在林树家所在的那栋楼房下面,我发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
    我屏着呼吸靠近了几步,在楼前一盏昏暗的路灯下,看清了那个人的脸,那是我的朋友林树的脸。
    一摊暗红色的血正迅速地从他的后脑勺下向外涌出。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抬腕看了看表——子夜十二点整。
    冬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