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恶魔法则7:风云乱[平装]
  • 共6个商家     16.52元~19.88
  • 作者:跳舞(作者)
  • 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8069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恶魔法则(7风云乱)》是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某些法则决定着世界的运转。掌握了它,就是世界的强者;改变了它,就创造了新的世界!颠覆这世上所有的法则吧,欢迎你来到恶魔的世界……。

    作者简介

    跳舞,原名陈彬,南京人氏,年轻未必有为,潇洒但不英俊,特征是喜欢邪恶路线和恶搞路线,实际上却是心地善良的大好青年。所写作品中的邪恶、狡猾、好色等元素,那绝对是凭空想象,而无实际经历。作品风格可以是石灰墙上血染的一句诗,盛夏里的一棵狗尾巴草,燃烧过的一支香烟,嘴边的一抹微笑,固执的一种理念。

    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政变日的秘密
    第二百零五章 摄政王
    第二百零六章 历史的拐点
    第二百零七章 绝户计
    第二百零八章 是敌是友
    第二百零九章 变态对变态
    第二百一十章 天生强者
    第二百一十一章 被俘
    第二百一十二章 留你一命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他也是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难得!可惜!
    第二百一十五章 齐聚一堂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亲临
    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画
    第二百一十八章 风云乱
    第二百一十九章 罪民
    第二百二十章 白河愁的刀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很老吗?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且战且逃
    第二百二十三章 气死你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臂之力
    第二百二十五章 圣阶?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是杜维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他不是一个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北乱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殿堂上
    第二百三十章 阿拉贡的妻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力量的种子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新年之夜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末路
    第二百三十四章 席卷南洋
    第二百三十五章 辰的决断
    第二百三十六章 雷蒙的决定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杜维的鼻子
    第二百三十八章 罗林人

    文摘

    第二百零四章 政变日的秘密
    期望很大……难道辰皇子想立这个小查理为皇位继承人吗?
    让自己当皇子的老师,将来可就是一代帝师了。这个地位可是很崇高的。
    杜维笑了笑:“如果殿下对我放心的话,我当然不敢拒绝……只不过,我常年在西北,恐怕也未必有时间在帝都教导皇子殿下……”
    辰皇子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杜维:“嘿,我的郁金香大公啊……难道你决定一辈子都住在西北了么?西北那个苦寒的地方,换了任何领主,也早就自己选一个总督管理,自己借口回帝都享福了。倒是你,仿佛在西北待得很愉快一样,这出去两年,都没有回来一次啊。”
    杜维看着辰皇子,淡淡笑道:“殿下您说笑了……西北现在的局面,就算我想回来,您又允许吗?当然了,有些人,估计是巴不得我回来的。”
    两人相视一笑,都不说话了。
    随后辰皇子和杜维并肩在花园里散起步来,辰皇子沉默了会儿,才缓缓道:“将来等局面稳定了,你总是要回来的。杜维,我对你的期望很高,你在我心里,可远远不只是督管一个行省的人才啊!”
    期望高?杜维心中苦笑,我倒是巴不得你对我的期望低一些才好!在西北的时候,山高皇帝远,老子就最大,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现在回到了帝都,才一天就让自己吃了个大亏。
    看着杜维的脸色,辰皇子猜到他的心思,就停住了脚步,低声道:“嗯……好了,其实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今天的事情,我事先没有和你说,就派人这么做了,你现在心里多半是对我很不满意吧。”
    就算杜维心中不满,可嘴上又怎么好说出来?他撇了撇嘴角,淡淡道:“不敢。您是摄政王,我身为臣子,为殿下分忧也是应该的。”
    辰皇子哈哈一笑,然后看着杜维,道:“好了,那一千六百万金币,我是不会让你自己掏腰包的,你就放心好了。所以,现在你就别这么苦哭丧着脸啦。事情还按我说的办,这笔钱,我来出好了。”
    哦?公款消费么?杜维这才神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不过心里依然思忖,以他对这位辰皇子的了解,对方主动给了好处,那就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两人又走了几步,辰皇子却把话题转移到了西北的局势上来了。
    “上一次和草原人的摩擦,我听说你在吉利亚特城下大败草原人的铁骑,那个金狼头带着两万精锐,加上一个大萨满巫师,都被你打得溃不成军,你以少战多,还能取得这样的大胜,实在是让我惊喜……杜维,我又发现了你的一个优点。你们罗林家出身的人,果然都是有军事天赋的。虽然战报我看过了,不过毕竟是纸面上的东西,还不够详细,你给我说说吉利亚特城下大战的经过吧。”
    提到了“罗林家族”,杜维不免有些尴尬,毕竟他现在名义上已经改宗为郁金香家族了。
    幸好他知道辰皇子不是拿这件事情来讽刺自己,沉吟了一下,然后把草原人潜入的经过,还有吉利亚特城下大战的经过,一一的说了一遍。
    说起了西北军勾结草原人,先兵围德萨行省首府罗兰,草原人趁机潜入,自己如何逼西北军退兵十里,又如何乔装打扮,兵分几路带兵出城,半路击溃了小股草原骑兵,得知吉利亚特城被围,然后又如何决战城下……
    这些经过一一说起来,杜维本身口才就不错,也说的很是精彩。辰皇子听得入神,也并不打断。
    说完之后,杜维又补充道:“殿下,这次战胜,其实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如果不是我路上偶然击溃了小股草原骑兵得到了消息,恐怕就来不及救援吉利亚特城,那么城市恐怕就被攻破了。而且……努林行省的博翰总督,也及时派来了援军。那场大战里,博翰总督派来的援军也是为帝国效忠,流血牺牲……”
    “这些我知道的。”辰皇子挥挥手,打断了杜维,忽然就问道:“可我一直有些疑惑……草原人好好的,为什么要潜进来?他们的目标为什么是吉利亚特城?”
    杜维一愣,他是心知肚明,草原人是奉了大雪山巫王的命令来寻找那只魔兽。可这件事情,他并不打算如实告诉辰皇子,想了想,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这个我也不知道,想必是和西北军勾结有关系吧。想趁着西北军嗣困楼兰城的时候,偷袭我们一下,劫掠一番。”
    “只是劫掠的话,也不会派来他们的主力战将金狼头和两万精锐铁骑了。”辰皇子摇头,想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总要查查的。”
    杜维也不接这个话,静静地站在一旁。
    沉默了会儿,辰皇子忽然笑了笑,看着杜维:“还有,我听说,在吉利亚特城下大破草原人骑兵的时候,你使用了一些威力很强大的新武器啊。嗯……那是一种。可以爆炸的罐子,对吧?听说爆炸起来,火光震天,威力强劲。而且普通人就可以使用,这样的武器,也是草原人溃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对吧?”
    说着,辰皇子眯着眼腈,笑眯眯的看着杜维。
    杜维心里一沉,暗道不好。可是那种火药罐子,当日吉利亚特城下大战的时候,敌我双方几万人的眼睛都看着的,也隐瞒不了,只好苦笑道:“不错……那的确是一种新玩意儿,不过威力并没有传说的那么大,只是忽然使了那么一次,火光和动静有些吓人,让草原人的战马被惊吓了而已。”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辰皇子淡淡地笑了笑,似笑非笑地看了杜维一眼。
    杜维心里一动,就听见辰皇子继续道:“我听说,你弄出来的那种东西,往人群里一扔,爆炸的威力,可以杀上周围的一片敌人。当日草原人吃了很大的亏呢!而且……还有你弄了一支骑着扫帚的魔法师队伍,从天空往下扔这种武器,效果更是出奇的好,对吧?”
    杜维越听越是暗中皱眉,隐隐的明白了辰皇子的意思,他心中就有些不满了,干脆闭上了嘴巴不说话。
    “唉……”
    辰皇子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杜维的眼睛,声音诚恳,道:“杜维,我知道,我这样开口就像是问你呀这种新武器一样,说起来也有些过分。可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现在的局势……西北的局面,是一触即发。三五年之内,必然会有一场恶战!到时候,面对西北军和草原人,可不是你郁金香家族一个就能顶得住的!我已经从去年开始就暗中整顿军备了。你的这种新武器,如果能作为军队装备的话,将来大战之中,必然能起到最大的效果!而且,有这样犀利的武器,也能让我们帝国的士兵,减少很多伤亡啊。”
    杜维如何不知道这些大道理?
    他倒也不是不肯把火药给辰皇子去装备军队,毕竟在西北,他已经给了一批火药给了博翰总督了,既然能给博翰,也不是不能给辰皇子……只不过他心中实在有些来气!
    杜维想起,自己去西北,几乎是两手空空!帝都中央没有支援一兵一卒,连一个金币的财政支持都没有!自己纯粹是自力更生,才在西北弄出了现在的局面!可现在,自己种下了大树,辰皇子一句话,就想摘果子吗?
    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况且,自己刚刚掏的那一千多万金币,还没有着落呢!
    “我知道你心里是有些不情愿的。”辰皇子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是开口就向你索要。毕竟我知道,这种新武器,你能研制出来,必然是耗费巨大的。我也不会白要了你的东西……这样,我出一千万金币,买下你的这个新武器的制造工艺,如何?另外么……那个飞天扫帚,我也出六百万金币。嘿嘿……我对你的那个‘霸’天虎空军’,可是很有兴趣啊。如果能弄出这么几万空军来……草原人的骑兵优势,算得了什么!”
    说到最后,他声音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几万?
    杜维听了心中暗噱,心想这飞天扫帚,是这么容易弄的么?就算有艾黎可大师研制出来的制造工艺,也是靠了自己用时光流逝泉水才配制出的那种变异种的胡桃木幼苗来。自己弄到现在,库房里也不过就那么几十个扫帚而已。
    几万?想都不用想了!
    再说了,飞天扫帚的飞行者,必须是会魔法的人!至少也得是魔法学徒才行!否则,不能输入魔力,就飞不起来。整个大陆的魔法师才几百人,加上魔法学徒也不过几千而已……哪里来弄几万空军?
    辰皇子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以为真这么容易么?
    不过……火药一千万,飞天扫帚六百万……这个家伙想的倒是好!用这种方法还了我一个一千六百万,还要走了我的火药和飞天扫帚两件杀手锏的武器?
    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杜维想到这里,心中冷笑。
    “殿下,这恐怕是行不通的。”杜维一脸惋惜的样子,叹了口气。
    辰皇子眉头一皱,看了杜维一眼,苦笑道:“怎么了?我的郁金香公爵,你是嫌弃我开价太低了么?嗯,我也知道你是吃了些亏的。不过我现在财政也不宽裕。毕竟现在我掌政时间还不长,很多事情都要去稳定,花钱的地方也多。军费开支庞大,加上我现在已经为未来的大战做准备,整顿军备,手里的钱也不多……”
    “不是钱的问题。”杜维摇头,“殿下,你听我仔细说给你听。”
    他脸上很是诚恳的样子,心中却暗道:你想敲诈我,难道我就不能敲诈你吗?
    他心里这么想,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片真挚,深深吸了口气,退后一步,再深深一鞠躬,沉声道:“殿下,试想我现在的爵位,都是您给的。您对我杜维荣宠之极,众人皆知。这武器什么的,我弄出来,无非就是为了对付西北军和草原人。您说的大道理,我也不是不懂,只是实际操作起来,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说的这么诚恳,辰皇子被拒了也不生气,温言笑对着杜维:“哦,你说说看,哪里不对了?”
    “我们先说那飞天扫帚吧。”杜维苦笑道,“我的殿下,你可别看我弄了二十多个魔法学员,骑了扫帚满天飞,就这么容易。这霸天虎小队,说起来,纯粹是用金子堆起来的!这支队伍,小规模的组建,用来当奇兵还行。可是按照你说的大规模的组建,那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先说这飞天扫帚,这魔法工具制造起来就极为艰难。”说完,杜维也不隐瞒,就把制造飞天扫帚需要的大概的工艺和制造方法简单的说了一遍。
    辰皇子毕竟也是跟宫廷魔法师学过魔法的,本身实力也不差,魔法方面的见识自然不会低。杜维一说,他就明白了。这飞天扫帚的确制造起来太过昂贵。
    况且,杜维还隐瞒了关于时光流逝泉水的事情。没有了时光流逝泉水,就算给你全套的技术,你也弄不出来那些嫁接之后变异的胡桃木幼苗来!就这一点,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了!胡桃木在大陆上原本就稀罕,否则的话魔法师也不会以胡桃木的魔杖为荣了。而这变异的胡桃木,按杜维说的,更是比普通的树苗更难培育十倍,就算培植出来了,成活率也不过是一两成,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辰皇子大略心里算了一下,大概算出了一个飞天扫帚的成本,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这么说来……一把飞天扫帚,恐怕没有个几十万金币,是弄不出来的?”辰皇子一脸的忧虑。
    杜维顺水推舟,又加了一句:“几十万金币……恐怕都不够的。如果再算上成品合格率的低下……恐怕一把飞天扫帚的成本要达到百万金币左右了。”
    这个数字实在是足以令人绝望了!
    就算是辰皇子是大陆主宰,富有天下,也知道这么昂贵的武器是绝对没法大规模装备了。罗兰帝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七八千万金币而已,撇去日常的政务开支,军费开支等等,剩下的也实在没多少了。这么一算,顿时就让辰皇子打消了念头。只不过他还有些疑惑:“可是杜维……你这话恐怕有些不实吧?既然这东西造价如此昂贵,你又怎么能一下弄出几十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