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庶女攻略2[平装]
  • 共4个商家     18.00元~25.60
  • 作者:吱吱(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341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起点女生网金奖作者向《红楼梦》致敬作品!
    古代宅门中的杜拉拉!
    像甄嬛一样智慧,如大长今般励志,赠全新番外(附大结局后)!
    《庶女攻略》是吱吱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类网络小说,首发起点女生网。小说主要内容是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
    这本《庶女攻略(2)》(作者吱吱)是第二册。

    作者简介

    吱吱,起点中文网知名作家,起点女生网2011年度最受欢迎金奖作者。学的是会计,却不会算账;干的是打水扫地的活,喜欢的却是读读又写写: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合时宜,一如在这浮躁的世界里相信有童话,坚信有爱情。

    目录

    第二十章 理家务十一听旧事
    第二十一章 巧打趣十一想营生
    第二十二章 忙施粥三房掺霉米
    第二十三章 手足情兄弟释前嫌
    第二十四章 忙交际十一领风潮
    第二十五章 释善意十一护贞姐
    第二十六章 初长成贞姐搬新居
    第二十七章 皇子逝徐府蒙重创
    第二十八章 情义真十一安后心
    第二十九章 辞官位徐四暗养晦
    第三十章 相濡沫夫妻渐合欢
    第三十一章 风波起徐家遭人嫉
    第三十二章 仕途断罗父终无望
    第三十三章 为钱忙五娘多计量
    第三十四章 添庶子各人各思量

    文摘

    到了十月,领了皇历,发了冬衣,乔莲房的病情却不见好转。十一娘叫了她的丫鬟绣橼来问,只说是夜不安眠,忽冷忽热。她又特地请了太医院的刘医正问诊,刘医正开了一副养心汤。十娘看了方子,请了刘医正每隔五日就来复诊一次,然后让陶妈妈送了出去,派丫鬟将药方传到外院安排抓药。
    正好徐令宜回来,“谁不舒服?”
    “乔姨娘。”十一娘笑道,“特地请了刘医正来问诊,开了养心汤。我看着都是些益气补脾、宁心安神的药,就让丫鬟去抓药了。”
    徐令宜点了点头,去看乔莲房。十一娘随行。
    她住在东边中间的院子,西头开着黑漆小门。三问带耳房的正房,东、北三问厢房,西面通抄手游廊。正房台阶旁一株木芙蓉,结满了花蕾,院中一个小花圃,因是秋天,各色菊花、杜鹃开得正欢。看见徐令宜和十一娘来了,站在帘前的两个小丫鬟一个跑进去禀告,一个跑过来迎接。待他们进屋,乔莲房已由绣橼扶着迎了出来。
    “侯爷,夫人。”她脸色苍白,人清减了不少,原来纤张合度的身子也变得弱柳般纤细。
    徐令宜明显地吃了一惊,“怎么病成这样子了?”
    乔莲房笑中苦涩,“都是妾身不好,半夜看书没有关窗,让侯爷、夫人挂念了。”一双妙目却望着徐令宜,半刻也不愿意离开。
    十一娘原来办案子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这样的情况,心里立刻有几分明白。她突然有点明白当初乔莲房为什么会上当了。自己是明媒正娶的都不妄想,何况她一个做小妾的。人找不到自己位置的时候,是最容易跌八深渊的。十一娘不由微微叹一口气。
    而徐令宜好像没多少感觉,或者是,这种目光太多,早习以为常。他淡淡地嘱咐了几句“好好休息,以后要注意”之类的话,然后和十一娘去了太夫人那里。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一起吃晚饭,太夫人兴致好,渐成惯例。
    吃了饭,大家到西次间喝茶。
    太夫人问十一娘“你准备回去住几天?“
    十娘笑道:“要是娘答应,我想回去住四天。”
    她已向陶妈妈打听过了,三夫人当时回去住了四天,元娘回去住了六天,五夫人却回去住了十二天。
    太夫人微微颔首,道:“那就回去住六天吧!亲家太太还病着,你回去也可以服侍服侍她。”
    十一娘感激地应了“是”。
    晚上心情很好,歪着看了会儿书。徐令宜见她又恢复了常态,笑了笑,自顾自地去睡了。
    过了两天,罗振兴来接她回娘家。
    她留了琥珀在家,带着滨菊、竺香,辞了太夫人,回了弓弦胡同。
    四娘和五娘早已等在屋里。去见了大太太,送上鞋袜,大奶奶几人簇拥着十一娘送她去原来住的屋子。丫鬟开了箱笼拿了从徐府那边带来的被褥、器皿布置起来。滨菊服侍十一娘净脸更衣,然后和大奶奶、四娘、五娘坐着说了会儿话。杭妈妈来禀说酒席已经布置好,大家又移到大奶奶院里吃了午饭。
    十一娘回屋歇了,大奶奶安置四娘和五娘在原先五娘住的地方歇午觉。下午起来去看看大太太,大家围坐在床边,大奶奶和四娘纷纷给怀孕的五娘支招,十娘笑吟吟地在一旁听着,很喜欢这种居家的感觉。
    大太太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晚上就把宴席摆在了大太太屋里。
    吃过饭,四娘和五娘打道回府,大奶奶送十一娘回了住处。
    滨菊指挥着小丫鬟们倒水烧汤,服侍十一娘沐浴更衣,“不过去了一个月,怎么觉得这里又小,行事也不方便!”
    十一娘笑起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那我们还是别难为自己了!”滨菊笑着给十一娘铺了床,“好好服侍侯爷待在徐府。”
    “哦?”十一娘笑道,“你想待在徐府啊!”
    滨菊点头,“至少不用提心吊胆的,怕莫名其妙被人赶了或是卖了。”
    十一娘微微地笑。她也有这种感觉,好像尘埃落地,再担心、害怕,不过都是些无关生死的小事。
    她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终于不用丑时起床了!”
    结果第二天丑时还是醒了。生物钟已经被调整过来。十娘望着黑漆漆的帐顶翘着嘴角笑,想起冬青来,也不知道她在城西那个金鱼巷过得怎么样了。万义宗的长子万大显看着不错,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对上眼7要是冬青成亲,自己怎么也得给她置办点东西。想到这儿,又想到自己空空的钱匣子。什么时候才能把它给填满7胡乱想着睡着了,竟然日上三竿才起,慌慌忙忙起来去给大太太问安。
    大奶奶早准备好了早餐,见到十一娘打趣她“还是娘家的床睡着舒服吧?”
    十一娘笑道:“那是自然。”
    吃了早饭,不过是说话聊天。十一娘拿了针线出来做。大奶奶见是个小孩的大红斗篷,斗篷一角拄杖的仙翁身边有三只神态各异的鹿。她拉着看了半天,“瞧姑奶奶这巧手,这鹿都要跑出来了。”
    十一娘笑道“这是给五姐绣的。大嫂要是觉得好看,我给丹阳县主做的时候多做一个好了——她前两天让我给未出世的孩子做几件绣活。”
    大奶奶氐声道:“你给孩子做几件小鞋小袜就行了,又不是她们府上针线房的人。”
    “我们府上还有太夫人呢!”十一娘笑道,“老人家一心一意盼着添孙子”
    “你什么时候也添—个?”大奶奶笑望着她。
    十一娘脸色微红,“还不是时候呢,要等谆哥大一些。” 大奶奶听了不由眼神微暗,说起这两天梨子正甜,得差人去西大街买些回来让十一娘尝尝鲜。十一娘知道她这是转移话题,就顺着她的话说“嫂嫂也买些新鲜上市的莲藕回来,我们做糯米莲藕吃。”
    大奶奶自然是连连点头,笑道“不止是莲藕,还差人买些老玉米回来,我们烤玉米吃。”
    说到吃。大家都高兴起来,大奶奶掏了五两银子给杏林,让她差人去买东西,下午蒸了糯米,又烧了桂花糖卤、山楂糖卤,各人挑了喜欢的淋在糯米莲藕上吃。
    一时间,家里笑语喧阗。
    到了晚上,钱明来接五娘,罗振兴留了钱明喝酒。
    罗振兴大笑,“娘现在最喜欢五姑爷。”
    大太太表情僵硬的脸上也扯出一个笑。
    钱明佯装倨傲状,“那是当然,像我这样有才有貌的女婿,哪里找去!”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十
    娘不免感叹。钱明能做到现在这样,真正难得。
    如今家里是大奶奶当家,少了很多拘束,大家随意地笑闹了几天。
    到了十月十日,徐令宜下了衙来接十一娘。
    十一娘正和五娘在屋里说话:“算过账了,那铺子租金一年二百两,货可以先给半,伙计是自家人,暂时先管饱。一年下来,最少能挣个三四百两。“说着,五娘讪讪然地笑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同往日,三四百两的生意不放在眼里。可有了这笔收入,好歹可以买几盒胭脂水粉。”
    五娘想和她合伙开个卖干果的店。十一娘不由暗暗好笑。五娘看见自己嫁了徐令宜,还以为自己过得不知道多奢侈富贵。殊不知,她连五娘所说的“各出二百两银子”的本钱都没有。而且,听五娘的口气,那铺面在西大街,是顺王府名下的产业。干果从一家盛记干果铺子进,是山东都指挥使吕成家里的产业。他们凭什么去和顺王、吕成谈,说白了,拉了自己入伙,不过是想借徐令宜的势罢了。别说她刚嫁过去根本摸不清这两家和徐令宜的关系,就是知道,她宁愿帮五娘把这铺子做起来,也不愿意入伙——哪家兄弟反目、父子相仇不是为了钱'
    “这事只怕有些为难。”十一娘笑道,“家里几妯娌没一个在外面开铺子的,我又刚进门 ”
    没等十一娘把话说完,五娘已嗔道:“你呀,算是白嫁了侯爷场。”
    十娘但笑不语。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她要的,不过是个安身立命之所,徐令宜已经给了她。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事了。
    五娘看着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地道“西门大街最大的干货店、南栅门的南北绸布店,可都是三夫人和娘家兄弟合伙开的。更别说五夫人在西门大街的永盛金楼了。你啊,在家老实,在外面也不多长个心眼!”
    虽然知道三夫人肯定会弄些私房钱,但公然在燕京最繁华的街上开铺子,十一娘还是感觉很意外,“五姐是听谁说的?” “这还要听谁说?”五娘笑道,“燕京都传遍了,谁不知道?”
    也就是说,徐令宜也知道!她松了一口气。他能年纪轻轻地就创下这样一份家业,虽有先天的条件,也不能不承认后天的努力。既然他都不说什么,自己更不用说什么了。
    “我们姐妹不过开个小小的干果铺子,你就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五娘继续鼓动她,“我们姐妹都好,说出去好听,人情客往也好看,妯娌间也有面子……”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