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无限江山,一晌贪欢[平装]
  • 共2个商家     18.20元~18.20
  • 作者:木溪(作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9692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无限江山,一晌贪欢》编辑推荐:他有满腹心事不知从何说起,关于国家命运,关于儿女情长,关于做一个帝王还是做一个诗人,诸般种种,千头万绪,总是不能遂人心愿。然生命本就是如此玄妙,有阴晴圆缺,一如人间生离死别无常聚散;还有阴差阳错,一如他捧着一颗诗人的心,偏偏又被注定了帝王的宿命。
    人的情感,本来就不是清水一潭,或许正是其中点滴浑浊不清,才更让人按捺不住窥探的欲望。关于李煜人生的种种,细节多有佚失,又有千年风霜相隔,真实面目实难还原,唯有从其诗词与幸存史册中寻找蛛丝马迹。解读李煜,却不奢求能读懂他。那些看不清的风景,时常会给人意外的惊喜。

    作者简介

    木溪,迷恋漂亮的字迹、纤细的手指、美丽的人,喜欢艳阳、流水和让人舒服的声音。典当文字,换一段不期而遇的梦。著有《愿时光清浅,许你安然:李清照的词与情》。

    目录

    第一章贪欢享乐,见帝王风流
    温柔乡富贵地,却非英雄冢003
    寂寞宫廷里的奢侈爱情010
    及时行乐,恐欢愉难久016
    调情,撩拨心弦的风月游戏022
    相投志趣下滋养的爱情029
    风月如刀相思老035
    第二章宫闱深深,情真情假难辨
    水仙欲上鲤鱼去043
    佳人殁,无人携手看梅048
    相思无处安放054
    及笄少女,若李花正艳059
    偷得到欢愉,定不下终身066
    人间没个安排处072
    柳枝不是无情物079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086
    第三章离愁乱不止,家国恨难消
    隔绝了伤害,也阻断了成长095
    多情是仁厚也是残忍101
    高调归隐,只为低调求全107
    谁言天家无亲114
    离恨如春草,兄弟何时归120
    家国事,不堪细思量126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132
    樱桃落处,子规正夜啼137
    河山大好,却被诗人误144
    国破日,干戈止150
    第四章汴京秋凉,不及幽居心凉
    最忠诚与最善变,不过人心159
    爱与解脱,都无法彻底166
    江南旧梦难留,念国总如新伤172
    剪不断的,不只是离愁178
    潦倒催老年华184
    从来心愿与身违189
    荒废流年,亦被流年辜负195
    梦乡是落魄者最好的去处201
    作词比做帝王更好207
    第五章李璟:风里落花谁是主
    尘埃未落定,我心惶惶217
    南国流年,花月正春风222
    烽烟起,谁比黎民苦228
    风不定,人已终234

    文摘

    版权页:



    温柔乡富贵地,却非英雄冢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浣溪沙
    红日金炉,玉楼碧阙,佳人美酒,无不透露出李煜帝王生活的些许痕迹。或浓或淡,或深或浅,皆是些缠绵缱绻、显贵荣华的风景。这枕温柔乡,这片富贵地,曾摄过才子的魂魄,缠过词人的心田,再以后遭遇国破家亡,帝王仓皇辞庙,甚至沦为赵氏兄弟的囚徒,千般万般,皆由此起。
    很多人说,承袭帝位非李煜所愿。由是出发,无数拥趸以“天教心愿与身违”诉说着李煜生于帝王家的无奈,将登基为帝的荣耀一刻,生生掰扯成了才子悲剧命运的源头。倘若他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公子,风流如他、才情如他,那一双眼睛定然像微风过的湖面,时而荡漾起一抹碧水的青光,时而暗淡出一片夜空的清寂。这样的男子,世人皆盼着他能有个快活且圆满的人生。心有愿,但天不遂。历史与命运,屡屡与人们的愿景开些吊诡的玩笑,便让词客坐了皇位,又让君主成了俘虏。
    清朝的第一位皇帝爱新觉罗·福临,便是被这命运玩弄的棋子之一。顺治帝六岁登基,十四岁亲政,仅这两个数字,已足够让人刮目相看。据正史记载,这位少年天子崩于天花。然而诸多野史,都称他后来看破红尘、厌倦宫闱,最终在五台山出家。
    和这桩不见于正史的奇闻一起流传民间的,还有一首《归山词》,其中有这么几句自白:
    黄袍换得紫袈裟,只为当年一念差,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生在帝王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讨几时休?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
    相传此诗见于五台山善财洞上院正殿的山墙上。康熙帝命人拓印,带回京城请孝庄太皇太后鉴别。这位在宫廷斗争的血雨腥风中很少落泪的老妪红了眼圈,颤巍巍地点头,认定笔迹确实出于她那抛却万里江山的儿子。
    《归山词》是否是顺治亲作,历来争论不止。然二百余言,字字句句说的都是同一宗遗憾——事与愿违。
    后人多说,继承大统,这本就与顺治的心愿相违,也和李煜的心志相悖。他们隔着千年的凄风苦雨,都成为被皇权羁缚的可怜俘虏。
    公元961年,二十五岁的李煜子承父业,成为南唐的统治者。因为兵败,当时的南唐已取消帝号,沦为后周的附庸。李煜继位不久,即向代周建宋的赵匡胤大量纳贡,并亲笔写了封言辞谦卑的表文,表示愿意恪守臣道。
    若观时局,李煜这番举动或可称是不能不为;倘论骨气,则是人未举步但膝骨已弯。
    先读顺治的《归山词》,再吟李煜的《浣溪沙》,猛然惊觉,或许,自作多情的后人,大多误读了李煜。多情如他,即使亡国后,也未像顺治这般发出过“为何生在帝王家”的感慨。
    这位南唐君王的生活,自有一番绮丽光景。
    红日升,已有三丈之高。大殿里,太监和宫女们忙着朝金炉里添加炭火。侍者往来不绝,连地上的红毯都被踏出了褶皱。善舞的美丽宫人,随着舞曲翩飞似蝶,跳到用情处,束发的金钗沿着光滑的青丝坠落。
    或是因那缭绕不去的香气,或是因宫人曼妙的舞姿,或是因舞者那柔顺乌黑的长发,或者只是因为美酒,置身其中的李煜有了些许醉意。他随手摘下一朵鲜花,希望能借此醒酒。恰在此时,其他宫殿里的音乐缥缈传来,先入君王耳,再绕君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