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诅咒[平装]
  • 共1个商家     20.60元~20.6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5月24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586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诅咒》编辑推荐:蔡骏悬疑小说经典杰作!蔡骏全新修订!
    疑中生疑,将悬疑推至极致
    悬而不决,使诅咒绵延千年
    一个令楼兰就此消亡的秘密
    一个绵延千年的历史悬案
    一个改变无数人命运轨迹的诅咒
    一个早已酿下的错误,这个错误的结局便是死亡……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长篇小说15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作品总销量突破700万册,并连续7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代表作《天机》系列,自2007年出版至今,销量已超过240万册。最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再续畅销传奇。蔡骏作品,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胜的悬念及严密的逻辑著称,不仅赢得了全球华语地区数千万读者的喜爱,还被翻译为俄文、泰文、越南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文摘

    版权页:



    现在是公元2001年。
    江河突然有些口渴,嗓子眼里有股无名的热气在向上蒸腾,这股热气从腹中升起,缓缓地弥漫了全身,他立刻联想到了西部大漠里被太阳直射而缓缓升起的热意,于是,那片广阔无边的盐碱荒漠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那景象越来越清晰,把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覆盖了,狂暴的风沙、干涸的湖床、龟裂的盐滩还有被阳光折射过千年的海市蜃楼,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房间很大,摆着几张桌子和几台电脑,其中一台电脑还开着,电脑的旁边是一些精密的考古仪器。房间的一面墙边放着一排玻璃柜子,柜子里放着一些正在修复整理的坛坛罐罐,上至新石器时代,下到大清帝国,几乎每一个朝代的都有。它们有的残缺得只剩下几片,有的修复一新宛如刚刚烧制好的贡品,排列在一起简直就是一部无声的中国通史。
    在柜子的一角,还有一颗头骨,那是江河大学毕业前在一次考古活动中实习时,亲手从陕西关中一个唐代墓葬里挖出来的。刚刚挖出这颗头骨的时候,实习生江河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似乎他的双手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虽然他明知道那骨头已经腐烂上千年了,但还是害怕头骨里会突然掉出一只死人的眼珠。然后他开始干呕起来,导师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他,而那些参与挖掘的民工则全都带着浓重的关中腔大笑了起来。那次挖掘完成以后,初出茅庐的他又负责清理这颗头骨,他用一根竹签似的小工具把死人头骨上所有的泥土全部剔除掉,觉得自己清理这颗头骨,就像是浴室里的扦脚师傅在为客人修理脚指甲那样。他把所有的杂质全部清除,再用特殊的物质给它清洗,最后死人头骨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后来,导师告诉他,这颗头骨属于唐朝一位早夭的太子,死于一场宫廷政变。
    江河站起来,走到柜子前面,盯着那颗头骨看。接着他摇了摇头,又把目光投向了窗外,透过玻璃,他能看到窗外的树丛,黑夜里那些树枝和树叶在风中抖动着,枝叶的投影洒进房间里,像一些蠢蠢欲动的精灵。视线再穿过那些枝叶,就能看到月亮了。今夜的月亮很圆,虽然被那些讨厌的树叶遮挡着一小部分,但是那皎洁的清辉却丝丝缕缕地透过树丛进入了他的眼睛。
    这栋房子已经在这里矗立了许多年,而在这栋房子造起来之前,这些树丛就存在着。这是一家考古研究所,四周被这些树丛包裹着,这在我们这座城市是很少见的。研究所的大门外是一副冷清的样子,一条小小的马路通往外界,要经过三四个路口以后才能重新体会到这座城市的繁华。江河看着窗外的树丛和树丛后的围墙,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里简直就像一个监狱,他被囚禁在这里面,注定无法逃脱。
    江河打开了一台电子仪器,然后把几块人体组织切片放到了仪器的扫描窗口里。他点了几下鼠标,扫描窗口里传来轻微的声响,仪器连接着的电脑屏幕里则显示出一组曲线图。这台机器平时是他负责使用的,其他没有人能看懂那些曲线图,那些年纪大的研究员,他们总是不习惯使用电脑,嘴巴上挂着的则都是一些老经验。他仔细地观察着电脑屏幕。随着电脑屏幕里曲线的复杂变化,他的头有些眩晕,目光变得紧张起来。他猛地摇了摇头,努力想使自己更清醒一些,但却无济于事。他只能盯着屏幕,看着那些惊人的曲线。
    忽然,江河似乎从屏幕上的曲线图中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东西,睁大了眼睛,显得十分惊讶。他大口地喘着气,离开了那台仪器和电脑,坐到一张椅子上。他的目光转向了柜子里的头骨标本,神情恐惧。
    他又想到了什么,跌跌冲冲地跑到了另一张桌子旁,用颤抖的手拿起电话,熟练地拨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两声铃响过后,一个年轻的女声响了起来:“喂?”
    这是一个细沙般的声音,均匀柔软富有质感。江河轻轻地吁出一口气,他想要把一切都告诉她,但当那些话要从喉咙里涌到嘴唇边的时候,他却停顿住了,片刻之后,那些话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喂—”她还在等着他说话。
    他拿着电话的手隐约有些发抖,却依然保持着沉默。
    电话里她的声音有些焦虑不安,“喂,请说话,你是哪位?喂。”
    当他要挂的时候,她忽然说:“江河,是你吗?江河,你说话啊。”
    江河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死一般沉寂。只有窗外被晚风摇动的树枝轻轻抽打着窗玻璃,发出奇怪的响声。江河走到电脑前,刚要点击鼠标中止任务,却在电脑屏幕上发现了重要的东西,那条曲线指向了一个最令他想不到的点。
    他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顾不得按照程序关闭电脑,而是直接按了电脑开关强行关机了事,然后又拔掉了仪器的电线插头。扫描窗口的红色灯光立刻灭了,他取出了那些组织切片。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
    他知道是她打来的,但是,他现在不想接电话,于是任凭电话铃不停地响着,每一下都刺激着他的心窝。接着,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还是不接。
    江河终于要走了,他不愿再留在这里,可是,他现在已经走不动了。他目光茫然地注视着前方。
    江河无奈地摇了摇头,表情绝望地坐在了地上。
    电话铃声,依旧在这栋房子里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