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同龄子(第2部)[平装]
  • 共1个商家     19.40元~19.40
  • 作者:魏玉明(作者)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第1版(2006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9519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文摘

    按理说,对世间万事万物的看法存在分歧在所难免,党委班子内部意见不统一,根据党委决议举手表决也可定夺,可两种意见谁都拿不出一个科学的、令人十分信服的理论根据来证明自己的意见切实可行。而这两个人又各是党、政一把手,一时间弄得党委其他成员和部下也无所适从,不知道究竟应该支持哪一方才算正确。
    地质处人员比其他部门明显。工程师祝国栋的态度很鲜明,他站在韩百川一边;而副处长滕守功则坚决支持陆炳章,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对于祝国栋,我们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安平人,他的父亲是安平市曾经名震一时的生意人祝万成,他本人是安平矿业学校的高才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平矿务局从事技术管理工作。由于学习用心,观点独到,经常在矿山的技术革新活动中创出新点子,工作成绩斐然。在短短的两年内就取得了煤矿矿井瓦斯快速探测、煤矿矸石的再利用、油母页岩的萃取工艺革新等三项成果,为国家节约了上千万资金并回收了大量的可利用资源,他因此被评为全国先进生产者,由技术员破格提拔为工程师。特别是去年年底参加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的时候,受到了周恩来总理和李四光部长的亲切接见,一时间,成了令同事、同学及众人羡慕的对象。
    滕守功比祝国栋大六岁,原来也是安平矿业学校毕业,业务不是很好,但对人际关系颇为精通,把陆炳章侍候得舒舒服服,因此,被提拔为地质处副处长,主持工作。滕守功在机关的人缘并不太好,酒后无德,喝完酒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待切身利益问题总是斤斤计较,这让韩百川特别反感,一直不同意他转为处长。
    近期地质处的处长人选问题成了韩百川和陆炳章矛盾的焦点,韩百川提议让祝国栋担任地质处处长,而陆炳章则建议由原来的副处长滕守功担任。这次机关人员调整,在地质处人选问题上,韩百川和陆炳章意见相左,研究几次,也未定下最后人选。最后,党委副书记严兴启提议,看谁的贡献大、水平高就提拔谁,实践检验一切。于是,大家都基本同意这个意见。
    在最近一次关键的地质论证会上,祝国栋和滕守功也展开了激烈交锋。
    祝国栋首先拿出一张日伪时期留下的、上面密密麻麻地标着现在矿区分布的地质构造图,阐述他的理论。
    “同志们,我们通过这张旧地质图可以确认,安平地区的地质构造属于古生代寒武纪地层,自下而上分别是由玄武岩、凝灰岩、页岩、花岗岩和片麻岩构成。
    “从这张老地质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在白垩纪时期安平地区的沉积岩内夹杂有很多玄武岩床,并有极厚的火山凝灰岩。再往上,火山凝灰岩逐渐减少,页岩层出现,这是生成煤层的重要标志。但我们从日本人留下的矿区四十八个探测点的资料中不难发现,露天矿区属于一个断裂带,这个断裂带的分界线在坑北一线,而且坑北地区只发现了片麻岩和花岗岩,远比矿坑地区厚,这说明它是个下沉区。我们有理由推断原来的坑北地区应该是一个盆地,鉴于当时气候温暖潮湿,那么这个盆地应该能形成一个很大的淡水湖,附近有广大茂密的原始森林。
    “安平露天煤矿地区应该具备断裂层构成的地质条件,它由两部分构成,南半部分是浅质煤层,也就是我们现在开采的贫煤层,而从目前已经开采的煤层看,经常出现煤层被夹石切断,还有煤质或泥质厚薄不均的页岩,这说明现在开采的煤田是外来河流将植物带来与泥沙混在一起形成的。现在的疑问是北半部分这个盆地附近究竟有没有原始大森林,如果按照李四光同志的理论,我们进一步拓展思路,就能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有原始大森林,那它就应该有煤;如果没有原始大森林而只有淡水湖,就应该有大量的浮游生物,应该有油的存在,因为在地质生成上两者都是沉积后形成的,要么有煤,要么有油。所以我们要进行积极探测,争取找到煤田或油田。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推断,我们应该把这个盆地蕴藏的资源搞清。坑北方圆将近四十多平方华里,虽然没有探测出煤炭,但这个地区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希望所在。”
    当祝国栋把自己的观点在党委扩大会议上亮出来的时候,全场人员鸦雀无声,无不对这个平时不声不响的年轻工程师刮目相看,继而窃窃私语,频频点头。连一向自恃才高、刚愎自用的陆炳章也不能不从心里佩服这个年轻人的思路,但传统的思想观念和自尊仍让他不得不反击这个敢于和自己作对的家伙。
    “年轻人,这只是你的主观臆断,请问,你说安平曾经气候温暖潮湿,有原始大森林,证据何在?”
    “陆总,第一,您在课堂上讲过,白垩纪第三纪上部时期气候温暖潮湿,树木茂盛,动植物很多;第二,从采煤中发现的大量琥珀以及油母页岩的存在,说明那时动物肯定很多,而动物的存在要依靠植物来生存,那植物自然非常茂盛,这也间接说明了原始大森林的存在。”
    “唔,这个观点看起来有些道理,但有些论据经不住推敲,李四光的理论对石油勘探有指导意义,但对于煤炭勘测是否适用还不好说。”陆炳章站起身,来回踱着脚步,脸色阴沉地说道,“我想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情,每一步都要慎之又慎,毕竟勘测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果长时间找不到新煤田,倒不如我们现在就迅速对矿区产业进行转型,往其他工业发展,以免错失良机,这样的教训以前不少啊。”
    滕守功咳嗽一声,站起身来,“我也不同意祝国栋的观点。”他走上台来,指着地质图道:“这张地质图是日本人留下的,经过精心勘测,并已经得出安平没有深层煤田的结论,要知道日本人的技术非常先进,如果判断坑北有煤田的话,我想日本人早就探测到了。”
    祝国栋严肃地说道:“这张地质图无论从探测深度和广度都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坑北地区的地质地貌几乎是空白,这说明我们只能将其作为参考,而不能作为依据,更不能把他们的调查结论作为我们的结论。”
    “但那些结论都是专家的结论,历史已经证明是对的。”
    “专家的结论也不见得是百分之百正确,所有的结论都应该经受住历史和实践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