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半半村记事:一位农业局长的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4.80元~14.80
  • 作者:杜恒悟(作者)
  • 出版社: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北岳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78359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半半村记事:一位农业局长的小说》篇篇不离乡土,大到人物的感情和思想,小到景物时令,几乎都不离阳高的乡土。文字贴近农村,新鲜而多汁,而且原汁原味,这样的作品你不可不看。

    作者简介

    杜恒悟,1955年生,山西省阳高县人。文化程度大专,毕业于山西省广播电视大学党政干部基础理论专修科。1975年入伍,1977年入党。先后任战士、副班长、军械员兼文书、代课教师、武装干事、县委组织部组织员。从1988年起,任阳高县潘寺乡乡长、鳌石乡乡长、下神峪乡党委书记、农业局局长,2009年离职。1999年,近45岁时,在《山西文学》发表处女作《一千万》。

    目录

    序一真情与实感曹杰/001
    序二小说与乡土王祥夫/006
    一千万/001
    谁知道/012
    砍书记/026
    半半村记事/043
    乡长马登山/060
    没一个好东西/073
    雾/100
    刁民张伟大/117
    不能说/131
    付站长/155
    哦,白雪/163
    二兰兴看田/178
    农业局长的情缘许孝堂/190
    后记杜恒悟/197

    文摘

    版权页:



    “那钱咋办呀?”
    马乡长停了好大一阵儿说:“你别管了,我知道就行了。”
    这第二阶段的工作嘛,只好停顿下来,等钱,等疫苗。钱呢?自然是等不来。等不来钱呢?疫苗同样等不来。朱温呢?真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天夜里,他做了一个噩梦,一群狂犬病患者龇牙咧嘴地和他索命,一会儿,一群张牙舞爪的狗把他的脑袋、胳膊和腿撕咬开叼跑了。他和狗说,我没办法,我没办法,马官屯乡我是不在了,这个工作我是不做了。猛地醒来,冷汗一身,这事情竟这么难做。朱温再也睡不着了,马官屯乡的狗打不了针,有人得了狂犬病,那可是要追究责任的呀,他这个合同制人员说不定哪天就犯了个大错误,要挨处分,要丢工作。他怎么面对同学,面对父母,面对社会?朱温嘴角一抽一抽地哭了,那眼泪打湿了背心,打湿了被头。现在要说服马乡长掏钱,按杨乡长的话说,那是不可能的事,牛书记也不会掏这笔钱。事情会是什么结果呢?朱温咋想也想不明白,挨处分,丢工作看来已成定局。谁让你是直接责任人呢?他非常羡慕那些有站长的乡,埋怨自己咋就分配到了这里,是不是因为考了第一,人家认为他有能力,给了这么个乡呢?现在能调动吗?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朱温想来想去,想去想来,他想到,要不和同学、亲戚借上一万元钱,先买些疫苗回来,全乡究竟有多少条狗呢?如果全乡有五百条狗,一万元也就够了。一万元省吃俭用两年也就还上了,总比丢了工作好吧。他还想到了牛书记,要不把爸爸叫来,干脆还去牛书记家里,牛书记老婆给他的印象特别好,热情、好客、问长、问短,多体贴人呀。也许答案就在牛书记身上。这回去该拿些啥呀?家里有家养鸡,把鸡杀了,洗好,包装好,牛书记老婆一定喜欢。朱温从马官屯乡回家要走两天,再从家里去县城,必须赶上星期六或星期日,如果牛书记不在家,那可不就白跑了吗?这事儿,这事儿,没就业时麻烦,这就了业比不就业还麻烦。朱温最后想到如果马官屯乡真有三千条狗,每条狗注射费十元,那可就是三万元呀,要不先从信用社贷上三万元,交到畜牧局,给狗注射时再收回来还给信用社。可这信用社主任他又不认得,这事儿朱温不愿意直接去找马乡长,想先请杨乡长帮忙合计合计,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杨乡长后,杨伟说:“瞎想,胡闹。”
    事情又有了转机。这打狗战役的第二阶段成了乡党委会的议题,朱温竟被叫来列席党委会。主持会议的自然是乡党委书记牛得草。牛书记让马乡长先说一下。于是,马乡长把县里的会议精神、责任状的内容、上报的数字、自筹的款数一一作了说明。牛书记插话问了两个问题:一是欠农民的杀鸡款还有多少?二是畜牧兽医站人员的工资还欠多少?
    马乡长一一作答,他说:“前年,牛庄共扑杀了疑似禽流感的鸡一万多只,当时和农民说每只鸡补十元,不论大小,总额十万。县里原来说扑杀补助县里全出,后来只给了一半,咱们给农民也只兑现了一半;兽医人员的工资,还缺两万多块,他们来要过几次,不怕要账的逞能,就怕欠账的精穷,兽医站长死后,这兽医站和乡政府也就一刀两断了。”
    牛书记又说:“这狗打针嘛,先谈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