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平装]
  • 共1个商家     21.90元~21.90
  • 作者:御定六壬(改编),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2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5036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继承了《鬼吹灯》系列一贯波澜诡谲、高潮迭起的情节,而且此次摸金校尉一行人“回归”中国本土,深入到云南的抚仙湖地区开始新的探险,重新洞开了全新的最具“中国式”的盗墓杰米,展开了一幅更为宏伟的画卷。《鬼吹灯之抚仙毒蛊》语言精彩流畅,读来让人不忍释卷。
    天下霸唱重现经典,“鬼吹灯”系列风云再起。最强三人组回归中国本土,洞开量具神秘诡异的“中国式”古墓探险之门!
    关键词:坟头村,活死人,吊死鬼,白毛猴,苗毒蛊,滇王墓。
    翻江倒海,穴里寻龙,一切尽在《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惊悚与冒险、奇幻与神秘、悬念与刺激、幽默与风趣,风水、阴阳、八卦、盗墓、枪战、苗蛊,极具东方传统文化的精深与魅力,又不失好莱坞大片的震撼与瑰丽。

    媒体推荐

    《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成为它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国《时代周刊》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令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之后,在华人中传播最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在充满未知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练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
    御定六壬,实力派神秘作者,博览群书,笔力深厚。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挂号信
    第二章 贼头
    第三章 五鹤朝天
    第四章 林家草堂
    第五章 坟头村
    第六章 阳山
    第七章 荒山老尸
    第八章 江城水寨
    第九章 铁马帮
    第十章 雷公岭
    第十一章 诡丝
    第十二章 逃命
    第十三章 吊死鬼
    第十四章 消失的货箱
    第十五章 入寨
    第十六章 突围
    第十七章 白眼翁
    第十八章 坟场小屋
    第十九章 猛狗
    第二十章 杨二皮
    第二十一章 天兵走马
    第二十二章 祭湖神
    第二十三章 登岛
    第二十四章 疯狗村遗址
    第二十五章 滇王墓
    第二十六章 抚仙毒蛊
    第二十七章 荒岛求生

    文摘

    版权页:



    印加神庙的事件过去不久,在薛二爷的一番周全下,我们好歹是从国内打听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准备等Shirley杨身体痊愈之后,立马取道云南去寻找那位专门收藏蛊物的能人。Shirley杨出院前夕,二爷差了一帮伙计来接人。我事先再三强调不能走形式主义,不要摆官僚作风。结果,他撇着两撮儿山羊胡子说:“咋?谁家新媳妇进门,不得体体面面。掌柜的,还没过门,你就想委屈人家女娃娃?”
    胖子跟着起哄,吹嘘自己是幕后大功臣,让二爷给他配一辆小轿车,到时候跟着威风一下。好在Shirley杨是明白事理的人,她说大小事情都攒在手头上,咱们先把正事办妥了,抓着了幕后真凶回头再热闹一番也不迟。这才打消了薛二爷大张旗鼓的念头。秦四眼这段日子一直没闲着,负责给我们几个打点回国事宜。
    Shirley杨出院那天,他开着小车来接人。意思是先回唐人街吃个团圆饭,等店里的老小都插过香、拜过命再走。
    “怎么,你们美国人也讲究插香头这一套?”胖子最近迷上了一种洋烤鸡,每天不啃上两口就浑身不舒服。他手中捏着鸡腿,问秦四眼,“那咱们晚上都吃点啥,林芳她,来不来?”
    四眼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今晚上,是一源斋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日子,胡掌柜要点头香。该来的,不该来的,都要来。胖爷您只管敞开了肚皮,一个字:吃!”
    我和Shirley杨坐在后排,听说今天晚上是个大阵势,脑门子一下给挤大发了。我赶忙凑到前排问他:“不是说好了一切从简,办一桌家常饭就走嘛,怎么临时变卦?”
    “这可不怪我。”四眼跟胖子混久了,中文水平见长,没事总爱蹦跶两句京片子,“王清正那小子吃饱了撑的在道上放了话。现在大半个纽约城都知道一源斋换了新的当家人,咱要是不给他打一炮响的,桑老爷子在天之灵可不答应。”
    我一听见四眼学胖子说话,腰就疼,忙接过话茬儿道:“虽说远到就是客,不过那些资本家头子,老子我可不待见。再看见王家祖孙,可别怪兄弟俩翻脸。”王清正在印加神庙里闹的那出戏,实在是太无耻了。不光是我,连四眼这样的读书人都忍不住想问候他祖坟。
    “这个自然,”四眼推了一下镜片,将车牢牢地刹在了一源斋新起的金牌巨匾底下,“今晚开的是流水宴,三百三十六席。王家人,安排在末席,眼不见为净。”
    胖子一听要开流水宴,顿时精神抖擞。刚一下下车,洋鸡腿也顾不上吃了,拿油汪汪的手往我肩上一拍:“老胡,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当年插队的时候在老牛村,那一出流水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夜里头还老被馋醒呢。”
    旧时办流水宴的习俗很是兴盛。特别是那些个大户人家,每逢红白喜事,年关岁尾总爱摆上那么一长溜儿的流水宴,以示家门兴旺、富贵满堂。我们有一次代表生产队去老牛村作工作报告,正遇上村中一位老儒生做寿,流水宴从村头排到村尾,吃到最后人都是横着走的。没想到远在美国的一源斋总店,如今还保留着旧时的习俗,不禁心生向往。Shirley杨从小在美国长大,从未见过流水宴,所以表现得十分好奇一路上不停地向我打听相关细节。
    刚到一源斋的大门口,我们就被暖烘烘的人气弄得心头一热。只见门口上新起的金牌巨匾高挂,匾上面悬了一路红底黑边的绕金百扇大绒球,视线往下一走,薛二爷翘着山羊胡,满脸喜气地从两尊石狮中间的红漆槛上跨了出来。
    老人穿了一身藏青色的棉袍,腰间挂了一块儿晶莹剔透的古玉,头上的银发服帖无比,整个人容光焕发,两手一拱:“东家,可把你给盼来了,请。”
    “薛二爷,瞧瞧您这精神头,快赶上井冈山上的老首长了。来来来,老胡……”胖子一把抱住二爷,回头调侃我,“待会你们小两口儿,可得好好给二爷敬酒。”我作势要踹他,臭小子拍拍屁股抢先躲进了大门里头。
    就在我们几个说话间,内堂天井里已经站满了人,有几个混熟了的伙计偷偷在满堂宾客身后朝我们招手。老实说,流血的场面我见得多了,却鲜少有机会体验如此温情的家宴。不知道怎的,心坎里头没来由地泛起了点点酸痛,有点像当年退伍的时候。秦四眼挑了一下眉,凑到我身边低语道:“当家的,有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