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隔墙玫瑰/莫兰系列[平装]
  • 共3个商家     18.30元~19.60
  • 作者:鬼马星(作者)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第1版(2013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18260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马星编著的《隔墙玫瑰》内容介绍:若干年前,高竞的好友赵胜在母亲的怂恿下骗走了高父的遗物——一支古董钢笔;若干年后,当两人再见面时,后者已成为一起血腥碎尸案的凶手。然而,吸毒成瘾的赵胜对于案情的回忆颠三倒四,支离破碎,被害人的真实身份又无从知晓,令一切愈发扑朔迷离,出于警察的本能,高竞决定查清真相,不料却被凶手暗算,惨遭活埋,面对男友的突然失踪,莫兰再次被迫卷入三起命案。被父亲抛弃的三姐妹,身患绝症的怨妇、噬药成狂的小镇医生,隐居乡间的富豪夫妇,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呢?

    作者简介

    鬼马星,原名马雨默,中国著名推理小说作家,现居上海,2000年曾获得全国小说一等奖,目前出版小说17部。因其文风活泼生动,情节引人入胜,被读者推崇为最具人情的推理小说作家。

    目录

    1.西瓜谋杀案
    2.无名氏小姐
    3.八卦中的线索
    4.一次争吵
    5.重回看守所
    6.暗算
    7.林中奇遇
    8.被活埋的男人
    9.2008年4月10日
    10.新的线索
    11.确认被害人
    12.最后的踪迹
    13.人人都有嫌疑
    14.探监
    15.X的偷窥
    16.探访旧居
    17.X的发现
    18.谋杀动机
    19.看林人
    20.同仇敌忾
    21.结局
    22.一个月后

    文摘

    “嘿!”有人在叫他。
    他站在原地没动。
    “高竞!”那人又叫了一声。
    他这才回过神来,慢慢朝屋子中央的桌子走去。
    “怎么,不认识我了?”那人咧嘴笑起来。
    他确实没法将眼前这个面黄肌瘦的男人跟他中学时代的好友赵胜联系在一起。
    “你变化不小。”他道。
    在他的印象中,赵胜虽算不上英俊潇洒,可也是个精力充沛的壮汉。想当年,赵胜还入选过区里的少年足球队,一场90分钟的比赛,跑满全场都没听他喊过累。可现在,就算让他从一楼走到二楼,都会是个辛苦的体力活。如今的赵胜不仅没了当年的体格,连牙也都几乎掉光了,小手指还缺了半截。
    “我曾经向我妈发誓,以后不吸了,可后来还是没忍住……”也许是发现高竞在看自己的小手指,赵胜解释道,接着又问,“你的腿怎么了?”
    高竟是拄着拐杖进来的。几个月前,在侦破一起案件时(详见《宴无好宴》),他的腿中了一枪,子弹虽被取了出来,但神经受了损伤,所以,至少有半年时间,他仍得靠拐杖助行。不过,他可没兴趣跟赵胜谈论自己的腿伤。他们早已经不是朋友了。
    一一个多月前的某天早晨,赵胜向警方自首,称自己因为“多吸了两口”,错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三岁的儿子。后来,警方在赵家的浴缸里发现了一大一小两具尸体,两人几乎都被砍成了肉泥。
    “我以为自己在切西瓜。”这是赵胜自首时对警察说的话。
    据说当晚7点左右,住在赵胜隔壁的邻居按响过赵胜家的门铃,因为赵胜家的电视音量太大,以至于他母亲的心脏难以承受。那天,他按了差不多三分钟门铃,始终没人来应门,他本打算报警的,却不料,他刚回到家拿起电话,隔壁就骤然安静了下来。几分钟后,他听见楼道里传来关门声,他确定这声音来自赵胜家。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另一位邻居看见赵胜回到公寓。整整一夜,没人听见任何奇怪的声响。
    第二天早上10点半左右,那位最初想报警的邻居看见赵胜失魂落魄地冲出房门,手里拿着一把刀。那把长约40厘米的砍刀用报纸包着,可他仍能隐约看见刀刃上的暗红色。他本想跟赵胜聊聊前一天晚上电视音量的事,可他走到赵胜的面前时,后者不由分说地一把将他推开,冲出了楼道。
    那天早上,赵胜奔进了离家最近的警局。
    “我睡醒后,发现他们在浴缸里。”他将那把沾满血污的砍刀放在r警察的办公桌上。
    法医很快就确认刀上的血迹确属两位被害人。于是,这起骇人听闻却又荒谬至极的凶杀案不出一天就尘埃落定。
    高竟是在两周前接到D区分局的通知的。说实在的,当他从D区分局凶杀科科长董坤的嘴里了解到这起案件的大致情况时,他的确是震惊万分,他万万没想到昔日的老同学,竟然会堕落到如此地步。不过,更令他意外的是,董坤来找他的原因,居然是赵胜想见他。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绝了。P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