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的邻居是妖怪[平装]
  • 共4个商家     15.10元~16.30
  • 作者: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中南出版传媒集团;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38789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的邻居是妖怪》编辑推荐:1、天下霸唱首次解读中国神秘文化,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诡异事件;2、《鬼吹灯》写作精彩元素大集合,阴阳+气场+风水+运势,诡异奇绝的情节,幽默诙谐的笔调,跌宕起伏的叙事。以说书的口吻、浓重的津味,带你进入一场游历中华民间偏门的传奇之旅。天下霸唱十年素材累积,亲身见闻故事大集合;《鬼吹灯》后大胆转型,体验天下霸唱独特的偏门之旅。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代表作《鬼吹灯》,从小听着单田芳的《白眉大侠》长大,跟着做地质勘探的父母在大山旷野中游历,定居在中国民间文化氛围极其浓郁的“天津卫”,丰富的经历加上发达的想象成就了“天下霸唱式”的传奇。

    目录

    第一章 桥墩子里的僵尸
    第二章 公司闹鬼事件
    第三章 我的邻居是妖怪(上 韦陀庙)
    第四章 我的邻居是妖怪(下 走无常)
    第五章 表哥捡到的宝物
    第六章 带鬼回家
    第七章 太平间异闻录
    第八章 故宫老墙和煤山鬼怪
    第九章 鬼市人头案
    第十章 野猫历险记
    第十一章 南太行血池村
    第十二章 菜市口刑场奇谈
    第十三章 来历不明的臭味
    第十四章 北大荒狼灾记
    第十五章 筒子楼里的无头尸体
    第十六章 大闹石帅府
    第十七章 八云馆怪梦
    第十八章 夜盗董妃坟
    第十九章 崔老道捉妖
    第二十章 带血的钞票

    后记

    《我的邻居是妖怪》这本小说,是我的一部短篇怪谈合集,必须感谢湖南人民出版社的领导和各位编辑,正是有了他们的大力支持,这本小说才有机会跟广大读友见面。我就在后记中,简单说一说关于这部作品的相关话题。
    《我的邻居是妖怪》一共分为二十章,可以当做二十个相对独立的中短篇故事来读,但这里面也有很多故事有连贯的内容和共通的人物,比如“大座钟、崔老道”这些人物,内容上联系比较紧的有“韦陀庙、走无常、夜盗董妃坟、崔老道捉妖”这几段。
    另外读友们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我书中所写的内容是否是真事,每次被问到我都感到不容易回答。首先我是一个小说家,所谓小说家,是以写小说为主的作家,从来不写纪实文学。文学和电影有共通之处,记得以前有种分类说,电影中有“故事片”和“纪录片”,我认为我的作品,绝对属于“故事片”范畴,但在故事片中,也从来不缺少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成的电影。
    我个人比较看重《我的邻居是妖怪》这部作品,因为这些故事里,有我自己生活过的轨迹,还有许多值得怀念的人和事。当然既然是“故事片”,至少书中人物的名姓和具体地点有很大变化,咱们就不能对号入座了。
    我非常想把这二十章内容背后的故事都说一遍,碍于时间和篇幅有限,只能先列举其中一篇,我想了半天,还是要拿《筒子楼里的无头尸体》来说事儿。本篇以一个街头巷尾风传的故事做引子,但是我觉得如果按街头的传闻来讲,没有任何意思,无非是一座筒子楼里出现一具无头男尸,然后发生了种种怪事,这种故事已经被人讲过太多次了,所以我用这个传闻作为开头,描写了我家附近发生的一件离奇命案,也就是哄传一时的“双尸无头案”。
    早在2005年,我写第一篇小说《凶宅猛鬼》,那时就曾想写这件“双尸无头案”,因为案发地就在我住的楼附近,耳闻目睹得多了,因此第一个想写的故事就是这件奇案,不过那时候毕竟是第一次写,控制不住下笔的重力,写出来一看,和我原本想写的那个故事完全不一样。
    这次在《筒子楼里的无头尸体》中,我终于完成了长久以来的愿望,把我对“双尸无头案”的见闻和想象,原原本本地写成了一篇小说,所以这一段的人物和《凶宅猛鬼》比较相似,因为人物确实就是那些人物,但情节却完全不同,《筒子楼里的无头尸体》这篇小说更为贴近原型。
    如果读友们对《我的邻居是妖怪》中哪篇故事有问题,或想了解别的什么内容,可以发电子邮件给我,只要时间允许,我一定争取尽快回复。最后,谨祝各位读友和出版社的朋友们万事如意,一切顺利,希望《我的邻居是妖怪》中有你喜欢的故事。
    附录
    我的全部作品列表,以时间为顺序
    《凶宅猛鬼》(无实体书)
    《雨夜谈鬼事》(是实体书《死亡循环》的第一卷)
    《阴森一夏》(出版名《迷航昆仑墟》)
    《鬼吹灯第一部1精绝古城》
    《鬼吹灯第一部2龙岭迷窟》
    《鬼吹灯第一部3云南虫谷》
    《鬼吹灯第一部4昆仑神宫》
    《鬼吹灯第二部1黄皮子坟》
    《鬼吹灯第二部2南海归墟》
    《鬼吹灯第二部3怒晴湘西》
    《鬼吹灯第二部4巫峡棺山》
    《贼猫》
    《谜踪之国1雾隐占婆》
    《谜踪之国2楼兰妖耳》
    《谜踪之国3神农天匦》
    《谜踪之国4幽潜重泉》
    《死亡循环》(第一卷雨夜谈鬼事,第二卷时失高速公路)
    《南方都市报》连载短篇合集《牧野诡事》
    《死亡循环2——门岭怪谈》2011年出版
    《河神——鬼水怪谈》2011年出版
    《我的邻居是妖怪》2012年出版
    除上述作品之外,皆为盗版或假冒及同人作品,望各位读友明鉴,所有关于作品实体书的问题均以此为标准,不再另行解答了。

    文摘

    第一章 桥墩子里的僵尸
    这次不是写小说和讲故事,我当时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在此都是如实叙述,不过个人耳闻目见,难免存在很多局限,而且隔得年头多了,有些情况未必记得准确,前天和多年未见的老友会面,外边天气很冷,零下七八度,我们到一个羊肉馆里喝白酒,才在闲谈中说起这件事,那是1989年的冬天。
    与我会面的老友,当时也在场,他比我大四岁,是我的邻居,从小带着我玩,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他上了技校,名字我就不说了,外号叫四辈儿,这是天津一种特有的称呼,家里四世同堂,街坊邻里们就称这家最小一代的孩子为“四辈儿”。
    我以前看姜文导演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有个耿乐饰演的角色,第一感觉就是这角色和四辈儿很像,长得高大帅气,抽烟打架滑冰样样全能,尤其是游泳特别好,为人仗义,能给两拨打架的说合,经常骑着辆28铁驴,后面带个妹子,在学校门前来去如风,拿我们这边的话来说是个“玩闹的”。
    后来四辈儿在严打的时候,被公安局劳教过两年,其实根本没有多大的事,放在现在那就不算罪过,再后来进厂当了工人,我们有很多年没见,聊到的话题当然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就这么说到了当年到子牙河游泳,那一年我们看见僵尸的地点,也是在子牙河桥底下。
    那时候去不起游泳馆,子牙河是个夏天游野泳的好地方,半大孩子们放学了都往那奔,如今那边已经都是高层住宅楼了,倒退十几年,沿河两岸全是菜地和坟包子,我想子牙河应该是和姜子牙有些关系,要不然怎么得了这样一个名字,据说每年都要淹死几个在这游泳的。
    这条河的河道很宽,但水流平缓,桥下有个旧桥墩子,老桥很多年前拆除了,剩下半截水泥桥墩子在水里露出一半,我看刚才有朋友也提到了,说明记忆没错,看着就像是绿色的河里有座封闭的水泥房子,里面什么样我没看过,在那个年代里,我跟四辈儿这些朋友,最喜欢从桥上往河里跳水拍冰棍。
    所谓“拍冰棍”,就是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手脚并拢直接落水,以下落时手脚丝毫不动为胆大,那会儿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有个街坊的小孩,他爹是卖菜的,家里俩儿子,这家小儿子小名二子,在子牙河桥跳冰棍,入水后就没再上来,这也是我亲眼看到的,淹死了也该冒个泡啊,可那人居然就没影了。
    最开始我以为他是让河里的鱼给吃了,问题是有这么大的鱼吗?实际上是我们跳水游泳的地方,河底下有旧桥遗址,应该是解放前留下的,也是钢筋水泥结构,平津战役时这里是个突破口,旧桥大概在那时给炮弹炸毁了,水深处竖着很多钢筋和尖锐的水泥块子,游野泳的人也许跳一百次水都不会出事,可汛期水位变化不定,赶上水浅的时候,一但入水太深,直接扎到河底的钢筋上,那就变成肉串了,二子就是这么死的,打捞的时候才发现,钉在河底下的尸体并不止他一个。
    可能这人一旦写多了小说,再想写真事比登天还难,上次打了很多字都被我删掉了,原因就是没管住自己,不知不觉又演义了,如今接着讲吧,那次我确实在河里看见僵尸了,虽然不是香港电影里跳着扑人的那种僵尸,但我个人认为也属于尸变。
    1989年夏天,我小学还没毕业呢,每天下午一放学就跟四辈儿他们到子牙河游野泳,暑假星期日什么的,更是整天都在河边玩,二子从桥上跳水拍冰棍,让河底旧桥的钢筋给穿了肉串,具体是哪天星期几我实在没印象了,问四辈儿也说想不起来,是晚上来捞尸的人,最先发现河里还有别的东西。
    有的朋友可能不信,不信就当是故事也无所谓,其实僵尸是指死人出现了变化,很多年之后还不腐烂,我想天津的各位可以作证,子牙河里淹死的人成百上千,我就看见过好几次捞上来时已经泡成大胖子的,还有上游漂下来的浮尸冻在河中,只露个穿黑棉袄的后背,看着也吓人,但都不是僵尸。
    现在人们越来越惜命,游野泳的少了,八九十年代那会儿,夏天在河里游泳则是最寻常不过的事,不分大人小孩和老头,好多连游泳裤都不穿,反正没女的往哪去,别看年年淹死人,却阻挡不了大伙的热情,你淹死算你的,我照样游我的,所以捞尸船到了夏天就特别忙。
    我那时还小,不太清楚河上的捞尸船怎么运作,估计是水警专用,船上有三两个光着膀子穿游泳裤衩的老头,可没见穿制服,总之肯定是有组织的,不像现在都以盈利为目的,只要是什么地方淹死人了找不着,他们便会过来捞尸体,当时收不收费我不清楚不能乱说,我只见过有死者家属给师傅递烟卷。
    咱们话赶话说到这顺带一提,当时捞尸船是半夜才找到二子的尸体,我没有看到过程,甚至根本不相信那个经常跟我们一起光屁股游野泳的黑小子死了,还以为他是去离家很远的地方了,但二子他妈那天捶着地嚎啕大哭得样子,可真把我吓住了,过了几天出奇的闷热,我还是没忍住,又和四辈儿去子牙河接着游泳,看见那艘捞尸船还在河边停着。
    我们以为又淹死游野泳的人了,可听周围看热闹的说好像不是,也不知道捞尸船上的老师傅在河底下摸什么,这事我几乎没什么印象了,前两天跟四辈儿聊到这里,听他说当时是发现河里还有别的尸体,就在那旧桥墩子附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好几天都捞不上来。
    那时四辈儿已经上技校了,这些事他记得比我清楚,据他所言,也是听某位看热闹的大爷讲的,那时候没当回事,一看子牙河老桥游不了野泳了,又没见从河底下捞出什么东西,就先奔西沽公园了,从哪以后,我们还是得空便到老桥附近跳水拍冰棍,没觉得和往常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不能再去那边游泳。
    1989年夏天捞不上来的尸体,到年底终于有了结果,那是刚下过雪,河面都冻住了,我和平时一样从附近路过,老远就看桥上黑压压地站着好多人,我们几个挤进去看热闹,由于年龄小,很多事记不清楚,只是在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个轮廓,但现在想起那天看到的情形,却仍能用历历在目来形容,从桥上往下看,河面冰层上被凿开了一个大洞,有几个穿军大衣的人,嘴里都叼着烟,踩着封冻的河面往岸边抬一包东西,那东西白乎乎的,瞅着像是个人,我从高处往下看,觉得像个小孩。
    从子牙河底抠出来的尸体,全身发白,看不清脸,很瘦小,但没有腐烂,那是在白天,桥上人挤人,可我还是感到特别怕,说不清是怕什么,也许是觉得冻在河里的那个死人非常可怜,这么冷的时候冻在河底下,身上得有多冷?当时河面都封冻半个多月了,这个死人怎么会在河底?
    那时我听到很多传闻,有人说子牙河里捞出了古尸,有人说是祭河的童子,还有说那是个长白毛的死猴子,我承认我由于在现场看了几眼,也跟着散播了一些不实的谣言,那都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在此就不复述了。
    前些天跟四辈儿说起这件事,觉得四辈儿讲的情况比较靠谱,他说子从牙河里捞出来的僵尸,和那座老桥有关,二子拍冰棍变成肉串的那次,捞尸队在河底下摸人,发现旧桥留在河底的水泥桩子,外表水泥脱落,内部的钢筋裸露出来向上竖起,其中一根把二子给戳成肉串了,拽尸体时发现旧桥墩子缺的口里,好像还有死人,站在里面只露着半个白乎乎的脑袋,在河底下不知多少年了,竟然还没腐烂,当时捞尸队的人想给它拖出来,但水泥桥墩子太厚了打不开,到冬天水浅,河底下冻结实了才能挖。
    这条河里淹死失踪的人,每年都至少有一两个,可必定不是桥墩子里的僵尸,它只能是造桥的时候填进去的,现在想想大伙在河里游野泳,距离河底下的僵尸这么近,后脖子边就会感觉凉嗖嗖的。
    有种传闻,说老桥是日本人修的,好几次浇筑水泥桥墩都没成功,就把抓来的劳工五花大绑捆了,活着填进去,然后再灌水泥,日本鬼子认为有活人死在桥墩子里能够辟邪,飞机轰炸投弹都炸不到这座桥。
    那个劳工被水泥裹住,所以在河底保存了很多年都没腐烂,解放战争时期,子牙河一线是四野三十八军的突破口,平津战役这一带打得很激烈,子牙河往南有条烈士路,从解放后的路名,完全可以想象当时伤亡之巨大、战况之激烈,如今那条路上还有烈士陵园,这座大桥当时遭到炮火覆盖,损坏太严重,所以拆除废弃了,要不是二子被水下的钢筋扎死,恐怕到现在还没人发现桥墩子里有僵尸。
    这当然都是道听途说,那座旧桥到底是不是日本鬼子造的,我也没处去考证,不过这类很邪乎的说法,主要来自施工时,会有人员意外掉进正在浇筑的水泥桩子,被活埋或闷死在里面,因为没有目击者,就此变成了失踪人口,据闻西藏还是新疆的某处,有那么一座铁道桥,里面就埋着几位牺牲的工程兵,那是在浇灌水泥时发生了事故,致使遗体在桥墩子里至今无法取出,横跨在河谷上的铁道桥巍然耸立,英魂永驻其中,我想我在1989年看到的僵尸,会否也与这件事有相似之处。
    古书有云“死后入土不化者,即为僵尸”。子牙河桥墩子里发现的尸体,应该是在老桥打水泥桩子时被封到里面的,等从河底抠出来,少说也过了五六十年,时间过了这么久,仍然保持着原状,当然也属于“僵尸”,那些年我们每天都在它周围游泳,可以说是近在咫尺,若干年后回想起来,仍会觉得后怕。
    的一切。你的欲望,你的期待,你的难以割舍,你的各种冲动,你的一往无前……
    我来到这里,为我自己,却丢了我自己。得到了许多我不想要的,失去了一切我珍惜的。一千次一万次,我骂自己傻×,却渐渐发现,和我一样傻×的人太多太多,明知是黑洞,却总以为里面绚烂无比,难以自拔。
    我痛恨这个傻×城市,因为它把我变成了傻×。
    1. 酒醉的夜里 飞翔着死去
    那晚的酒局是骨头张罗的。在那之前,骨头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在地铁通道里出现,我们在通道里唱完歌收了摊都会互相打听他的下落。但酒局那天他特别兴奋,跟打了鸡血似的,情绪一直勃起着。
    没记错的话,那晚有我、骨头、大蛹、蓝小料、点十,还有蓝小料的男朋友大鹅。大鹅和我们不一样,他只写歌,不在地铁通道里卖唱,他更清高、更装×。
    我们都没什么钱,但那天说好了是骨头请客,这让我很激动,中午饭都没吃地等着,导致下午在地铁通道里唱歌时十分乏力,几次破音。后来接到电话赶往酒局地点。那是一家很小却五脏俱全的酒馆,我们常来。我们在包间里喝了很多酒,服务员是论箱儿帮我们冰镇的。
    我们知道骨头有好事,至于是什么好事,他不说也没人打听,我们有酒有菜就行。
    但骨头忍不住,白酒喝完刚换啤酒的时候他就宣布了喜讯。他说他前段时间一直秘密接触的唱片公司终于有眉目了,明天签约。
    他拍着桌子狂吠:哥以后也是有公司的音乐人了!哥不再是野生的了!
    我们为他高兴,但也不高兴。除了嫉妒,还有骨头那天因为太高兴而得意忘形的状态,他没有顾及我们的感受。他向前迈了一步,但在场的我们这些人,明天还是一样要背着吉他去地铁通道作践自己。
    而且我们心里都清楚,他这一步迈出去,我们的情义也就到头了。
    音乐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不在一个等级上,基本上也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他不主动联系我,我也不会主动联系他,那叫巴结。
    但我们都没扫骨头的兴,一直喝到小酒馆的老板不耐烦,我们又换了地方,跑去劲松桥底下吃卤煮烤串。其实点十开始有点使坏,说去三里屯,想宰骨头一回,但骨头虽然兴奋却没喝大,知道自己兜里有几个,三里屯最便宜的蜗牛都是十块钱一杯,于是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在吃卤煮烤串的时候我们继续喝酒。骨头终于喝大了,还是拍着桌子喊,我他妈怎么这么幸运呢?我比你们都幸运你们说是不是?
    大蛹差点儿想打他,我们拦住了。大蛹刚失恋,女朋友一声不响地收拾了所有的东西消失了,他情绪很不稳定。
    后来骨头去撒尿,他走后我们都议论,他的确是我们之中第一个幸运的人,但我们都不太爽,因为我们虽然都是在地铁通道卖唱认识的一伙人,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目标,心里却都互相不服,觉得自己的音乐最好。
    这很正常。
    那凭什么骨头就先跨出了那一步?
    这种打击其实挺大的,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千里马,日夜盼着伯乐,但当我们其中一匹跑得不算快的千里马被伯乐相中,其他人就会不平衡。或者说,其实我们当中任何一个被相中签走,都会引来不平衡。
    再后来我也去撒尿。在劲松桥底下的卤煮摊,附近没公厕,就是穿过一条马路找个旮旯。
    我走过去的时候,骨头正好走回来,还跟我笑笑,摆摆手,走过马路。
    然后就是一辆疾驰的车头灯,然后是急刹车的声音。我脑子是乱的,再接下来看到的瞬间,就是骨头飞在空中,他身旁一同在飞的,是他的一只鞋。
    2. 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的 都注定分开
    一个最幸运的人在一瞬间变成了最不幸的人。
    骨头的死我愧疚过一段时间,后来就淡了。大蛹和蓝小料他们最开始也在痛哭中臭骂和责备过我为什么那晚没拦住骨头,后来也就淡了。
    骨头的死是命数,不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