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5053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是一部探险小说,根源于易学的风水,是贯穿其中的经脉。虽然书中包含着众多元素,但只有“探险”二字能概括其精髓,绝非单纯的盗墓小说,也绝不是恐怖灵异和老掉牙的推理悬疑小说。古墓只是故事中探险的凭借,《鬼吹灯之山海妖冢》所讲述的,是一系列利用中国传统手艺和理论来进行的冒险旅程。

    媒体推荐

    《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成为它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国《时代周刊》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男,33岁,天津人,是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最广的小说。
    御定六壬 实力派神秘作者,博览群书,笔力深厚。

    目录

    第一章翡翠双篆梅花笺
    第二章无量山
    第三章桫椤食人树
    第四章洗尘寺
    第五章食人蚁
    第六章鬼葵
    第七章狗头人身像
    第八章深海龙头
    第九章鬼打墙
    第十章戚继光墓
    第十一章三清观
    第十二章坟冢
    第十三章黄皮子
    第十四章密室卷轴
    第十五章悬阳洞
    第十六章尸油河
    第十七章九棺黑煞
    第十八章画壁
    第十九章冥须沟
    第二十章地觉
    第二十一章蟒腹升棺

    文摘

    版权页:



    离开抚仙湖之后,我们一行六人先行来到了江城歇脚。酒足饭饱,休整了几日之后,我问林芳:“你说的那个海底项目到底靠不靠谱儿?可别又是美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可惜,林芳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问,而是声称有急事要处理,提前回了美国。我纳闷儿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时,便被小胖生拉死拽地拽回到了北京。
    北京的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也最短暂的季节,花红柳绿的格外喜人。胖子的心思也随着春天的到来活泛了,一大清早就哼着小曲儿抹了半盒头油要出门,说是约了前几天在舞厅认识的姑娘去玉渊潭划船。看着胖子养了一冬天的肥膘,我实在忍不住说道:“王凯旋同志,春天刚刚到来,革命的思想正在复苏,你确定要在全民精神风貌积极向上的情况下在行动上向资产阶级靠拢吗?”
    胖子对我的调侃很是不屑,一面擦着皮鞋一面甩动着他的臭脚丫子说:“胡八一同志,春天刚刚到来,伟大的革命行动要尽快实施,我要去联系群众,在劳动中揣摩伟大导师的革命思想。”
    “闲了几个月,你养了一冬天的膘儿,划得动船吗你?再说了,我刚刚给你占了一卦,你今天不宜近水。”
    胖子转过头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我,说道:“胡司令,莫非你看胖爷出去舒展筋骨心里有点儿痒痒?也难怪,杨参谋长最近忙着在美国搞什么慈善摄影展,你孤家寡人一个,确实有点儿寂寞。”
    我说道:“别放屁了,我胡八一岂是那么儿女情长的酸书生!不过说到寂寞,还确实有点儿。这一歇歇了大半年,从去年夏天歇到今年春天,歇得我胳膊腿儿关节都快锈住了,昨天上厕所的时候差点儿没站起来,一哆嗦好悬没栽倒在茅坑里。你说,这是应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吗?”
    “两位爷这是说相声呢。”门帘一掀,大金牙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一手拿着一本泛黄的破书,另一只手里拎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胖子一见包子,鞋也顾不得擦了,顺手接过拿起一个就往嘴里放,“大金牙你来得真是时候,胖爷正好没吃早饭呢,不过这素三鲜下回就别买了,一水儿猪肉大葱的就行。”
    大金牙赔笑着说:“胖爷您慢点吃,这刚起屉的包子热着呢。我今天过来是有一事想请教二位爷,让二位爷帮我参谋参谋。我手上这本书,是我一个老主顾的物件,想出手给我,因为关系熟,所以也就不怕放在我这儿。这古董方面,说句不谦虚的话,我也算是个行家,可要说鉴别古书,还得请二位爷帮我参详参详。”我这几天正闲得发毛呢,一听说大金牙有古书,赶紧接过来。这是一本线装书,纸页已经泛黄,残破不堪,封面上写着“山海关志”四个楷书大字,左下角有“崇祯×年”四个蝇头小楷,看来这是本县
    志。这本书墨迹古旧,书写笔体不同,想来不是同一人记载。我将纸张对着窗户的光线看了看,应该是明清时期的物品没错。于是便抬头问大金牙:“根据我的判断,这应该是真品,确实是崇祯年间山海关地区的县志。可问题是这种县志保存不易啊,而且改朝换代以后这些县志都是应该销毁的,不销毁也应该以清年号重新编撰。你这老主顾从哪儿弄的这本书?”
    大金牙听见是本真品,顿时喜笑颜开,答道:“胡爷,您说是真的我就放心了。本来我也是觉得像真的,但又不敢肯定。既然您说没问题,那我明天就把这货收了。至于这货从哪儿来,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这主顾老家是山海关附近的。”
    胖子听见我们说的话,走过来擦了擦嘴上的油,便要接过县志看看。大金牙一看连忙说:“哎哟胖爷,仔细您手上的油,这要是蹭上了这书可就不值钱了。”胖子不耐烦地说道:“蹭上了怎么了?这书要是蹭上了胖爷手上的油,那就值钱了,怎么着也得拿个几百万才能买着。回头胖爷再往书上踩两脚,蹭上点儿脚香,嘿嘿,那就是无价之宝了。”说着接过书,哗啦哗啦地翻着,看得大金牙眉头直皱,嘬着牙花子又不敢说什么。胖子翻了半天,往大金牙手里一扔,说道:“怎么都是字啊!你胖爷虽说文武全才,可最烦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字,还是竖着写的。老胡,这破玩意儿值钱吗?”
    我正吃着从胖子手里接过的包子,听见胖子问,说道:“你怎么把猪肉大葱的都吃了,给我剩的都是素三鲜的,今儿晚饭你别吃了,带着你的花姑娘划你的布尔乔亚小船去吧。这书你别看破,那可是明朝崇祯年间的县志,县志知道吗?就是县政府记录县中民生情况的笔记。明朝的玩意儿,你说值钱吗?”大金牙听我这么一说,突然乐得直拍手:“真是祖坟冒青烟,竟然碰上个宝贝。那老主顾看着不显山露水的,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我要是把这宝贝收了,回头转手一卖,嘿,抱着钞票睡觉喽!”胖子一听有钱赚,头油也不抹了,一把抓住大金牙说:“你老小子可别拿着宝贝就想跑啊,这书是我和老胡给你鉴定的,卖的钱怎么也得算我们俩一份。你要是敢独吞,胖爷我饶不了
    你。”
    胖子一急就不分轻重,眼看大金牙面上有些微微动怒,我赶紧打圆场:“胖子你别急着提钱的事,我刚才翻了翻这个县志,发现里面记载的一些东西挺值得深究的。”大金牙一听这话,顺势收起了不快,走过来看我手里的县志。胖子哼了一声,也不想和大金牙闹得太僵,不急不缓地慢慢晃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