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南派三叔(作者)
  •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2979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编辑推荐:地心深处令人窒息的秘密,勘探队员永生难忘的地层实录。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是“南派小说堂会”开山巨著,疯狂悬念挑战你的理性极限。
    世上只有两类小说:一类是南派小说以外的小说,另一类是南派小说!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历时三年打磨书稿,打造“好看小说”全新标准!

    名人推荐

    大漠苍狼=酷小说

    第一次看到《大漠苍狼》是在遥远的2008年,天涯的莲蓬鬼话。作者是个非常神秘的ID,生面孔,极其神出鬼没,总是发了正文就迅速消失,所有人都怀疑作者用的是马甲,才连载了几天大家就痴狂了,人气暴涨,不到五万字的正文,行文语气特别混淆视听、活似亲历者,强大的魅力使帖子短短时间里就翻了一百多页,不重复的ID回帖就有三万之巨。
    集合众人之力,聪明的网友们非常骄傲地人肉出了这个作者是谁!然后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发现他是天才小说家南派三叔!无怪乎设置紧张气氛的能力如此之强,每个章节都有悬念,要命的抓人,像陷阱一样,让人明知道它会是一个超级巨坑,仍然心甘情愿咬牙跳下无法自拔——地下1200米处为何出现日式重型轰炸机?这个极度诡异的谜团把我一吊三年。
    用句09年出现频率最高的流行语说,《大漠苍狼》探的不是险,是寂寞。这样一群“寂寞”的勘探队员,在那个红色疯狂的岁月,寂寞地探险,不过,大漠苍狼早已经无法划分到通常意义上的所谓探险小说类别里,它完全区别于现有的任何小说题材,以极度真实的手法,讲述了一个极度匪夷所思的故事:
    1962年,主人公是新中国第一批地质勘探队队员,他和另外一些技术骨干被秘密抽调到内蒙古七二三工程大队,既不知道起因,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更不知道任务的终极目的是什么,直接被装上军用卡车,运到连资历最深的工程师都分辨不出地点的原始丛林里。
    他们在丛林里度过了漫长又煎熬的三个月,焦虑、惶恐的情绪开始在营地蔓延,到最后甚至累加到了以为马上要被秘密处决的程度,才在情绪的爆发点,观看了原本只有中央高层才能看的绝密《零号片》,而胶片上反映出的信息竟然是,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岩壳里,镶嵌着一架日式重型轰炸机!
    他们既震惊又茫然,都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感觉飞机绝不可能出现在地下那么深的地方,但它又千真万确嵌在了那里。于是后来,作为数支勘探队中的一股,主人公一行怀着唯物主义者大无畏的精神,从三十多米宽的天坑裂口进入地层,开始了惊悚诡异的旅程。
    这一路充满了诡异和凶险:万人坑、水牢、莫名其妙多出的警告纸条、被封死的铁门、来自地狱的电报,等等等等,一切远远超出想象。
    后来终于等到《大漠苍狼》上市,果然和网络版区别非常大,看得出南派三叔在定稿前花费了大量心血雕琢,此后,我被书里不可思议的世界深深震撼了:七二三工程内幕,《零号片》的真实记录,探索日本轰炸机的可怕过程……那些被封存的历史,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实,离奇的经历,真让人疯狂吃惊又兴奋。
    三叔没有让人失望,在我们“稻米”的翘首以盼日夜“催更”中,他给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甚至充满惊喜的答卷。借由地质勘探这个全新题材,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流派,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永不重复的奇思妙想,为什么他总能找到一个别人怎么也想不到的切入口?为什么他总能布下不计其数的悬念爆炸点?他总能让大家沉浸在惊惧和满足交织的体验里?他根本不是因为抓住了“盗墓风潮、盗墓题材”才偶然成为了畅销作家,他不世出的天才想象力堪比倪匡,甚至更贴近当下,颠覆了人们对小说的一贯认知。
    后来,有幸在清华大学的独峰书院里,和南派三叔共聚一堂,听他说起他的宏大理想。在他看来,中国的盗墓贼很酷,中国的勘探队员很酷,中国的毛老爷子很酷,中国的阴阳八卦很酷,他想做一个发起人,和众多有志一同的牛人作家,一起把中国的气质、中国的历史沉淀、中国的传统精髓糅合到他创立的“南派小说堂会”中去,使堂会输出的每本南派小说,都有COOL CHINA的烙印,都是酷小说。
    而《大漠苍狼》的确非常酷,我不想对《大漠苍狼》罗列太多溢美之辞,因为它不需要,只需表达真实观感就好。但如果非要说什么推荐语,我想,大概只能这样谈论——这是一本承载了南派三叔极大心血的小说,是人类脑力想象的极限,是推广COOL CHINA文化的第一步,是南派式的酷小说。


    媒体推荐

    第一次看到《大漠苍狼》是在遥远的2008年,天涯的莲蓬鬼话。作者是个非常神秘的ID,生面孔,极其神出鬼没,总是发了正文就迅速消失,所有人都怀疑作者用的是马甲,才连载了几天大家就痴狂了,人气暴涨,不到五万字的正文,行文语气特别混淆视听、活似亲历者,强大的魅力使帖子短短时间里就翻了一百多页,不重复的ID回帖就有三万之巨。
    集合众人之力,聪明的网友们非常骄傲地人肉出了这个作者是谁!然后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发现他是天才小说家南派三叔!无怪乎设置紧张气氛的能力如此之强,每个章节都有悬念,要命的抓人,像陷阱一样,让人明知道它会是一个超级巨坑,仍然心甘情愿咬牙跳下无法自拔——地下1200米处为何出现日式重型轰炸机?这个极度诡异的谜团把我一吊三年。
    用句09年出现频率最高的流行语说,《大漠苍狼》探的不是险,是寂寞。这样一群“寂寞”的勘探队员,在那个红色疯狂的岁月,寂寞地探险,不过,大漠苍狼早已经无法划分到通常意义上的所谓探险小说类别里,它完全区别于现有的任何小说题材,以极度真实的手法,讲述了一个极度匪夷所思的故事:
    1962年,主人公是新中国第一批地质勘探队队员,他和另外一些技术骨干被秘密抽调到内蒙古七二三工程大队,既不知道起因,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更不知道任务的终极目的是什么,直接被装上军用卡车,运到连资历最深的工程师都分辨不出地点的原始丛林里。
    他们在丛林里度过了漫长又煎熬的三个月,焦虑、惶恐的情绪开始在营地蔓延,到最后甚至累加到了以为马上要被秘密处决的程度,才在情绪的爆发点,观看了原本只有中央高层才能看的绝密《零号片》,而胶片上反映出的信息竟然是,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岩壳里,镶嵌着一架日式重型轰炸机!
    他们既震惊又茫然,都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感觉飞机绝不可能出现在地下那么深的地方,但它又千真万确嵌在了那里。于是后来,作为数支勘探队中的一股,主人公一行怀着唯物主义者大无畏的精神,从三十多米宽的天坑裂口进入地层,开始了惊悚诡异的旅程。
    这一路充满了诡异和凶险:万人坑、水牢、莫名其妙多出的警告纸条、被封死的铁门、来自地狱的电报,等等等等,一切远远超出想象。
    后来终于等到《大漠苍狼》上市,果然和网络版区别非常大,看得出南派三叔在定稿前花费了大量心血雕琢,此后,我被书里不可思议的世界深深震撼了:七二三工程内幕,《零号片》的真实记录,探索日本轰炸机的可怕过程……那些被封存的历史,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实,离奇的经历,真让人疯狂吃惊又兴奋。
    三叔没有让人失望,在我们“稻米”的翘首以盼日夜“催更”中,他给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甚至充满惊喜的答卷。借由地质勘探这个全新题材,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流派,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永不重复的奇思妙想,为什么他总能找到一个别人怎么也想不到的切入口?为什么他总能布下不计其数的悬念爆炸点?他总能让大家沉浸在惊惧和满足交织的体验里?他根本不是因为抓住了“盗墓风潮、盗墓题材”才偶然成为了畅销作家,他不世出的天才想象力堪比倪匡,甚至更贴近当下,颠覆了人们对小说的一贯认知。
    后来,有幸在清华大学的独峰书院里,和南派三叔共聚一堂,听他说起他的宏大理想。在他看来,中国的盗墓贼很酷,中国的勘探队员很酷,中国的毛老爷子很酷,中国的阴阳八卦很酷,他想做一个发起人,和众多有志一同的牛人作家,一起把中国的气质、中国的历史沉淀、中国的传统精髓糅合到他创立的“南派小说堂会”中去,使堂会输出的每本南派小说,都有COOL CHINA的烙印,都是酷小说。
    而《大漠苍狼》的确非常酷,我不想对《大漠苍狼》罗列太多溢美之辞,因为它不需要,只需表达真实观感就好。但如果非要说什么推荐语,我想,大概只能这样谈论——这是一本承载了南派三叔极大心血的小说,是人类脑力想象的极限,是推广COOL CHINA文化的第一步,是南派式的酷小说。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男,南派小说堂会创始人,被称为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激荡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著有《盗墓笔记》系列。现居杭州。
    南派是一个人的名字,更是一个小说的派别。“南派小说堂会”提出“想象力极限”全新概念,开创全新的自由写作模式,作者们得以尽情写出自己最渴望写出的绝妙故事。在南派三叔等人看来,通过讲故事换来巨大财富并不算什么,真正值钱的是故事带给人们的快乐。

    目录

    前言
    一、当年的七二三工程
    二、目的地
    三、《零号片》
    四、“深山”
    五、洞穴
    六、分组
    七、一些线索
    八、一个死人
    九、地下石滩
    十、牺牲
    十一、纸条
    十二、多出来的陌生人
    十三、袁喜乐
    十四、一个疯子
    十五、水牢
    十六、水鬼
    十七、铁门
    十八、涨水
    十九、获救
    二十、休整
    二十一、真正的救援对象
    二十二、小型飞机
    二十三、未知的勘探队
    二十四、永不消逝的电波
    二十五、第二张纸条
    二十六、一团头发
    二十七、蚂蝗
    二十八、水中的“深山”
    二十九、探索“深山”
    三十、防空警报
    三十一、深渊
    三十二、空袭
    三十三、铁舱
    三十四、困境
    三十五、失踪
    三十六、通风管道
    三十七、又一个
    三十八、沉箱
    三十九、雾气
    四十、冷雾
    四十一、深渊回归
    四十二、暗算
    四十三、日本人
    四十四、老猫
    四十五、电报
    四十六、女尸
    四十七、仓库的尽头
    四十八、外沿
    四十九、控制室
    五十、胶卷盒
    尾声

    序言

    在写下这一切之前,我考虑了很久,因为很多东西,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有的,到了现在我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更有很多东西,不符合当时的世界观,本身就不应该流传后世。
    而我最后之所以决定记述下来,是因为我感觉这样的故事,如果我不说出来,实在是一个遗憾,也是对某些人,甚至可以说是对历史的不负责。
    我是一个已经退休的地质勘探队员,曾经隶属于解放军地质勘探工程连,在那个红色疯狂的岁月中,我们幸运又不幸的游离于大革命风暴之外,穿行于中国的大山河川之中,寻找那深埋在地底的财富。在长达二十年的勘探生活中,我们穿过了中国80%的无人区域,经历了极端的枯燥与艰苦,也遇到过许多匪夷所思,惊骇莫名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你永远也不可能在档案资料中看到,那都是一些“不应该存在的”事实,被永远的封存起来了。
    这些事情,有些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些是我从老一辈的同志中听来的,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遵守着当年自己的誓言,没有把这些东西公布于众。我现在也不可能使用报告文学的方式来阐述它,所以请记住,你看到的,只是一本小说而已。

    后记

    在那一年的那一个时刻,我点头答应了王四川的想法。
    我们两个小时后回到了放映厅,在马在海的帮助下,我们启动了放映机。随着胶卷的转动,屏幕上开始出现了图像。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我只知道,若干年后,我想起当时看到的东西,还是感觉到毛骨悚然。

    文摘

    仅以此文献给在祖国广沃大山中艰苦奋斗过的老一辈地质勘探工作者。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 当年的七二三工程
    我的地质勘探生涯延续了二十年,经历了不下数百次可能到危及到生命的情况,但在我早年的记忆中,最致命的东西,却不是天涧激流,而是那无法言喻的枯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连绵不绝的大山和丛林,都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想到我还要在那里面穿行十几年,那种痛苦,不是亲身经历的人,真的很难理解。
    但是这样的感觉,在1962年之后的那一次事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那次事后,我知道了,在这枯燥的大山之内,其实隐藏着很多神秘的东西,有一些,就算你穷尽大脑的想象力,也无法理解。同时我也理解了老一辈勘探队员那些对于大山敬畏的话语,并不是危言耸听。
    1962年事件的起因,很多做勘探工作的老同志可能都知道,如果年轻的读者有父母从事勘探工作的,也可以问问。当时有一个十分著名的地质工程,叫做内蒙古七二三工程,那是当年在内蒙古山区寻找煤矿的勘探部队行动的总称,工程先后有三个勘探大队进入了内蒙古的原始丛林里,进行区块式的勘探。在勘探工作开始两个月之后,七二三工程却突然停止了。同时工程指挥部开始借调其他勘探队的技术人员,一时间,基本上各地勘探队所有排得上号的技术骨干,都被摸底了一遍,写表格的写表格,调档案的调档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些表格和档案最后是被谁收去了。
    最后,确实有一批勘探技术人员,被挑选借调入了七二三地质工程大队。
    当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传七二三在内蒙古挖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至于挖到了什么,却有十几个版本,谁也说不清楚。而1962年事件之外的人,往往了解了也就到这里结束了,后面的事情,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恶化,没人再去理会。那批被卡车送入大山里的技术人员,也很快被人遗忘了。
    当时的我,就在这批被遗忘的地质工程技术兵之中。据我后来了解,七二三总共挑选了二十四个人,我们都是根据军区的调令,从自己当时工作的地质勘探队出发,坐火车在佳木斯集合,也有少部分直接到齐齐哈尔。在那两个地方,又直接被装上军车,一直就晃晃悠悠地从黑龙江开到了内蒙古。早先军车还是开在公路上,后来就越开越偏,最后的几天路程,几乎都是在盘山公路上度过的。在去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了几耳朵一路上同行人员的说辞,我也感觉到了,山里发生的事情,确实可能不太正常。
    不过那时候我们的猜测,还是属于行业级别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可能是发现了大型油田,其中有一些参加大庆油田勘探的老同志还说得绘声绘色,说当时大庆油田发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勘探队发现油气田了,也是全国调配专家,经过了几个月的讨论验证,才确定了大庆油田的存在。
    这样的说法,让我们在疑惑之余,倒也心生一股被选中的自豪。
    等到卡车将我们运到七二三地质工程大队的指挥部,我们立刻意识到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下车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山坳里连绵不断的军用野战帐篷,大大小小,好像无数个坟包,根本不像是一个工程大队,倒像是野战军的驻地。营地里非常繁忙,其中人来人往,全是陆军工程兵,我们就傻眼了,以为上头疯了决定要攻打苏联了。
    后来才发现,那些帐篷并不都是行军帐,大部分其实是货帐,几个老资格的人偷偷撩起帐篷看了几眼,回来对我们说里面全是苏联进口的设备,上面全是俄文,看不懂是什么东西。
    那个时代我们的勘探设备是极端落后的,我们使用的勘探办法,和刚解放的时候差不了多少,国家只有少量的“现代化仪器”,其中大部分都是用极高的价格从苏联买来的。像我们的基础技术兵,从来没有机会看见。
    问题是,当时这种设备,都是用于深埋矿床勘探的,勘探深度在一千到一千五百米,而以当时的国力,根本没有能力开发如此深埋的矿床,就算坚持要搞,也需要经过五到七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才能投产,属于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对于发现这样的矿床,国家的政策一向是保密封存,并不做进一步的勘探,留给子孙后代用。我们当时最大的勘探深度只有五百米左右。
    这里竟然会有这样的设备,就使得我们感觉到纳闷,心里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当夜也没有任何的交代,我们同来的几个人被安排到了几个帐篷里,大概是三个人一个帐篷。山里的晚上冷得要命,帐篷里生着炉子也根本睡不着,半夜添柴的勤务兵一开帐子冷风就嗖嗖地进来,人睡着了也马上被冻醒,索性就睁眼看到天亮。
    和我同帐篷的两个人,一个人年纪有点大了,是解放前出生的,来自内蒙古,似乎是个有点小名气的人,他们都叫他老猫,真名好像是毛五月,我说这名字好,和毛主席一个姓。另一个和我年纪一般大,大个子膀大腰圆,一身的栗子肉,蒙古族,名字叫王四川,黑得跟煤似的,人家都叫他熊子,是黑龙江人。
    老猫的资格最老,话也不多,我和熊子东一句西一句唠,他就在边上抽烟,对着我们笑,也不发表意见,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熊子是典型的北方人,热情不夹生,很快我们就称兄道弟了。他告诉我,他爷爷那一代已经和汉族通婚了,一家人是走西口到了关内,做马贩子。后来抗战爆发,他父亲参加了华北野战军的后勤部队,给罗瑞卿养过马,解放后又回到了黑龙江老家,在一个煤矿当矿长。
    他因为这层关系才进了勘探队,不过过程并不顺利。那时候国家基础工业建设需要能源,煤矿是重中之重,他老爹的后半辈子就滚在煤堆里了,偶尔回家,也是张嘴闭嘴矿里的事情,连睡着说梦话都还是煤,他老妈没少为这事和他爹吵架,所以他从小就对煤有强烈的厌恶感。后来分配工作的时候,他老爹想让他也进煤炭系统,他坚决拒绝了。当时他的梦想是当一个汽车兵,后来发现汽车兵是另外一个系统的进不了,最后在家里待业了半年,只能向他老爹妥协。但是他那时提了个条件,希望在煤矿里找一个最少接触煤的行当,于是就进了矿上的勘探队,没想到干得还不错,后来因为少数民族政策被保送上了大学,最后到了这儿。
    我听着好笑,确实是这样,虽然我们是矿业的源头,但是我们接触到矿床的机会确实不多,概率上说,确实我们遇到煤矿的概率最低。
    他说完接着就问我家的情况
    我的家庭成份不太好,这在当时不算光荣的事情,就大致告诉他是普通的农民。
    其实我的爷爷辈也确实算是农民,我祖上是山西洪洞的,我爷爷的祖辈是贫农,但是我爷爷据说做过一段时间土匪,有点家业,土改的时候被人一举报,变成了反动富农。我爷爷算是个死性子,就带着我奶奶我爹我二叔跑了,到了南方后让我爹认了一个和尚做二舅,随着那和尚才把我爹我二叔的成分定成了贫农。所以说起我的成分是贫农,但是我爷爷又是反动派,这事情在当时算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聊完背景又聊风土人情,聊这儿发生的事,我们一南一北,一蒙一汉,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说,好在我们都是吃过苦的人,熬一个夜不算什么,第一个晚上很快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营部就派了个人来接待我们,说是带我们去了解情况。
    我对那人的印象不深,好像名字叫荣爱国,年龄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样子(搞勘探的,风吹雨淋,普遍都显老,所以也分辨不出来)。这个人有点神秘兮兮的。带我们四处看也是点到为止,问他问题他也不回答,很是无趣。
    从他嘴里,我们只听到了一些基本的情况,比如说七二三其实是三年前就开始的项目,但是因为人员调配的原因直到今年头上才开工云云,其他就是食堂在什么地方,厕所怎么上之类的生活问题。
    之后的一个月,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我们无所事事地待在营地里,也没有人来理会我们,真是莫名其妙,老资格的人后来忍受不下去,在我们怂恿下几次去找荣爱国,却被各种理由搪塞掉了。
    此时我们已经严重感觉到了事情的特殊性,大家都人心惶惶,有些人甚至猜测是不是我们犯了什么事情,要被秘密处决掉了?这种事情样板戏里很多,我们听了传言也心里直发涩。
    当然更多的是一些无意义的猜测。内蒙古的秋天已经是寒风刺骨,南方过来的人很难适应,很多人都流了鼻血,在我记忆中,那一个月我们就是在火炉炕上,一边啃玉米窝头聊天,一边用破袜子擦鼻血度过的。
    一个月后,事情终于出现了变化,一个星期三的清晨,我们迷迷糊糊地重新被塞上了卡车,和另外两车工程兵,继续向山里开去。
    此时我的心情已经从刚开始的兴奋和疑惑,变成了惶恐,透过大解放军车的篷布,看向临时架设的栈道外连绵不绝的山峦和原始森林,再看看车里工程兵面无表情的脸,气氛变得非常僵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大家都静静地靠在车里,随着车子颠簸着,等待这一次旅途的终点。
    二、 目的地
    山里的路都是工程兵临时开出来的,一路上到处可见临时架设的桥和锯断的树木,不过这种临时的山路,依然和真正的路有巨大的差距。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沿着山坳走,很多地方,都只是开出一道树木间可以通过的“空隙”而已,一路上的颠簸和曲折,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在车上的时候,我们还曾经试图推算出我们所在的位置和要去的地方,根据来之前听到的消息,七二三工程部应该是在大兴安岭地区,但是一路过来又感觉不是很像。有去过大兴安岭的人告诉我们,这里连绵的原始森林和其他地方并无差别,但是显然地势地貌并不相同,气温也没有大兴安岭冷得那么霸道,说起来,倒有可能是内蒙古狼山一带。而现在,显然是要把我们带入森林的深处。
    这些当然都只是推测,其实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当时那一片区域到底是哪里,按照老猫后来的说法,他说那一片山区的广阔程度,让他感觉我们甚至有可能已经过了中蒙边境,是在蒙古的境内。
    这一路走得极其艰苦,因为车是跟着山坳的走向走,而山坳是随着山脉走,车在山里绕来绕去,我们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只能坐到哪里是哪里。车又开得极其慢,中途不时地抛锚,车轮还经常陷在森林下的黑色落叶土里。我记不得有多少次在瞌睡中被唤起来推车了,最后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已经是四天五夜之后。
    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出现在筋疲力尽的我们眼前的目的地,是一处山谷,这里应该已经是原始丛林的核心区域,但我们却在这里的草丛里,看到了大片已经生了铁锈并且爬满了草藤的铁丝网,眼尖的还看到,那些绑铁丝网的木头桩子上,涂着几乎剥落殆尽的日本文字。
    在那个年代大家对于这种场景都不陌生。这里是东三省,日本建立伪满之后,在这片土地上偷偷干了不少事情,我们搞勘探的时候也经常在山里看到被日本人废弃的秘密掩体和建筑,大部分在他们撤离的时候被浇上汽油整个儿焚毁了。有些建筑里面的设施都很古怪,我在东北曾经看到过一座三层楼,里面的房间都只有半人高,没有楼梯,上下靠一根锁链,根本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穿过铁丝网,树木之后出现了很多破败的木制简易屋,上面爬满了几层草蔓,屋顶都被树叶压塌了,看样子废弃了没四十年也有三十年了。在简易屋的一边,有我们解放军的卡车和十几个军用帐篷,几个工程兵看到卡车过来,都走到跟前帮我们接行李下车。
    我们在这里又看到了荣爱国,但是他没跟我们打招呼,只是远远站着看我们,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
    后来想想,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事实上,他到底是不是叫荣爱国,我也不能肯定。这个事件结束后,因为工作关系,大部分的人我在后来都不止一次见到,唯独这个人,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当时也问过很多工程兵部队的老军官,其实不乏一些人脉相当广,待过很多连队的政委,但他们都告诉我不知道这个人。所以我后来想想,这个荣爱国的身份并不简单,肯定不是普通的工程系统里的人,当然,这是后话,和这个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下了车之后,我们被安顿到了那些简易木屋里,那些房子以前也是给日本兵住的地方,各种家具都很齐全,只是破败得实在太厉害了,木头一掰就酥。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屋子里面已经简单收拾过了,撒了石灰粉杀虫子,但几十年的荒废是收拾不干净的,木头床板一抖全是不知名的死虫,木头非常潮湿,根本没法睡,我们只能用睡袋睡在地上。
    我个人很不喜欢那些简易木屋,感觉在里面气氛很怪,相信和我同年代出生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一站到和日本有关的地方,就会感觉到一种沉重,很难释怀。无奈当时无法选择。
    收拾完后,有小兵来带我们去吃饭。
    我们几个混得比较熟的人,都跟着老猫,因为这里似乎就他最有谱。我看见他下车的时候,看着那些帐篷似笑非笑了很长时间,好像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老猫这个人喜欢玩深沉,我站在他身边,就感觉比较有安全感。
    一个下午无话,傍晚时分,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帐篷里,二十几个人闹哄哄地席地而坐,前面是一张幕布,后面是一台幻灯片机器,我们叫做拉洋片机。这摆设一看就知道,这是要给我们开会了。
    主持会议的是一个大校,我记得以前应该见过他,但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他先是很官方地代表七二三欢迎我们的到来,又对保密措施给我们带来的不便道歉。当然,脸上是看不到任何一点歉意的。接着也不多说废话,用一听就是廊坊人的口音,直接对我们说道:“接下来开会的内容,属于国家绝密,请大家举起手跟我一起宣誓,在有生之年,永不透露,包括自己的妻子、父母、战友以及子女。”
    对于发誓我们都习以为常,很多勘探项目都是国家机密,进入项目组都必须宣誓保密,而那个年代对于这种宣誓也是相当看重的,这叫做革命情操,不像现在,发誓可以当饭吃。
    当时国家保密条例把秘密分为三个等级:秘密,机密,绝密。一般的勘探项目,比如说大庆油田的勘探,虽然属于国家机密,但还有照片可以上报纸。国家绝密的勘探项目,我们都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猜也猜不出来。
    大家郑重其事地发誓,很多人都互相对视,显然对折磨我们这么久的悬念的即将解开,有点期待。当然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因为那时候也经常有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很多时候搞得神经兮兮的,搞个国家绝密,最后一看也不过是屁大的事情,只不过牵扯到某些“老人家”的行踪,或者生活习惯之类的东西。
    后来有人总结过,牵扯到民生的,那叫秘密,牵扯到经济军事方面利益的,叫做机密,关于“老人家”或者某些无法解释、颠覆世界观的,才能叫“绝密”。
    什么年头都有刺头,我是看见前面的老猫,宣誓的时候,另一只手在大腿上画了个叉,意思是这次宣誓不算。这个有点儿江湖上耍小诡计的意思,而我自己也是不以为然。也是因为家庭出身的关系,我家里解放前干的勾当,比违背誓言缺德多了,也没见得我父亲有什么心理阴影。而且,现在这个时代,我说出来,别人也未必会信。
    各怀着各的心思,仪式完成后,大校把灯关了,后面有人开始放幻灯,而幻灯一打起来之后,我就发现自己太没见识了——那幻灯机其实是一架小型的放映机。
    那是个新奇的东西,我们平时看的电影屏幕很大,如今有这么小的,感觉都很好奇,不过我们也只是稍微议论了一下就被大校用手势压了下去。接着,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地看到了一段大概二十分钟长的黑白短片。
    我只看了大概十分钟,就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知道了这一次这么严肃的保密工作绝对不是虚张声势。我们现在在看的影片,是一段绝对不能泄密的《零号片》。
    三、《零号片》
    所谓的零号片,是一个代称,源于哈尔滨电影制片厂在1959年初冬开始拍摄的一部关于大庆油田的影片,这部影片被命名为《零号片》,只有高级别的中央高层才能观看,其内容涉及了大庆油田早期勘探、定位、开发、石油大会战等场面和细节。此后,我们习惯性地把拍给中央高层看的机密影片,称呼为零号片。真实的零号片最后到哪里去了,无人知晓,我们行内曾经有人说,因为影片中牵扯到了黄汲清和李四光的事情,所以影片最后像是被人为销毁了,事实究竟如何,那是“文革”中无数理不清的事情之一了。
    我们所看的这一段影片,十分简略但是清楚地介绍了我们这一次借调的目的。我在这里只能简要说一下短片的内容,需要提前说明的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都不可能怀疑这短片的可信程度,不过现在看起来,有些片段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1959年的冬天,在扑灭大兴安岭南麓一次火灾的时候,救火的伐木工人在一个泥泡里发现了一架日本运输机的残骸。据说当时大火把泡里的水都烤干了,泥面下降,露出了一只折断的机翼。
    当地的伐木工人当时并没有认出那是一架飞机,他们爬进了飞机的残骸,从中拿出了很多零件,这些零件后来辗转到了伐木工厂的干部手里,后来又转到了县里,被一个退伍的军官看到,这件事情才得以层层向上通报。
    当时对于这种军事遗留器械,高层领导是相当重视的,一方面可能有相当的军事研究价值,一方面也可能有遗存的杀伤弹药,所以中央当即就派人处理此事。
    有关方面把飞机挖出泥潭,检查机舱时,惊讶地发现,这架飞机上运送的,全部都是关东军对于东三省和蒙古局部地质勘探的文件。
    我们都知道,日本占领关东之后,在满蒙花了很大的力气寻找矿产,其中最主要的是石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日本当时的钻探深度普遍不高,找来找去都没有线索。他们的勘探队甚至几次在大庆油田矿层上走过,都没有发现底下的宝藏。之后日本一直认为中国是一个贫油国,直到后来黄汲清发现大庆油田,才扭转了这一观念(其实在日本占领东三省之前,美国人也找过,也是什么都没发现。这在我们现在想来,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是日本的基础勘探工作,却是做得一点也不马虎,当时苏联红军进攻关东军的时候,我们的地下工作者曾经想找出这些文件,但是失败了。后来这些东西就不知所踪,中国人认为被苏联缴获了,苏联人认为日本销毁了,日本人认为中国人和日本投降军秘密达成了协议拿去了。三方面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资料其实是躺在了中国大兴安岭的泥沼里整整二十年。
    这些资料是宝贵的,后来在一定程度上,特别是内蒙古某几个大型浅层矿产的勘探上,起了很重要的参考作用。
    而从这些资料上,我们可以看出日本人做事的严谨,所有的勘探资料都分类封在了牛皮箱子里,不同的信息有不同颜色的封皮,这些东西后来在北京档案局的机密工作组里,被严格地分类。
    这本来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然而一件事情的发生,却使得这一次意外变得十分特别。
    因为这些文件全是日文书写,且有大量的地质勘探数据,需要翻译人员和地质勘探人员互相协作,整理工作十分缓慢,而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其中一个档案员,在编号0-34的一只皮箱子底下,发现了一只奇怪的黑色密码铁盒。
    那是一只十分古怪的盒子,被压在箱子底下,很不起眼,但是盒子上的密码锁十分精密,一看就知道是军队用的东西。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呢?当时这只盒子上报上去之后,引起了高层强烈的兴趣,他们找来了专家会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用化学药水将盒子破坏,才从这只神秘的盒子里,取出了一份关键字用密码写成的地质勘探资料。
    当时他们很奇怪,为什么这一份资料要特别保存,这一份地质勘探资料所勘探的地区,难道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吗?
    中央怀疑可能这一份资料中有日本人当年寻找石油的线索。但是这份资料所有的关键信息,都用密文书写,日本人的密码相当的厉害,当时无法破译,而掌握日本人电码本的是美国人,当时抗美援朝打完没几年,完全无法和美国鬼子商量借来看看。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具体的内容,只能看出勘探的地点和范围。
    于是按照资料上的记载,当时已经在实施的七二三工程开始组建了一个特别的项目组,其中三支勘探队中的一支,秘密带着那份资料,进入了这里的丛林,寻找上面记载的线索。后来,果然,他们在从林里发现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日军临时基地。
    但是,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所有的东西都烧掉了,连一张纸头都没有,只能通过附近的一些痕迹,判断当时日本人确实有一支勘探队,在附近进行过地毯式的勘探。其广度甚至包括了这里80%的山区丛林。
    然而我们自己的勘探队在附近进行了一次普查式的勘探后,却没有任何的结果,地表上什么都看不出来。浅层挖掘也什么都没有,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值得地质勘探的特征。
    日本人的极度重视,和我们自己队伍的毫无发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当时七二三负责人直觉到了事情的特殊性,于是,怀着对日本勘探数据的信任,以及石油存储地层的深度的依据,中央作了一个决定,就是动用了苏联引进的“地震勘探设备”对这一块区域进行地震勘探。
    这是一种当时比较先进的技术,这里抄一段说明,来解释这种设备的工作原理:
    在地表以人工方法激发地震波,在向地下传播时,遇有介质性质不同的岩层分界面,地震波将发生反射与折射,在地表或井中用检波器接收这种地震波。收到的地震波信号与震源特性、检波点的位置、地震波经过的地下岩层的性质和结构有关。通过对地震波记录进行处理和解释,可以推断地下岩层的性质和形态。地震勘探在分层的详细程度和勘察的精度上,都优于其他地球物理勘探方法。地震勘探的深度一般为数十米到数十千米不等。
    中国从1951年开始进口这种设备,到这时已经有了一定的实际操作经验,这种设备一般用于超深矿床的勘探,发展到现在,勘探反馈的数据的是三维的,十分牛逼,当然这些数据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一大堆极其混乱的曲线。
    之后,通过“地质数据成像”演算,可以把这些曲线还原成大概可读的黑白胶片。现在我们的勘探已经有软件,可以实时生成,当时则需要人用手摇计算机来算。当然,这些都是科学家做的事情,对于我们这些基础技术兵来说,无疑是听天书,我们只能看懂地质成像之后的那种黑白胶片。
    那次地震勘探进行了大概有五个月时间,收集的数据汇拢之后,的确有了发现,但是那个发现,却让人瞠目结舌。
    勘探显示,在这块区域地下一千二百米处,出现了地震波的异常反射。在胶片上显示的是,一块非常突出的形状不规则的白色影子,好像一个十字架,精度精确得吓人,是四十九米长,三十四米宽,好像是嵌入在地下一千二百米处岩壳里的一块金属块。
    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我们都议论纷纷,感觉很不可思议,然而等到影片里的技术人员把那个十字小点放大,一下子四周又全部静了下来。
    原来那个十字形的白色影子,放大二百倍之后,明显现出了几何的外形,所有人都一眼认出来那是什么东西——那竟然是一架飞机!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过来,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在日本人当年勘探的地方,我们发现在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地质岩壳里,竟然镶嵌着一架轰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