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凶宅笔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20.70元~20.70
  • 作者:贰十三(作者)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6691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凶宅笔记》编辑推荐:年度最火爆的悬疑小说,南派三叔激赏推荐!五星悬疑,极致体验。
    ?闻所未闻的风水异术
    占冢、寿连、阴扣、阴兵换魂、九子镇真龙……闻所未闻的驱鬼怪招、风水异术。精彩迭出的驱鬼秘术尽在人气组合倒卖凶宅之中。
    更多失传秘术尽在《凶宅笔记》,百种驱鬼怪招令你一次看个够!
    ?匪夷所思的巨大阴谋
    一场扑朔迷离的巨大阴谋,带着嗜血的无限杀机袭来,且看史上最萌人气组合如何化解危机,倒卖凶宅!
    究竟是谁在背后撬动房价?是谁在倒卖“凶宅”?一座座荒废已久的“凶宅”平静的背后又将隐藏着怎样凶险的杀机?
    ?凶险无比的凶宅之旅
    全面曝光多座凶宅嗜血档案,更加凶险的凶宅之旅尽在其中!频临死亡一线的他们发现,自己已进入一张充满杀机的网内!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座凶宅,而倒卖凶宅,则是他们的宿命!
    ?炒房者买卖凶宅的诡异经历
    如何辨别“凶宅”?怎样将“凶宅”变为安全的居所?哪些阴魂隐藏在“凶宅”之中?究竟是谁知道了这么多的“凶宅”?
    炒房者买卖凶宅的诡异经历,尽在《凶宅笔记》!为你带来最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你不容错过!
    ?每座凶宅都有一个超级可怕的故事!这些你也许听说过,但你真的了解“凶宅”吗?
    ?风靡天涯、猫扑、人人网、百度贴吧……点击量超过100,000,000次!
    ?你,真的愿意错过这本《凶宅笔记》吗?

    作者简介

    贰十三,本名花磊。
    好投机取巧,偶然经朋友怂恿,踏入炒卖凶宅之路一发不可收拾。后因房产市场有价无市,便闲赋在家,无聊之余将经历加工敲字成文。
    《凶宅笔记》在网络连载之后,引起千万网友疯狂追捧,成为2012年来最受欢迎的全新悬疑小说!
    《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对本书也给予极高的赞誉。

    目录

    第一章 入行 003
    第二章 出师不利 010
    第三章 是个圈套 014
    第四章 占冢 019
    第五章 猫灵 024
    第六章 惊魂一夜 029
    第七章 凶车 034
    第八章 高层 041
    第九章 打不开的门 046
    第十章 断掉的财路 050
    第十一章 没人味的别墅 058
    第十二章 鬼玉吸魂 065
    第十三章 大户人家 070
    第十四章 老祖宗 076
    第十五章 六指 086
    第十六章 震耳欲聋 093
    第十七章 我的生辰八字 098
    第十八章 九子镇真龙 103
    第十九章 丢了魂 110
    第二十章 差错 117
    第二十一章 无能为力 123
    第二十二章 红绳引鬼 128
    第二十三章 倒鼎 134
    第二十四章 刘瘸子 142
    第二十五章 逗留不去的老头 148
    第二十六章 棋局 153
    第二十七章 万锦荣留下了什么? 157
    第二十八章 祛怨痘 164
    第二十九章 袁阵不是人! 167
    第三十章 衣柜 175
    第三十一章 装死 182
    第三十二章 鬼摸脚 187
    第三十三章 楼下 193
    第三十四章 袁阵去哪儿了? 197
    第三十五章 宗祠 203
    第三十六章 址簿在这里? 210
    第三十七章 世界上最大的棺材? 217
    第三十八章 死人 222
    第三十九章 仇殊 227
    第四十章 返程 233
    第四十一章 之后的生意 236
    第四十二章 日夜兼开 242
    第四十三章 照旧还是夜里去 248
    第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 254
    第四十五章 夜谈 260

    文摘

    第二十二章 红绳引鬼
    这个村子就在一个省会边上,具体是哪儿,我也不便透露。总之,我们俩乘飞机到那个宅子门前用的时间并不长。整个居民区有一半都是他们村的人在住,剩下的房子除了一些已经售出的,多半还空着,或者租了出去,大都是村民分到了自己住不下的。
    袁阵已经等候多时了,介绍我们见了那个村长,人倒是挺让人意外的,并不五大三粗,看着还挺像有点小文化。我们简单地交流了一下,村长说给我们听的基本跟袁阵传达的一样,不过,他还透露了一点,这个宅子之前已经有一个懂行的人给布置过,那个人告诉他,他们家会有血光之灾,性命攸关。村长毕竟还是村里的人,比较相信这些,加上他本来也不缺钱,寻思着无非掏点钱的事,就让那个高人给自己家里的几套房子弄了一下。
    那个高人具体弄了什么,村长却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因为那个高人在布置的时候是不许旁人在场的。本来村长以为有高人布置过的宅子,不说能升官发财,起码也能保个家道平安什么的。可是没想到那个高人走后没多久,家里就接二连三地出事。他又找了人来看,也都讲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这次找我们来,也是希望我们给看看,再这么下去,他这个家恐怕就要被折腾散了。
    听完村长的话,我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我跟秦一恒已经在这个圈里小有名气了。不过名气再大也是虚的,还是得靠真本事挣钱,于是,我们也没多耽搁,直接去看宅子。
    这个村长的家具体有多豪华,我不太好形容。总之,我敢断定,他这次捞的钱真不是一笔小数目。这是一栋现在很难看到的6+1型的房子,也就是六层住人,最下面一层为车库。而后我所述的一楼,其实是指居住的一楼,最底层的车库并不算在内。
    从一层开始,他自行把每两层中间打通,装上了楼梯。这样,村长和老婆住在一层和二层里,往上的两层是大女儿的,最上面的两层是小女儿的,这样一家子住满了半个单元。
    我和秦一恒这么一层一层地看过去,还真是挺耗费体力的,幸好这三家人的装修风格并不一样,这样看着还稍微新鲜点。秦一恒转了半天,一直用一种很不解的表情看着四周。我就问他,这个宅子有没有问题?他很坚决地摇头,低声告诉我,这个宅子真是被高人布置过的。从家里的布局看,哪怕房间里面摆的植物,都是有讲究的,这个家肯定是不仅生财而且人丁也会安康,完全不应该是村长说的这么惨。
    虽说我并不懂行,但单从一个人的感觉上来说,这三个宅子走进去都感受不到什么异样。见秦一恒也没有什么发现,我们又回到了村长的家里,讨论一下对策。
    秦一恒说这个宅子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半点毛病也没有,因为本身宅子里并无人死亡,甚至连周围都无人横死,加上他们家本身就人丁兴旺,有人气镇住宅子,即便是过路的小鬼也不会停留,而且从风水学的角度上来讲,这里基本是个福宅。虽然风水宝地并不代表没有脏东西,但起码是会运用天地之气将这些晦气、煞气、怨气慢慢冲散,所以说这个宅子是凶宅,肯定是站不住脚的。这样的话,现在很大的可能就是这个宅子的风水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可惜的是秦一恒自己也仅仅是略知一二。因为在玄学上来讲,驱邪和风水虽然有联系,但也还是有一定的差异,这有点类似于数学中的几何和代数,它们可以说是一门学问,同时也有很多共通之处,但细说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别。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对风水也仅仅是能看个皮毛。
    这样的话我们算是白来一趟了,因为事情根本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可要是说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眼看着一百万元就能到手,我还真是不甘心。
    我就问秦一恒能不能试着用方术的办法给看一看,他想了一下,说倒是可以试试,不过恐怕会有风险,万一操作不好,很容易惹祸上身。
    我也是见钱眼开,寻思着即便出了什么事情,他也能在身边罩我一下。想到这,我就跟秦一恒商量,说还是试试看,试过不行的话,我们再打道回府,这样钱没赚到手我心里也舒服点。
    就这样,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要用的东西,我无非就是帮着他提一提袋子,其实也是落一清闲。这次准备的东西,说不上特别,基本还是以前常用的那些,唯独这次他买了很多红线。先是把红线浸到用李子榨成的汁里,然后把每一捆绕开,捻成一股,再互相连接,这样就连成了一根足有几十米长的红绳,最后在红线中间绑了几个扣,拴上了一个一个装着五谷杂粮的小袋子,线的两头各拴着一个小石头。这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就返回了村长家,叫村长家所有人今晚都住到外面去,并且又让村长告诉这个单元另一边的住户,也要暂时避一下。等到人都疏散开了,我们就在村长家里等天黑透。
    我们简单吃了点速食,抽了几根烟,已经差不多晚上10点了。我们又安心等了一阵子,差不多11点的时候开始行动。秦一恒在这栋楼的大门外撒了很多淀粉,用手轻轻地抹平,然后叫我拿着线的另外一端站到六楼村长小女儿家的门前,叮嘱我手里的红线千万不能松开。如果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推我,要立刻面向墙,闭好眼睛,不要回头看。
    本来我之前都没怎么当回事,结果他忽然对我这么严肃地说这些事,我立刻就紧张起来,这才想起来问他这是要干什么。秦一恒说,他是要引鬼进楼。到时候脏东西会跟着红线一直往上爬。如果脏东西在某一层停了,就证明是那一层有问题。人的眼睛必定还是有局限性的,而这些阴物却很容易发现这个宅子里被人动过手脚的地方,因为但凡是在这样风水布置得很好的宅子里动手脚,那个被动手脚的地方一定会因为风水流向而聚集阴气,这种阴气虽然不重,甚至连他自己都看不出来,但那些脏东西是一定能找得到的。
    听秦一恒这么一解释,我就不争气地腿软,走上楼的时候,总是感觉手里的红线一动一动的。其实,我也知道这根本就是因为红线那边的原因,但我还是止不住地冒冷汗。
    差不多站定到六楼,我冲楼底下喊了一声,他应了一下,然后我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又过了一会儿,楼道的灯就灭了,秦一恒把这个单元的电源总闸关了。四周一黑下来,我的听力就因为黑暗敏感了不少。我恍恍惚惚能听见秦一恒在楼下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本来距离就很远,又加上楼道会把声音折射,这样反而听不清他究竟在做什么。
    就这么站了半晌,我见似乎也没有什么异样,心才放下一些。手里的红线黏黏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沾了李子汁,还是我出了不少汗。我正寻思着要不要换另一只手握着,腾出这只手擦一擦掌心时,忽然就感觉手上的红线动了一下。我起先还以为是秦一恒在动,可是之后这种震动竟然有频率地开始持续起来。
    我安慰自己,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小事没什么可怕的,可瞬间还是头皮一阵发麻。这种频率,如果是秦一恒故意弄出来整蛊我的,倒也说得过去;如果不是,那这的确会让人吓得尿裤子——因为这种频率太像一个人的脚步了,而且这个人一定是不紧不慢地在一步一步向楼上走来。不用说了,秦一恒居然真的把冤魂引过来了。
    我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能感觉出来红线上的抖动点开始慢慢向我靠近。我本能地想看清前面,可是,虽然眼睛能适应一部分黑暗,但毕竟还是目力有限。我有些想逃跑,感觉那个东西已经走上了六楼的楼梯,我越来越紧张,甚至手都有些发抖。这个时候,我迫切地希望有一点亮光,这么一想,我就想用手去掏兜里的打火机,谁知道,越紧张手上越没有准度,这么一折腾,手中抓着的红线居然掉了!我本来就已经手忙脚乱了,这回手上的线一掉,我就更有点不知所措,加上能见度实在不好,我赶紧俯下身去,摸了半天也没找到线头在哪儿。幸好之前的几次经历虽然没什么收获,但胆子起码是练大了一些。过了几秒钟,我就冷静了下来,掏出打火机打亮,又把线拾了起来。
    这次我是长记性了,线头攥得死死的,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用打火机照亮了面前的楼梯,幸好是空无一物,否则我恐怕得吓出个好歹来。打火机很快就热得烫手了,我只能熄灭了火苗,楼道瞬间就又黑了下来。刚才注意力一直放在看向四周,等到光亮消失了,我才反应过来,之前的那个震动好像消失了。
    我的心立刻就提了起来,可是过了足有五分钟,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发生。
    我正准备长出一口气,忽然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楼道里似乎开始若隐若现地传来一个很含糊的脚步声,起初我并没有注意,事实上,即便发现了这个声音,也得仔细听才能分辨出来。脚步声很轻,却又让人觉得很急促,很像一个什么人踮着脚尖,努力让自己轻盈地前进。我觉得可能是刚才惊吓过度,现在有点草木皆兵,出现了幻听,可是这个脚步声却好像越来越清晰了。
    我正打算再次把打火机点亮,因为黑暗实在让人心里不安,忽然就听见秦一恒一声大喊,跑!那东西在你身后呢。别回头,往楼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