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超好看(2013年2月刊)[平装]
  • 共17个商家     3.60元~9.00
  • 作者:南派三叔(作者)
  • 出版社:《章恰尔》编辑部;第1版(2013年2月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720953031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超好看(2013年2月刊?总第107期)》编辑推荐:1.最畅销的小说家“南派三叔”主编;全新改版,新增南派三叔访谈;“吐槽编辑部”里各种秘辛八卦大揭底;“作家大爆炸”作家编辑两大阵营进行拖稿和反拖稿的首次对话。
    2.三大巨作连载,今何在《怎能忘了三国》,阴阳眼《考古队故事》重磅来袭,白饭如霜《十号酒馆:判官》首部完结。
    3.超来劲:半明半寐《发如雪》,一段私奔未遂的前尘,一程师徒双修的情缘,一个女人只有死合欢树再开花才肯原谅他,一个女人到死都不肯见他。发如雪,情如血,倘若死树真的开了花,爱却将何去何从?
    4.超有料:新人顾适《最终档案》,在一生有无数次机会重新选择的未来,真爱就是不去选择;亮亮搞笑推理《嫁祸》,一起凶杀案,人人都在嫁祸他人,人人都在被人嫁祸,凶手到底隐藏在哪里?阿木带来欧美大片式故事《打赌》;张佳竹《佛跳墙》,什么能逼得佛都跳墙而出?张远光《丽娜》,游戏虚拟世界中的情感&任务双对决。
    5.超名家:藤萍悬疑力作《夜行?肩犬》。
    6.超丰富:咬人画的专栏漫画《咬人食谱集》,标准懒人食谱,宅人必备;阴阳眼专栏《憋宝》;燕垒生专栏《鬼里鬼》;马徐骏《爱人》,被困雪山的情侣,最后一块巧克力明明给了女孩,为何活下来的却是男孩?南派奇妙物语first《驱风油》;两篇超新星作品《隐言》、《玉尊》值得期待。
    7.副刊《超声波》,新年大变样,全新呈现。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超好看》主编,“南派小说堂会”掌门人,激荡想象力剧情推崇者,被称作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1982年生,现居杭州。著有《盗墓笔记》系列、《大漠苍狼》系列、《怒江之战》系列、《藏海花》系列。监制作品有《下南洋》。

    目录

    超来劲 发如雪—(半明半寐)
    超有料 中短故事
    1.最终档案—(顾适)
    2.嫁祸—(亮亮)
    3.打赌—(阿木)
    4.佛跳墙—(张佳竹)
    5.丽娜—(张远光)
    超名家 典藏大作
    1.老九门—(南派三叔)
    2.夜行?肩犬 —(藤萍)
    超连载 长篇连载
    1.怎能忘了三国—(今何在)
    2.十号酒馆:判官—(白饭如霜)
    3.考古队故事—(阴阳眼)
    超丰富 杂
    1.咬人画的—(咬人)
    2.憋宝—(阴阳眼)
    3.鬼里鬼—(燕垒生)
    4.爱人—(马徐骏)
    5.驱风油—(First)
    6.隐言—(艾拉马尤兔)
    7.玉尊—(菩提子)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如果羽叶一族现在为了存亡,来跟你讨要一样东西,你会怎样?戏便照这个路数演。”苏沫又在她耳边道。
    羽叶真长笑,提到族人,怨毒便如久积的云雨,顿时倾盆而下。
    戏虽假但情却真,所以下来这一出戏演得极好。两人在斗室里争吵,衰弱的羽叶真情绪激动,两手在铁环内挣扎,被割出道道血痕。
    到了最后,羽叶真似乎不知被哪一句话说服,陷入长久的沉默。
    而后苏沫便靠身过去,背朝门外,挡住了两人间的动作。
    那只被他封在油泥中的雌蛊,此刻被他拿了出来,在锁骨下方不起眼处割出一道伤口,投进血脉。
    羽叶真将手钩住住苏沫肩头,按照他的交代做戏,缓慢而极低声地说道: “这元晶虽抵百年功力,但离血却不能活,以后便属于你,你便是羽叶族的新族长。记得……日后提那羽叶淳的人头前来祭我。”
    苏沫垂头沉默了许久,这才起身,将血迹抹在狐毯背面,衣领整理好,慢步走到门口,拉开了木门。
    裴曼就在门外,他性情跋扈,不喜欢转弯抹角,当下就步步紧逼,将苏沫逼回了门内。
    “羽叶兄叙旧完毕了?”说话时他习惯性地将眉角上扬。
    “是。”苏沫低眉顺眼, “族里一些俗事,在下却没有问到,回去要挨长老的批了。”
    “什么俗事?”
    苏沫还没开口,裴大教主却显然已不耐烦了,拿他刚刚上奉的黄金剑斜挑他衣襟,一直到他锁骨上的伤口露出原形。
    连日苏沫控制体温,此刻皮肤青灰,伤口下益虫凸起,随血脉轻轻滑动,竟像是活了。
    “离血便不能活的元晶,这便是你族里的俗事了吧。”裴曼狞笑,一手钳住苏沫咽喉,剑尖在他伤口轻轻搅动,“你们达成协定,由你继承她的衣钵,取羽叶淳那老狐狸的人头,对是不对?可笑你们防备我听声,却没防备我原来会读唇语。”
    “元晶非我族人不能修炼,教主拿去百无一用。”苏沫在他掌下挣扎,空手握住剑刃,企图阻止剑尖前行。
    “人分九等,当日你们长老传我心法,也说非你们族人不能修炼,更不可能和雪女双修,结果怎样?我裴曼是何等人物,你能用得,我自然也能用得!”裴曼冷声,剑尖婉转一挑,将那益虫挑了出来,紧接便学苏沫,也在锁骨下割出一道伤口,将益虫投了进去。
    益虫微凉,入血起先并没有什么不适,裴曼暗自得意,掌下收紧,正想一把将苏沫捏死,胸口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锐痛。
    那“元晶”竟在他体内发芽了,只一个转瞬的工夫,已经生出不知多少细须,一一穿破他血肉,刺破他心脏。从他前胸后背穿出,一滴一滴,坠着他犹自温热的血。